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法身

    在场的都是高手,余慈一放出紫光,人们便知道,这不是真气、真煞之类,

    他们判断得不错,余慈使出乃是还真紫烟暖玉中蕴含的氤氲紫气。这一手“凝气成光”的功夫,还是余慈和诸老做交易时,从他那里学来的,专门用来激发还真紫烟暖玉的效用。氤氲紫气并无杀伤,却有驱邪之效,对血肉傀儡或有效用,余慈也是使出来看看。

    离远了不觉得,这边靠近了,余慈才发现,作为阵眼的血肉傀儡高壮如小山一般,只是大略塑出人形,手足都大幅简化,但外层特殊陶片上刻下的符纹,却是复杂到极点,纹路中似有水银似的流质滚动。

    此时,紫光及体。

    放射出的紫光远看是光,在余慈看来,更像是一层透光的轻纱,离体不过二十尺左右,便开始涣散,也与缭绕周边的阴魔互耗,但总算是落在了他锁定的血肉傀儡上。

    一层颜色迥异的惨绿烟气“腾”地冒起,与空气相激,便是哧哧作响。余慈眼尖,一眼便看到陶片纹路的光芒以可以目见的速度黯淡下去。心知有戏,当即发啸。

    这就是展现默契的时候了,啸音方起,凛冽剑气便从他肩侧呼啸而过,正中血肉傀儡胸膛。

    若是片刻之前,傀儡身上密密麻麻的符纹,自然会集聚巨量阴魔邪气,将自身笼罩在转轮阵势的保护下,消减剑气杀伤,又或者直接激发阵势深层变化,掀起一波激流,绞杀阵中绝大多数人。可如今,他刚刚被氤氲紫气洗了一遍,对阴邪之气的集聚效应大不如前,而剑气又是甘诗真所发,内蕴浩然之气,天然有破邪之力,只一击,便撕开了涣散的阴气,重重打在陶片之上。

    一声闷响,离得最近的余慈便看到,血肉傀儡前胸,当即炸开一个脑袋大小的血洞,污血飞溅,上面的符纹给破坏殆尽。然后第二波攻击来到,这是那些还丹修士的手笔,或是遥攻法器,或是破空剑芒,怎么凌厉怎么来,只一眨眼的功夫,便把这高两丈的血肉傀儡绞碎了。

    傀儡粉碎,余慈却没有懈怠,而是再度凝聚紫光,化为手臂粗的一道,斜射向地面。因为关键节点被毁,激发了十八阴魔转轮法阵的反击,傀儡破碎之地,像是变成了一个拔了塞子的水池,急剧抽吸附的阴魔邪气,竟形成一个肉眼可辨的漩涡。同时受阵势影响,这波邪气开始自动凝结符纹线路,一旦成功,便等于是“转轮”又转一圈,邪阵杀伤反要大增。

    便在此刻,氤氲紫气的光柱到了。

    还真紫烟暖玉强大的驱邪之力发挥了作用。虽说相较于庞大的阴邪之气,这点儿氤氲紫气还算不了什么,可是添点儿乱子绝对够了。紫光入地,一下子打乱了汇聚中的阴气排列。失衡之下,巨量阴邪之气激烈冲突碾压,在地表附近炸开一连串闷爆。

    余慈忙向后退,才退出百尺,便看到前面一圈低空震荡波纹扫过,稍高又是一圈,然后就是直冲天际的阴火,直喷出十多丈高,这样折腾,声势不小,但杀伤已经消减到了最低限度,而且还扰乱了“十八阴魔转轮法阵”的秩序,甘诗真剑圈防护压力立时为之一轻,后面已经有人大声叫好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样!”

    余慈心头一喜,拔步向另一个血肉傀儡冲击,前面自有甘诗真的剑气为他开辟道路。这般如法炮制,转眼又是三具傀儡被灭掉。此时阵中阴邪之气大减,那些阴魔或化形、或成烟,在他周围嚣叫不停,却个个近不得身,且余慈紫光一出,挡在前面的,便是灰飞烟灭的下场。

    “第五个……”余慈已经盯住了下一个目标,方迈出脚去,大地忽然震动起来。他方是一怔,随即发现脚下震荡得特别厉害,当下平移滑动,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刚脱开十余尺,地面轰声爆开,一个巨大的阴影将余慈罩在其中。回头一看,他便骂了娘:“还有备用的!”

