正文 第二百七十章 风云

    来人一现身,虚空中便似吹来一阵寒流,狂风挟着冰晶,竟然能够突破人的护体真煞,打在脸上微微生疼。带着好奇,余慈看向来人,却被对方一头不羁的微卷长发遮住视线,同时发现来人肋下还夹着一个倒霉家伙,四肢软垂,不知死活。

    还没弄清是怎么一回事,他便听到一记长长的吸气声。这一口气吸得当真是惊天动地,气流几乎形成一个可见目见的漩涡,高空空气也变得愈发稀薄,而那人不过腹部微鼓而已。然后就是一个强劲十倍的吐气开声:

    “哈!”

    “荒极大雪崩!”

    图家兄弟的叫嚷声瞬间便在气爆声中湮灭了。雪白的颜色瞬间吞没了一切,那不是光,是剑气,但比光芒更强烈。这一刻,余慈便像是看到了万仞高山摇晃,雪顶崩塌,亿万斤冰雪倾泄而下,扫平一切!

    澎湃的气浪差点把他给吹飞了——若是来人真有这个念头,余慈肯定承受不住。但对方在驭剑水准上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,如此狂暴的冲击,依然仍能控制住局面,绕过了自己人,但那呜呜的剑气咆哮响在耳边,也足以撼人心魄。

    爆发式的冲击并没有持续多久,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然而冲击过后,千百青虚魔影竟然是扫得干干净净,一点儿残余都不见,万里长空为之一清。

    余慈四人为之失语,这时余慈才发现,在那大雪崩一般的剑势之下,他已不自觉地摆出了防御的姿势。

    这时候,来人甩了甩头,微卷的乱发之下,现出一张极富阳刚美感的面孔。他脸上轮廓鲜明深刻,蓄着胡须,长短不齐,却显得很干净,真可让同样习惯的洪千秋羞愧至死。这人还有一些异族血统,眼睛是很少见的深蓝色,眸光冷静坚定,让人感觉此人拥有非常强硬的性格。

    这一位就是王九,是实证部四代弟子中,坐三望二的强者,地位仅在周钰和黎洪之下。但有人说,他的天赋还要在两人之上,假以时日,未尝不能后来居上,夺去属于周大师兄的光芒。

    此人目光一至,余慈就感觉到,图家兄弟有些紧张,好像对这位有些惧怕,甚至还有点儿敌意。至于张衍,懒散散的也没有说话的意思。这样一来,余慈干脆先和来人打招呼:

    “来得可是王九师兄?多谢援手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边一说,图家兄弟也反应过来,含含糊糊地表达谢意,张衍却看向这边:“弄拧了吧,谁让咱们帮着擦屁股来着。”

    图家兄弟愕然。

    张衍倒没什么情绪,言语平淡,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:“山门来援哪能这么快?刚刚我就奇怪,那设饵招引青虚魔影的手法熟悉的很。现在想来,就是他在拿魔影练剑吧……难得见你半途而废一回。”

    后面一句已经换了对象。对此,王九终于开口,声音低沉有力:“光魔宗的帝舍说要与某斗剑,真迎战时,他却扔下两个替身逃之夭夭,让人失望。”

    他没开口道歉,但话中隐约有点儿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“帝舍?”

    张衍颓废多年,对外界的信息有点儿生疏,听了这个拗口的名字,想了半晌才记起这人是谁:“‘无真身’帝舍嘛,好像是你的手下败将。”

    图家兄弟也在旁对不了解情况的余慈道:“帝舍是有名的卑鄙狠毒,又贪生怕死,身边时刻都跟着七八个傀儡或替身,他则伺机而动,是一等一的无耻之徒……嘿,见了是他,便应该知道结果是什么啊!”

    毫无疑问,两兄弟最后一句话有针对某人的嫌疑,故而说得轻之又轻,在他们身边的余慈也只能勉强听到。

    余慈倒是一奇,若帝舍真如图家兄弟形容的那般贪生怕死,又怎么会到离尘宗山门附近来,难道还认为离尘宗会招待他一杯茶喝?

    似乎是感觉到他的疑惑,王九嘿然道:“帝舍不过是帝天罗座下一条走狗,过来打探消息的,看在‘大日王’的面子上,我还是太看得起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帝天罗也要参加此次剑园盛会吗?”

    “光魔宗就靠帝天罗带起中兴的希望了,他当然要来。还有简紫玉、夏伯阳、文式非,天钧道人,这些人都会来,剑园将启,风云际会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风云际会……”张衍喃喃说话,随又无声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听王九口中吐出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名字,余慈不明白这些人背景,却可以感觉到在这些名字所代表的一个个的强者,能让王九这样的人物郑重其事地道出,本身就说明了这些人的力量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这些人必然是像王九这般,在各自宗门乃至在修行界,都是赫赫有名之辈,他们之间毫无疑问都有互相比拼的心思,为宗门、为自己,只看谁能压过别人一头。由此得到的名声还在其次,关键是用胜利坚定他们的向道之心——与人斗尚不得过,况与天乎!

