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三十九章 休止

    何清的话音瞬间淹没在足以撕裂耳膜的尖啸声里,而比啸音来得更早,幽蓝的光芒已经渗透到了烈焰金光的核心层。

    余慈看到明王金身做出一个回头仰望的动作,然后一切便都定格在此!

    无声无息——其实是耳朵里再听不到其他的任何声音,人们只看到幽蓝光芒之下,持金刚杵的长臂瞬间折断、然后就是颅开肩裂,庞大无匹的金身斜着分开两边,令人头皮发麻的细密裂纹,从斜砍向下的伤痕处向四面八方蔓延。

    崩碎的声音裹着连串细密的爆音,轰响起来。可在压倒一切的尖啸之下,仅仅翻起了点儿微不足道的“浪花”,便再无痕迹。

    人们睁大眼睛,大张着嘴巴,看着刚刚还不可一世的明王金身就此崩溃掉,至于引发这一切的幽蓝光芒,劈开了金身之后,光晕似乎外扩一些,势头依然不减,向下急降!

    震撼脑宫的尖啸忽然有了变化,拧成一根钢丝似的尖音,蓦地变成了嘈杂的轰响,幽蓝光芒也不再是最初星芒一点、厉芒一线的模样,而是在急剧地扩大,转眼便涨到水桶粗细,长度更猛增到数十丈,挟着躁乱的轰鸣声,重重落地!

    没等余慈看出个结果,一股大力扯着他,往侧边移去。那是甘诗真挥发的剑气,女修没有任何提醒,剑气化利为钝,裹着剑圈内几十号人猛地侧移,

    便是以甘诗真的实力,想拖着几十号人快速移动,也是绝不可能做到的,不过剑圈内的几个还丹修士却也不傻,侧移的力道一发,他们就反应过来,各自发力,拖着那些受伤的手下,拼了老命地往这边飞跃,

    此刻正是幽蓝光芒坠地之时,有那么一刻,这片颜色完全消失,似乎是砸进了地里,但下一刻,烟尘似的幽蓝光雾升腾,瞬间在地面上连成一线。

    大地开裂!

    深不见底的裂缝看似蜿蜒曲折,其实大致方向仍成一条直线,刺眼的蓝光便从这条裂缝中喷薄而出,擦着最后面压阵的史嵩脊背,冲散了浮动的蓝雾,高出地面十丈以上,像是倒流的瀑布,“哗”地扯开,绵延不知多远。

    史嵩一口鲜血喷出来,但随后根本忘了自家伤势,和其他人一直扭头,呆呆地看着这条巨大的裂纹擦着绝壁城的西南角,撕开城墙,狂冲数十里路,像切豆腐一样,将城外一座山头从中央剖开两半,再延伸向视力难及的远方。

    因为伊辛和尚的辣手,绝壁城刚遭了一场伤亡惨重的大地震,此时地壳正是活跃的时候,再经这恐怖一击,整个城市依托的山脉,都瑟瑟颤动,让人怀疑,是不是对山体结构,造成了什么不可逆转的伤害。

    “好险啊!”

    甘诗真俏脸发白,她是真的惊到了:“清姨竟然万里迢迢地引来刑天法剑,还好控制得当,角度偏开了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不然什么,她没有说。但看到脚下绵延数十里,深不见底的巨大裂缝——这还只是“控制得当”的结果,那与之相反的情形,只一闪念,便让人失去想象的勇气。

    “刑天法剑?是一种法器吗?”余慈这么问。

    话一出口便知不对,甘诗真回头,瞪大眼睛看他,好一会儿又觉得有些失礼,微垂眼帘道:“你终究是离尘宗的弟子,贵宗的镇宗法宝之一,总要熟知才好。”

    镇宗……法宝?

