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五十六章 资历

    从那间巨大的书舍退出来之后,余慈就去问梦微:“梦师姐,什么是含章法会?”

    “含章法会……朱老先生说的是小含章法会吧。”梦微刚想通其中的关节,微笑着为他解释。

    “含章”一词,出自《易经》坤六三“含章可贞”一句,本是具文采、美德而不显耀,含蓄处事之意。此处引申过来,则是表明举行的类似法会,不以炫耀修为法器为能事,也不鼓励辩论,只是是一种气氛温和的聚会,法会上云集了各宗精英、至少表面上也要其乐融融,主要是用来拓展人脉、交流心得之用。

    梦微之所以在前面加个“小”字,是指“含章法会”不同的级别。

    最高级别的含章法会,是修行界,尤其是离尘宗这样的正宗大派,优秀超拔的弟子汇聚之所,会期内,来自五湖四海的精锐修士济济一堂,动辙以万计,聚散之时,剑光器芒遮天蔽日,堪为此界胜景。

    但这等含章法会,总要四五十年才举办一次,上一回就在六年前,要是余慈真想参加,起码也要等上三十多年。

    朱老先生既然说今年,必然指的是“小含章法会”,这就只是一个地域性的概念了,是相对于最高级别的“大含章法会”而言,虽然宗旨不变,但与会之人则只是断界山、天裂谷两岸,也就是修行界中西部这么一块区域。

    “这里,除了离尘宗,就只有落日谷了吧?”

    余慈也大概了解了断界山脉附近的修行生态,正如他所说,离尘宗毫无疑问是这片区域的主宰,唯一能和它相提并论的,便只有远在天裂谷对岸的落日谷,这两大宗门以天裂谷为界,各自发展,大体上保持了比较好的交情,尤其是在压制天裂谷内妖魔的立场上,长期以来,一直保持高度一致。这样,以两宗为主体的含章法会,想要其乐融融,也不甚难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代表含章法会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参加的……

    “外室弟子也可以参加吗?”

    梦微非常坦白地回答:“从无先例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朱老先生有资格举荐他看中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回答他的不是梦微,而是不知从那里跳出来的李佑。

    梦微见了李佑就皱眉头,她默许李佑放出流言,却不等于不介意这家伙的冒犯,李佑却是嘻嘻哈哈的全不在乎,自从他进入还丹境界以来,心情一直处在比较兴奋的状态中,飞扬跳脱的性格有变本加厉的趋势。

    他先是笑眯眯地和梦微见礼,旋又转向余慈,哈哈笑道:“余师弟果然了得,我听说赵甫到棋枰峰上接你,就一路赶过来,不想听到这么一个好消息。”

    说着他又转向梦微,竖起了大拇指:“梦师妹,我才算真的服了你了,你怎么想到这一招的?”

    梦微微微一笑,没有被他岔开话题,依旧向余慈道:“含章法会确实是一个好去处,可即使是朱老先生举荐你,里面也有一桩难处……”

    “资历不足?”

    “名声不显?”

    余慈和李佑齐声开口,话虽不同,意思却还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李佑闻言拍拍他的肩膀,笑道:“余师弟能想到这一层就好,确实是名声和资历的问题,不过吗,现在可是有个好机会来着。”

    余慈想了想,试探性地问道:“剑园?”

    “照哇!”

    李佑又惊又喜,击掌叫道:“原来余师弟你也早有了打算,早知道我还费这个脑筋干嘛?”

    “呃,我是刚刚听别人说的。”

    余慈连忙摆手,他连什么是剑园、或者是剑园盛会都还没搞明白呢,哪来的什么打算?说着,他把路上碰到戈辉、聂宗两人的经过说出来,虽然没有替那二人向梦微求情的意思,却也想看看梦微的态度如何。

    梦微俏脸上见不出喜怒,仅是微微摇头:“他二人想得多了些,董集确是触犯了宗门戒律,然而剑园盛会何等机缘,宗门又岂会让他们错过?说不得会判个暂时解禁,待剑园事了,再回来应罚之类。”

    余慈听得眨眼,心中越发好奇,那剑园究竟是怎样的盛会,连一丝不苟地梦微师姐都要网开一面,免得错失了同门的机缘?

