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九章 魔影

    图家兄弟是阴神之身,能让他们眼睛花掉,只能说明剑光已经搅动神魂层面,对其造成影响和杀伤。

    这同样是剑意破邪妄的手段,只是余慈用剑符体现出来,剑光绕天飞掠,火候浅一点儿的青虚魔影触之即灭,而剑芒之外,流动的星光点点,随闪随灭,无孔不入,依稀也有入微入化的韵味儿。

    在图家兄弟的感觉中,那绕空飞掠的剑光,就好像是余慈操驭飞剑,遥空杀敌一般。换了个符法高人,使出此符,杀伤或许远在余慈之上,但肯定没有这种强烈的“使剑”味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九曜龙渊剑符……”

    图日伦也是驭剑高手,更通符法,看着这符法灵光凝剑飞掠的场面,口水都要流下来,“宗门内可没见过这样的符箓,余慈这小子运道真好!”

    他兄弟猛点头:“朱老先生在符法上的造诣深不可测,嗯,传道授业的水平也是厉害。”

    图家兄弟是绝不会夸赞余慈的,只能用这种方式来表达惊佩之情。

    他们已如此,驭使剑符遥空杀敌的余慈感觉更是强烈。现在,他对灵霄阁里那位老先生实在是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朱老先生肯定是对余慈使剑有意见的,而要传授一整套“诸天飞星”的符法,这无疑会占去余慈相当多的时间。从本心来说,余慈也认为自己会有一点儿最起码的抗拒心理。

    可是,他料错了。

    朱老先生是有成见,但绝对不是老古板,相反,他非常能够利用余慈的心思。抓着余慈爱剑的心理,老人第一课教给余慈的,就是这九曜龙渊剑符。

    此符是在余慈精擅的七星剑符的基础上衍生而来,只是由七星变九曜,简单的七个符箓窍孔,变成了九个,其威力大了数倍,复杂程度也立刻翻了几番。可余慈早有七星符剑的基础,又是一个使剑的行家,体会这种剑符全无难度。另一方面,这一整套“诸天飞星”符法,属于云篆雷纹系统,呼应天地元气流转之道,是朱老先生特意挑选出来的,最适合符盘使用的符法之一。

    两相结合,余慈只用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,就将此符融会贯通,体会到里面精妙之处,至此一发不可收拾,整个人的兴趣和精力都给调动起来,到如今一个月不到,已经兼修“诸天飞星”诛邪、炼度、祈禳三类三十六种符法中的一半,进步的幅度让所有人都为之瞠目结舌,包括他自己。

    九曜龙渊剑符又在虚空中绕了半圈,此符并非是五雷符那般蓄积元气之后,一气儿释放杀伤,而是以神意操控,不停地抽取周围元气,随着时间增加,威力反而会越来越强,但操控对神意运化的压力也会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余慈这段时日修为又有增益,阴神凝实,神游千里也寻常,侥是如此,九曜友渊剑符在空中绕了三圈之后,也觉得有些吃力,他当机立断,用了一个变化,剑光瞬间崩解,星砂四溅,十丈方圆之内,所有青虚魔影都给打得千疮百孔,有几个再也恢复不过来,就此消亡。

    再加上张衍剑虹排荡,之前还密实一片的魔影已给杀得零零落落。但不管是张衍还是图家兄弟,脸上都还是凝重万分。

    青虚魔影平日里常是独往独来,三五聚居的已很少,但一旦碰上特别“可口”的猎物,便如逐臭之蝇,嗜血之鲨,蜂拥而至,想想也知,后面的路程要艰难得多。

    余慈也知其中厉害,便对图家兄弟说:“咱们轮流发动,为张师兄拾遗补缺。我近日修炼的符法威力虽大,发动却慢,贤昆仲可要盯紧了些。”

    这是把攻击的层次分派好了,若在平日,图家兄弟肯定还要和他争拧,但如今危急关头,只有默默答应。

    余慈理顺了关系,抬头再看。此时天空更外层,第二波青虚魔影已经迫近,仍是密密麻麻的一片。

    但靠近他们的圈子,青虚魔影则显得稀淡许多,剩下的这些都是有修为的。按照图家兄弟的话说,就是被域外天魔污染的年份更久的,外表看起来都是一条条黑沉沉的影子,形体又时刻变化,有的甚至变幻成余慈等人的形貌,学着他们发言作态,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“传言中,域外天魔最善透察人心所思,随人心意变化,无孔不入,专往虚弱处去,生出魔劫,毁人修行。这些青虚魔影,或许便有域外天魔的一些特性。”

    如此认知形成之后,余慈心头却是一动,正准备着的符箓也暂且停下,然后他开启了照魂法眼。神魂天地在他眼前展开,正如他所想的那样,他们四人的“魂源”之外,出现了一批异类反应,毫无疑问,那是青虚魔影。

    在神魂层面,余慈也很难分辨出它们的具体形态,只觉得这些家伙简直就是一片光影的组合,卷缠在魂源外围,时刻都想着渗透进来。

    尤其惊人的是,这些家伙虽然是不同的个体,但在神魂层面似乎可以组合在一起,形成一片光影交错的浪潮,不断地蚕食魂源的地盘,而其威胁正随着新的青虚魔影加入,也变得越来越可怖。

    “真是怪物!”

