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五十二章 赠礼

    “余师弟果然在此,还有诸位师兄、师弟。”

    小舟便停在黎道士驾驭的剑光之前,梦微玄服道冠,手持拂尘,肌肤似雪,简朴中自有清媚之气,只不过,在她轻轻躬身,以最端正的姿态向众人施礼的时候,谁也不会想到别的地方去,一个个都慌忙回礼,一个比一个做得标准,便连有一段距离的战传义都不例外。

    余慈知道梦微必然是专门来接自己的,他心中感觉也如之前对李佑那般,温温的极是舒服,在还礼之后,便咧嘴笑道:“梦师姐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梦微清澈的目光在他脸上停驻一会儿,方展颜笑道:“师弟能到山门来修行,我也是为你高兴呢。又想到师弟尚不能驭器飞行,就操此浮云舟来,打算接师弟一程,却不想黎师兄等已是先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先到一步。”

    黎道士当真是个能掰扯的人,此时仍然能够嘻嘻哈哈地道:“结交同门,助人为乐,正是我辈应做之事,哪能回回落在梦师妹后面?不过既然梦师妹也来了,咱们就一道儿走罢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亮开嗓子叫道:“喂,老战,站那么远干嘛?走了!”

    战传义默不作声,却是听话地飞了回来,大概是对梦微有些忌惮,脸上则不免有些讪讪。这一下,余慈等人之间的气氛便有些尴尬,黎道士则没心没肺地叫道:“走走走,再晚些,通天河上的雾流兽怕是要成灾了!”

    梦微莞尔一笑,又向余慈温声道:“师弟还要乘黎师兄的燕泽剑吗?”

    余慈心中微动,视线在女修脸上转了一圈,摇头道:“黎师兄带了我这么久,想必也是累了。梦师姐,你这浮云舟,也是要自己驭使吗?”

    “机关巧器而已,并不费力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是坐船吧。”

    这选择当然没人有异议,便是有,也不会当面说出来。于是,余慈很是谢了一番黎道士的“热心”,随后转移到浮云舟上。

    正如梦微歌辞中所唱,二人座下横渡云海的载具,确实只是一叶扁舟,通体狭长,两个人坐下倒是正好。小舟自有符阵驱动,浮游于云气之上,单桨拨动,便能飞滑如箭,与其说是击水,不如说是飞行。

    当下以浮云舟为中心,这拨人汇聚在一处,又溯流而上。

    人一多,不自觉就要分出些小团体,初时有黎道士这个操控气氛的高手在,一些话题都是大伙儿一块参与,还不明显,但人们哪有那么多共同话题可讲,慢慢地便是各找各的,变成两到三人一组,当然绝大多数时间还是闷头赶路。

    余慈和梦微都在浮云舟上,倒是不愁没有话题好讲。当然大部分时候都是梦微说,余慈听。梦微重点是为他介绍了一下山门内的需要注意的事项,比刚刚黎道士插科打诨时所讲要有条理得多。

    尤其是介绍到宗门内,尤其是实证部内一些人际关系时,余慈便明白,梦微驾舟而来,绝不是临时起意来接他,而是和李佑一样的打算,只不过更内敛一些罢了。

    此时梦微正轻声解释她装作没看到战传义等人行径的理由:“战师兄他们做的是有些过份,但你刚入山门,正是专心致志,精修苦炼的时候,最好不要和这一派激化矛盾,以至难以做人……战师兄、图家兄弟也罢了,周钰周师兄,却是实证部四代弟子中的第一人,威望甚高,他对你在绝壁城所为甚是不满,你今后三年,住在万法精舍,总要有所准备,不可与同门失了和睦。”

    万法精舍正是实证部的大本营。因为余慈是由何清考评并推荐的,而何清又属于实证部,所以,他必然也要住在那儿,梦微的担心绝非没有道理,而她今日所说所做,与她平日论事论理的严正态度颇有不同,也是出于缓和矛盾的打算。

