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四十六章 长鞭

    宝镜垂落掀起的破空声,是短时间内,余慈耳朵里听到的唯一的声响。

    下一刻,盘结的青光挡在了压元杖惊人的威煞之前,余慈身子再一震,压元杖的强压及体,他全身上下不知有多少块的肌肉撕裂。这些都是暗伤,在全身剧震的一刹那,余慈的耳鼓便被震破,余波所及,连面皮都麻木了,有濡/湿的感觉顺着耳孔往下流。

    余慈是顾不得这些了,在他眼中,金光和青芒在碰撞的第一时间,就以最狂暴的姿态,荡开连续十多个光圈,向四面八方扩散。伴随着这波强光,余慈周身元气像是投进了一个无底洞,连声响儿都没听出来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几乎在瞬间,他就给抽空了,只有早早就和照神铜鉴勾连的阴神,还有着存在的感觉,却也是如风中之烛,随时都会熄灭。

    这是余慈第一次真正地主动催发照神铜鉴的噬魂之力,也在此瞬间,他就明白了,像要自如地操控宝镜,他现在还差得远,巨大的消耗就是一个几乎跨不过去的坎儿。

    但他也看到,在压元杖惊人的神通之前,照神铜鉴丝毫无损!

    这本在他的预料之中,像当日,在止心观外的山道上,照神铜鉴可是挡住了号称“无物不破”的诛神刺,而其最关键的功能也在此硬碰硬的冲击之后,无声开启。

    神魂层面,余慈的心神忽然被一股难以抗拒的牵引之力吸摄,直投向&“头上&“那片剧烈扭曲的区域,在此瞬间,余慈像是被飞速转动的车轮绞过,四分五裂的撕扯力量几乎一下子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他恨不能大声惨叫,所幸前几日几次有限的尝试让他有了一点儿准备,他没有被强袭而来的巨痛击垮,而是硬挺了过去,然后就是苦尽甘来,他的心神似乎一下子和那片扭曲的空间力量合而为一,无论是怎样的屈折扭动,都无法再对他造成伤害。

    这是阴神驭宝镜的高级状态,余慈知道,他暂时获得了照神铜鉴的深层控制权。

    肉体的疼痛转眼被隔绝,精神上的敏锐程度则十倍、二十倍的往上提升,从来没有像这一刻,余慈能够如此清楚地把握到二里之外,证严残魂的细微活动,他就像是一个娴熟的渔翁,只凭这钓竿丝线就能够了解水中鱼儿的游动状态。

    证严就是鱼饵,照神铜鉴就是钓竿,此刻“渔翁”发力,神魂层面,照神铜鉴形成的扭曲空间,像是决堤的洪水那样肆无忌惮地扩张地盘,又像是撒开了一张渔网,千丝万线交织在一起,当头罩下。

    神魂空间内一时间秩序大乱,双方“魂源”的色彩急剧变化,光线亦是忽明忽暗。表现在外,屠灵敏锐地发现了危险,他以丹珠真煞全力催发压元杖的威能,想在危险临头之前,将余慈灭杀。

    压元杖脱手而飞,半空中已洗脱了金光,现出本色。碧绿的颜色如水波般荡漾开来,和尚想用这种方式,破开照神铜鉴的防护,但他终究迟了一步。

    屠灵正以舍利丹珠为中枢,全力操控压元杖的变化,但有一股外力突然爆发,其全无先兆,却是勾拉住丹珠内部犹在垂死挣扎的证严残魂,突地一跳。这一下子,本来神魂元气相合相抱的结构竟是给抖得乱了!

    中枢乱,压元杖哪能不乱?成千上百的气机一下子走岔,水波一般的宝杖气芒当即偏转,虽已是越过了宝镜防护,却是落在余慈身外数丈,气芒落地,十丈方圆土层便给抹去了半尺多厚,新露出的土层便如烂泥一般,已被震得稀了。

    屠灵却根本顾不得那边,舍利丹珠跳动之际,他便脸色凝重,慢慢跌坐地上,臀部才一沾土,五官七窍已沁出血来。余慈未有一指加其身,然而牵动的丹珠气机,却是冷不丁地给了屠灵极大的伤害。这还仅仅是个开始!