    余慈知道了,对付这种家伙最稳妥的办法,就是迅速削减其个体数量,避免其在神魂层面形成巨大的压力。这样,一切防御性的手段都是最糟糕的选择!

    知己知彼,方是取胜之道,余慈已开始准备大范围攻击的符箓了。就在此时,他心头又是一跳,猛地扭头,照魂法眼忠实地将周边一切魂源反应都纳入其中。

    “你娘见鬼了啊!”

    图家兄弟刚挡过一波青虚魔影的攻击,正在回气之时,此时本该是余慈动手,哪知余慈却是扭头远望,不知魂游何方。这一下子就让二人手忙脚乱,好不容易支应过去,腾出空来,就是齐齐痛骂。

    余慈却是回头冲他们咧嘴一笑:“真的有鬼!”

    话音落,他手中射星盘的方寸之地,便腾起一团雷火。这不是他这段时间学习的“诸天飞星”符箓,而是发动最快的掌心雷!

    在图家兄弟眼中,电光长链,贯穿虚空,转眼抹消里许距离,却没击中他们周围任何一个青虚魔影,而是朝着更外围,那一波新来的魔影去了。

    “搞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两兄弟莫名其妙,但还是有人比他们明白。虚空中“锵”声剑鸣,却是张衍忽地扭转剑光飞虹,几乎是紧跟着余慈放出的雷光,破空斩杀!

    这一剑可比掌心雷凌厉太多,那边青虚魔影正前方锋面一片混乱,无数魔影扭曲变化,意图躲过排空剑气。而在其中,却有一缕轻烟逆势飞动,不退反进,迎着剑虹冲上去。

    刹那间,剑虹崩解,这边挥剑的张衍身形则是一晃。碰撞之下他就明白,对方修为或许比他稍逊,但绝对是个强敌。

    “嘎嘎,离尘宗窝在这穷乡僻壤,还是养出几个聪明人的!”

    这缕话音飘忽不定,忽东忽西,像是余慈和图家兄弟,都只能看到一道黯淡的流光左绕一圈儿,右绕一圈,扯得人眼前都是虚影残像,十分诡异。

    图家兄弟被流光绕得眼晕,紧张之余,又是一头雾水:“你怎么发现的?”

    余慈微微一笑,没有解释。其实很简单,照魂法眼之下,一切生灵都有魂源显现,而青虚魔影这种怪物,呈现方式则颇不相同。刚才余慈便发现,在更外围那些层层叠叠的魔影里面,有一个与它们性质完全不同的家伙,随青虚魔影的大潮而来,可切换成肉眼观察,却没有半点儿端倪。若再不知有问题,他便是真的傻子了。

    他不是傻瓜,对方同样不是。

    藏身青虚魔影中的那位,自现身以来,一直在虚空中八方游走,从未停下,速度也越来越快,显然是深知在离尘宗的主场,绝不能久留,正试图摆脱张衍的锁定,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这时图家兄弟终于认出了此人的来历:“流光飞链遁术,这是光魔宗的……好胆!”

    两兄弟都是大怒,这光魔宗也属北地魔门系统,乃是当年魔门大劫之后,分出来的一个旁枝,虽说也颇有名气,但比之离尘宗这等庞然大物,还是远远不够看。偏偏这厮竟然敢在山门之外如此行事,真当离尘宗无人么?

    张衍抿唇不语,深凹的眼眶中,森然寒意凝聚。

    眼看出手在即,他眉头却是一皱,抬起头,天上冰晶飘飘洒洒地降下,竟是下雪了。

    他这边一走神,对手虽是奇怪,却是抓住机会,身化流光,转眼遁出数里开外,张衍竟也没有出手拦截。

    图家兄弟见状张了张嘴,还没来得及说话,一阵强风刮过,风雪漫天,飞掠的流光还未超出风雪的范围,此时猛地一窒,忽有大量血雾喷溅出来,那人也现了形体,已是气息全无,直坠下去。

    虚空中静了一静,余慈才听到图家兄弟开口:

    “渊冰素雪剑,是王九师兄!”

    声音不自觉压得极低。

    又一阵风呼啸而过,这片虚空中,突地多出一个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