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 过海

    余慈从深沉的入定中醒来,手中道经师宝印发出柔和的白光,照亮方圆十尺区域。张衍就站在他身旁,低声指挥着图家兄弟:“不要泄劲儿,注意控制流向。”

    稍定了定神,从心内虚空那奇妙的天地中彻底脱身,余慈感觉到,他的身子略有些摇晃,剥离张衍的话音,耳畔就是水流冲刷的微响,他身下的竹筏便在其中微微起伏。

    在白光区域之外,是黑沉沉的空间,余慈运化神意,将道经师宝印的光芒收敛,这边光线昏暗下去,而外围黑暗中,则有一层朦胧的蓝光泛起,无边无际,延伸到视线的尽头。

    这是一片蓝海。

    余慈今生还没有见过大海,不知道传说中无边无涯的水天景色,是否与此有些相似之处。不过,他们到这里来,也不是为了看景的。

    这里是法天秘界下层。

    法天秘界分为上下两层,余慈和图家兄弟等人就在上层闭关,其实人们都知道,下面一层,也是可以用作修行的,里面的灵气纯度比上层只高不低,其浓郁程度甚至凝滴液化,成为一片无边的灵气海洋,也就是余慈等人现在乘筏飘流之地。

    不过,这里同时也是离尘宗山门屹立于虚空之上的根基之一,内里禁制重重,就算知根知底,一个不慎触发了,说不定就要形神俱灭,故而宗门对入其中的弟子要有很多限制,一般来说,至少要是还丹境界之上,才有机会入内一游。

    至于在上层修行的弟子,屁股底下就是广大灵海,可以说他们就是吸纳着灵海的蒸气增进修为的。蒸气已如此,灵海本身又如何?据说凿穿十丈崖层,便可触及。可惜,这里洞壁、地面上都有禁制,异想天开要动手的,有的是苦头吃。为此,弟子中有搞怪的,便作歌曰:

    “法天之有镬兮,煮灵海于其中;法天之有箅兮,蒸吾类于其上”

    “镬”即大锅,“箅”乃蒸笼,如此形容,还算形象。不过说又说回来,山门弟子中想给“蒸一蒸”的,已不止千百,至于要“煮一煮”的,十个里面恨不能有十一个!

    如今余慈就在令人羡煞的“煮一煮”的行列中。

    他能进来,毫无疑问是沾了张衍的光。以张衍身份,出入法天秘界并无限制,进入第二层,也只需要报备一声,至于携个人下来,只要没有人和他较真儿,也没关系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到了,准备!”

    张衍的行动相干脆,尾音还在耳边回荡,余慈脚下的竹筏已经凭空消失,身上一凉,全身都浸泡在蓝海中,直坠下去。那竹筏本就是张衍祭炼的一件法器,寻常的物件也很难在这片蓝海中保持形体。

    在水下,余慈按照张衍的提示,做了一个深呼吸,果然,在这里可以正常呼吸,只不过呼进呼出的,不再是寻常的空气,而是精纯至极的灵气液滴。他眯起眼睛,紧跟前方张衍的身形,在他左右,图家兄弟以阴神之身紧随。

    张衍一直在沉降,速度如箭,余慈紧随其后,身体与水体激烈的摩擦,使得周围温度骤升,似乎在烤炙皮肤,阻力却是越来越小,这是凝为液滴的精纯灵气重新气化的现象。

    余慈包裹在里面,初时只觉得热,后来热气滚沸,自毛孔浸入,他便像是浸泡在酒水中,几乎给熏得醉了,感觉比在上层的“蒸笼”里可要强烈太多。体内“先天一气”受到刺激,分外活泼,在体内蒸腾流转,渐渐的竟似与这精纯元气失了界限,化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跟紧了!”

    张衍再次提醒,非常及时。这时候余慈肉身的感觉都开始模糊了,张衍的声音便如同一个冰块,直塞进衣领中,让他激零零打个寒颤,肉身瞬间变得实在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些,在这里化去心神,没人帮你们再聚拢起来!”

    张衍是对图家兄弟说的。无论是余慈还是张衍,都低估了这二人的脸皮厚度,听说他们到法天灵海中修行,就死皮赖脸跟过来,又是以阴神出游,若非早准备了护持阴神的法器,此时早给融化掉了。侥是如此,二人阴神也是闪闪灭灭,形体扭曲,看上去非常可怕。

    “还有多远?”

