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 途中

    “屁的师兄,这种玩笑也开得出来!”

    胖道士笑骂一声,倒是缓解了气氛。此时,两个雾气人影已经凝结完毕,飘悠悠的飞过来,胖道士却是伸手一指,摆起了架子训斥道:“开玩笑可以,过份了可不行,你们引来那个雾流兽是吓唬谁来的?是余师弟,还是俺老黎?莫要害得俺吃挂落!”

    他随后便给余慈介绍道:“实证部的图家兄弟,是对孪生子,也是宗门新锐,你们的年纪倒是差不多,借这个机会认识认识,以后想必也谈得来。”

    余慈还没说话,云雾中两人就是齐齐一哼,不满的意味儿毫不掩饰。余慈倒是奇怪了,他连山门都没踏进去,又是怎么得罪了这两个素昧平生的宗门入室弟子?还有胖道士,刚刚引他“抄近路”的时候,还有眼下“训斥”图家兄弟的时候,他又都是站在什么立场上?

    见气氛又僵硬下来,黎道士便有些不满,依旧训斥图家兄弟:“你们两个差不多点啊,绝壁城那边的性质早就定下来了,有异议找谢师伯,要不去找邢师祖也成,拿余师弟撒什么气?”

    黎道士平时在宗门中应该是有些地位的,图家兄弟便有点儿怯,有一人便嘟哝道:“谁想给白日府翻案来着?”

    另一人紧接着便道:“灭人满门的事儿又怎么算?”

    黎道士闻言摇头,又瞥了余慈一眼,方道:“说到底,还是是为了小匡的事儿嘛。说起你们的年龄还要大一些,真要有疑问,和余师弟面谈嘛,暗里使坏算个什么事儿……咦,等等,宗门布栏上那个善功消息,就是要俺逗余师弟玩儿的那个,不是你们搞出来的吧?娘的,俺岂不是成了你们的共犯?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他终于发现自己说漏了嘴,尴尬地摸摸脑袋,朝余慈一笑:“老弟莫怪,难得山上有这样的轻松买卖,俺也是一时没忍住,回头那些善功,咱们对半儿分?”

    余慈笑了起来,现在他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。

    图家兄弟的目的且不说,黎道士的语言艺术着实是可圈可点,而行事的风格更是圆滑。这么一说,余慈就明白了,山上应该是有人,像是图家兄弟这样的,对他在绝壁城辣手毁掉白日府的举动表示了不满,而其中的矛盾点就在“小匡”——应该是匡言启的身上。

    看起来,当初匡言启在山门中很会做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至于黎道士,余慈认为这家伙应该是比较中立的那一派的,虽然接了一个整他的差事儿,可当发现图氏兄弟的图谋和他有冲突之后,立刻坦白,明显有着分寸,而且还透出善意。

    又或者,他明知道会发生这种事,专门前来凑这份儿热闹?

    余慈体会着黎道士的态度,却是朝着图家兄弟的雾气人影点点头,态度不冷不热,只是平淡地道:“白日府存亡,由其自取,我一人何能杀其数百口……另外,白日府覆灭之日,匡言启不知所踪。”

    图家兄弟的雾气人影显出面面相觑的样子,显然余慈的回答大出他们的意料。半晌,终于不知图家老大还是老二说了一句:

    “这话你对周师兄说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周师兄?”

    余慈瞥了黎道士一眼,胖道士则是对图家兄弟咧开嘴笑:“周师兄乃是实证部首席,也是咱们这些师弟的表率,自然是理解宗门决议的。好了好了,不打不相识,大伙儿认识一下哈。”

    他指着前方雾气人影,扭头对余慈道:“图日伦、图日飞,宗门里都叫他们大图、小图的,二十八岁便能出窍神游千里的,宗门里也没几个,和师弟你一样,都是前途无量的年轻人哪。

    “大图、小图,余师弟你们是见过了。修为未必比你们强到哪里去,可是为人处事你们可要好好学学……啧,先别说这些了,那头雾流兽不依不饶的,先出去这里再说!”

