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二百六十四章 请教

    等余慈三人的阴神急匆匆返回法天秘界,张衍确实就在余慈闭关的石室之外,斜倚在余慈门上,半睡不醒的样子。三人阴神进入,他只是抬抬眼,并无表示。

    呃,似乎来者不善?

    对张衍这样的还丹修士来说,法天秘界的限制几等于无。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这就是强者的特权,就算张衍已经无限接近堕落,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图家兄弟打心眼儿里有些怵他,匆匆叫了一声“张师兄”,便阴神归窍去了——从礼仪上讲,以阴神与人相见多少有些不礼貌。至于张衍手中握着那把飞剑,两兄弟却不敢吱声,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余慈身上。

    “张师兄请进。”

    余慈也是先归窍之后,才又开启了石门,请张衍入内。说起来除了李佑、梦微之外,他在山门内还是首次有人登门拜访,而且是张衍这位曾经赌斗过的对手,地点则是在法天秘界,感觉非常古怪。所以余慈显得分外客气:

    “张师兄拨冗到此,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因为是修行之地,有时要演练外功剑术,石室还算得上宽敞,不过没有请客人坐下的地方,余慈还想着是不是要倒杯水,张衍已随手把手中的飞剑仍在一旁,深凹下去的眼眶中,则有光芒闪动。

    “余师弟,今来是有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“呃,这实不敢当,张师兄有话请讲。”

    “请余师弟再与我赌斗一回。”

    “啊哈?”

    余慈一时没反应过来,等看到张衍直接亮出了宝剑,才明白张衍的打算,一时间为之挠头。难道这位师兄当日认输之后,这两天又觉得憋屈,故而到此找回场子?

    再打一场的话,余慈觉得自己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还丹修士毕竟是还丹修士,近段时间,栽在余慈手中的还丹修士确实不少了,有几个人的实力还要超过张衍。可要注意的是,这里面还没有一个是在完满状态下且又和余慈正面拼杀的。

    余慈有着极强的自信,但单凭自信还是难以打穿还丹和通神修士之间那堵厚墙。就是那夜在触天峰上,余慈一轮狂攻,最后迫得张衍认输,但一直到最后,不是没有伤到对方半根毫毛?

    脑中很快将各方面的理由计较一遍,得出的结论是:他没有半分赢的把握。

    随后,他的回答就响在张衍耳边:

    “好啊,再来一场。”

    不管他想到几千几百个输的理由,既然有人当面向他挑战,又不是分生死的仇杀,余慈没有拒绝的理由。至于胜负,那更不是决定性的因素。

    张衍才不管余慈心中是怎样的变化,见他答应,手中利剑“嗡”地一声放射出一圈冷光,室内的温度好像瞬间来到了数九寒冬,然后他举剑对准余慈,轻轻道一声: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他干脆余慈也不扭捏,同样擎出了希光剑,双方迸射出来的剑气直接碰撞,原本还很空旷的石室之内,立刻就显得狭窄起来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?”

    余慈漫声说话,像是做最后的确认,便在张衍把脑袋点了一点的瞬间,他突地一声厉啸,剑芒自中宫透入。然而并不比他迟多少,对方的剑芒也探向他的脖子,双方竟然都用上了同归与尽的招法。

    眼看双双溅血,余慈身形一阵模糊,莫名地就从张衍剑下脱身出来,同时张衍也一扭身,破开他剑势最弱处,双方有志一同,在激烈碰撞的剑气火花中,瞬间就换了位置。

    石室内瞬间响起了几计极微弱的裂帛之声,然而余慈和张衍均未停下,速度甚至比以前更快,转眼又是交错而过,剑气嘶啸碰撞,迸溅的余劲也利如刀刃,将石室内有限的陈设撕成粉碎,就连那一卷《入化剑经通论》也没有幸免,碎片像蝴蝶一样乱飞。

    如此激烈的碰撞,就算二人都把持着分寸,也不免将附近闭关修行的人们惊动,有人急匆匆地往这边赶,但在他们到来之前,余慈和张衍又连续两次搏杀错位,剑气越发的犀利,余慈甚至因为挡不住对方勃发的剑气冲击,肩上已挂了彩。