    正要动问,梦微秀眉微蹙,却是又想起一件事来:“今日是我轮植,时候不早,我要回量天峰去了,余师弟,无论是含章法会还是剑园之事,都是难得的机遇,不可错过但也不可急躁,不如今晚上你和李佑师兄到我那里去,细细商议一回,也好预作准备。”

    余慈自然答应,又谢过梦微百忙中把他引荐给朱老先生,这才目送女修乘另一只天青鸟冲天飞去。

    此时,李佑拍了拍余慈的肩膀:“走,咱们哥俩儿先去议一个章程出来,其实我倒有一个想法……”

    他驭剑带着余慈飞回去,要说在山门还是高来高去最舒坦呢,余慈走半个多时辰的路程,李佑穿云飞空,只用小半刻钟便到了万法精舍上空。

    万法精舍名为“精舍”,其实是两大三小五座攒立的山峰,并立于虚空之中,云遮雾绕,因其形貌,又称“骈指山”。甲乙丙丁四级精舍便分别分布其中四座山峰之上,只余下最高的“触天峰”,并无人居住。

    当然,触天峰并非是闲置,而是在上面安排下大大小小几十座“战场”,专供实证部弟子在上面切磋较技。要知实证部走的就是以力证道的路子,什么修为、境界都与实战息息相关,故而内部、外部的竞争氛围就分外重要。余慈和李佑在空中,便见到触天峰上,剑光器芒交错,或星星点点,或化虹绕空,伴以气爆奔流之声,极是炫目壮观。

    李佑便在半空中止住剑光,遥指触天峰道:“余师弟,你的资历、名声,可就在那边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早知他打的是这个主意,便是一笑,心中非但不惧,反而跃跃欲试——他早有此意,只是初到异地,不免要矜持几日,如今……

    “李佑小子,可敢与我一战?”

    另一侧云端,猛地一声吼,音波掀动云气,如飓风扫过,吹在身上只觉得皮肤微微发麻。

    余慈一怔回眸,只见一团乌青沉黯的光芒撕裂云团,转眼就从十余里外冲至,露出一个高有九尺的彪形大汉,乱糟糟的头发随便束成一髻,下巴刮得铁青,两眼则如烧红的石炭,呈暗红色,在眼眶内缓缓滚动,令人一见难望。

    这个大汉从头到脚都似乎辐射出强大的热力,言行更是直来直去,两句话的功夫,便能把人的战意挑动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对手,正堪一战!

    余慈本以为李佑会爽快地答应,却不想他咧嘴一笑,露出满口白牙:“剑园盛会在即,老洪你凑什么热闹。这几个月,我只和练剑的比拼,而且要有彩头的!”

    “剑园?这回你还想进去?”

    被李佑拒绝,那老洪却也不恼,摸着脑袋,把一头乱发弄得更糟,也咧嘴笑道:“上回你让人家砍得屁滚尿流,差点把命都砸在里面,这回定鼎枢机,就想报复回去?嘿,人家可未必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佑呸了一声,脸上却不见什么恼意:“你不用激我,练剑的不到剑园走几圈儿,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别说这些有的没的,拿不出‘祭剑牌’的一边儿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祭剑牌的又如何?”

    高空中忽有人冷笑,随着话音,一道冷澈透骨的剑气穿云破雾,沿途水汽尽都冻结,形成一道清晰的冰刺,直抵到李佑鼻尖儿。

    李佑一愣,旋又放声大笑:“你王九的牌子摘着才够味儿!“

    话音方落,他轻道一声“小心”,随即发力,将余慈朝着前面的洪姓大汉扔了过去:“老洪且给余师弟安排个节目,我去去就回!”

    “回”字犹在,李佑的身形已然不见,他眼前的冰刺也砰声碎裂,随后汽化无踪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零点以前也算进步吧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