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三十八章 刑天

    嘛玩意儿?

    此时余慈的脑袋终算好过了些,对此突然的冲击,他隐隐感觉到与他脑中的“冰山”有些干系。至于分身之类,他是不清楚,但他不是笨蛋,看到善姣和香奴的姿态,连猜带蒙,也弄了个大概,当即也倒抽一口凉气:

    “玄阴上仙?”

    众所周知,所谓玄阴上仙,其实就是东海罗刹教神主的分身之一,被拿来当幌子,在此边陲之地开宗立派,以便于行事。其实余慈也不太明白什么叫“分身”,只知道这是一种最顶级的神通,听说便是在地仙那一层次,也没有几个人懂得。

    一边的甘诗真看他一眼,微微摇头:“不,不是玄阴上仙亲至。传说中神主分身,也是小劫法的层次……眼下还差了一些,应该是分身投影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不得了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抬头看天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此时“十八阴魔转轮法阵”已灰飞烟灭,他没了压力,便把银灰光芒下的人影看得真之又真。

    其实眼下只要不是瞎子,数十里方圆内的所有人,都能看到那巨大的身影。感觉中,这分身投影比伊辛和尚的明王金身要小一号,银灰光芒流动间,见得它面如瓷玉,阴柔俊美,便是如此庞大的体积,给人感觉也是如此,难分性别。略显狭长的双眸中,有光焰时明时灭,明亮时光芒洞射里许,凌厉如刀,所过处夜空都显出一连串波纹,似有不稳的迹象。

    与分身投影相对,明王金身虽还是裹着烈焰金芒,八手箕张,黑炎灵蛇绕身而动,声势不减,但不知为什么,就是比对面的感觉逊色一些,尤其是和虚空的影响互动方面,给人的感觉更是明显。

    “你说比小劫法差点儿?”小劫法下面就是真人了,伊辛和尚现在也是真人修为,可差别怎么这么大?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算啊。”

    邪法破灭,甘诗真轻松了许多,听了余慈的话,便抿唇而笑:“修为是一方面,分身所携神主之威,也不能忽视啊。那一位怎么说也是此界最顶尖的大人物,据说她一眼幻生,一眼幻死,常人受一眼,便是生死各半,只看运道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她的神情倒是严肃起来。余慈也理解,于舟老道和他讲起此界一些忌讳的时候,便提到论及神主层次,要存有敬重之心,甘诗真倒是做了个好榜样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“敬重”的心思,还是要相当长的时间培养,余慈一时半会儿便拿不起来,只是仰头看天:“这么说,伊辛和尚要糟糕了?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也不见分身投影如何动作,天空银氅招展,天地间一时明暗不定,细看去又觉得整个天空都在晃动,明王金身周围的烈焰金光,本还是光芒万丈,此时却像是被什么东西握住,扭曲得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明王金身再发怒吼,八条长臂摆动着挥出粗大的金矢流光,如霹雳横飞,每一道都有人腰身粗细,朝分身投影处飞射,隆隆有声。然而半途便一道道地消没在夜空里,如同一幕最拙劣的闹剧。

    不过偶有一根射偏了,砸向城边,在场的人们便看到,一堵十丈的城墙吃金光穿透,当即垮塌,然后便是烈火冲天,映上半边夜空,热风更席卷了半个城区。

    “如此战法……”甘诗真轻拂被热风吹乱的发丝,目光投向刚刚礼毕起身的善姣,“贵教神主分身是明法师请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正是明法师所为。”

    善姣修为不过通神上阶,之前也没有什么建树,可因为天上分身投影,俏脸上满是自豪:“她老人家虔诚之心动达上界,由神主点化,修成正果,将往离幻之天。如今凡胎化尽,已是神侍上师之身,自可请来教中上仙分身,扫除孽障!”

