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四十五章 胜机

    金光无所不至,一直扩散到两里开外,余慈所在的位置也没有幸免,余慈并没有徒劳地转移身形,而是直起身子,盯着那边翻滚的圆珠,轻声说话:

    “舍利丹珠?”

    伴着金光扩散出来气机与他身上的元气密切感应,特殊的压力带给他最正确的答案:毫无疑问,这颗圆滚滚的珠子正是堪与玄门金丹相提并论的释门舍利丹珠,从刚才那一刻起,和尚已经打破了通神到还丹的那一次屏障,实实在在地成了还丹修士。

    这就是早早做好准备的好处了,余慈一点儿都不觉得惊讶。他的目光只在舍利丹珠上转了一圈儿,然后就落到了和尚的头盖骨上,相较于舍利丹珠,这才是让余慈眼睛发红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一报还一报,金骨玉碟果然是你半路截走,易宝宴上,那颗玄真凝虚丹,合该落在我手上。”

    这语句他有意亮了嗓子,穿过已经一塌糊涂的山林,响在和尚耳边。

    和尚那对似乎已经被金光充斥的利眼盯过来,原本酷肖蛇相的瘦脸似也为金光鼓起,依稀竟有当日伊辛的形貌,一开口更是声若洪钟:“哦,那颗灵丹竟然还在余仙长手中?”

    余慈闻言微笑,他知道和尚心中所图甚大,对俗物不甚计较,然而那一颗玄真凝虚丹,此人却是势在必得的,概因这类丹丸对他的计划帮助甚大:

    血僧屠灵以证严和尚做为他脱身的退路,为此,他将金骨玉碟移植到证严和尚头颅之内,以此灵物的异力强化证严和尚的肉身,正因为如此,他才能在刚才轻而易举地跨越了通神到还丹的屏障,若能取得玄真凝虚丹,以屠灵的修为经验,完全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,重登步虚的境界,这一点,屠灵不会对任何人说,但要想瞒过神魂中证严和尚的残魂,也是不能。

    正因为对方有“前世”的修为打底,正面搏斗,余慈绝对不是血僧屠灵的对手,所以他也从来没有想过和血僧来一场面对面地对决。见和尚的利眼死盯他不放,搁在额头上的碧玉短杖也开始下移,余慈二话不说,大袖一挥,一道青光冲天而起,悬在他头顶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那是照神铜鉴!与此同时,他厉喝道:

    “还等什么!”

    余慈神意运化与大喝之声同步,可音波的传输总是需要时间的,怎肯比得上念头一动来着迅捷?

    在和尚因为那飞腾的青光而发怔的瞬间,深藏在神魂之中的证严残魂用决绝的态度,迸发出苏醒以来最强大的一次冲击。

    原本因为舍利丹珠的凝成,证严残魂已被压迫得只剩一口气,但这不顾一切地冲击,还有牵引的星芒作用,竟然是撼动了舍利丹珠的结构,即使只是一瞬间,终究还是把一线锋芒从中透出来,恰好与远方投射的青光遥相呼应。

    一道难以目见的长线,便从那里射出来,像是熟手抛出的鱼钩,将照神铜鉴和舍利丹珠勾连在一起。

    余慈与和尚的身体都是一震,这绝对是值得纪念的时刻。因为在这霎那间,是余慈投射出的神意星芒首次在一个还丹修士的气场内“安家”!即使这里面有与对方同根而生的证严残魂安插,却依然是一个无与伦比的进步。

    余慈以阴神驭宝镜,也就间接地和屠灵的舍利丹珠产生了联系,还丹修士的威能哪是那么容易接下来的?勾连的一瞬间,海啸般的强压就顺着那根“连线”冲击过来,还好余慈捱过去了,不只是他,更难得的是证严残魂也捱过去了,若非如此,余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转身便走,看能否从杀心大炽的血僧手中逃脱。

    现在自然就是另一种情况。

    捱过去第一波冲击,余慈心神便稳定了下来,他睁大眼睛,“观魂法眼”自然而然地开启,一片光怪陆离的神魂天地在他眼前打开。

    使用“观魂法眼”多次,余慈已经明白这个法门的关键处,便是捕捉各方“魂源”之间,千万变化的影响和消长关系,纵然神魂层面的“色彩”和“线条”繁复无比,他还是一下子抓住了重点。

