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三章 驭器

    看到静室内明灭的灵光,余慈放下书卷,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说话的正是图家兄弟,这两位自他入山门起,就一直和他过不去,但真要说做出什么过分的事,又是一个也无。此前他还觉得奇怪,为什么这二位突然不见了踪影,进来之后才知道,原来他们也得到了进入法天秘界的机会,正在这儿苦修呢。

    而余慈的进入,一下就刺痛了两兄的神经。他们就像是两头恶犬,对侵入他们领地的家伙咧嘴呲牙。

    这里要说一下法天秘界的内部结构:此地既然称之为“界”,其占地可说是相当广大的。秘界分为上下两层,下层且不管,上层就是余慈闭关的所在,约有两里方圆,这里也不只他一个,而是有十人,各自占据了一块灵脉上的“穴/眼”,也就是余慈现在所处的石室。

    如此环境之下,抬头不见低头见,图家兄弟想善罢干休,一时也扯不下脸不是?

    余慈很了解他二人的心思,换了个姿势,盘膝坐好,依旧笑道:“这回贤昆仲想比什么?”

    “秘界内场地不便,施不开手脚,自然还是比神游之术。”

    几十个字都能做到异口同声的地步,也只有图家兄弟心意相通的本事才能做到了。能在二十七八岁就阴神出窍,两兄弟绝不是傻瓜,他们也知道正视余慈的能力。

    余慈入山门那日,他们吃了闷亏,便知余慈难惹,而这回余慈进来法天秘界,则是让图家兄弟大受刺激之余,脑子愈发地清醒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何德何能……”这是大图小图在背地里说的气话,可他们不会把气话当真,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能进法天秘界,就证明了余慈的能力。

    要知在法天秘界这等环境中闭关修行,效率无疑是要大幅提升的。但实证部近年前最是兴旺,弟子占了山门弟子总数的四成,僧多粥少,若想进来,要么是按照宗门安排的轮换表,排队等候;要么就是显露锋芒,在半年一度的内部会议上,由至少两位还丹修士提名,交由师门长辈研判,最终决定。

    前者肯定每个人都有机会,但等待时间之长,动辙以十年八年计算;而后者要灵活得多,但如何入得师兄、长辈的法眼,也是个难题。图家兄弟运气算是不错的,一直紧跟周钰大师兄,修行至今已提名三回,有两次都获得通过,算是此地的常客。

    可相较于刚入山门不足一月,甚至还是外室弟子身份的余慈,两人这点儿待遇,就实在算不得什么了。

    别说人情,实证部的人情关系相较于其他三部,是比较淡漠的,大部分时间都是以实力说话,像是李佑那样热情活泼的,或是洪千秋那等豪迈之辈,心中也自有标尺在,真看你不入眼,大概连个脸色都懒得摆出来。

    图家兄弟深知此理,月来和余慈多次接触,慢慢地便知此人心智、修为都是一时之选,不愧是能为宗门立下大功的人物。真要面对面碰上,他们未必是对手。不过这世上不是还有个词儿,叫“扬长避短”么?

    当下由老二图日飞道:“上回比了神游速度,你不是专修这门儿的,输了也不认。这回咱们换一个,比阴神驭器如何?这可是修士的必修课,你可不能说没练过。”

    由于只是传音,图日飞并未凝聚阴神,现身在室内。不过余慈还是听出了他话音里的兴奋意味儿。显然能够在某个层面上将余慈全面压制,给了两兄弟非常棒的体验。

    余慈也咧开嘴笑,没有丝毫犹豫:“好啊,就比这个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

    法天秘界是修行闭关的所在,但这里面的修士来去并没什么限制,如果你愿意,完全可以在修炼腻了的时候,出去散散心之类,当然,这是计入时限的。

    浪费宝贵的修行时限,去搞那些无聊的事,便不会被天打雷劈,也会让外面眼巴巴守望的修士们给骂得狗血淋头!

    不过,余慈和图家兄弟的这种比赛,还用不上“无聊”之类的形容,确切地说,这应该是同门之间的切磋、较技,是实证部最推崇的修行方式之一。

    当余慈阴神飞出法天秘界的时候,图家兄弟的阴神灵光已在天边闪烁,似乎在催促他快点儿追上去。余慈心中“呵”地一声轻笑,阴神亦化为一道流光,追蹑而去。

    必须要承认图家兄弟在阴神修炼上的造诣。两兄弟天赋异禀,心意相通,故而进入山门之后,就在宗门的安排下修炼《明空无见神行法》,走的是专修阴神,再以阴神反哺肉身的路子。

    类似的修士在山门比较少见,却别有特色,他们二人若和余慈正面相对,也就是一盘儿菜,但若是相隔十里、百里甚至更远的距离,胜负犹未可知。至于让余慈也阴神出窍和他们较量……

    “阴神修为上,你还不行!”

