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四十章 俱灭

    何清居高临下,看着大地上绵延数十里的伤痕,虽是面无表情,其实也暗中吁一口气。刑天法剑的威力超出她的形象,若将劈开大地的力量尽都落在绝壁城中,满城居民能幸存的,百中无一。

    如今虽说还是死伤狼籍,但这个责任,她是能担住的。当然,一切都要站在绝壁城之事真的终结的前提上。

    她眸光一闪,随后伸手虚握,十里元气殷殷震鸣,相较于控制刑天法剑的艰难,还是法天绝牢更听话些。细密的元气大网早早就锁定了目标,如今她要做的,只是收网而己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刑天法剑撞击地面的中心处,地面尘烟炸起数丈高,一道灰影破雾而出,再闪便在五里开外,速度之外,简直不可思议。此时元气大网已经收束,夜空中却接连炸开团团云气,那是目标强行冲开元气封禁生成的现象,

    伊辛和尚!

    下面有人惊呼,刑天法剑之下,金身破碎,那和尚还没死么?

    何清却丝毫不乱,似乎早有准备,只微一点头:“金身来得容易,舍得容易。还有这大鹏光电法,释教中排名前十的绝顶遁术,当年你便是靠它逃过杀劫的吧……早想到你没有决死之心,否则也不会苟活百年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何清转脸看向远方的明蓝,银灰光雾使得这位新神侍的表情迷离难测,但她用最直接的方式表明态度。

    挥手五道光栅垂天而降,呈五色分列,其上色彩流动变化,永无休止。这五色光栅垂降的时机正好,恰挡在伊辛和尚之前,且正是他冲开一层元气封禁后,意图再行加速的空当。只一加速,和尚便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砰”一声响,五色光栅破碎,彩芒乱飞,便如前面元气封禁一样,不堪一击。然而下一刻,迸散的彩芒虚空凝结,化为五色光圈,转眼在手足四肢各套一枚,最后一枚则是落在伊辛脖子上,猛地收紧!

    伊辛和尚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啸,但才啸了半截,便硬给掐断,这边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,远方灰影做出一个僵直的动作,随后便如流星坠地,摔落尘埃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五行圈。”

    何清击掌赞叹,她让明蓝出手,自然又是一次态度上的试探,但不能否认,在耗尽全力召来刑天法剑之后,再让她出手擒敌,绝达不到明蓝这般干脆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多谢明法师出手相助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晚来的谢意吧,也代表着离尘宗和罗刹教的关系终于捋顺了。

    明蓝以微笑回应,也不见做势,那五色光圈就箍着伊辛和尚,慢慢飘回。其间,和尚也曾挣扎,但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“活捉了?”

    余慈说了一句意味难明的话,但此时人们哪还顾得上这边,便连甘诗真也不能免俗,将注意力都放在伊辛和尚身上。余慈的视线在明蓝和伊辛和尚身上转了两圈,道了一声:“过去看看?”

    众人方一点头,余慈却是想起另一件要紧事:“不要都去凑热闹,城里的问题要解决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言既出,在场不少人的脸色都黯淡下去。灾难来得突然,巨大伤亡已经不可避免,就是在妖魔围城、白日府覆灭那段时间,绝壁城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惨烈。

    绝壁城是万灵门等宗派的根本,城中肯定是最需要有人去控制局面的。相比之下,伊辛和尚之事层次太高,弄到现在反倒与史嵩等人脱了干系。这样,稍做商议,史嵩等首脑都匆匆回返,到城中安抚去了,这边就只有胡丹等少数几人留下。

    作为冲击的中心,眼下除了余慈这一片人,寺庙废墟上可说是已成死地。当史嵩等人离去后,感觉愈发地明显。余慈叹了口气,支派几个人照顾仍在昏迷中的幸存者,他则和甘诗真、胡丹一起,飞上半空,往何清那边去。与之同时,明蓝也向这边靠拢。

    “恭喜明法师。”

    余慈点头招呼,目光在她青春焕发的脸上转了一圈,再想到几次见面时,差异巨大的年岁痕迹,岂能没有感触?不过在此时,绝壁城遭到可能是建城以来,最大灾劫,而罪魁祸首就在眼前,他的注意力不可避免地全都移转过去。

    当视线转到伊辛身上的时候,余慈竟是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眼下没有人比伊辛和尚更能体现刚刚那场战斗的惨烈程度了。此时和尚四肢都被五行圈缚住,身体僵硬得像块木头,更凸显出身上的伤势——先打理平整的僧袍破烂不说,更是早被鲜血浸透,从头顶往下,不知有多少深可见骨的伤口开裂,最严重的是额头正中那块,莫说皮肉,便是头骨也炸开了口子,黑黝黝地让人怀疑,这厮怎还能活下来的?