    说罢,他已催动剑气,携着余慈猛地向上拔升。图家兄弟对视一眼,都还是不服气,但要说就这么离开,也实在不礼貌,迟疑了下,还是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胖道士全力驭剑之下,没持续太长时间,余慈眼前又是一亮,剑气已经破开云层,飞到上面去,眼前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刚才山间玉带,只算是江流峡谷,险急而难说阔大。此刻余慈眼前所在,却是真真正正的滔滔云海,一眼望去,漫无边际,远近偏又点缀着隐隐奇峰,在轻纱似的云雾之中,若隐若现,余慈眼尖,甚至看到了上面飞舞的色彩斑澜的鸟儿。

    “真是人间仙境……”

    赞语一出,余慈又笑了起来,仙境仿佛,但“人间”的话,可真不是了。旁边胖道士笑呵呵地没有说话,后面跟上来的图家兄弟则又是齐齐一哼:

    “落雪瀑未过,算什么仙境!”

    他们兄弟修炼的是宗门秘传的“心血灵犀”之法,心意相通,气机相连,有此一说并不奇怪,反倒是把余慈的好奇心给挑了起来,他便笑着问道:

    “那二位师兄给我讲讲,落雪瀑是什么所在?”

    大图小图又是面面相觑。黎道士说得不错,修为方面不说,在为人处事上,余慈实在比在山上呆久了,心思单纯的图家兄弟强出太多。有黎道士在旁缓颊,余慈也不怕气氛给弄僵了,笑吟吟地逗大图小图说话,那两人已有些招架不来。

    余慈倒是趁此机会了解了到山门途中的一些地理情况。

    按照黎道士等人的说法,这段长一千两百里的“通天河”,其实就是离尘宗在数万年时间里,一点点布置起来的强大的护山法阵。这法阵有个名目,叫做“通天九曲”,象征护山法阵的九个层次,每进一层,其防护力量都要强出一倍,也托举起灵脉地气,使山门稳稳屹立于万丈虚空之中,接引天地精华,成就一个修行圣地。

    这才是大宗门的大手笔,若不是亲到此间来,余慈又怎能体会其中的神通手段?

    “那落雪瀑,就是通天九曲的第一曲,从那里逆流而上,才是真正的仙家胜景,保管师弟大饱眼福……咦?”

    黎道士正说着,胖脸上却是一怔,稍迟,余慈和图家兄弟也有所感应,一抬头,便看到远方天空尽头,有两道剑光你追我赶,彼此交击,观其飞动之姿,毫无疑问都是强手,剑气彼此轰击造成的气爆,掀起狂飙,翻动云海。

    这里倒是热闹。

    剑光分明是往这儿飞的,余慈又瞥了黎道士一眼,他现在已经发现了,有什么问题,请教这笑容可亲的胖道士,十有八九都能获得满意的回答。

    可这回,黎道士还没出声,图家兄弟已经叫了起来:

    “战师兄,还有……李师兄,他出关了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那边已有人高声叫道:“老战你休走,把话给我说清楚了,人家余师弟是怎么招惹你们了,不依不饶的,还有脸皮没!”

    声音轰然传至,余慈一愣的时候,黎道士和图家兄弟都看过来。余慈终于醒悟,胸口一热:“是李佑师兄!”

    黎道士摇头晃脑:“阿佑这回闭关,终于是定鼎枢机,成就还丹。四十岁之前能走到这一步的,俺们这一辈儿,加上他,也只有十人而已,了不起啊!至于老战,嗨,事发了吧,还有你们哥俩儿……回去周师兄必然是要训斥的!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他是对图家兄弟讲的,亏得两兄弟是以雾气凝成身形,见不到脸红。随后胖道士又压低了声音,凑在余慈耳边道:“既然事发了,俺也就做个恶人……余师弟,俺接的善功消息,就是老战发布的,还在栏上遮遮掩掩,把俺瞒过,你可不要怨俺才好。”

    余慈拱手道:“岂敢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忍不住笑起来,未入山门,便有这等事情,真是有趣儿的很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丢人了……更新时间反而又往后推了,明天要发力啊啊啊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