    余慈当然知道,所谓法宝,乃是修行界炼器术的最高成就,随便拿出一件,都有移山倒海的大神通,便是最初级的一种,也比祭炼一百零八层的法器来得厉害。传说中祭炼大圆满的法器有机会升级为法宝,但那也只是传说而已,一件法宝,便是十件祭炼大圆满的法器加起来,也没人能换得来,那是真正的无价之宝!只有此界最顶尖的那批人物,才有能力、有资格拥有。

    至于在法宝之前,再加上“镇宗”二字,其层次、威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可是,那“万里迢迢”又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据传离尘宗的刑天法剑,并非是随身携带的法宝,而是供奉在宗门祖师堂内。宗门内有权限的修士想用时,可遥空召唤,万里路途,数息便至,斩敌而还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甘诗真便只能摇头了:“更详细情况我也不知,你可以去问清姨,她应该会答你。”

    何清吗?余慈咧咧嘴,不知该用什么表情才好。他用足目力,也能看到天空中何清的轮廓,但这么看去,总觉得那女人居高临下,对山城中血腥一幕,反应淡定得简直过份!

    太乱来了!

    依稀听到甘诗真说了这么一句,能赢来纤弱女修这般评价,何清的手段可想而知。余慈他忍不住就去想:

    “要是早拿出这刑天法剑……”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在余慈思绪飞动之时,天空中也有一场对话展开。

    “传言刑天法剑之下,万物皆化齑粉,如今一见,果然不虚。血僧屠灵,今绝矣!”

    “过奖。”

    何清淡淡应了,脸色苍白得很。虽说她是宗门内步虚修士中,唯一一个有权限召唤来刑天法剑的,但就目前来说,操纵刑天法剑,还是太勉强了,只是稍稍调整角度,便几乎抽干了她体内所有的力量。但这不会影响她一贯的气度,只将视线移到远方那团银灰光雾上,神情依然淡定。

    半空中,玄阴上仙的分身投影已经彻底消失,只有明蓝那一团银灰光雾依然悬空,随后雾气分张,露出里面的人影。何清目射奇光,在那人身上仔细巡逡一遍,不免赞道:“凡胎脱尽,阳神显化,这才是明法师的真面目吧。时光倒溯,不外如是……恭喜明法师获取神侍之体,想来那离幻之天,已然不远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一时三刻的功夫了。”抬头看看天,明蓝微笑回应。

    此时的明蓝,不再是老态龙钟的模样,甚至比数月前的模样还要年轻许多,久违的青春伴随着力量,在她体内流转,足以让任何熟悉她的人目瞪口呆。不过天空这两位,都不是滞于外表皮囊的俗人,类似的话题一点即过。

    明蓝目光在一片狼籍的山城中扫过,又投向军荼利明王金身崩溃之地,轻声道:“血僧手段,一贯如此。可惜,若是刑天法剑早来片刻……”

    她是悲天悯人的态度,可何清的回应未免冷血:“若不如此,焉知明法师会插手进来?”

    明蓝的回答还是中规中矩:“一城信众,已死伤三成,若再不出手,十年传教之功,将毁于一旦,我又有何面目登上离幻之天?罗刹教也好,玄阴教也罢,教众总是根本。其余一切,不过是旁枝末节。”

    何清沉默了。二人这段对话,其实颇有些讲究。

    其实她一直都对玄阴教在绝壁城扎根,抱着警惕态度,便是伊辛和尚一切证据确凿,也不能抹消她对玄阴教的怀疑。且不说召来刑天法剑的实际问题,刚才她冷血的回应,其实就是在说:

    我将法剑按住不发,是在看你的态度、看玄阴教的态度!

    明蓝则以“教众第一”为理由,表明心迹。也是在辩解,绝无对离尘宗不利的心思。当然,之前她出手相助,才是最重要的行为,所有理由,都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份儿上,何清不再多言。作为实力更在离尘宗之上的大宗,罗刹教的盘算,不是一回两回就能试探出来的,就算是试探出其有不轨的心思,短时间内,也要搁置下来,寻求一个双方妥协的途径。说到底,两大宗门相隔亿万里,其立宗之根本,不存在“你死我活”的冲突——至少现在是这样!

    不论如何,也就到此为止了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嗯,其实不止,只是快止了……红票召来,止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