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四十三章 话事

    证严心中是说不出的迷惑,按照他和余慈接触的经验,这个小辈心思深沉,又很有自知之明,像这样莫名其妙的言语,说不定……不,肯定是有什么深意。

    他没有浪费精力去寻找那早给抹消的记忆,而是运化神意,倏乎间将十里方圆的山林探了个遍,一切生灵活动都历历在目,但论修士,仍只余慈一个。

    “小辈好大的胆子……”和尚心下一松,又觉得奇怪,“真以为他能一个人能应付得来?争功夺利,也不是这么个招法!”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只这小辈一人,他是绝不惧的,也只是沉稳一笑,不急不缓地说话:“真对不住,贫僧却是不记得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见他模样,便笑道:“看来还是证严师傅那日受惊过度的问题,不过没关系,我这里倒有一法,能活化人脑,使人忆起前尘往事,甚是灵通,证严师傅不妨一试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剑光骤起!

    证严和尚已经心中提防,也想挡来着,然而这具肉身毕竟还没有完全活络开,且这一剑余慈蓄势已久,剑出便如风雷迸发,迅如疾电,又用着半山蜃楼的剑意,剑光一闪,已经神乎其技地绕过他伸出的手臂,斜劈在他头盖骨上,铮声鸣响,剑身震颤着弹开。

    余慈一剑中的,身形借势飞退,恰到好处地避过证严反手回击,落地便叫:“且住!”

    证严和尚脸上冒出黑气,森然道: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余慈只是微笑,同时伸手拈住剑身,平平一抹,奇道:“和尚的头骨为什么这么硬?练过铁头功?”

    希光剑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神兵利器,可作为万灵门向余慈送上的礼物,削铁如泥不在话下,可如今一剑劈在证严头骨上,才破皮进去,便给弹了回来,在余慈抹剑之前,还嗡嗡颤鸣,这场面可是怪异绝伦。

    证严和尚摸摸头皮,上面黏乎乎的已是冒了血,脸色也就愈发地阴沉。余慈却不管他的想法,只笑道:“证严师傅还没想起来?这可就怪了,难道说脑壳硬了,也能把以前的救命之恩都忘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救命之恩?”

    和尚猛地想起一件事来:“天裂谷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啊,证严师傅终于记得了!天裂谷中,你被伊辛贼秃和卢明月抛下,命悬一线,不是我救你出来,还千辛万苦地送你上崖?这种事情也给忘掉,那可大大地不应该!”

    听余慈阴阳怪气地说话,证严和尚抿唇不语,心思却是动荡起来。他只以为那最隐秘之事,已经顺利瞒过,可听小辈言语,当时分明就在不远处,对他们行止一目了然,这岂不是说,机密已泄……可何清等人当日灭杀金身之后便放手,又是什么道理?

    他终究是才智绝高之辈,盯着余慈看了半晌,慢慢有个答案浮出来:小辈刚入离尘宗未久,未必是和宗门一条心,或许是有什么忌讳,没有把确切的消息交上去?

    不得不说,余慈的性格做派,在真正聪明人的眼中,实在没有什么隐秘可言。和尚这个想法,与当初何清的推理几乎是同一条线,所得的结果,也极其相近。

    “若是如此,倒是好办了。”和尚喃喃说话。

    对面余慈离远了,没有听清,叫道:“证严师傅说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和尚再看他一眼,垂眸合什道:“贫僧忘记此事,确实是大不应该,如今烦请仙长提示,当日贫僧究竟许了什么?只要仙长提出来,贫僧必当应诺,以偿恩情。”

    “哦?和尚忘了那事儿,却还要送我好处?”