    这里只有甘诗真,长年生活在北地三湖区域,对罗刹教这等强邻颇具认识,才能完全理解善姣的言语。她默思片刻,叹道:“原来如此,借引神主之力洗蜕肉身,使神魂升华,确实可成神侍之体,只要神主永存,自得长生,但这需要全身心敬奉神主,尽失一个‘我’字,使之无可挑剔……这位明法师,好生不易。”

    善姣以教礼相回:“明法师虔诚之心,圆满无瑕,有目共睹,教中人都是深自感佩的。”

    这里面有点儿不搭调儿,甘诗真正统修行,其实不怎么赞同这种失去自我的长生之法,但眼下当然不好说出来,只是问道:“明法师与法身相合,能坚持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她便知道问错人了,善姣只能瞠目而已。

    甘诗真摇头道:“释教金身向以金刚不坏著称,韧性最强。但愿明法师能速战速决,满城百姓是撑不得太长时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神侍之身化入分身法体,可支撑三十息时间。”

    突然一句话,令余慈为之侧目。说话的竟然是香奴,这个有还丹修为的“车夫”,不知为何有了讲话的兴趣,就是话音有点儿含糊。

    甘诗真讶然投去一眼,秀眉又是蹙起:“三十息……已快到了!”

    “嘶”地一地啸,乃是发自高空。

    分身投影不知何时已抬起一只手,月勾似的半弧光芒撕裂天空,扯出的风压痕迹足有千尺,且还在不断延伸,在地面上看来,根本就是一道漫无边际的长线平推过去。

    明王金身想躲,可是那庞大的身躯刚一动,四面虚空却是一个极其诡异的震荡,然后人们便看到,高有百丈的明王金身向上一跳,然后竟是虚空打了个翻滚,动静极大,可却是挨在原地,压根儿没动窝!

    开什么玩笑?地面上几人差点儿把眼珠子瞪出去,现在是耍猴的时机嘛?

    荒谬的念头刚刚升起来,弧光再闪,烈焰金光中分,连带着百丈金身,一斩两半!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胡丹失声叫好,其他人虽未出声,但表情也差不多了。此时他们才明白过来,之前虚空震荡,原来就是罗刹教精妙的幻术,以此扰乱了明王金身的判断,将他陷在原地,生受一击。

    直至这时,人们才听到大气受挤迫发出的尖啸,漫天火云像是被无形的大手驱赶,翻浪推挤向远方。

    “双方神意运化的层次差太多……”

    甘诗真轻出一口气。神意运化是修行基础的基础,又是修行最高端的所在,像甘诗真这种层次,对其中奥妙最是敏感:“竟然是全面压制,大概是借用上仙的意念吧,不过,明王金身可没有这么容易被摧毁!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?”

    余慈眯起眼睛看上面,旋即发现女修的眼力当真了不起。那已经给切成两半的金身,下半边化光飞散,可上面半边却是金光夺目,头颅上三个黑沉孔洞更是腾起一层血光,下一刻,血光化为一根飞矛,飞射还击。

    只是差距依然存在,分身投影摆摆手,血光飞矛立刻崩解。此时谁都能看出来,在这场巨大至不可思议的分身、金身大战中,还是上仙分身占据了绝对上风,胜利已是不远!

    便在这气氛之下,甘诗真忽然拔高了嗓音:“速战速决!”

    还是迟了!话音未落,分身投影之外,银灰光雾流散!

    在人们瞠目结舌之下,那幅遮云蔽月的银氅,凭空消失,狭长双眸的凌厉光焰,更随之熄灭,然后在巨大分身投影的额头,一团银灰光芒分离出来,闪烁不定。

    沉默已久的伊辛和尚大笑声起,明王金身之外,烈焰金光的强度猛地攀升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“糟糕!”

    “怎会!”

    “这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如此大起大落,几个本来还算冷静的还丹修士,也有些慌了手脚,他们都去看甘诗真,却看到女修,还有她身边的余慈都抬起头,呆看天空。

    人们不自觉随二人视线远眺,但见无尽夜空之外,一点光芒闪动,初时难辨颜色,但光芒愈来愈盛,几个呼吸的空当,一道幽蓝便成为了夜空中新加入的颜色。

    光曳芒尾,却无半丝弧度,笔直如剑,直贯而下!

    目标正是军荼利明王金身。

    这岂能瞒过伊辛?“嗥”地一声吼,梵音轰鸣如钟,依旧完好的金身八臂分出两手结印胸前,持金刚杵的长臂则反手去迎那蓝芒。

    余慈心头狂跳,目光竟是从最关键处移开,在周围虚空一扫,不出意料,他看到了已“隐身”很久的何清。

    女修娇容也已映上一层幽蓝的光,双眸冷彻,触目生寒。

    “刑天法剑,斩!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何清露底牌,谁猜出这玩意儿从哪儿来?嗯嗯,猜谜之前,红票召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