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 青虚

    “不是寻常的雾流兽,而是遭到魔化的那种。还有个名目叫‘青虚魔影’,击杀或擒捉这种东西才能换取善功,否则你抓上万儿八千的,也没半点儿用处。”

    图家兄弟现在对余慈的看法天天在变,唯有嘴上不认输,图日飞便嘲笑道:“青虚魔影可不是那么容易擒杀的,我看你还是做好面壁抄书的准备吧,这对你也有好处,听说你住的屋子已经快让挑战书给塞满了,你从法天秘界转到思过崖,也能省点儿麻烦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余慈也不恼,多日相处下来,余慈早知道这哥俩儿从来都是有口无心,没什么好计较的。只笑眯眯地道:

    “那么,贤昆仲可有搜杀这‘青虚魔影’的办法?”

    图家兄弟可不傻,见余慈的模样,就知道他心有定计,便齐齐“切”了一声:“有张师兄在,哪还用我们献丑?我们就是顺路过来修炼的……唔,说起来阴神凝实了许多啊。”

    灵海中蕴含的灵气是何等醇厚,图家兄弟又是以阴神出游,对元气最是敏感,只要能抵住蒸腾元气的杀伤,便等于是在把精铁在炉火中锻造一回,自然颇有进境。接下来在这罡风带,两兄弟也要承受罡风洗炼,虽然比闭关潜修要痛苦许多,但益处也是极大。

    当然,余慈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要是回程也走这么一回……”

    两兄弟喜笑颜开,但他们也只是说说而已,他们知道,这元气转换的闸口,其实都被强大的封禁裹住,修士能出不通进,若要强行进入,必然招致灵海上恐怖封禁的反击,任是步虚、真人这样的级数,也难以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要知那片巨大灵海,可以说是离尘宗山门的根基,不只是托举着一个法天秘界,还有山门中几乎所有的修行胜地,将这些地方连成一片,最是关键不过。如此安排,也是为了山门的安全考虑。

    余慈等人要想回去,还要绕一圈子,从通天河上过去。

    两兄弟在这里兴奋雀跃,张衍却是以利眼扫过了十余里范围的虚空,轻声道:

    “在这罡风带别的都好说,却要谨记一条,绝不能再往上走。此处已是罡风带的顶端,几与‘碧落’天域混同,界限极不分明。万一误闯进去,有先天元磁神光和碧落风灾时时攻伐,甚至有域外天魔偶尔投影到此,专以搜杀生灵为乐,就是步虚修为的到此,也十分艰难……你们不会上去寻死吧?”

    图家兄弟猛摇头,余慈问道:“那些雾流兽,呃,我是说青虚魔影,又在何处?总不会在……”

    他指指上面,张衍会意,却是点头又摇头。

    啥意思?

    张衍是个懒人,前面说了一大串,现在就不愿开口,因为自然有人帮他说出来。一旁图日飞就忙着教给余慈这些知识:

    “青虚魔影确实能在碧落天域中生存。它们本是某些强大的雾流兽,已有了简单的意识,能抵抗碧落天域的恶劣环境,却在那里不慎被域外天魔的投影污染,最终魔化。这些怪物,来无影去无踪,纵然山门大阵护持,有时也会被他们渗透到外围,害我宗门弟子,咱们宗门过去十年间,就有三人遇害,精气皆被盗尽,死得惨不堪言!”

    图日伦在一旁补充:“宗门每年都会下大力气清除周围的青虚魔影,甚至是雾流兽的数量,以避免这种魔头泛滥。但高空之中,雾流兽随生随灭,永无尽头,宗门也只能限制而已,清掉一茬,没几年又长出一茬,烦人……呃!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忽然断绝,阴神虚影显出一个瞠目的表情,视线越过余慈的肩膀,投向远方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里四人中,张衍的反应速度最快,只听虚空中“哧啦”一声响,张衍挥剑化虹,芒尾直透出两里开外,凭空收卷,剑芒照耀之下,一道淡青色的虚影凭空现身,挣扎着要逃开,然而剑气临头,凭空一绞,便将它化为飞灰。

    “还有!”图家兄弟齐叫一声,阴神背靠背贴在一起,祭起了护身法器。

    但余慈比他们更快,袍袖一拂,便有点点星砂洒出,十丈方圆都在其笼罩范围之内。这星砂细若微尘,在高空刺眼的强光下,光芒几等于无,然而一蓬罩下,同样有一个淡青虚影显现,距离图家兄弟已不过十尺的距离。

    不知有多少星砂洒落在虚影上面,一眨眼的功夫,这家伙像是被无数条钩锁缠住,飞行的速度慢的像蜗牛,从极快到极慢,对比极其强烈。

    余慈这是放出了预先准备在照神铜鉴的“牵机星砂咒”,是一种比较偏门的符法,专门用来发现、控制隐形或半虚无状态的家伙。是他特地向朱老先生要求,习来对付青虚魔影的,现学现卖,效果还成。

    一下子制住青虚魔影,余慈出手如电,硬是用手将这介入有形无形之间的怪物揪住,拿在眼前观察。

    说此物为“魔影”,绝对是有理由的。虽有“牵机星砂咒”破除其半隐形状态,可余慈的手指仍似抓不住实物,只见得手上一团尺余方圆的薄雾,想从他指缝间溢出去,仔细看,雾中深处还有一丝颜色灰黯的影子,在时刻不停地扭曲。

    “咝……”

    见余慈如此轻易地将青虚魔影扣住,刚刚还嘲笑他的图日飞却似是完全忘了那回事儿,一口凉气进去,急迫的叫声出来:“封住它,封住它!有这玩意儿,就能制成‘青虚雷火’,能单用,也能收在法器中,一个能换到一百善功呢!”

