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河上

    “黎师兄?”

    余慈早有猜测,闻言也不怎么惊讶,笑着上前叙礼。

    稍交谈几句,便得知这位矮胖可亲的师兄乃是实证部四代弟子,入门已有七十余年,还是他认识的李佑的师兄。

    胖道士总是未语先笑,为人也海派,通了姓名后,便不见外地拍余慈的肩膀,只是他比余慈矮了一个头,动作做起来就有些滑稽:

    “余师弟很了不起啊,绝壁城那边的事,可是把宗门祖师都惊动了。宗门三千弟子,能让老祖宗记住名字的,也就是百来个吧。外室弟子,啧,余师弟你是头一个!”

    说着,胖道士便伸出大拇指,余慈见了便笑。接触这段时间,他知道胖道士说话还是夸张的居多,并没当真。再客套两句,余慈便问起“通天河”的由来。

    他半月前接到宗门法旨,里面对他在洞悉血僧屠灵阴谋,击杀罪魁祸首一事上的成绩颇多赞赏,并要他接到法旨后,即刻前来离尘宗山门,另有安排。余慈不敢耽搁,立刻动身,中间顺路回了趟止心观,问清路径,又一路向东北而来。直到登上这座高不过千丈的妙清山。

    按照于舟老道的指引,妙清山顶有“飞云渡”,由此可接通天河,再延河而上千余里,方是离尘宗山门所在。可余慈登顶之后,只看到千山叠翠,中间或有山涧流泉,但要说“绵延百里的大河”,却是全无踪影。

    胖道士一点儿都不奇怪余慈会提出这个问题,他笑眯眯地道:“既然称为‘通天河’,当然要通到天上去。人间河流水系,如何能称得上‘天河’?”

    他话里不免带上一些傲气之气,粗长的手指绕点群山,又拍了拍身后巨石:“你看这‘飞云渡’,虽是背依虚空,然而等山岚涌上,汇为云海,便可遍连诸峰,如环玉带,吾等驭剑乘风,高蹈于群山之间,岂不就是逐流奔浪,操舟如箭?”

    余慈环目四顾,此刻艳阳高照,云气不显,只有清新绿意铺满山岭,但依稀也能想见云海中峰峦如岛,雾浪翻涌的模样。

    胖道士在旁边道:“要看通天河的胜景,还要等上一段时间,不如由我携了师弟,先赶上一段路程,遇上山间云流聚拢,那时再看不迟。”

    余慈自然不会拒绝,道一声:“有劳黎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。”

    胖道士嘻嘻哈哈的,肥厚的手掌摆了摆,“嗡”声一响,他和余慈附近便涨开一团色泽纯白的剑光,余慈也是使剑的行家,见此便知道,胖道士驭剑的水准不说,其剑光中应该是掺了一件特殊的法器,剑光失了纯粹,但却别有功效。

    果然胖道士笑对他讲:“俺这柄燕泽剑,里边儿炼入了一件‘白云障’,旁的效用没有,载重倒是比旁人的多一些,来来来,咱们也不要耽搁了,从这里到山门还有一千两百里路,顺利的话也要两个多时辰,到了晚上,这通天河里可是不太平啊。”

    余慈闻言一笑,也不多说,走进胖道士排开的剑圈中。两人当即腾空而起,直投向“飞云渡”外,群山环绕的虚空中。

    同样是在山间,登山和绕山飞行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感觉,胖道士的剑光飞得又快又稳,余慈站在其中,飞过一个又一个山峰,群山美景接踵而来,旁边的胖道士随口为他解说,路途上过得颇不寂寞。

    一千两百里的路程说远不远,说近不近,一个还丹修士全力赶路,一个时辰能飞行八百多里,但带一个人难免受到影响,胖道士所说的二三个时辰还是很中肯的。可飞了约一刻钟,余慈便觉出有些异样,按胖道士所说,通天河是往上走得,他们二人驭剑飞行的路线应该也是向上,可是胖道士剑光虽快,却总是在群山之间绕来绕去,妙清山的美景看了个遍,飞行高度却还是在千丈上下,由不得余慈不生疑。

    此时胖道士忽然扭头,对她呲牙一笑,手指却是指向了山下:“看,云来了。”

    妙青山的云上来的真是很快,头顶的太阳似乎围了一层雾霾,山中温度降低,四面山谷中自有层层云气向上翻涌,不只如此,九天之上竟然也有云气垂流,很快云气连成一片,远方山峦一下子模糊起来。

    胖道士忽然止住了剑光,就这么立于虚空中,对余慈笑道:“这就是通天河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,只见云气缭绕山间,如一条茫茫玉带,穿山而过,又如峡谷湍流,风急浪涌,胖道士选的角度很好,从这边看去,这一条玉带似乎延伸向无尽的虚空之中,让人忍不住去想,这条“大河”的尽头究竟在何处。

    “走了!”

