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 名声

    “这位师兄,请问棋枰峰该怎么走?”

    “从这里向右,先到灵霄阁,再转向正北,过去彩虹桥,再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,彩虹桥是哪个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花了将近半刻钟时间,余慈终于弄清了整条路线,千恩万谢之后,便向右边的岔路口走过去。类似的情形,在前面十几天的时间里多次上演,依然没有长进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不怪余慈不用心,实在是离尘宗山门太过庞大、太过复杂,在山门之内,有超过三百座用途不同的浮空山峰,彼此相距都超过数十里,中间虽然常以虹桥相连,但随着山门禁法的变化,这些虹桥也在不停地调整位置,对一个刚到山门半个月的人来说,想把这成百上千条时刻变化的路线记在脑中,实在太困难了些。

    现在余慈已经明白了,没有还丹的修为,没有驭器飞行的本事,在离尘宗山门堪称寸步难行,他已经向止心观发了求援信,想要暂借宝光的鬼纱云,也许速度慢了点儿,却能够直来直去,省了许多力气。

    但在鬼纱云送来之前,余慈还是要撑过这段时间。

    其实,虽说暂不能高蹈流云,驭剑飞空,走在山间小路上,也别有一番滋味。

    余慈正走过灵霄阁。

    从万法精舍下来,到这灵霄阁,约有七十里路,就是从实证部到了学理部的地界,这里是山门最大的书馆之一,据说内有藏书上亿册,浩繁如海。余慈还没来得及入内一观,却见书馆之外,山路上、绿树下、亭台中,处处有人手持经卷,或沉思,或吟哦,偶尔还有人虚空比划,自有灵光溢散,充斥于大气之中,总体来说,又是幽静安详。

    余慈在心情是相当不错,必须要说,现在的离尘宗山门正是一年中最轻松的时候,宗门步虚以上的修士大部分都前往九天外域修行,由于失了管束,这也是山门中的低辈弟子最活跃的时候,每天都发生一些有趣的事——如果你能够融入其中的话。

    此刻在棋枰峰上,就有学理部举行了一场阐发玄理的清谈法会,除了学理部外,道德部、戒律部、实证部都有人参加,余慈就是去看热闹的。

    已经走过了灵霄阁,余慈正找彩虹桥的位置,后面却有两个人快步上来,同时从背后叫住他:“前面可是丁舍黄字房的余慈余师弟吗?”

    余慈讶然止步,回眸道:“二位师兄是……”

    那二人交换了个眼色,其中一个修士开了口:“我二人在丙舍宙字房,我是戈辉,这位是聂宗聂师兄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皮肤微黑,眉目间颇显精明。开口一说,便让余慈知道,他也是实证部的。

    实证部大概是离尘四部中,最重视等阶差异的了。余慈在山门这半个来月的功夫,便感觉到实证部的修士总有一种将所有法门、境界全部分层和量化的习惯,不只是在修行上,就是在生活的方方面面,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余慈住在实证部的万法精舍,精舍便分为甲乙丙丁四类,其中每一类又分天地玄黄、宇宙洪荒八级,山门后进、还有余慈这样到山上进修来的外室弟子,便是住的丁舍,而修为初有成就的四代弟子便住丙舍,甲舍和乙舍则是步虚以上修为的仙长所居,还有一些资质特别优秀、修为特别突出的四代弟子,如实证部的领军人物周钰师兄、黎洪师兄等,都住在那里。

    如此分布,各自地位堪称一目了然,连余慈这刚来没多久的生手都能推断出,这两位师兄,修为应该也在通神上阶,临近突破还丹的水准,比他略高,但没有本质上的差异。

    戈辉和聂宗也还比较客气,聂宗虽然不太爱说话,还是给了余慈一个和善的招呼,戈辉则是一直在笑:“余师弟这是往哪儿去?”

    余慈便说是去棋枰峰,戈辉立时恍然:“原来余师弟也对玄理清谈感兴趣,今日棋枰峰上是以‘阴阳’为题,余师弟对这个有研究?”