    余慈动容道:“相当于一只水相鸟,那非常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他早有准备,当即取出一个广口玉瓶,稍稍晃动,便自成一股吸力,将淡青虚影吸入,了无痕迹。这是山门中有售的“伏影瓶”,专门用来收伏青虚魔影的盛惠两百善功,差点儿把余慈打成穷光蛋。

    “一只了,要想完全赔付,这样的玩意儿还要再抓一百四十九只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图日飞充分发挥他们健忘的本色,大力摇头道:“这肯定是碰巧了,青虚魔影的速度最快时能追近步虚修士的水准,也许张师兄发动的剑气能追上,但也只能击杀它们,像刚才那样,一方面是魔影凑得太近;另一方面是你的符箓瞬发,出奇不意……

    “再有,这只青虚魔影火候还浅呢,里面的魔影只是有个雏形,应该是刚被魔化不久。换了被魔化多年的,整个身体都变成一团影子,无形无质,寻常法器、飞剑都打不到它们。咱们要么是以符法咒术打灭,要么就是让张师兄施展剑意破邪妄的手段,才有可能灭杀。至于擒捉,只有像周钰大师兄那样的高人才能做到!”

    余慈扬扬眉毛,还没回应,忽听到张衍冷喝一声:“小心,外围青虚魔影反常聚集,数目太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图家兄弟闻言吃了一惊,抬头上看,只见上方无垠碧空之中,不知何时蒙了一层灰翳,那些都是青虚魔影,数目怕不有千百只?

    “怎么有这么多!”图家兄弟心神震荡,连阴神都有点儿不稳了。

    余慈眉头也是一皱,去看张衍。不得不说,这种情况下,这位时常快堕落到泥地里的师兄,才是最重要的战力。

    张衍回头看他一眼:“有点儿麻烦。我一会儿要游走在外,没法带着你飞行,能成吗?”

    “师兄放心。”

    余慈点头微笑,同时手掌一翻,四四方方的射星盘已经托在手心,与之相对就,道经师宝印也悬在肩头,散开一片白光。随后又是袍袖挥动,一团细白轻纱堆叠起来的云朵已落到脚下,正是鬼纱云。

    这件特殊的宝贝,飞行速度虽不算快,却是难得的不用人耗力控制的绝品匠器,是他觉得在山门步行不方便,向宝光求助,几天前刚由宝光托人送到山门来的。

    张衍是还丹修士,图家兄弟则以阴神出游,履空如平地,只有余慈算是个累赘,需要张衍带着。但有了鬼纱云,一切就都不是问题。但也正是有了此物,余慈才决心到山门外搜杀青虚魔影还债,才碰到这种麻烦,也不知算什么因果?

    图家兄弟稍稍定神,又是咬牙切齿:“对了,肯定有人在这儿下了‘麸子’,吸引青虚魔影过来,结果半途而废,让咱们给他擦屁股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!”

    张衍指向闸口外厚厚的云层:“我们绕着云走,不要贴太近,避免青虚魔影从里面偷袭,到西边去,从那儿进通天河,行程约七百里……还有比这更好的修行吗?”

    “狗屁!”

    在图家兄弟的呻吟声中,张衍剑虹经天,当空一绕,已裹着余慈他们朝西边突进。

    这一动,便引发了上空青虚魔影的戾气。一点儿声息也无,以百计的魔影当头扑下,还有一拔展开速度,绕向众人前方。这些青虚魔影经域外天魔污染,已经相当的灵智,绝非没有头脑的傻货。

    张衍骤然放声长啸,无俦剑气化为一圈几有实质的冲击,将飞来的数十只魔影瞬间打灭,天空为之一清,一道游鱼般的剑光便从中射出,转眼消失在天际。

    这是宗门示警飞剑,比警讯飞星还要高级,但只能在宗门附近使用。张衍可不是个顾惜面子的人,身边有余慈等三位师弟,万一有闪失,他绝对承担不起。

    飞剑放出,张衍心神更定,精修百年的贯日剑诀轰然发动,八道虹桥飞架,每一道都远出两里开外,虹桥之间,剑气错杂飞动,掀起排空大浪,将想要聚拢的青虚魔影生生打散。

    几乎与之同时,鬼纱云上,余慈双手握在射星盘边缘,默颂咒音,淡淡星光在符盘方寸之地聚合演化。

    “北斗高悬,二星辅照,指见春秋,龙渊九曜!”

    咒音落,一道璀璨剑光,自符盘中央喷射而出,腾空电闪,几乎映花了图家兄弟的眼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