    余慈自然明白她的心意,郑重应了,忽听梦微道:“其实,便是我,对你在绝壁城的所作所为也是不怎么认可的。还有何师叔……

    说到此处,她摇了摇头,没有再说下去,但想来也是指与血僧屠灵一战时,死伤十余万的那件惨事。看起来,离尘宗山门对这件事也有争议,余慈沉默不语,过了一会儿,梦微轻声道:

    “我亦深知,山上山下情况不同,师弟你处境也远比我等险峻。然而万物不同而道本同,诸事纷杂而律如一,区分的只是难易而已。只望师弟有迎难而上的勇气,毁家灭门,一时之快,徒惹心魔罢了。”

    不管梦微说的合不合余慈的心意,总是为他好,余慈便点头应道:“是,谢师姐指点。”

    虽然是谢过,但是余慈还是不希望对个话题持续下去,所以致谢之后,他便主动改变话题:“梦师姐,你的伤势可大好了?”

    其实余慈在这问出这个问题之前,心中已经有了答案,见面以来,梦微的言行举止虽然从容,可两颊并无血色,周身气机也比不上黎道士、李佑等人那般圆转无碍,伤势未愈那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果然,梦微摇头道:“仍需要慢慢调养。”

    诛神刺造成的伤害确实不容易消除,余慈深知梦微的病因,而他这回到山门来,身上有件东西倒是与此相关。

    他环目一扫,周围的人多了些,但这件事也没有必要瞒着,稍一沉吟,他便开口道:“梦师姐,这回从山下来,我倒是有件礼物给你,不知你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一言既出,分布在方圆半里范围内的李佑等人都是愕然回头,眼看着余慈从他的储物指环中取出一件东西。这一刻,余慈忽然觉得被上像是着了火,不知道是谁的眼神如此凌厉。

    对面的梦微也很惊讶,也不看余慈拿出的物件,哑然笑道:“你我同门,何必讲这些俗礼?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特意准备,是觉得这件东西特别适合梦师姐你,便拿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说着,手上轻轻一抖,那物件儿似乎化成了一朵红色的云烟,铺展开来。

    此时他背上的目光更凌厉,同时他甚至听到黎道士对李佑讲:“这位余师弟,胆子从来都是这么大吗?”

    且不管这让人啼笑皆非的言语,余慈抖开了手中的轻纱,等着梦微的回复。梦微则深深地看他一眼,在周围诸修士的注目之下,伸手接过,那一刻,余慈分明听到了有人深深吸气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现在能用平常心来对待这件事的,恐怕也只有小舟上的两人了。梦微的心思一直非常净澈,尤其是持纱在手中后,她更是发现了这幅红纱的异处。

    这幅红纱长约五尺,宽三尺,不知道是用什么样的蚕丝织就,入手轻若无物,映着天光,便有非常眩目的红光闪耀。梦微一眼便看出,这幅红纱已经被人用天罡地煞之法祭炼了六层左右,已经算得上是一件法器了。

    还有,这幅轻纱看起来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“此物乃是我从一个恶人手中得来,原本是被他祭炼为一件邪器,后来/经由四明宗的甘师叔返本归源,露出其本来面目,再经我祭炼了几层,忽地现出一桩异处。”

    余慈侃侃而谈,同时伸手指着红纱上氤氲的光芒,“师姐你看这些纹路……”

    经他指点,梦微很快就发现红纱映出纹路的分布规律,再看几眼,她心头一颤:“余师弟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笑着拱手:“还请梦师姐笑纳。”

    梦微明眸清光驻留在他脸上,半晌,却是摇头。余慈方一愕,便听她道:

    “暂借几日,待我抄录之后,必然归还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端正身姿,向余慈郑重施礼,周围黎道士等人自然又是瞠目。

    “阿哥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图日飞喃喃询问,可他的孪生哥哥也没有什么话好讲,两兄弟心里同时存了一个念头:“还好刚刚没把人得罪死了,否则以后在梦师姐面前,如何却得开颜面?”

    两兄弟朝旁边瞥了一眼,只见一直是咬牙切齿的战传义,现在也有些发怔:

    这人和梦微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便在众人心中困惑之时,通天大河又一拐,眼前明光大放,离尘宗山门终于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