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 清歌

    余慈对黎道士的立场看得是越来越明白。

    这个胖子初时看来是和他为难,后来又说是拿人“钱财”,现在更是涎着脸告密,一步步地走过来,已把一个看起来专门与他过不去的烦心事儿,搅成了一锅粥,纯粹就是个玩笑闹剧的模样,控制场面的能力当真是让人佩服。想来这位在山门中的地位应该很不简单吧。

    那边打得再热闹,余慈等人立于云海之上,也是比较醒目的,没多久,便被那边给发现了,当下剑光一分,往这边飞射。

    剑光未及,李佑哈哈的笑声已先到了:“余师弟,大喜啊!”

    一别数月,李佑瘦了许多,圆脸都变尖了,脸上胡子拉碴,精神却是极好,尤其是双目中电光流动,有一股冲盈之气搅乱周围的大气流动,偏偏自家气机浑然一体,给人以极大的压力。但他的笑容还是没变,两个嘴角翘起来的时候,尤其显得活泼:

    “以余师弟的能力,到山门中修行才是相得益彰,胜过在山下为那些俗事烦心。这回到了山门,不走了吧?”

    “宗门给我三年山门修行的期限。”余慈据实回答。

    李佑重重拍他的肩,笑道:“咱有这三年,就能有三十年、三百年,没必要担心时间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他对余慈还真有信心,这里应该有一部分是为余慈在众人面前撑面子,余慈心知肚明,也非常感激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么说话,注定有人不爱听,图家兄弟刚刚让余慈给绕晕了,这回没有表示,可后还是有人跟进,非常响亮的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李佑知道是谁,也不回头,哈哈笑道:“师弟万万不可妄自菲薄,外室弟子也没什么,总比某些拿善功去为难刚入门的师弟的家伙强些!”

    余慈顺他话中所指,看向后面那位。

    此人黎道士和李佑都叫他“老战”,图家兄弟则叫他“战师兄”,其实他全名是叫战传义,也是实证部四代弟子中响当当的人物。个子不高,却处处透着精悍的味道,脸面上给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嘴巴颇为阔大,就是现在紧紧抿着,颜色阴沉,一副乌云罩顶的模样。

    余慈刚入山门,不愿结仇,当然也不会把脸凑过去给人扇,对上此人,只是点头而已。战传义则是扫他一眼之后,沉着脸和黎道士以及图家兄弟打招呼。

    这四人碰在一起,除了在里面搅混水的黎道人,其他三个都是颇为尴尬的。尤其是战传义,此时是有苦说不出。他并没有像李佑所说,下作到专门与一个外室弟子为难的地步,只是他向来以周师兄的第一心腹自居,而周师兄明显对余慈灭掉白日府满门的手笔不满,如此,战传义当然想办法附合周师兄的心意。

    原本他是想亲自出手,打掉余慈的锐气,偏偏今天有个重要功课落不下,他本人也没有真正重视起来,就随意放出个善功消息,想着半开玩笑,就把这事儿给办了。

    他却没想到,在实证部里除他之外,还有图家兄弟也掺在其中,且更荒唐的是,便连周师兄都要敬让几分的黎洪跳出来,一下子抢了这件事过去。如此,事情便闹大了,终于走漏了风声,惹得刚出关的李佑杀出来,当场翻脸,将他一通好赶。

    到如今,他是大失脸面,想再保持平常心,也太难为他了。既成骑虎难下之势,也只好将这个反面角色做到底,自然不会给余慈好脸色。

    况且他也确实不信,区区一个外室弟子,能在山门呆得长久。

    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下,战传义和几个人谈了两句,便说要完成今天的功课,绷着脸告辞,这时谁也不好去挽留他。

    看着战传义的剑光远去,李佑皱了皱眉头,旋又露出笑脸:“前段时间我闭关,师弟你到山门的消息恐怕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,既然知道了,就要好好庆祝一回……”

    在李佑话中,一行人也沿站“通天河”的路线,往山门方向去。除了余慈之外,另外四人都是识途老马,对沿路上诸般景致都熟,尤其是黎道士和李佑,一个控制场面轻车熟路,时时妙语如珠;另一个则是活泼爱笑,全没架子,两个还丹修士都这样了,慢慢的图家兄弟也投入进来,虽暂时还抹不开来和余慈谈笑风生,但偶尔也会插上两句,气氛正慢慢地缓和。