    “言出无悔。”和尚声音沉静,全无波动。

    此话说完,山林中二人一时都没再开口,待话音散尽,周围连鸟兽之音都没有,只有风吹叶梢的轻音流动,愈发衬得山林空寂,如入死地。

    余慈看着和尚,和尚看着余慈,双方心中都如明镜一般:什么许诺、什么恩情,都是笑话空谈。二人真正计较的,是和尚的身份,是他身份之后,那一个惊天动地的秘密,是由此衍生出来的,谁也难以承受的严重后果。

    和尚非常清楚,当余慈追上来的那一刻起,他的身份就已经暴露了,前期所做的一切工作,都再无意义。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一个选择,那就是用尽一切办法,让身份之后的“秘密”继续掩藏下去。

    灭口当然是最简单的选择,可是不提他现在还存着几分功力,就是真将余慈斩杀在山林中,后续而来的问题,恐怕要更加严重——离尘宗的反应无所谓,和尚倒很希望离尘宗不依不饶,将此事闹大,引来全天下人的注意,恰符合菩萨的要求,可是,罗刹教那边,就真的不好交待了。

    他和那边有着默契,让此事在绝壁城启始,也在绝壁城休止,他则另起炉灶,重新布置,消除影响,以此换来双方继续合作,并帮助他全身而退的承诺。

    和尚不是一言九鼎的人物,毁信背诺对他来说全无压力。然而这是他和那位专程前来收拾残局的大人物达成的协议,虽然那位是天下有数的大忙人,此时早回返东海处理那一屋子案牍文书去了,可坦白说,他不想去触碰那位的逆鳞,就算摆在他位子上的是菩萨本人,恐怕也要重视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杀掉余慈,能不能处理得干净利落,让人不至于有别的联想,是摆在和尚面前的大难题。况且,他还不知道眼前的年轻人,有没有留着后手!

    相比之下,他还是觉得用别的方法更简单点儿。

    心绪转了许多圈,和尚终于开口:“长生之难,难于上青天。余仙长在离尘宗,不过是外室弟子,所接触者,不外乎先天气法、丹诀之类,便是练到极处,也不过是三百年的寿元,与长生相去何止霄壤?”

    余慈看他一眼,嘿声笑道:“没想到在别人眼中,本人竟是如此不堪。”

    和尚只当没听这句话,继续道:“余仙长机缘心性都有超凡之处,要说真正进入离尘宗门墙,也不甚难。然而离尘宗的所谓飞天藏形、九度真文、乃至天府玄微之类的法门,在长生一途上,效用还称不上顶尖。两劫以来,离尘宗能成就长生者不过七人,有度劫之能的,也只三人而已。至于永劫不灭的至境,则是一个也无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直接打断他道:“抬头不看路,早晚摔骨碌。和尚不如说点儿实际的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话,和尚眉头便是一皱。和尚修行多年,佛门六通上也颇有造诣,听音辩意,便知余慈心中全无动摇,但话到这里,他还是要说下去:

    “余仙长是聪明人,贫僧也不多说,这里只提出一条:只要余仙长肯让一步,我愿立下重誓,舍得一身修为,为仙长做一回引路人。保证仙长十年之内,还丹大成,期以百年,步虚之上,长生有望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再打断他的话:“像明法师那样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和尚心头剧震,眸光阴寒如冰霜,刺在余慈脸上。只此一句,便可证明余慈确实知晓他的部分根底,若是这类信息传出去,又谈何千年大计?

    “看来是如此了。明法师是罗刹教,拜的是鬼王;却不知和尚是什么教,拜的又是哪路神仙?”

    “休得无礼!”和尚沉喝一声,“余仙长当有敬重之心!”

    余慈却是微微一笑:“对前辈高人,在下自然是要敬重的。不过总要让人看到前辈风范才好。引发魔乱、夺舍弟子、戕害凡俗……林林总总的手段,是贵教神主默许的吧,可真是让人欲敬无从哪。

    “要说‘血僧’本身就是个好借口,什么脏东西都能往上泼,圆个谎什么的,正当其用,可惜,谎言终究是谎言。话说回来,难道和尚不想知道,我是怎么挖出这段因果来的?”

    还是撕破了脸,灭口是一定的,就是后续处理是个麻烦……

    和尚沉吟着,双目眯起,盯着余慈唇齿启合,随时都要发动致命一击,却见对面,小辈咧嘴一笑,牙齿雪白,森然如刀!

    脑宫中骤然剧痛,正如刀子直插进来!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很多线索要解开,唔,俺要稳住才行。连求红票也要稳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