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五十四章 归档

    在离尘宗诸多四代弟子中,周钰毫无疑问是个传奇人物。余慈虽然到山上不久,还是从不同的渠道听说了有关这位大师兄的事迹,其中最经典的就是他脸上三道伤疤的由来。

    据说这三道伤疤,是周钰年少轻狂之时,下山行道遇见了北方魔门的一位步虚修士,那时周钰刚刚迈进还丹境界不久,自然不是对手,被人用近乎羞辱的方式在脸上连划下三道创痕,周钰拖命逃回,已经是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山门中很多人都以为周钰必然会一蹶不振,却不想短短十年,周钰就单枪匹马闯入北极魔门地界,潜伏两年之后,成功将当初羞辱他的魔门修士斩杀,并在那一战中,临阵突破,成功升入步虚境界,震动天下。

    周钰一战成名,照理说,应该洗去脸上这些耻辱的印迹,皮肉之伤对修士来说没有任何压力,有几十上百种法子教伤痕消除,但是周钰和其他人的想法不同,他有意将脸上的三道伤疤留下,以此时刻警醒自己,修行中再不可犯骄娇二气,性格变得沉稳安静,也因此受到宗门长辈的看重。

    余慈也是在住入万法精舍之后,才了解这位大师兄的脾气,却是越发地不明白为什么这位大师兄对他抱有偏见,在战传义和图家兄弟铩羽而归之后,余慈不担心周钰故意与他为难,却感觉到,和这样一个厉害人物有了“误会”,恐怕很难把印象再纠正回来。

    周钰何等身份,自然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余慈打交道,善意的或是恶意的都不可能,他只是往这边看了一眼,便扭回头去,继续倾听烂柯亭中二位修士的辩论。

    虽是如此,棋枰峰上这些修士又哪个不是对气机极度敏感之人,周钰又是峰上这些四代弟子中最出类拔萃的几人之一,他一举一动都落在旁人眼中,和余慈瞬间的眼神交流也瞒不过人,在他扭头之后,又有几道来自不同方向的视线在余慈身上转了一圈儿,看起来都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余慈心中嘿了一声,也不管其他,按照前面的计划站起身来准备下峰。才走出两步,他头上又是一暗,抬头看时,只见棋枰峰上空,不知何时盘飞着一只大鸟,翼展张开足有三丈多长,羽毛通体翠碧,在阳光下似乎拢着一层淡青色的光圈,非常醒目。

    余慈认得这是离尘宗山门里非常流行的飞空坐骑,名叫天青鸟,传说是仙禽青鸾的后裔,若是以实证部的善功计算,价值不菲。能够以这种坐骑代步的,在山门中怎么说都要有点儿身份。余慈觉得,上面应该是一个赶来参加论辩大会的修士,也没在意,依旧往下峰的路上走去。

    可是没走出多远,便有人在后面叫:“下面可是余慈余师弟?”

    余慈愕然回头,那天青鸟已经扑扇着长翅降下来,稳稳地停在一块空地上,上面跳下来一个人来,瘦高个,模样非常文秀,他这么一喊,山峰上许多人都移过目光,余慈敏锐地发现,这里有些人的反应稍大了些。

    来人身份不俗!

    余慈很快做出了判断,但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,只奇道:“我是余慈,这位师兄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来人微微一笑,态度非常和气:“我是学理部赵甫,此来是为师长跑跑腿,请余师弟往灵霄阁一晤。”

    稍顿,他又补充道:“梦师妹也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赵甫的邀请,余慈找不到拒绝的理由,所以他很痛快地答应了,并且在赵甫的邀请下登上了天青鸟背,往之前的来路去。

    临去前,他俯瞰峰顶,只见这百多人里,倒有一半人都往往这边瞧,包括周钰大师兄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余慈去棋枰峰的路上已经经过了灵霄阁,却没有真正到里面去过,这回乘坐天青鸟则是直接降落在灵霄阁第七层的平台上,从虚掩的门缝往里看,余慈只见到一排排的书架,还有那些价值不可估量的书卷经文。

