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破阵

    逆向流星的芒尾将天空剖成了两半,甚至是那一片烈焰金光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飞扬的烟尘已开始下落,使人们的视界变得清晰一些。天空中军荼利明王金身,也再次显现轮廓。此时,那个戴着髑髅冠的巨大头颅略微偏转,与数十丈高下的金身相比,切过天空的流星,更像一条小蝌蚪,就是尾巴长了些。

    强芒暴闪,头颅上代表眼睛的三个黑洞忽然大放光芒,赤红颜色汹涌而出,化为一片血光,抹过天际。那血光是如此强烈,一下子就把流星吞没,随后就是剧烈地燃烧。

    但转眼间,刺眼的血光中央,一团阴影迅速扩张,初时大小如同金身头面上三个黑洞,几个呼吸的功夫,阴影便飞速扩大,如同一张巨大的嘴巴,周围血光大片大片地陷入进去,再无声息。

    甘诗真运足目力,观看高空的情况。她的眉头自从辨明伊辛身份之后,还一直没有舒展过,此时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来人身外蒙着一层银灰色的雾,遮住了视线,令人看不清其真实面目。可是这人使出的手段,却是一点儿遮掩的意思也没有。看着那那边的刺眼光线,一片片地有去无回,甘诗真早得出结论:

    “这是万法吞光障,罗刹教的顶级神通!”

    众所周知,东海罗刹教是修行界最精通幻术的宗门,其教派内对幻术分类之精、之细,已经堪为此道止境。精通幻术,自然也要破解幻术,从这个意义上说,罗刹教破除幻术的本事也是天下第一。

    万法吞光障,便是一门破除幻术的神通,据说可以吞噬一切有形的光线,使一切以光色惑人的幻术无计可施。且除此之外,此神通对一些放射出大量光和热的杀伤手段,也有不错的防御效果。

    能运使万法吞光障,介入真人界域之内的,罗刹教里也不多见,是哪位……

    正思索的时候,女修耳畔,忽地传来余慈的叫声:“挡不住了!”

    别人都是莫名其妙,只有甘诗真才明白他的意思:

    说到底,余慈能以通神境界抵挡“界域”压力,凭的是敏锐的感应和高超的调息技巧,可如今又加进来一个真人修士,“界域”的压力增强,冲击变化也更为复杂,这已经超出了余慈极限,他的调息术已经镇不住了!

    甘诗真没有多说,手中短剑脱手而飞,虚空画圆,自辟出一块径长二十丈的区域,剑气布满,将“界域”形成的压力消化掉。这一手类似于梦微的无瑕剑圈,但范围更大,运使起来也更加从容,显出甘诗真超凡的造诣。

    直到此时,甘诗真才来得及招呼史嵩等人,小心“界域”的压力,尽量往剑圈里靠,当下又是一阵纷乱。

    在甘诗真的剑圈内,余慈所受的压力大减,总算能喘一口气,旋又笑道:“新来这位,是友非敌呢!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甘诗真只当他是闲聊,暗赞余慈心态放松之余,以微笑相对。她看了眼天空,又观察周围十八阴魔转轮法阵的运转情况。有这个罗刹教的高手帮忙,情况已经僵持住了,现在最要紧的就是破阵而出,将地面上这些人带到安全地带。

    绝壁城已经乱了,正是这些城中大佬发挥作用的时候。

    哪知余慈接着又道:“来的这位,是玄阴教的?”

    这下甘诗真惊讶了:“你认得?”

    余慈嘿了一声:“不认得,不过有点儿那个味儿……”

    甘诗真回眸看他,先前的惊喜已经过去,如今的心思,说是“佩服”,也不差了。

    一对真人修士交战形成的“界域”冲击,看似没有规律,但在乱象中,却有一种相对固定的节奏,对手变了,节奏也会相应变化。同级甚至更高水准的修士,能够从中观察到大量信息,不管这在常人看来会是多么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显然余慈并不明白其中的道理,不过他却从实际变化中,体会到了这种“节奏”的改变——即使还比较粗浅,也是足令人佩服的。

    甘诗真的眼神,令余慈有些尴尬。其实他是说漏了嘴,他确实能感应到“界域”的节奏,但能从纷繁混乱的信息中,一下子抓住很关键的一点,还是和脑中“冰山”有关。

    毕竟,留下这巨量信息的大人物,便有罗刹鬼王一个,来人与之一脉相承的法门痕迹,在混乱的线索中,便如一团规整的线团那样显眼。至于那人确切的身份,余慈现在可不会多费这个脑子。他转脸叫道:

    “善姣法师,来的是你们教中何人?”