    一路说笑,速度比之前还要慢一些,不过一刻钟之后,余慈还是看到了落雪瀑。

    那是从九天而上垂落下来的云烟,风吹即逝的烟气汇集如瀑,以浩荡之姿俯冲下千丈高空,与脚下云海相激,崩散的云絮真如飞雪一般,映着天光,映射出眩目的色彩,那壮丽的烟幕之后,似乎已是另一个世界,

    离得近了,余慈发现,垂流的云烟带着颇重的寒意,或许正是因为许此,冷结的烟气才会形成这般美景吧。至于黎道士和李佑的解释是:形成这云烟飞爆,完全是护山大阵的禁法/功效,从此往上,由护山大阵汇集的元气浓度已经超出正常环境的十倍以上,以高就下,才会形成如此胜景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他们说,和余慈共享视角的“小家伙”已经溯流而上,先一步飞上落雪瀑,在那充溢着生机的虚空中欢快狂舞。

    “确是仙境无疑!”

    余慈闭上眼睛,深深吸了一口气,极至精纯的天地元气像是精心调适好的温水,从头顶灌下,滋养全身,一时间他甚至舒服得呻吟起来。

    黎道士和李佑相视一笑,由前者道:“往前走吧,前面风景才真叫好。”

    余慈依言前行,很快他就知道,这里已经不是相对单调的素白云海,而是真真正正的生机盎然之地。这里滔滔云气汇聚成河,在天空中穿行,“两岸”则以姿态各异的峰峦点缀亮色。细看去,那些山峦竟是虚悬在半空中的,有些中间还以虹桥相接,若运用目力,在九天外的缥缈云气中,甚至寻到亭台楼阁的影子。

    正因为如此,这片空间一下子就给扩展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,甚至已经模糊了上下左右的概念,“通天河”便在这样的天地间“流淌”,在远近高下的对比中,极尽曲折变幻,一时纤细如丝,一时雄阔如海,让人忍不住就想投身其间,真正去体会其间的玄妙动人之处。

    正感叹于此地胜景,忽听图家兄弟齐齐惊咦一声:“战师兄?”

    在靠着通天河畔的一处浮空山上,立着的人影不是刚刚先走一步的战传义又是谁来?

    战传义也知道他们跟上来,回头看了眼,似乎皱起眉头,但最终没有再躲开,而是又伸长颈子,往远方眺望。

    “谁在那里?”

    李佑好奇地询问,暂时没人能回答。不过紧接着,人们耳畔便有一缕清音潺潺流入。

    一开始余慈不知道声音的来路,只觉得好听,不自觉用了心思,这才发现,这不是云海空山自成的天籁,而是有人长吟清歌,由远而近。

    “际天云海无涯,径从一叶舟中渡。天容海色,浪平风稳,何尝有飓。鳞甲千山,笙镛群籁,了无遮护。笑读君佳阕,追寻往事,须信道、忘来去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循声远眺,待辨出曲辞,也终于看到,在通天河上,竟当真浮着一叶扁舟,单人独桨,似顺流而下,舟上人影清歌悦耳悦心,似恣意,偏又别有一番沉静韵致。

    “那是,那是……”余慈尽放眼去,虽还是模糊,却觉得来人身影颇为熟悉,一个名字到嘴边,就是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梦师姐!”还是图家兄弟心意相合,一齐叫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梦师姐?”

    那位端方沉静的女修,也会清歌泛舟,优游卒岁么?

    余慈愕然回眸,只见身边一干人等都是莫名其妙。见他目光,黎道士倒是第一个回神,咧嘴笑道:“难得听梦师妹歌辞唱曲,今天也算一饱耳福……话说回来,她今天心情很好呀。”

    李佑和图家兄弟都是嗯嗯连声,大有同感。

    此时,轻舟已越发地近了,余慈看着舟上那越发清晰的身影,心有所感,往侧面一瞧,果然见那战传义肢体语言分明是有些紧张,刚有一个模糊的判断,轻舟已直下七八里路,眼看便到近前。

    此时,舟上女修站起,遥遥朝这边笑问道:“余师弟可在?”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扭头,除了余慈。

    此时他就站在人们视线焦点处,一时哑然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白天利用不上,晚上就不给力啊。这时间,俺是无语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