    余慈警醒之后,便再不惧这浓郁到可以融化心神的精纯灵气,但图家兄弟的情况看上去可不妙。

    “马上……没感觉到吗?”张衍的声音此时显得有些缥缈。

    余慈凝神,果然发现有一波波震荡从外围灵海中传递过来,细细感应,那实是一股庞然吸力,带动灵海深层元气,形成巨大的漩涡。现在,他已经看到外围海水流动的轨迹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通往山门之外的闸口,是内外元气交迸转化之地。要顺应流向,一股作气冲出去,不能硬抗!”难得张衍说得详细,甚至他还主动放慢速度,以照应后面三人。

    余慈冲他点点头,手中道经师宝印铺开一道白光,其中有千百颗星光,横亘其中,有若一条缩小的天河,在蓝海灵波中降下,照着这边几人当头一刷,当即星光附着身上,如同披了一道星钻点缀的外袍。

    张衍也就罢了,图家兄弟受这天河星光一刷,立时觉得有一层屏障隔绝在阴神和蓝海灵波之间,便如一个筛子,将过量的元气蒸腾之力排开,使阴神压力骤减。对比如此强烈,让二人喉咙里一个“好”字差点儿就蹦了出来,好险给压住了。

    但就是如此,二人也不由得面面相觑:“这样的符法……余慈他也能使出来?”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说,图家兄弟也算是现阶段和余慈最“亲近”的几人之一了,余慈大部分时间在法天秘界中修行,和图家兄弟比邻而居,双方又经常“切磋”,他修的什么,炼的什么,图家兄弟都知道,可越是如此,二人就越是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专修阴神,其攻伐之道往往就是驭器、符法之流,对余慈的手段认识更为深刻。

    “倾沧浪,洒星光,亘古长河绕天疆。”

    这是“天河祈禳咒”,绝对上乘的符箓秘法,若是修为足够,一道符光罩下,便有天河星光绕体奔流,结成法衣,可辟万邪,寻常三五重天的法器迎面直轰都未必能够撼动。

    余慈现在还差得远,但隐然已有气象在此,护体安神,功效一流。

    “阿哥,这就是他从灵霄阁学来的本事?”

    “唔唔……”图日伦面对兄弟的疑惑,也不知该怎么说才好,末了才勉强道:“灵霄阁朱老先生深不可测,那个,自有授业之法。”

    这理由连鬼都不信,实际上,他们隐约是知道其中某个答案的。

    两人心意相通,齐齐冒出一个念头:“画符若知窍,惊得鬼神叫……此人在符法上已知窍通窍,得传玄元根本气法,再以此演化符箓,精进神速也是理所当然的事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就是余慈的优势了,图家兄弟羡慕也羡慕不来,倒是有个念头越发地强烈了:“这人有如此根基,若还不能在符法上精修猛进,老天爷都要咒他了啊!”

    便在图家兄弟一团混乱的思绪中,两人两阴神已经深入到蓝海深处的漩涡里,在激流中飞速旋转沉降,身畔隆隆之声已经压过了一切。

    对强大力量的挤压,余慈倒不在乎。此时他睁大眼睛,看着漩涡深处,那一点越来越明晰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到了!”

    在张衍的沉喝声中,两人两阴神体外的压力骤然一轻,已经从蓝海深处甩出去,瞬间进入到外间无穷无尽的虚空中

    高空罡风呼啸,锋利如刀,“飒”地一声,余慈和图家兄弟身外的天河法衣便给吹得光芒明灭,随时都有崩溃的危险。这里的罡风吹刮,竟然比蓝海蒸腾元气的压力还要大上许多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张衍在此刻发威了,他手上微动,便有一道虹光飞架苍穹,当空微弧,形成一个巨大的斜面,上面波光潋滟,却是剑气与高空罡风相撞产生的波纹。凭借他精纯的抱丹真煞剑气,暂时护得余慈等人周全。

    在来此之前,余慈和图家兄弟已经知道,这里不是别处,正是远去大地五千丈之遥的罡风带最顶端。

    由高空十里到三十里左右这段区域,人称“罡风带”,九天罡风常年劲吹,寻常修士只要修为未至还丹境界,周身气机未能圆融如一,不知不觉便要被罡力侵入,损伤根本。

    要说离尘宗山门已经是在万丈高空之上,却有护山大阵维持,免遭那罡风之苦。偏偏从闸口出来,已经是护山大阵边缘,防护之力大减,余慈和图家兄弟到此来,就算有张衍护着,也无疑是冒着风险的。

    余慈扫了眼剑虹外圈的波光,伸手哈了口气,似乎凭着这个就能消减高空寒气,然后他扭头看向刚刚出来的地方。那里云气吞吐,浩荡如海,一个冲刷就是三五里路出去,其浓厚的云雾,倒把离尘宗山门遮蔽,从余慈这儿,只能看到隐隐的山峰,如堆叠的白绢中淡淡一点水墨,缥缈如画中。

    图家兄弟虽是山门的老资格了,也没有看到过这般景致,一是都有些发呆,末了还是图日伦先回神,开始卖弄见识: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离尘宗山门四万八千个元气转化闸口之一,每日都有无穷元气从这里喷射而出,汰去沉旧浊气,再从无尽虚空中之中,摄取新的灵气进去。”

    余慈嗯了一声,又单手搭蓬,往山门外的无边虚空望去:

    “不是说山门之外,雾流兽泛滥成灾吗?怎么一个不见?没这玩意儿,明天期限到了,我还不上善功数目,梦师姐可是要拿我去面壁的!”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呃,知道有些朋友不太喜欢我求票之类,不过今天特殊情况,加更一章以求支持。

    另外,这是封推加更,和前两天调整时间欠的那章不是一回事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