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六十二章 秘界

    张衍的性格就是这样,“我输了”这三个字,从他嘴里出来,轻飘飘的没有一点儿重量。但就算如此,以他还丹修士的身份,仍然让旁观者们一时失声。

    包括某些早有准备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过火了,过火了呀!”

    “呃,这应该不是咱们想要的……”

    高空中,李佑和洪千秋都看到对方无奈的表情。是的,他们两个就是始作俑者。

    要说两人完全是出于善意。按照实证部“夺牌”规矩,手中有“祭剑牌”的修士,对其他人“夺牌”的挑战不能拒绝,只是时间可以在情况允许的范围内微调。

    这本来是一个鼓励内部竞争,提升修士实战能力的妙招,但正因为是在“内部”,余慈那种出鞘就见血的使剑方式,实在不怎么安全。若是高频率地战斗,说不定就会在一连串交手中,出个什么事故,惹来麻烦。所以,他们辗转找到了张衍。

    整个离尘宗山门,大概也只有这位,既符合条件,又不会计较身份、或是“剑园”本身的诱惑之类——只要能够投其所好就行。

    原本的计划是,在半放水的情况下,张衍和余慈来上一段“惺惺相惜”的戏码,可以在一定程度上“明显放水”,但不要分出胜负,这样就有理由将二人间的战斗名正言顺地持续下去,有张衍这个挡箭牌,想来主动上门挑战的人物会少许多。顺利的话,甚至可以拉来张衍当陪练,想来会对余慈的剑术会是一种新的磨砺。

    这个计划说来挺美好,其实李佑和洪千秋并没有怎么费心思,也没这个必要。张衍已不是当年的张衍,但二人都相信此人操控局面的能力,控制一个通神修为的师弟,营造氛围,绝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但意外就是意外,它总是在人们忽略它时,跳出做鬼脸儿。

    “弄巧成拙了,现在怎么办?”洪千秋用指责的眼神看向同伙,这个异想天开的主意,归根结底,是由李佑想出来的。

    李佑又能怎么办,他挠挠头,末了只能毫无建树地回答:“回头问问张师兄,这是怎么搞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有些埋怨,从某种意义上说,张衍辜负了他们的“信任”,甚至让事情变得更糟糕了。别妄想一次“胜利”会吓退实证部的修士们,更别说这场“胜利”的带着浓重的不合情理的荒谬,怎么看怎么有猫腻。

    长年生活在这个圈子里,人们会首先明白一件事:要确认某件事情,最简单也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自己去尝试一回!可以想象,从今夜起,听到这个消息,却又不甘寂寞的人们,会把雪片似的挑战书投到余慈居住的精舍里去——实证部向来是鼓励这种情形出现的!

    “不会来个血流成河吧?”

    洪千秋多少有点儿开玩笑的意思,但想想余慈一以贯之的剑势,谁也不敢保证类似的情形不会出现。毕竟,余慈的剑势凌厉至乎偏激,这种“杀道之剑”,

    “要不,我回去问问梦师妹?”

    余慈的事儿,当然找梦微最适合、可想到自己拙劣的主意造成的恶果,还有请出张衍的过程中,那些“不可避免”的犯戒行径,李佑就打心眼儿里发怵……不过很快,他就不必为这件事儿苦恼了。

    “李师兄是要与我商量余师弟的事吗?”

    梦微听不出喜怒的声音就在二人身后响起,洪、李二人齐齐吓了一跳,猛回头,果然见到梦微正微蹙着眉头,立在虚空中,在她旁边,挤眉弄眼的胖子,不是黎道士又是谁来?

    黎道士这回充当是车夫的角色,梦微伤势未愈,难以自行驭剑飞行。也就是他的燕泽剑,驭使起来,声势可大可小,变化由心,才能瞒过洪、李二人的感知。

    说起来,洪千秋和黎洪比梦微要大上几十岁,在凡人中,已经是一两辈的差距,可是真面对这位戒律部的后起之秀,他们还是要小心应对,毕竟,整个宗门内,能当面指斥老祖宗行事之非的,近千年来,也只有女修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对此,他们都抱有最起码的敬意。

    李佑则更不用说,见梦微现身,好悬差点儿从天上掉下去,平日的活泼笑谑一发地飞去九霄云外,只能尴尬笑道:“梦师妹也来看这场赌斗?”

