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 种子

    脚步声在空洞的山腹里回响,前面的人知机打开了石门,回声一下子消失,证严和尚扶着门框,恰逢天上云朵移开,他眯起眼睛,去看日头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“恭喜,重获新生哪!”余慈在后面微笑。

    证严和尚嗯了一声,道了声:“多谢余仙长专门到此,放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的话,证严师傅身在邪窟,而不屈于魔头,正值得我等钦佩。之所以将你挪入丹崖山腹中,更多还是要照顾周全。这不,等确认你身子无恙,马上便请你出来,没有放不放那一说。”

    余慈笑着拍拍和尚的肩膀,又问道:“净水坛已是不在,证严师傅何去何从?”

    “血僧已死,从此天高水阔,东海西极,南蛮北荒,何处不可去?余仙长说的‘新生’,恰是我心之写照。”

    证严和尚说着,转身合什一礼:“和尚就此告辞,请留步!”

    余慈也不挽留,还了一礼:“珍重。”

    证严和尚转身离去,下了丹崖,但没有立刻离城。

    也许是对绝壁城还有一点儿感情吧,他在残破不堪的城区中走了一遭,可惜没有人给他好脸色。因为那一场地震冲击的罪魁祸首伊辛,绝壁城居民对净水坛、乃至所有和尚都抱有极糟糕的认知,证严似乎也发现他或许是城中最不受欢迎的人,终于不再逗留,孑然一身,从西门出城,进入了无边荒野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没有人对他的去留进行任何干涉,他确确实实是自由了。

    出城之后,、倏乎已是七日,大概单调的山野景致消磨掉了他的耐心,证严和尚的速度慢慢地加快,从最初时的闲庭信步,到如今流星划空,数百里路程转眼即过,到现在,他距离绝壁城已经是万里以上。

    天色黯沉,星月无光,荒野中只有和尚一人在匆匆赶路,再行七千余里,就是天裂谷了,按计划,后天早上就能到达。

    长时间的赶路,没有给和尚带来困乏。他双目精光闪闪,顾盼中自有一番气度,一路上偶尔遇上一些流散的凶兽之类,也是随手给打发了,照此情况下去,他再赶上两三天,也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但此时,和尚忽地停下来。山林中夜枭尖鸣,斑驳的树影遮在他脸上,让他表情甚是难测。

    “是你吗?”突兀一句话,惊动了旁边树上的鸟儿。小家伙拍拍翅膀,朴楞楞地飞起来,引起小小的骚动。但没有人声回应。

    和尚却似乎听到了什么声息,慢慢说话:“果然是你,本以为殖入金骨玉碟时,已将你抹掉,没想到你竟然还能用这种方式存在……你在我身边也有快三十年,我却不知你还有分神离魂之症,我这师傅,做得不够格!”

    他吐字清晰,字句在荒山夜林中流淌,说话时,他就在山林中踱步,一步一步便像是尺子量过似的,不一刻便绕了一个大圈。空山静寂,和尚有自信,方圆十里之内,绝无第二个人……除了他脑中“这位”。

    现在他可以放心问讯:“你在我‘种子’沉眠时做过什么?”

    仍没有人回答他,但他早知道答案:

    “是了,你什么也做不到……你这缕副魂,本是在主魂上分裂出来,先天不足,在主魂毁掉后,更是元气大伤,空有感知之能而无具现之力。只能在脑宫中游荡,时昏时醒,决无可能与外界主动联系。既然如此,你还苟延残喘,留此一息做甚?还想着夺回自家肉身?

    “小子倔强!在副魂上,倒似变本加厉!你不露马脚也就罢了,既然为我所知,我灭杀了你,又有何难!”

    此话说罢,和尚一声冷笑,不再多言,心里其是在寻思:“炼度残魂,算不得什么。只是当初我为搜杀其神识,伤了这里的神魂,如今旧创未愈,再来一回,要想痊愈,又要耽搁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和尚是想得周全,但他终究是果断的性子,利弊一清,便有决断:“将此副魂扼杀,方是最保险的做法。宜早不宜迟,今夜便做了!”

