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教训

    进入余慈眼帘的物件,正是刚才梦微递过去的方盘。一眼看上去确是四四方方,比巴掌略大,里面挖开了一圈又一圈密密麻麻的沟回,排列非常整齐,其边角略呈弧度,以至一眼看去,竟有种“以方呈圆”的奇妙感觉。

    这样特殊的造型,除了符盘,余慈没见过第二种。而且,这东西真的是好面熟!他迟疑了下,试探性地道:

    “难道是……射星盘?”

    他所指的“射星盘”,正是在天裂谷初涉血僧阴谋之时,在证德和尚眼皮底下得来的符盘。当时此盘是由万灵门的胡柯埋在地下,妄图擒杀鬼兽,没有得逞反而是盘毁人亡。余慈入手时,射星盘已经严重扭曲,而且上面还被人刻下复杂的符纹,失了符盘本意。后来是解良将之拿回山门,承诺帮他恢复原貌。

    梦微却是摇头。余慈一怔:“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。是先生吩咐我,到鲁德鲁师伯那里取来。”说到这儿,她又向朱老先生道:“鲁师伯已去九天外域,这符盘是班师兄按着鲁师伯的吩咐,从‘六阴真水池’中取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朱老先生拈须而笑:“我也不知这符盘来历,但东西却是解良托我交给你的,你叫它什么,就是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将符盘递过来。

    那就肯定是射星盘没错了。余慈接过符盘,稍加摩挲,感觉手感似熟悉又陌生。此时符盘早不复初入手时那扭曲的模样,显得沟回排列更为齐整,且更关键的是,符盘上面那些细密繁复的符纹已经给抹消干净,不留半点儿痕迹。

    按照解良的说法,这才是一个符盘的真面目,是战斗中迅速凝聚符箓的上等工具和利器。

    余慈在这边打量,老道便笑着撺掇他:“何不试试?”

    “试试?”

    余慈记得当初在止心观,解良授课,教给众人周天运盘术,同时也说过,真正运使符盘,还是要通晓符箓真意,画符通神才行。这两条,前者余慈自那堂课后,从未用过,早忘了七八成,至于后者……他想了想,决定还是别现丑的好,便摇头道:

    “我从来没用过符盘,符箓什么的手也生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算是谦虚,但也是实话。他擅长符法没错,但所用的符法层次大都不高,除了一些特殊的对象,对敌时很难说一击致胜。尤其是玄元根本气法奠基之后,符法、修行、祭炼三者合一,不分彼此,他精研符法的时间也少了许多,而是用祭炼或调息来代替。

    朱老先生闻言一怔:“你不用符法,对敌时用什么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用剑。”李佑抢先为余慈答了,他笑哈哈地道:“先生还不知道吧,余师弟一手雾化剑意,其玄妙处不在宗门化离剑诀之下,啧,那夜和张衍师兄赌斗,竟然战而胜之……”

    他正吹着牛皮,忽地见到朱老先生的脸色,舌头突然打结,再没能说下去。

    朱老先生一眼将李佑震住,眉头皱紧,径自问余慈:“你用剑多一些,还是用符多一些?”

    余慈和李佑、梦微交换了个眼色,最终还是实话实说:“多是用剑。”

    “多多少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边一迟疑,朱老先生便盯着他的脸。余慈心里奇怪,但也不愿瞒什么,就道:“近段时间对敌,绝大多数都是用剑了。”

    “喔,用剑……”

    朱老先生的脸色说不出是个什么模样,他再开口的时候,清癯的面容却还算平静:“既然用剑,你的剑拿出来让我瞧瞧。”

    余慈听话地解剑送过去,朱老先生把剑拔出半截,便是一声冷笑,也没说什么,随后把剑搁在桌上,又道:“除了剑,你身上常用的法器又有哪些?”

    这是要掀家底啊。非但余慈,包括梦微和李佑都糊涂了,余慈想了想,开始往外捣东西,然而他才拿出两件,即道经师宝印和载有诛神刺旁门的红纱,朱老先生就叫了停:

    “你直接告诉我,你身上祭炼三十层、五重天以上的法器有几件?”

    余慈无语,别说五重天,就是三重天、两重天的也没一件!

