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四十四章 对决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和尚也是有能耐的了,他几乎是立刻作出了反应,神魂最深层种下的种子猛然放出灵光,如同一波海潮转眼将整个脑宫洗了一遍,然而他什么也没有发现,头部的疼痛反而愈发地剧烈起来。

    “毒药、蛊术还是咒术?”

    和尚身经百战,总算能够在此情况下保持冷静,他低啸一声,强忍着头部剧痛,向后飞退以拉开距离,同时转换法门,重启种子灵光,又一遍刷过,此次竟然仍无效果,而此时余慈已经持剑飞身而上,森寒剑气直透心脉。

    好个和尚,在此千钧一发之际,双手仍能在胸前结出法印,“嗡”的一声轻响,一层其薄如纸的金光向外排开,一层未止另一层又起,如此反反覆覆,接连十七八层往外排出,在体外结成一个金汪汪罩子,与剑气碰撞,发出当当的连响。

    剑气透不进来,和尚趁此机会,沉腰坐马,身外金光罩子“砰”地一声粉碎,万千金光四面飞洒,半里方圆的山林草木一时千疮百孔,就连合抱粗的树木也被金光搅碎,声势一时无两。

    然而金光之下没有余慈的踪影。

    “土遁!”

    和尚大喝一声,抬脚重重踏在地面上,狂爆的震波瞬间将周围的地面洗了一遍,他感应到了余慈的踪迹,但是,小辈并不是往这边来,而是朝远处去。和尚想也没想,立刻发动刚才布在周围的阵法,要将余慈困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终究还是慢了一步,余慈速度出奇地快,在阵法气机发动的边缘,一抹而过,然后和尚便失去了对他的感应。可以肯定的是,余慈必然是有某种能够藏匿本身气息的法门,甚至还有能够迷惑其神意运化手段,在黑暗的山林中,更显得如鱼得水。

    和尚开始相信,余慈确实是有能够保得自己全身而退的能力,他是个知道轻重的,没有困住余慈,总还是争取到了一些时间,便趁此良机,再次催动了元神之内的种子,灵光遍洗神魂,这一次,他终于抓到了一点儿隐隐约约的影子。

    灵光如此洗涤神魂,其实就是从复杂的神魂波动中寻找独特的印记,关键在于寻找对应的频率,和尚的判断力和运气都还不错,第三次便成功了。

    但此刻,运气不错的和尚却是身子一震,睁开眼睛,扫视这片黑暗的山林。

    他的呼吸不自觉粗重了些,原地转动身体,很快就转了一圈,利眼似乎可以撕开黑暗——相对于隐藏气息的高妙法门,余慈藏匿身形的手段算不上多么高明。和尚大致判断出他藏身的方位,眼珠死盯着那里,沉声道:

    “这不是离尘宗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和尚的眼光和判断都有超凡之处,他看出这个信息包含的价值,他想收集更多的资料,但是余慈不想再给他机会。

    更剧烈的疼痛侵袭脑宫,因为和尚寻到了“目标”,“目标”给他的冲击反而愈发地直接。在常人难以企及的神魂层面,和尚脑宫中陡然大放光明,与再度迫发出来的种子灵光正面碰撞,冲击直抵神魂最深处的元神所在。

    元神的冲击反馈到身体,和尚全身都在抖颤,这完全是不由自主的状态。现在他看得更清楚了,他所面对的正是刚刚发现的那缕残魂,他那位桀骜不驯的徒儿纵然只剩这一点儿痕迹,也有与他为难的勇气。正牵引着一颗前所未见的璀璨星芒,在神魂三层结构之中东奔西突,掀起一波又一波狂澜。

    对方冲击的绝对力量算不得什么,可是和尚必须承认,因为前期准备阶段的大意,他碰到了难题:那缕残魂与已经种下种子的元神有不可分割的联系,伤此及彼,每一次神魂层面的对冲都给他左手打右手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“不知什么时候,让他们内外勾结,投了这么一颗古怪的星芒进来!”

    几回对冲,和尚对星芒的性质有了一些了解。这星芒“看着”光芒四射,偏又如虚似幻,似乎其本身没有杀伤力,却能够以残魂为介质,源源不断地输入力量。

    “输入的力量作用还不是杀伤,而是……而是侵蚀!”

