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预位

    “听说这几天你一直和张师兄混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他主动去找你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天天比剑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照哇,你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?”

    余慈被李佑堵住盘问,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,一脸无奈。两人的声音已经压得很低了,但相对于周围安静的环境,还是显得有些喧嚣,使得经过的修士都用很古怪的眼神看过来。

    之所以是这样的态度,是因为这里是灵霄阁!

    这时李佑还不放过他,凑上去问道:“说说嘛,至少让我明白,张师兄哪儿来的这么大的劲头,以前他十年练剑时间加起来,也比不过这几日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心中叫一声“娘”,指向旁边那个正垂头瞌睡的人物,正是张衍。他苦笑道:“张师兄就在这里,李师兄你想弄明白,何必舍近求远?”

    “不带这样的啊!”

    李佑大为不满:“咱们的交情可是比老张那边强多了,喜新厌旧也不能太明显不是?”

    不过以他的飞扬跳脱,说这话的时候,也把声音放得更低,免得把张衍给惹醒了。其实李佑虽是刚刚定鼎枢机,比不得张衍资深,但二人境界类似,且后者蹉跎数十年,真打起来,也是胜负难料。

    只是张衍现在的精神状态很古怪。凭着还丹修士的灵觉,李佑觉得,还是不要招惹的好。

    越是这样,他心中的好奇心越重。他不明白,余慈究竟是使了什么手段,能让张衍这样几乎不可救药的人物,铁树开花、枯木逢春、老蚌生珠……呸呸呸!

    李佑胡思乱想的时候,脚步声响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都从中听出来者的身份,一时都是噤声,且都站起身来,便连一直缩在角落里打瞌睡的张衍,都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一位须发花白,身材瘦小的老人慢吞吞地从旁边高高的书架中间走过来,径直到他们前面摆放的桌台前坐了,眼角都没扫他们一下。

    余慈和李佑对视苦笑,末了还是由余慈上前一步,行礼道:“朱老先生。”

    这回余慈拿出宝贵的修行时间至灵霄阁,自然不是来陪李佑聊天,而是来赔礼道歉的。

    他那天和张衍比剑,让居室遭了一场劫难,里面的物品尽被剑气粉碎,那一部《入化剑经通论》也在其中。这部经卷乃是他进入法天秘界闭关之前,从灵霄阁借出来。以他外室弟子的身份,能从灵霄阁借书出来,且是这种大部头的著作,全是凭了朱老先生赠给他的玉板。没想到入手没几天,便给毁掉。不来赔罪,又能如何?

    朱老先生虽不理他们,但也看不出有多么生气,只是随手翻阅桌上的纪录,余慈便趁这个机会,把前因后果解释一遍,又诚恳致歉,愿听从朱老先生发落。

    对此,朱老先生倒是轻描淡写:“一部《入化剑经通论》,又不是孤本,也算不得什么。既然你在实证部,便用善功来偿吧。这部书可值善功一万五千,你交上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看出来朱老先生确实不在乎一部书的损失,也没有刻意为难他,但越是这样,他越尴尬。一万五千善功是什么概念?宗门一等一的丹法《太清金液神丹诀》,在善功榜上也就是一万善功而已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级数的善功数量对山门精英弟子来说,并非是什么不可触及的大数目,只要常去同德堂,接一些相对高难度的善功消息,攒个十年八年,也就是了。可要余慈现在拿出来……

    朱老先生并不知道他随口一句话给余慈造成了多么大的困扰,很快就换了一个话题:“我要你为含章法会准备,准备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余慈还在为那一万五千善功的数目头痛,闻言愣了愣才回过神来,又和李佑对视一眼,方道:“弟子深知自家位卑人轻,资历浅薄,正准备去剑园历练,积累些名声,不至于丢您老的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我还要多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朱老先生轻拈花白的胡须,脸上似笑非笑:“剑园,嘿嘿,你就这么肯定,去一趟剑园就能保住我的面子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不知朱老先生话中之意,方一迟疑,便又听老人道:“含章法会约略在年底,剑园开启则是十一月份,若是一切顺利也就罢了,稍有个意外疏忽,你可未必能赶得上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必然谨慎。”余慈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谨慎当然是好,我举荐你去没有问题,你有了名声,也更好结交朋友。但有一点你是否想到了:含章法会虽是个清净所在,总也有切磋交流,你去了,拿什么去和别人切磋?论经问道?阐义谈玄?又或者……讨论怎么拔剑杀人么?”