    屠灵的“魂源”像一颗熊熊燃烧的太阳,毫无疑问就是方圆数里范围内所有生灵的最强者,放射出的密集线条和波纹,放射出强横的的引力和斥力,扭曲了半边空间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余慈本人的“魂源”便要黯淡多了,其光芒完全被屠灵遮蔽,可又极其稳固,无论屠灵那里放射出的引力、斥力多么强大,都能稳守这一亩三分地,丝毫不乱。

    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,是因为余慈心志坚定,化入的天龙真形之气也发挥了作用,当然,还有记忆区间的“冰山”,这垒垒大山时刻给他神魂以强压——那可是真正大神通之士的印记,血僧屠灵修为再高,与之相比也有一段遥不可及的距离,造成的影响,更等而下之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,此层面上,余慈自保有余,想败敌仍有不足,可他还有照神铜鉴!

    神魂层面,见不到照神铜鉴的形态,但余慈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宝镜辐射出来的力量。由于他始终以阴神驭镜,故而这股力量也就与他的“魂源”相结合,也像现实层面那样,悬在他“头顶”,形成一块极度扭曲的区域,其扭曲幅度,甚至超过了屠灵“魂源”所影响的地盘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照神铜鉴中蕴藏着足以颠覆局面的力量,在此刻,若说余慈还有一锤定音的手段,那也只有从照神铜鉴上寻找了。

    余慈正是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他能够感觉到,血僧屠灵正在适应新境界,同时也在蓄势——这是现实层面的事。余慈可以肯定,若让屠灵起了势,以其已经超出一个境界的优势修为,足以用一轮狂攻,将他碾成碎末,而他连还手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能够反击乃至胜利的时机,只在此刻!

    “观魂法眼”锁定了屠灵的“魂源”,在那刺眼的光芒下,毫不意外地发现了一点微乎其微的“暗影”,而照神铜鉴正与其勾连着。

    “还活着吧!”

    通过神意星芒的连线,余慈送去了问候,回复则简洁到了极致:

    “快!”

    回复刚刚抵达,屠灵的“魂源”便大放光明,现实层面中,正是和尚将碧玉压元杖平举在手中,指向余慈所在的这一刻。

    还丹修士的威煞毫无保留地透过仅有的一颗“连线”,朝着余慈冲击过来。在神魂层面,两个“魂源”之间,无数线条波纹已经凝成一条飞虹长桥,将双方极致的力量扭曲到这一条线上。

    这片神魂天地“轰”声震荡,两个针锋相对的“魂源”瞬间进入了全面碰撞阶段。

    运化神意,气机压制——这是高阶修士对低阶修士屡试不爽的绝招!当双方放射出来的千百条气机牢牢地纠缠在一起,什么抽身、逃跑都成了笑话。这一刻,只有上压下、高压低、强压弱的一边倒的冲击,眼下屠灵正是这么个想法。

    神魂层面还撑得住,不过现实层面,余慈早已被迫屏住呼吸,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肉都绷紧了弦,还发出濒临绷断的“咯吱”细响。此时此刻,不只是和尚的舍利神通,还包括碧玉压元杖这十重天祭炼的上品法器威能,合在一处,倾力而来。

    “观魂法眼”在现实与神魂两个层面迅速转换,漫天金光与“魂源”的强芒也扭合在一起,像是扑天盖地的大潮,当头压下。

    这一刻,余慈却走神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想到了那一日止心观外的山道,想到了千钧一发之际,挡在他胸前的宝镜青光。也是自然而然地,他回忆起了那一瞬间,繁密精微到极致的气机流转和神意运化的细节。

    随后发生了什么……是了,一个还丹上阶的修士,就此魂飞魄散!

    所以,他咧开了嘴。

    在今夜之前,他只能说有那么三五分把握,值得冒险一回,可事到临头,他忽然发现,他的信心、状态乃至于运道……

    正在巅峰!

    头顶青芒盘结,稍稍一定,继而破开那漫天金光,嗡然垂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