    这一问实是惊煞了许多人,余慈却不管那些人怎么想,只是盯着善姣略显苍白的俏脸不放。

    善姣初时还有点儿困惑的样子,但很快,她便显出恍然的模样,苍白的脸上涌起红晕,更似要发出光来:“是了,是明法师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得到了答案,但脸上却不知该拿出什么表情才好,他已如此,更不用说其他人。明法师,明蓝?那位全盛时期不过通神上阶,如今老态龙钟,奄奄一息的老人家,便是天空中那位?

    此时,甘诗真示警声传入:“小心,十八阴魔转轮法阵发动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猛抬头,十八具血肉傀儡,并没有哪个移动。事实上,这些傀儡以特殊陶土为壳,储以血肉,激发咒力,虽也结实,但并非是拿来肉搏的,而是以其为核心,驱动阵中三千阴魔,汇聚到傀儡所处的十八个节点上,轮转衍化出诸多阴邪迷障,运转至极处,传说可将法阵范围内化为十八层魔域鬼土,引出九幽极地之火,损肉身、伐神魂,令人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“若要破阵,关键是破坏那些血肉傀儡。然而傀儡又是阵中最关键的节点,一旦触发,就会引发此阵极限威能……那般冲击,这里勉强有几个人能接住,可孩儿们怕是幸免不得。”

    史嵩将自己的研究说出来,苍老的脸上,长疤都是黯灰颜色。此次针对净水坛的行动,他叫来的都是万灵门的精锐,像无生剑门,更是把十三鹰的一半都拉了来,若是一发地折损在此,便等于挖了绝壁城诸宗的根子,是绝不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但如何破阵,史嵩说了不算,要由甘诗真做决定。

    暂将明蓝的疑问放在一边,余慈瞥了史嵩一眼,这位把话说开,必是看到甘诗真性情温柔,不会强行取舍,毁人性命,若换了何清,便真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此时明王金身大手印的冲击已经衰减得差不多了,漫天烟尘本该落尽,可废墟上,分明又腾起一层厚纱似的雾气,呈铁灰色,更有千百头阴魔鬼影徜徉其中,慑人心魄。

    这些阴魔鬼影也不是来散步的,在现身后便尖啸着冲击甘诗真布在外围的剑圈。可甘诗真精擅守备,以“持中法剑”的剑意布下的剑圈又哪是那么容易攻破的,更不用提四明宗修行,向来重视养浩然之气,天生便是阴邪鬼物的克星,此时便见一层层的鬼影扑上来,却是一圈圈地化为青烟消散,剑圈中央,甘诗真姿态从容,看不出任何压力。

    不过在余慈耳畔,此时正传来甘诗真的轻语:“如此只抵得一时,十八阴魔转轮法阵每一转都加一重杀伤,待转得十重八重,我便护不得这些人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咧嘴一笑,任是谁也看不出他在说事关生死的大事:“再耗下去,别说这邪阵,就是上面再来一记大手印,我们便都消受不起了……

    “所以还是要破阵!”

    余慈说得果断:“甘师叔,你往东北方向移半里路!”

    甘诗真什么也没说,只将神意运化,绕飞的短剑陡然切出一个偏角,将完美的剑圈扯得向东北方偏移,余慈也是闷声不响,顺着剑气开辟的路途直往前冲。

    这是在天裂谷养出的默契,史嵩等人还在发愣的时候,余慈已是奔出千尺距离,双手在胸前一合,似是结了个手印,紧接着就是一道粗若儿臂的紫光破空飞射。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五个人的办公室就剩俺一个……我这是悲剧啊还是悲剧啊还是悲剧啊?求红票,强烈要求换喜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