    风云际会,风云际会……

    这才是剑园盛会的真面目吧!

    他心思激荡,后面的话便没有细听,王九再和张衍谈论几句,便挟着俘虏驭剑而走,转眼不见踪影。直到这时,图家兄弟才吁出一口长气:

    “厉害啊!听说他已经无限接近步虚境界,传言果然不假!”

    余慈瞥了两兄弟一眼,再没说话。此时高空冰雪消寂,罡风却一阵强似一阵,吹得他衣袍猎猎作响,也吹得他胸腔内的一颗心脏跃跃欲动,似要飞腾九霄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

    断界山脉偏北的位置,十月的天空已经飘下了雪。

    从高空往下看,连绵不绝的山脉像是数条银白色的巨龙,在大地上蜿蜒游动,时而聚拢,时而分散,颜色是单调了些,却自有一番壮阔雄奇的美感。

    “快到喽!”

    李佑扬起双臂,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。他面色红润,笑嘻嘻的模样让人见了便忍不住也要微笑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艘“太阴.水母飞舟”远蹈雨雪云层之上,近乎透明的光罩全无遮蔽,时时刻刻都有天光照进来,且又隔绝罡风寒气,除了稍闷一点儿,感觉也挺不错。他仰起脸看着日头,依旧撑着手臂,摇摆着身子往船舷那边走去,眼看到了,脚下却是一绊。

    “哎,张师兄,你不在屋里歇着,跑这儿来打什么盹儿啊!”

    张衍倚着船舷,半睁眼皮,懒洋洋地道:“你那师弟正在紧要关头,屋子里电闪雷鸣……要不你去试试,看能睡下不?”

    “好像他不是你师弟似的。”

    李佑笑眯眯地靠在船舷上,又有些好奇:“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搞这个吧,你知不知道,有几个数?”

    张衍想了想,伸出两根手指。

    “两层?四个月呢,不至于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两重天!”

    张衍晃晃手指,“五天前,他就把道经师宝印祭炼到了两重天,跨了八层,嘿,究竟是玄元根本气法了不起呢,还是这家伙真像朱老先生说得那样有天赋?”

    “哇哦……”李佑发出赞叹的怪音,马上又直起了身子,兴冲冲地道:“我去看看,两重天的道经师宝印,拿出来砸人已没问题了吧。”

    以天罡地煞祭法祭炼法器,每祭炼六层便为一重天,共计十八重天。

    第一重天曰“炼化”,可将法器按材质化为各类精气,收入体内,与自身元气结合,也更易操控。

    第二重天曰“易质”,在一重天的基础上,使祭炼之符法更易深入其中,增益其质性。从二重天起,法器才真正开始提升威力,对修士产生较大的助力。

    余慈能在进入剑园之前,将道经师宝印祭炼到二重天的地步,绝对是一件大好事。

    余慈本人也是这么认为的。

    当日被朱老先生训斥一通,余慈虽对里面一些话持保留意见,但有一点他还是赞同的:他拥有的法器,祭炼层次实在糟糕,与他本身的修行境界不怎么相符,更是埋没了他得天独厚的条件。

    别人祭炼法宝,耗时耗力,还要占用宝贵的修炼时间,可在余慈这里,祭炼就是修行,修行就是祭炼,同时还能增进符法修为,有如此优越的条件,之前却没有彻底利用起来,也无怪乎朱老先生会痛斥他“孺子不可教也”。

    当然,余慈也有他的理由,祭炼是非常耗神的一件事,对神意运化的要求非常高,尤其是祭炼到一重天以上,祭炼的符咒一个比一个艰深,他需要仔细研究学习,这里其实是有很大损耗的。前段时间,他一直在绝壁城和天裂谷之间奔波,又分出很大一块精力去提升自己的剑道造诣,自然也就没可能在上面投入太多心思。

    现在情况不同了,过去四个月,他在离尘宗山门潜心修炼,时间充裕,无需分心。而且有祭炼手法上的疑难,只需带着问题到灵霄阁去,在修炼“诸天飞星”符法的间隙,朱老先生随口点拔,就能得到非常完满的回答。

    如此一切窒碍都清除干净,他祭炼的速度又怎会慢了。

    当然,若要向三重天“牵机”迈进,每一层祭炼都要花费数倍于之前的功夫,暂时他是做不得了,所以,五天前完成第二重天的祭炼后,他就转移了祭炼的目标。

    “余师弟,方便么?”

    “李师兄?请进。”

    余慈一笑下榻,也不见用力,手中那根金绿色的宫绦便如有灵性般绕在腰上,打个活结,千根流苏垂落,与他玉色道袍相衬,贵气中又大有仙风。

    一切都准备好了,大约在今天下午,他们这一行四十余人,便要到达剑园外围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貌似今天是高考日,上战场的同志们肯定在第一时间看不到这一章的,但希望在看到的时候,都揣个好成绩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