    “迟了一步。”

    梦微简单回应,旋又淡淡道:“洪师兄和李师兄倒走得挺快。”

    以女修的性格,说出这种含讽带刺的话,只能证明她确实非常不满。

    但最终梦微也没有再说出处置一类的话,她遥望山壁上仍是众人目光焦点的余慈,轻声道:“余师弟长年漂泊在外,又自有机缘,剑中杀意易发难收,不适合同门切磋。早先我也没想到这点,但事态发展至此,必需要冷却一段时间。黎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她转脸去看黎洪。这里若真论地位,其实是以黎洪为长,此人身为实证部四代弟子中第二号人物,外表和气憨厚,其实心思渊深,锋芒内敛,平日里嬉笑怒骂皆成文章,又是人脉宽广,在实证部办事,这一位是很难绕过去的。

    黎道士却没有正面回应,而是摇头叹气,对洪、李二人道:“阿衍还是那副脾气,枉费俺花心思赢了他那面祭剑牌过来……哎,你们两个,可别着恼,顶多以后还个人情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这倒好,黎道士不打自招,一下子成了“共犯”,让梦微也哭笑不得。这时,胖子才挠着下巴说道:

    “梦师妹的意思俺明白。一方面,以后余师弟与别人的比试,咱们会特别小心,免遭意外;另一方面,梦师妹,余师弟到山门是进修来着,就算现在许多长辈不在家中,但该有的还是要有,这种野路子的剑术实用不假,正宗的运剑法门,也要接触一下才好。”

    梦微一怔,旋即明白:“黎师兄说得是,宗门虽不是剑修门派,但所藏剑典甚丰,余师弟确实应该搏采众家之长,也在理论上加以完善。”

    “梦师妹说的是,俺们实证部也不会亏待宗门有功之臣。这样,我和老洪、阿佑三人提名,为余师弟争取一下这个月的‘法天秘界’的名额,让他也读读书,静静心,养精蓄锐,以备剑园之旅,如何?”

    “黎师兄费心了。”梦微躬身一礼,以示感谢。

    李佑听他们交流意见,心中赞同之余,也不免腹诽:“野路子……半山蜃楼都是野路子,那我的‘无定火’算什么?杂耍么?”

    带着这个荒谬的想法,他摇头一笑,也望向那边。

    正与张衍低声交谈的余慈仍不知道,这边正有人为他绞尽脑汁儿安排:以前怎么就没发现,他还是个让人不省心的主儿呢?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余慈背靠石壁,用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倚坐在地上,半封闭的空间里,只有头顶那几个圆形的孔穴透进外界的天光,使此地不显得那么阴森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刻意地运转心法,但一呼一吸之间,外界灵气醇厚如酒,自他全身各处毛孔渗透进来,天然运转,自成体系,时间长了,便有一种醺醺然的感受,令人忍不住沉迷其中。

    已经进来半个月了,余慈还是忍不住感叹:在灵脉地穴修行,原来是这么有效的!

    这里就是法天秘界,是万法精舍之中,二十二个最适合修行闭关的灵脉地穴之一。即使排名靠后,但其灵气之精纯充沛,仍比山门已经相当优异的外部环境要强出几个档次。

    在绝壁城时,余慈也曾参观过那些曾属于白日府的修行秘地,同要是建在灵脉地穴之上,但其效用,比之外面离尘宗山门的空气尚有不足,更不用说此地!无怪乎当初金焕挖空心思,也要把自家子弟往山门里送。且不论人脉关系上的作用,单只是这些修行资源,就远远超出外人的想象!

    余慈这次入洞,期限四十天,如今刚过去小半,已觉得自家修为又精进一层,通神境界的底子打得愈发牢固,真不知若在此占上个一年半载,又会是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拿起身边半开的书卷,借着些微天光,慢慢研读上面的文字。

    “玄元根本气法”的优点之一,就在于心象成就之后,一切身心修行,都是自发运转,合乎天然,余慈要做的,仅仅是根据自身的修为进度,对心象进行微调,如此每天就有大把的时间,可以拿出来充实自己。

    他手中这卷《入化剑经通论》,洋洋洒洒近百万字,便是精读钻研,半月下来也读了大半,偏偏还不曾误了修行,换了旁人,也只有羡慕的份儿了。

    读到书卷上“神以明之,意以用之”这段的时候,余慈正结合自身经历,静心体悟,静室中忽传来一声冷哼:

    “今天俺们兄弟,要让你输得心服口服!”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迟迟迟,真迟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