    他手边用得上的法器也有那么三五件,用处也都都不小,但入手的时间短,头绪又多,祭炼层次就见不得人了:双钩索化成的宫绦祭炼两层,道经师宝印祭炼四层,手边的红纱倒有六层,还是为了易宝宴紧急下手的。

    照神铜鉴好一些,是用“一器一法”的手段祭炼,日日不缀,但想来也就在十五六层之间,算起来,几件法器的祭炼层数加起来,也就是刚碰到朱老先生的标准。

    对了,和他手中红纱同源的百芒化灵纱倒是一件将近三重天的法器,但那是褚妍生前祭炼的,余慈拿到手之后,也就是草草祭炼六层而已,根本发挥不出来其全部的功用。

    翻一遍家底,余慈不免有些尴尬。朱老先生早就看出他的根底,淡淡道:

    “既然你准备去剑园,我们就事论事,谈谈出行前的准备。散修和小门派不论,各大宗门通神上阶的修士,配置的法器最起码也是祭炼三十层以上,实际以六重天为主,还丹修士则是将七八重天的法器作为主流配备,你要去剑园,免不了和这样的人打交道。真动起手来,你怎么应付?凭你那把破剑,还是其他的连三重天祭炼都达不到的破铜烂铁?”

    其实余慈很想说,有些东西并非纯靠祭炼层次,不过现在傻子才和朱老先生犟嘴,更何况,老人说的全在理上。

    那他该怎么回应呢?他再看梦微和李佑,女修露出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,李佑则是干脆别过脸去,只做不知。

    余慈很久没有遇到这么窘迫的场面了,偏偏又生不起气来,只能苦笑着“送死”去:“那个……随机应变吧!

    “砰”一声响,老人重拍桌案,把李佑后半截话全堵回肚子里去:“孺子不可教也!”

    看老头吹胡子瞪眼,余慈在心里翻白眼儿,还记得上回见到这位老先生,收获的评价可是恰好颠倒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的《上清聚玄星枢秘授符经》呢?这本符书,乃是当年上清宗魏大先生编制的《上清无量大典》中的一册,由魏大先生亲选一千四百五十四个最具代表性的符箓收录其中,按部就班修习,可收事半功倍之效,有此符书,你又修炼玄元根本气法,正是相得益彰。一日修行,抵人十天,可你看你干了什么?”

    朱老先生体形虽瘦小,此时却是中气充沛,声音宏亮,在安静的书舍中更是了不得,一时间周围埋头找书的修士都探头探脑,不知道这位一贯和气的老先生,为什么发这么大的脾气。

    余慈不是让人几句话便给动摇之辈,但眼下却因为之前毁了书理亏,也知朱老先生没有恶意,只能垂头听着。

    哪知朱老先生训斥几声还不解气,竟不知从哪儿拿出个书卷,劈头盖脸地敲下来,上面并无丝毫内息,可架不住这太狼狈不是?尤其是周围那些修士的视线齐齐落在他身上,又是瞠目又是好笑,余慈有生以来,还真没碰到过这种场面,一时大为尴尬,又不好还手,只能护着脑袋往后闪,一脸郁闷。

    还好,老头儿敲了几下,便让梦微和李佑上前拦着,连迭地劝阻,朱老先生看起来修为并不高,挣了两下不成功,便怒道:“放开我,我不和他一般见识!”

    梦微便先松了手,李佑干笑两声,又把老先生半挟着,放在桌后的太师椅上上才松开,然后有多么远就闪多么远。

    经了这么一出,朱老先生倒是平静了些,就坐在椅子上,沉沉道:“我相信你的剑术远超同侪,是对敌的不二选择。然而你终究不是剑修,剑使得再好,能聚煞归元,生就‘剑胎’么?你的造化终究还是在金丹大道上,想要金丹,你的剑带不来,但你的符法玄功却能做到!

    “我曾听解良说起过,你心志不俗,有长生向道之心,所以我说的你肯定明白,只是你为眼前的强大迷了眼,把这些道理给忘记了!是不是这样?”

    不管余慈心中想什么,此时都只有点头应是。旁边的梦微和李佑都是苦笑,他们也都是练剑的,朱老先生几句话,可说是把他们也一杆子放翻。

    朱老先生也不为已甚,挥了挥手:“你要去剑园,我不拦你,但那些破铜烂铁实在没什么用处,祭炼也不是一朝一夕。这样吧,你今后一段时间,每天到这儿来两个时辰——阴神到了也行,我传你一部‘诸天飞星’的符箓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一愣,却是没想到有这种好事儿落到他头上,非但是他,梦微和李佑都是惊愕,没想到事情竟是这般峰回路转。还好余慈是最机敏不过的,当下躬身拜谢。

    朱老先生瞥他一眼:“罢了,日后好好习练就是,要知道,剑意入微,未必就强得过符法通神!”

    几个小辈都是面面相觑,忽然有些醒悟:刚刚,或是不小心刺痛了这位老先生的自尊心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