    几乎是和刚刚被他毁掉的家伙一个模样,陶塑的傀儡撑开了刚炸开的地洞,慢慢升起。不只是这边,刚刚毁掉的傀儡也一发地“长”起来,整齐得得让人无语。

    顾不得周边流动的血腥味道,董剡倒抽一口凉气:“这几十年,城中的失踪人口,莫不是都放在这地宫里了吧!”

    董剡当年和白日府走得近,了解一些情况。知道绝壁城几十年来看似风平浪静,实际上每年都有千八百人无缘无故失踪,只是相对于百万人口的基数,不那么显眼而已。

    失踪人口里面当然有其他原因,但就算分出三五成,八九十年算下来,也是一个让人眼蹦的数字。若是伊辛和尚真有这般手笔,今天他这一行人怕是要难过了!

    身外压力剧增,余慈借着甘诗真的掩护退回来,做了一圈儿无用功,他脸色也不好看,但更现实的一点是:强行提取了那么氤氲紫气,还真紫烟暖玉也是吃不消了。这件天地异宝当然能使紫气再生,可毕竟是需要时间的,此时存货已经不多,本来余慈的如意算盘是再毁掉两个傀儡,就要大伙儿强行破阵,如今自然化为泡影。

    他计划受挫,可没有失去理智。回来便对甘诗真讲:“破阵要从大处着眼才行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他和甘诗真都生出感应,惊抬头,只见东方天际,七八颗星辰次第亮起,与之遥相呼应,中央天域,亦是星光大放,十余颗星辰的闪光,便如同最璀璨的星钻,便是漫天火云金光也遮掩不住。

    随后就是星光投射,实在无法形容十七八条星线垂落时的景致,梦幻般的星芒洒落,又是目标明确,在每个血肉傀儡头顶都垂了一根,阴云四合的转轮阵内,空气猛然僵滞。

    火云轰然开裂,金光漫洒而出。那军荼利明王金身似乎被这一手激怒,本就怒意汹汹的面相愈显狰狞,分出两条长臂,一持金刚杵,一持宝相轮,便要当空挥落,长臂方动,金身周边已是烈焰翻涌,更有黑炎长蛇,绕体飞游,漫洒火雨,遍及十里方圆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甘诗真高声示警,要众人速速退走,且绝不可令火雨沾身。但比她更早一线,高空云层开裂,一团银灰光芒坠下,看起来和明蓝身外光雾一般无二,但却要庞大得多。似乎是同质相吸,明蓝那团较小的光雾倏地化为一道长虹,直投向后来这团光芒,转眼就融了进去。

    也在此刻,虚空中一声铃响,悠然动听,音波到处,方才垂落的十余条星线,光芒愈发地晶莹起来。

    银灰光芒就此两翼飞张,便如挥动的鹤氅,乍一铺开,内里有人影显现,只是那体形比常人要高大太多!

    便在大部分人莫名其妙之际,有人尖叫出声:

    “天啊!”

    失态叫出声的乃是玄阴教的善姣,话音方起,无俦巨力从天而降,中央大气连呻吟的机会都无,便彻底投降:十里火雨霎时熄灭,而地面上十八具血肉傀儡齐齐矮了一截,随便便如渗了水的泥沙一般,无声崩解,化成一堆堆肉泥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众人中间,善姣法师,还有一直在她身边的香奴都是跪地,五体接地,虔诚地叩下头去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看着那银灰大氅下傲立的伟岸人影,余慈只觉得泥丸宫剧震,神魂几乎要砸开脑袋跳出去,顾不得其他,按住眉心意图缓解,便在此时,他依稀听得甘诗真喃喃话音:

    “玄阴分身……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**

    发现每章字数太少了,但就是写不完,囧!我真是码字废材……求红票安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