    余慈哑然,这时他才发现,原来这位老先生对他前去剑园,甚至是修炼剑术,似乎颇有些不满?

    他瞥了李佑一眼,要说此途径,可是旁边这位大力支持的。李佑脸上果然有些尴尬,但更多的还是不服气,便嘟哝道:“能在剑园里走一遭出来,谁敢轻视了?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们实证部每每在含章法会上丢人现眼!”

    朱老先生当真是一点儿都不客气,他冷瞥了李佑一眼:“论影响,剑园吸引全天下的剑修前来,在里面稍有个动作,扬名立万确实容易,小含章法会比之差了不少。可是,那小含章法会上,专门为三十年后的高级别法会准备的‘预位’名额,剑园可给得出么?”

    李佑当即张口结舌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见他模样古怪,余慈也是奇怪:“什么是‘预位’?”

    “所谓‘预位’就是给你在最高级别的含章法会上留位子”

    回答他的是一直窝在角落里的张衍,他抬起脸,声音难得有点儿气力:“这个余师弟应该争取一下,小含章法会每四年举办一次,每次均提出三个、总计三十个名额递交上去,一旦成功,就在全修行界级别的含章法会上挂了号,,成为‘三千英杰’之一,也就是修行界万众瞩目的后起之秀,自然就是宗门核心弟子……是这样!”

    他和李佑一起恍然大悟:“这倒是个登堂入室的捷径!”

    余慈心头也是一跳,朱老先生的用心就是这个吗?从外门弟子一跃成为入室弟子,从此长居山门……这可是个天大的人情啊!

    朱老先生对他们的判断不置可否,倒是盯着张衍看了半天,方道:“你烂赌的习性已入膏肓,心魔根植,永无驱除的可能。我原本以为你这辈子完了,却没想到你还有这死中求活的一招……赌到头来,终于要压上自家性命了?”

    张衍微微一笑:“原来就有考虑,只不过没有确切的路子,在此还要多谢余师弟的指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的,什么跟什么啊?”李佑大呼小叫,姿态夸张,不过是要借此问个明白而已。

    此时,有一道清柔平静的声音响在他们耳边:“张师兄重现生机,可喜可贺。”

    张衍一回头,便咧嘴而笑:“确实可喜,至少换了赌法之后,以后梦师妹要抓我面壁,也不是那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正是梦微,她不知何时到了这里,仍是一身玄黑道袍,手持拂尘,缓步走近,向众人团团一礼,礼数周到。最后才对朱老先生说:“按先生吩咐,取了此物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便从储物指环中拿出一样圆盘状的东西,交到朱老先生手中,未等人们看清那是什么,她又转脸,目注张衍道:“生机固然可喜,然而张师兄放弃玄门正宗,改以心魔精进,我是不赞同的。”

    张衍打了个哈哈:“求同存异罢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,干脆站起来道:“我还有事,先走一步……余师弟,我在万法秘界等你。”

    看着张衍走出房间,李佑皱起眉头:“怎么着,真是心魔精进法?”

    梦微略一点头:“张师兄已主动向戒律院报备,等诸位师长回返之后,再行讨论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视线转向余慈,秀眉舒展开来:“不管如何,余师弟能唤回张师兄的生机,都是一桩功德。”

    余慈笑了笑,没有吱声。

    所谓“心魔精进法”,是一种快速增长修为的法门,它建立在心魔不靖,修为受阻的基础上。此法与玄门正宗炼气术不同,非但不及时清理心魔,甚至通过种种方式,引导心魔激发人身潜力,达到突飞猛进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这已不是玄门金丹大道,而是有邪功的特质……这就是张衍转舵的方向吗?”

    回头一定要问个清楚!

    余慈刚有了决定,那边朱老先生又把话题扯了回来:

    “不说这些题外话。余慈,你可认得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最先说“题外话”的人物不就是你吗?余慈腹诽一句,但还是定睛看去,只一眼,他就“呵”地一下叫出了声:

    “符盘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