    灵霄阁共有二十七层,每一层都存放着数以十万计的书籍,这些书籍以珍贵程度不同,或录入玉简、或书于特制纸张、丝帛,分门别类,排放整齐,供山门弟子阅览。除了二十七层的重地之外,这里大部分书籍是没有阅读限制的,故而人气极高,借阅借出,十分频繁,自然也就需要专门的人员加以管理疏导。

    余慈这次见的,就是这样一位专门负责管理图书出入的老头儿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身份是老头儿自己介绍的,而无论是接他过来的赵甫还是早早等候在这里的梦微,对这位老人都执礼甚恭,口称“朱老先生”,却没有论及辈份。

    这位朱老先生虽说要赵甫接余慈过来,可当余慈走到身前的时候,他手边还有活计,就是给几部新入阁的书卷编号,眯起眼睛,干得非常认真,除了一开始向余慈的招呼之外,对余慈的回礼也是嗯嗯两声便罢。

    赵甫还有,送来余慈之后,便已告辞,梦微则是一丝不苟的性子,见朱老先生似乎有些慢待于人,便在他耳边提醒,可回应还是“嗯嗯”之声,天知道这位满头银丝,脸上皱纹丛生的老人家有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梦微便对余慈苦笑,却让余慈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“梦师姐,你的伤势好些了?”

    自从流言传出之后,余慈已经近十天的时间没有见到梦微,此时见面,立时发现女修的气色与之前颇有不同,且是往好的方面转化,尤其明眸中光芒内蕴,显示体内气机聚合,已很有规模。

    “受师弟所惠良多。”

    梦微浅浅一笑,又向余慈施礼相谢。然后便取出已借了半月的红纱,此时已叠得整整齐齐,交还给余慈。

    余慈伸手接过,同时问道:“师姐将它抄录完了?”

    “何止抄录,小家伙没看到我手上这部书卷?”

    那位朱老先生终于干完了手边的活儿了,插话进来,手中正握着刚刚系上带子的丝帛长卷,脸上有种很古怪的神气:“你送来法门我已经入阁归档,准备放入第二十七层,你有异议没有?”

    余慈一愕,这才知道梦微已将红纱的“秘密”告知宗门,当然,这早在余慈预料之中,他倒是很想知道,宗门对红纱上的法门,评价如何?

    刚刚归还给余慈的这类红纱,余慈共有两件。一件是是褚妍所遗的“百灵化芒纱”,余慈在击杀褚妍和伏龙等人后,将此纱收入囊中。另一件入手的时间更早,是他在止心观外的山道上,从南松子手上得来。这幅红纱早年祭炼为一件邪器,后经甘诗真抹消其邪法痕迹,还原为最本初状态。

    借给梦微的,便是从南松子手中得来的那幅。

    “入阁归档是应该的,不过,二十七层?”余慈很奇怪,这东西宝珍贵到和宗门修行秘籍并列的地步了?

    朱老先生眯起眼睛——这大概是老人家的习惯,慢条斯理地道:“本身的价值没这么高,可却是行左道、走捷径,年轻人看了,未必能把持得住,暂时束之高阁,没有比二十七层更安全的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一点儿都不奇怪朱老先生的话,作为两幅红纱的主人,他对上面以独特花纹记录的法门有相当的认识,并且也赞同老人的话。

    号称“无物不破”的诛神刺,这种需要几十上百年时间温养、培育的绝世“暗器”,平常几百年都未必能见得一回,可若是它能够在短短数月、甚至数日的时间内制作出来,像牛毛一样满天乱飞,那场面想想都让人觉得心头发冷。

    偏偏余慈手中两幅红纱上,讲的就是这种玩意儿!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囧了,迟了半小时,顿首,掩面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