    胖道士一声呼啸,驭剑的速度陡然加快,劈开云浪,飞射如电。同时笑对余慈讲:“还是有点儿迟了,咱们要抄个近路,路上怕是要颠簸一些。”

    余慈对此只是一笑而已。

    剑光飞动极快,但在拔离山峰高度的瞬间,余慈的利眼还是看到,在距此最近的山峰上,也立了一块石碑,在他这个角度是看不到碑上写了什么,但是一直跟在他身边的“小家伙”,却能够发挥作用,共享其视角。

    只见那上面写的也是三个字:击云关!

    这回胖道士驭剑的方向明显是往上走了,而且角度极大,一下子就远离了妙清山的峰顶,此时天际云气垂流,远远看去便像是一排巨大的海浪,悬在高空,与山间云海相接。胖道士便是直冲着那垂流云气,一头撞了进去。

    视野倏地变窄,只有雾气飞动,在余慈眼前变幻形态。胖道士也不再说话,闷着头驭剑狂冲,只两三次加速,余慈便已经不辨东西,只知道剑光绝不是只飞一条直线,而是绕了不知多少个圈子,搅得外间云气激荡,声势不小。

    对此,余慈微瞑双目,运化神意,观察周围虚空的变化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他就发现,这位黎师兄,其实不是单纯驭剑,而是将剑光投入虚空中一股潜流之中,顺势发力,才使得剑光越来越快,这还真有点儿操舟行船的味道。

    同时他也没有忽略掉,在这道潜流周围,似乎还有别的气息……

    “嗥!”

    一声极高亢的嚎叫突兀地贯耳进来,余慈左侧,云雾翻滚,一个小山般的巨大身影直撞过来。

    胖道士的驭剑手段在此刻尽展无疑,纯白剑光如陀螺般连续滚动,险之又险地挨着那巨影抹过去。他与剑光合而为一,转上几十上百圈也无所谓,可余慈却享受不到这种待遇,一连串翻滚下来,莫说东南西北,便是上下也要迷糊了,但还是站得极稳。

    胖道士瞥他一眼,有些惊讶他的稳当,随后就笑眯眯地解释:“不要担心,这是雾流兽,本是在近两千丈的高空生活,但每当云气垂流,便顺流而下,进入通天河中。这些雾流兽大部分还是比较温顺的,有些凶暴点儿的,咱们跑快点儿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嘿地一声笑,也看向胖道士:“黎师兄,这就是从飞云渡和击云关登山门的差别吗?”

    胖道士闻言一怔,再看过来的时候,脸上的笑容便有些变化:“余师弟好眼力,其实这差别嘛……哎,别动手!”

    他的叫声还是慢了一步,余慈早在他神色变化之初,便擎出了希光剑,嗡嗡震荡中,已有两道剑芒飞动,瞬间化入侧方雾气之中。

    半山蜃楼的剑意,便是发端于雾气蜃影,性质同源,剑气迫出,便完美地与周围云雾合而为一,而且余慈还附带上了谢严教授的“剑意破邪妄”的法门,对一切阴神魂魄都有极强的杀伤!

    下一刻,余慈耳中便听到有人叫:“好辣手!”

    这声叫唤竟然是两人合声,语气音调没有任何差别,若非余慈早有计较,怕是还听不出来。与之同时,他感觉到,他发出的雾化剑气同时被人挡下、消融。当然,他也留了力。

    云雾中又有波荡,两团云气从中剥离出来,辗转变形,倏乎间已凝成了两个人影,一般高矮胖瘦,面目虽还模糊,但神态酷肖

    余慈照魂法眼早开,一眼就看出来,两团雾气凝结的人影,其核心处,正是极致精纯的阴神反应。

    “阴神出窍神游……”

    他喃喃说了一句,回头看向胖道士,咧嘴笑道:“这是哪两位师兄?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今天有事儿,更新迟了,不过以后的日子还是会尽力往前赶的,争取到每天上午,当然,需要一段时间调整……哦哦,新地图,新红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