    “只是想听各位师兄的高论吧。”

    余慈觉得戈辉的态度有些奇怪,也不想再和他绕圈儿,便道:“两位师兄唤住小弟,不知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不敢,其实是有一事相求。”

    戈辉和聂宗对视一眼,还是由前者道:“前日有一位同门,名叫董集的,不慎犯了门规,被锁拿到忘语峰面壁,这本也没什么,可中间存了误会,原本应该是三个月的刑期,竟给延长到一年,而四个月后,就是三年一度的‘剑园’盛会,这是万万耽搁不得的……”

    戈辉说话很有条理,不长时间就把事情说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所谓“剑园”盛会,是对离尘宗考验宗门弟子的“三年大考”中的一项,也是增进修为的良机,余慈对其详细流程还不怎么清楚,却也知道这次盛会确实是非同小可。宗门内几乎所有精修剑道的修士,都不会错过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戈辉和聂宗显然是要参加此次大考的,那董集其实是二人的搭档,三人修为相若,默契极好,同修一种“三极分光剑阵”,三人联手,足堪与还丹修士相抗。这也是他们相约参加大考的最大依仗,偏在此时董集被勒令面壁,对三人组合的打击是致命的,所以戈辉和聂宗找过来……

    余慈大概了解了,不只是这三人组的遭遇,就连戈、聂二人的想法,他也知道七七八八,所以,他不免露出苦笑,果然,戈辉接下来就说:

    “听说师弟和戒律部梦师妹相熟,不知可否为我等缓颊?我们当有重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戈辉将价码开出来,余慈已开口打断了他的话:“戈师兄,且不说我和梦师姐交情如何,且试想,接人情的梦师姐,还是梦师姐吗?”

    这话余慈说得当真是流利之极,说完,不等戈、聂二人回神,他就说一声“告辞”,转身便走,那二人也没有再追上来。

    直到快步走上彩虹桥,临渊步云,身悬虚空之后,余慈才长出口气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把前面那番话说得如此流利,只因为这半个月里,类似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。

    始作俑者正是李佑那个家伙,余慈在万法精舍住下没几天,那厮便找上门来,说是不小心犯了戒律,怕是要“挨板子”,让余慈帮忙和梦微说项。其实那件事确实是可有可无,余慈随口提了一句,梦微也没有再和李佑计较。

    这事儿本来极是寻常,但不知是李佑嘴巴大还是别的什么缘故,竟把这事儿说了出去,传着传着就夸大了许多,现在便有很多人传言,万法精舍中住进来一个外室弟子,竟然能从一贯铁面无私的梦师姐手中保下人来,二人关系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事情一下子就复杂了,像是戈辉、聂宗这样的,已经是十天以来的第三拨,其实犯了戒律还敢来找人情的,大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,除了这回戈、聂二人之外有点儿来真的之外,其他两个未必报着多大的希望。好奇的、凑热闹的心思怕是要更多些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些人,才让传言变得越来越荒唐——当然,在梦微多年来严肃端正的积威之下,这些传言再荒唐也有个度,至于人们心中怎么想的,就真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因为此事,再加上绝壁城那档子事儿,余慈在山门中倒也薄有名声。据李佑讲:山门弟子,尤其是实证部的修士,未必会人人认得他,可是提起他的名字,十个倒有六七个“有所耳闻”。

    摇着头,余慈走上棋枰峰。此峰顶部平坦,以仙人据此峰手谈而著名,是学理部修士平日讲经论道的所在。此时峰上已有百余人,或立或站,分布在各处,而在峰上唯一的人工建筑“烂柯亭”上,则有两人各据一方,引经据典,高谈阔论,成为各人目注的中心。

    余慈寻了一个不起眼的地方坐下,亭中辩论的二人中气充沛,吐字清晰,遍及方圆数亩的峰顶,也不怕听不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坐下来不久,余慈就发现,他今日来棋枰峰的决定,略有点儿自不量力了些。倒不是说别的,而是说亭中辩论的两人,均是修行理论功底扎实,又有新义阐发的人物,他们辩论的“阴阳”之道,对余慈这个从未接受过正统修行教育的人而言,实在颇有些艰深。

    余慈听了一会儿,最大的收获,也只能从二人只言片语中,找到一点儿何清传授的“归虚参合法”以及“大梦阴阳法”的影子,但要从中“有所得”,还差得远。

    暗叹口气,余慈已知道问题所在,也就不在这里浪费时间,正准备起身离开,心中忽一动,一回头就见到烂柯亭外旁听者中,有人正将目光投射过来。

    二人目光一触,余慈便是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此白袍束冠,身姿挺拔,极有清俊之势。但左边脸颊却有三道细长的疤痕,平行着从鬓角延伸至鼻翼,大损其俊逸面容,但仔细看,又凭添彪悍之风,有一种白面小生绝难拥有的沉雄风度。

    余慈认得他,这人正是实证部四代弟子首席,周钰大师兄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补昨天的,今晚还有一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