    图家老大图日伦意气风发,只觉得修行以来,从未这么扬眉吐气过。阴神驭器的比试,全无悬念:当图日伦控制着飞剑,一剑斩断十丈宽的飞瀑;当图日飞驾驭拂尘,长丝崩散,一举洞穿近千片树叶,余慈便甘拜下风。

    他是惯常用剑的,虽有几回阴神驭器的经验,大多还是用在照神铜鉴上,可如今,他手边只携着一枚仅祭炼四层,一重天未满的道经师宝印,在运使技术上更是远远不如,再不认输,就要出乖露丑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图家兄弟还有压箱底的本事没使出来,余慈对此倒是很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阴神驭器,有附魂、导意、应机三类。我们演示的仅是附魂一类,就是将阴神出窍,附在法器上,控制简单,威力不俗,但实战中其实不那么适用,毕竟这世上直接毁伤神魂的法门太多了,没有肉身的遮护,阴神是非常脆弱的。”

    谁都有好为人师的冲动,图日伦越说越开心,也就不介意给余慈多解释几句:“所谓‘导意’即神魂守舍而神意出。让神意作为神魂伸出的手,掌握法器,归根结底就是‘神意运化’上的功夫。初时这很难,也许还没有用手扔出去的距离远,但随着火候渐深,一里、十里、百里,都不是问题!我和小飞如今都能驭器百里开外,至于余师弟你,就要好好练习了……

    “至于‘应机’嘛,这个太高深了,说是说不太准。每个人理解也不一样,我觉得,那就像是‘我’和‘目标’瞬间的感应碰撞,像是直觉、灵光……哎呀,还是说不好,不如我给你演示一下。”

    图日伦说做就做,稍一定神,使阴神静澈,面前那一柄仅四寸长,一指宽的飞剑静静悬浮在虚空中,

    “我用你的肉身当目标,当然,不会伤到你,就是把这把剑插在你房间的门上……可以吗?”

    感觉着他做事还算有分寸,余慈微笑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,非常有风度。

    图日伦点点头,又去闭目定心,图日飞则为自家兄长解释:“阿哥正在分析你的气息,通过冥冥中一线感应,锁定位置,这样无论距离有多远,都可由此气机牵引,发动倾力一击。看起来和‘导意’之法差不多,其实是形似而神非,爆发力要强太多,传说中驭剑千里取人头,就是这一招了……呃,别担心,肯定不会伤到你的肉身。”

    余慈默默点头,并不说话,只是凝神感应,体察图日伦阴神的气机变化。此时,他已经暗中开启了照魂法眼,虽然是头一回以阴神状态用出,但效果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他这几天和两兄弟纠缠在一起,不就是为了学习他们运化阴神的技巧么?

    余慈正仔细分辨神魂层面中,“魂源”千丝万缕的连线。便听“嗡”地一声震鸣,图日伦身前的飞剑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他的“魂源”爆发出一团绚烂的彩光,乱中有序,玄妙动人。

    “好!”余慈失声赞叹,倒真是一点儿不担心自家肉身的安全。

    “啊呀?”

    图日伦陡地一声叫唤,余慈还没怎样,倒把图日飞给吓了一跳。其实兄弟俩都明白,这“应机”驭器之法,两人远未到精熟的地步,只是为了在余慈面前挣面子,才勉力为之,若是,若是出了差错……

    胡思乱想的念头给拦腰截断,图家兄弟心意相通,图日飞只是一时跟不上“应机”手法的爆发力而已。待明白了事态究竟,两兄弟同时吁了口气,但他们阴神转过来的时候,却都是有些尴尬:

    “那个,那边有人找……余师弟,你赶快回去一下。”这是图日飞说的。

    “呃?”

    此时图日伦干咳一声,开口道:“是张衍师兄,正在你屋外等着呢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本待不说,但还是压不住担忧,眼巴巴地看着余慈:“见了面,你给张师兄说一声,那把剑……我是说,就是刚刚那把飞剑,能不能还我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