    然后,张衍身外真煞涨开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就和那夜撞上崖壁时一样,张衍护体真煞迸发之际,余慈后背结结实实地撞在了石室墙上,剧烈的震荡直撼内脏,即使没有受伤,也难过得很,一时半会儿都不想站起来。

    光线忽一暗,却是张衍走到近前,低头看他。余慈咧嘴一笑,正要说话,眼前却伸过来一只手。余慈愣了愣,也伸出手去,借力站起。此时,张衍青白的脸上肌肉微动,开口说话,声音低弱而清晰:

    “火中取栗、妙至毫巅!”

    毫无疑问这是夸赞,而且后面还有更多:“在关键气机变化的把握上,却是绝妙。这点上我不如你,不是一次两次不如,是次次不如。但最厉害的是你的胆色,回回都在行险,生死仅在一线之间,依然能握住那精微变化,丝毫不走样,无怪乎那天你能削断我的衣领,若是你我修为等同,又或者你换一把利器……”

    话得多了,张衍脸上也涨开一丝血气。听了他的话,余慈看了眼希光剑,这把万灵门赠送的宝剑,质地真的一般。剑之一物,尤其是他所用的近身搏杀之剑,和驭剑的飞剑、剑丸等还有不同,重材质而轻祭炼,想找一把顺手的,确实难之又难。

    不过,近日余慈在《入化剑经通论》上颇下了一番功夫,眼界大开,便道:“若非密室狭小,真由师兄驭剑展开,虹光万丈,我怕是靠不近一里之内,气机把握再精,有何用处?”

    张衍摇头道:“师弟不是妄自菲薄的人,何必客套太过?再说,剑术已是末节,我赞的是师弟的心法——胆色、心志,判断,合而为一,履险若平地,今日终知师弟那一夜所说确实不差,好赌术,好赌性,佩服!”

    余慈一时哭笑不得,他才不信张衍不知他那天是信口开河,正想着如何应答,忽见张衍抱剑躬身,实实在在地向他行了一礼:

    “余师弟,还请指点我这种赌术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余慈睁大眼睛,还没弄明白这唱的是怎么一出,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张师兄,你们……”图家老大推门进来,正好看到这幕情形,当场便傻了眼。

    张衍仍躬身不动,可图日伦却觉得脸上如针扎似的,心中那个悔呀……

    他终究还是放不下那柄飞剑,阴神归窍之后,稍缓心情,就和自家兄弟急匆匆赶来。那时候余慈和张衍正在交手,声势不小,把法天秘界中大部分人都吸引过来,可石室紧闭,谁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消停了,里面却一直没人出来,谁都怕出事儿,再加上别人一撺掇,图日伦便仗着和余慈的几分“交情”,推开石门,却不想迎面就碰上这档子事儿。

    “张师兄向那小子低头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张师兄,虽是沉迷赌博至无可救药,整天都是半死不活的样子,但身份地位摆在那里,私下里怎么都行,可如今被他看到,心中焉能没有疙瘩?

    糟、糟、糟……图日伦脑子里乱成一团,呆在门口,不知是该进还是退。

    余慈的反应还是快的,见状便知再磨蹭下去,恐怕所有人脸上都不好看,忙伸手将张衍往上抬:“张师兄何必如此,你我兄弟切磋技艺,也是理所应当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漫无边际的客套话,余慈给图日伦使了个眼色。那小子终究没笨到家,“啊”地叫一声“我的剑”,神意运化,将已被剑风吹到角落里的飞剑收回,然后轰隆一声合上石门,又将内外世界隔绝。

    张衍也没有和余慈在礼数上纠缠,他直起身子,深凹的眼眶里却似着了火,灼灼生光:“余师弟,我需要这个!”

    他话中裹的是余慈从未在他身上见识过的沉重力量。

    这一刻,余慈仍不知道他话中的真正含义,但却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点头之后,余慈莫名地有种感觉,眼前男子似乎想做一个幅度极大的转向,而转向的舵,一边由他本人抓着,至于另一半……

    余慈摇摇头,把希光剑归鞘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这感觉真古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