    伊辛和尚的脸上血迹斑斑,看上去还算平静,但刻意眯起的眼睛里,已不再是道貌岸然的清光,而是阴冷如冰雪,掺着令人印象深刻的暗灰颜色。

    “血僧屠灵?”

    何清用询问犯人的语气说话。伊辛和尚竟是咧开了嘴,用渗血的牙齿堆出一个笑容,却还是一语不发。

    何清也不生气,打量他两眼,淡然道:“你恶贯满盈,早在百年前便应该下去十八层地狱。可你一时还死不得。天裂谷那档子事,你总要交待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她眼中忽地映见血光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!”

    伊辛和尚依旧在笑,血一样光芒从他身上向外扩散,烧得空气哧哧作响。何清伸手要控制住他,但真煞落下,和尚一口鲜血喷出,血光竟然又浓稠许多,和尚的身躯则是猛缩了一圈,连串骨碎声响。便在这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里,伊辛终于说话:

    “何仙长有一句话说得好,贫僧苟活的时间太长了些。百年前强留残躯,百年后付之一炬,化灰飞散,也没有什么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拦着他!”

    仓促间也不知何清对谁发令,不过明蓝的回应非常清晰:“刑天法剑落下时他就该死了,只是用舍身法压住伤势,此时撤掉,刑天法剑的杀伤十倍返去,定已无救!”

    “尽力锁留他阳神!”

    何清猛然挥袖,狂风卷着那团膨胀的血光,远去一里开外。那里面,五行圈的彩光一直不停地闪烁,速度越来越快,终于“砰”一声响,迸溅开来。

    “合!”

    就在五行圈碎裂之时,何清发动咒音,四面元气聚合,瞬间凝成一圈浑厚的元气坚牢,便如之前对裂开的幻魔金塔一样。可这回,就是鼓动十里元气,也没有完全封住里面扩散开来的红光。夜空中像是燃起了毒火,余慈不小心吸一口气,险些连肺都烧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,他听到了伊辛和尚的大笑声,笑声越来越高,越来越尖锐,至最高处,如抛上一根尖针,旋又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好狠绝的性子。”

    何清长吁口气,一时还未散去元气坚牢,只将视线投向明蓝。明蓝则摇了摇头,示意刚刚锁留阳神的努力失败了。

    甘诗真轻声叹息:“一代凶人,也不过是这般下场。”

    此时,何清闭上了眼睛,运化神意,在弥漫的天地元气中,搜索伊辛可能残留的痕迹。半晌,她睁眼,也是摇头:

    “确实形神俱灭。”

    言罢,她收了法天绝牢,一道金光自天外落下,入她袖中。余慈则看向红光迸发的中心,那里已经空无一物,伊辛和尚确实连渣子都没剩下来。

    耳边听得何清道:“虽然不漂亮,这边的事总算完结……”

    话到此处,女修顿了顿,脸上神情终未变化,也不再多说,自往下面去了。余慈正奇怪她去哪儿,已有话音钻入耳中:

    “刑天法剑是宗门神物,你也不要怠慢了,且来随我祭拜。”

    余慈一愣,忙又应声,落地走到幽蓝光芒落地处,何清早站在那里,闭目默祷。余慈则学她模样,闭上眼睛,在心中念了几遍道经,倒也不是虚应故事。在念到第六遍的时候,耳畔“锵”声一振,音波似乎在瞬间漫过全身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他周身气脉也为之一颤,竟是自发凝成“半山蜃楼”剑气,与震音呼应。

    但这变化也是一闪即逝,体内剑气随即消散。他一震睁目,却见一道长虹自眼前拔起,朝着东北方向,电射而去,一闪便不见了。

    何清也睁开眼,正凝眸看他:“你能引得剑气呼应,也算是与宗门有缘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仍有些莫名其妙,正待询问,神魂忽地一震,奇妙的感觉从不远处传过来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好怀念实体书时代,八九千字的大章节呀……红票来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