    和尚勉力睁眼,透过流散的光芒,看到远方余慈的身形轮廓。那里,余慈也是软软坐倒,在他身前,青芒盘结如轮,旋转吞吐,像是一个立起的漩涡,十分灵异。屠灵看得清楚,那撬动自己舍利丹珠结构的力量,正是发自那上面,此刻竟然毫无衰弱的迹象。

    他是何等样人,吃了一个大亏,立刻就看出来,那件奇特的宝贝虽是凌厉非常,但其实只能作用于修士神魂,原本以舍利丹珠之圆融无疵,神魂元气混而为一,自成体系,对方是绝对找不到下手的机会的,偏偏他神魂中,有着一个绝不应存在的破绽:

    “证严徒儿,你很好!”

    久违的嗔怒砰地涨开,无名之火转眼烧遍全身,一时便连眼珠子都红了。屠灵知道这是他心神受创,引发心魔滋生,但知道是一回事儿,解决则是另一回事儿。他现在哪有时间去平复心神,说不得只有借此魔火,拼着两败俱伤,也要先将证严残魂灭杀了,断去那如轮青光传递法力的勾线,再图其他!

    “呼”地一声响,原本已是时涨时缩的舍利丹珠,一下子便着起了火。那火的正是乌黑颜色,裹着一颗圆珠上下翻滚,滋滋之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屠灵一旦下了狠心,证严残魂绝无相抗之力,转眼那缕残魂便给抹掉了大半,只有那些微的一点儿残余,带着无可洗却的憎恨怨毒,依附着那颗神意星芒,做最后的绝望抵抗。

    屠灵双目尽赤,不管精元损耗,一心催运魔火,正如他所料,随着证严残魂濒临衰竭,远方传递而来的力量确实有式微的迹象,那颗一直捉摸不到实体的星芒,终于承受不住,开始快速“闪烁”,随时都会熄灭,屠灵甚至还由此接触到了星芒的一些深层奥妙。

    “如此的‘种子’形式,似乎是北边……”

    以他广博见识,一道灵光足以照亮太多事了。他猛睁双目,那宝物的来历已经到了嘴边,偏在此时,他头皮一紧,再看前方虚空,正有一道灰绿光芒,似毒蛇一般,在当空蜿蜒游动,转眼已到了眼前。

    好长的鞭子!

    这一鞭正是余慈发难。他在原地未动,手挥处便有这灰绿之光甩击虚空,转眼就越过两里路去,鞭速之快,堪称见光不见影,且是无声无息,妖异至极。

    屠灵此时状态糟糕,但基本的反应还是有的,勉强发力,将身体平移了两尺,恰好让过光鞭正锋。可下一瞬间,“叮”声长鸣便在耳鼓敲响,初时清脆悦耳,随后却向上拔高,由悦耳至尖锐,再到近乎崩碎般的错杂噪声,瞬间席卷脑宫。

    和尚脑子里“轰”地一声响,正叫“糟糕”之时,已是魂魄离位,心志昏沉,仅有的那一线灵明,仍想着去控制高悬的舍利丹珠,可碰触到的,却是一个让人无力抗拒的漩涡。

    他在恍惚中移转目光,远方那涨缩的青光,在明暗交替间,已不是一团光,而是一头巨兽的轮廓,那怪物正张开血盆大口,抹消了两里的距离,将自家的舍利丹珠一口吞下!

    眼前一黑,屠灵神魂飘荡回转,真似在漩流中挣扎,仅有的那点儿灵明在飞速地消耗,只有无尽的疑惑和荒谬感满涨心口:

    “罗刹幻音……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两里外,余慈一声长啸,猛地站起身来。虽然刚刚强行催发那一鞭,已打穿了他的极限,以至损伤/精元,此时他两腿都在不可抑止地颤抖,但他现在却有激昂放任的理由。

    远方渐暗的山林中,屠灵和尚的身躯摔落,再无声息。身前照神铜鉴青光收敛,随即落地,低旋两圈之后,平拍在泥土上。

    更远处,剑光如虹,划破夜空,飞掠而来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熬夜发文果然是有恶性循环的,呃呃,鄙人能否再尝试下其他的时间段呢?红票啥的,大伙顺手点点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