    在原地默思片刻,他扭头四顾,很快寻到一处合适的隐蔽地点,便移过去,路上随手取一根树枝,在地面上抹画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便能看出来,地面上的线条非常复杂,而且和尚每每在线条交织密集之处,放上一些物件。多数是玉石之类,还有临时收集的野兽头骨,剥了皮肉,白森森地放在地上。中间也有利用周围大树做文章的,都把物件嵌在树干上,起伏错落,极有章法。

    若有个阅历丰富的在此,一眼便能看出来,和尚是在摆阵,范围还颇是不小,总有半里方圆,摆这个阵,便用了近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等一切准备完毕,和尚在阵中央,也是树木最密集的地方盘膝坐下,瘦脸上全无表情,伸出右手食指,轻触地面,垂眸入定。

    神魂一道,最是玄妙。元神、隐识、显识三层结构,各有妙用,然而元神为其根,显识隐识为枝叶,只要手法得当,一时抹掉也不至于死去,还能慢慢修复,但里面蕴含的信息,就再也寻不到了。正因为如此,所有夺舍、寄魂之术方有施展的凭依。

    和尚使的是一种非常深奥的夺舍之法,是在抹掉对象显识、隐识两层信息之后,将自家神魂凝出一颗“真种子”,种入对象元神,慢慢生长,夺其根系,转性变质。此术施法时难度甚高,但施法成功后,便是自然生长,稳定可靠。

    如今最艰难的一段时间已经过去,元神中的“真种子”已经发芽,根基稳固,和尚自然底气十足,他估计,凭借“真种子”已有的力量,只要小半刻钟,此具身躯的前主人那点儿遗留的意识,便能给彻底清除。

    之所以花力气布阵,是准备借此机会,对身体进行一次大检查,以查缺补漏,精益求精。

    和尚瘦脸布上一层黑气,面部肌肉微微抽搐,甚至连骨头结构都有变化。要知人之元神与肉身元气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彼此影响,一方质性变化,另一方都要响应,所谓“相由心生”,亦其谓也。

    此时,和尚的面孔便有改变的迹象,证明其元神质性,与先前已是天翻地覆的变化,更说明他完全占了上风:“孽徒,负隅顽抗,有何意义……咦?”

    和尚猛地睁眼,布下的防御法阵传来信息,千尺之外,树叶晃动,人影飙射而至,速度好快!

    他厉喝一声:“谁!”

    “咦,证严师傅?”

    惊奇的呼声从林木间隙传进来,然后便是笑声不绝:“好巧,我回去码头,不想和证严师傅在此荒郊野外碰面,任是谁都要说,你我有缘!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余慈修长的身影便在林木中间现身。

    证严仍盘坐地下,脸面垂下,唇角似勾非勾,有嘲讽之意。

    真当别人不知地理么?移山云舟码头在绝壁城西北,而此地则在西南。从码头到此地的直线距离,几乎等于从那儿到绝壁城的路程,余慈的方向感要糟糕到什么地步,才能跑到这荒山野岭,大呼有缘?

    所以,和尚说话殊不客气:“缘法难知,余仙长的心意倒能体会一二。事到如今,余仙长仍对贫僧不放心么?”

    “何出此言!”

    余慈笑着走过来,下一句却是又绕开了:“证严师傅是往天裂谷去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证严知道必然今夜多事,应了一声,站起身来。瘦脸上表情淡淡的,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气。

    余慈则不以为忤,抚掌感叹道:“天裂谷,那个地方我是呆够了。不过坦白说,那也是我大机缘之地。若非在那里历练多月,我又怎能修为长进、触到离尘宗的门墙,又结识证严师傅这样的朋友?对了,证严师傅是不是忘了一件事?”

    证严不动声色:“请余仙长明示。”

    余慈挥挥袖子:“你我生死之交,何必客气。其实要不是说起天裂谷,我也忘了,寒潮袭来那日,你答应我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证严和尚微愕,一时接不上话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

    果然还是健康第一位,兄弟姐妹们要加强锻炼啊!拍手扭腰俯卧撑要红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