    和尚控制心绪的波动,一点一滴地分析星芒的作用:“便如同我种下的‘种子’一样,也是不断地渗透到神魂最深层,意图改换元神的性质。是了,这根本也是一颗‘种子’!证严那个蠢货,难道不明白,无论是被谁侵蚀,他都不可能是原来的‘他’了?嘿,他恨我入骨,只要是对我不利,他必然会倾力以赴……余慈小辈必然是抓住这一点,和他达成交易!”

    根据碰面以来这点儿信息,和尚竟将来龙去脉分析了七七八八。此时此刻,他已经没必要守着虚假的身份了。真正的证严和尚只剩下那一楼残魂,凭借着余慈的外力帮助,和他纠缠。他,则是证严和尚的师尊、净水坛的住持,化名伊辛,实则是数百年前就已声震修行界的血僧屠灵!

    早在天裂谷之乱爆发之初,他便做了准备,将一颗“灵种”寄生在证严和尚元神之中,此后多次完善,直到第二次易宝宴之前,才彻底完备。那时候现身于人前的证严和尚,严格来说,已经是被抹掉了灵识的傀儡,完全由他在背后操纵。

    屠灵设计了很多个计划,其中最核心的,就是把证严和“伊辛”分割开来,在何清、余慈等人心中造成“证严无辜”的印象,为的就是在已经预设好的大战中,用金蝉脱壳的手段,舍弃伊辛和血僧的身份,同时也毁掉所有的线索,从此另启新篇。

    他本来已经成功了,包括何清在内的离尘宗高层、绝壁城诸宗都以为天裂谷之事到此为止,各自也有了交待,何清甚至已经赶回宗门,参加九天外域的修行。

    若事情一直这么发展下去,三五年后,大多数人都会忘记那一个曾在绝壁城颇有身份的证严和尚,便是记起来,也只会把他当成一个遭人算计的可怜虫,就算他以证严和尚的身份再度打响名头,人们也不会往血僧屠灵那边想。他甚至还能利用和绝壁城中人的几分交情,重新在此边陲之地,埋下伏笔。

    但现在,眼前的余慈,脑宫内的证严残魂,在他完备的计划上,撕开了一个大口子,不能将他们解决掉,后面所有的一切,便都是空谈!

    “你那星芒种子,绝不是正道手段!”

    以和尚的身份,当然不会在乎正邪之分,喝出声来也只是要乱一乱余慈的心神。黑暗山林中,传过来一声冷笑,和尚眼神一冷,袖中忽地滑下一根粗若杯口,长不过两尺的短杖,通体碧绿,中分五节,挥手便有破空厉啸,山林当即辟出一道长近里许的裂痕,裂痕所过之处,一切草木生灵尽都粉碎,声势之大,令人咋舌。

    这是屠灵为自己的新身份准备的一件上等法器,名叫“碧玉压元杖”,乃是以佛门正宗伏魔神通加持过的,换算成天罡地煞的祭炼层数,已是十重天的水准,在还丹修士阶段,都是难得一见的好宝贝。

    不过这信手一击,未能伤到余慈。和尚也没有一击建功的想法,他拿出压元杖,只是一个引子。

    沉喝一声,他持杖在胸前,微微倾斜,杖尖恰抵住眉心,当下便有碧光流动,而当碧光渗入眉心,忽听得“嗡”地一声响,一层纯金颜色便从他光头之上蔓延开来,刚才被余慈划出的创口,则迅速合拢,转眼生出一层新肉,再一眨眼,已愈合如初。

    金碧光芒交相辉映,在山林中映出光怪陆离的色彩。而光芒的作用绝非仅此而已,此时不只是身外,便连和尚脑宫之中,也是金光大放,一波波如潮水般刷过,整个神魂都是金光弥满,从内到外给照了个通透。

    一层极淡的檀香气在丛林中扩散,暗影中,余慈将其嗅出来,随后就是一声冷笑:

    “这是金骨玉碟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只有自己听到,而在一里之外,和尚所立之处,金光强劲的扩散势头猛地一缓,然后便向内收缩。光芒不再刺眼,反而愈发地圆融光润,偶尔流散的光芒,便如一层层金沙,铺洒下来。

    而在光芒的最核心处,一颗浑圆光亮的明珠自和尚顶门腾起,只在空中乱滚,一层层金光挥洒出来,所到之外,什么阴影角落,都纤毫毕现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来吧来吧,红票什么的都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