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三十五章 变化

    修行界是残酷的,每一次的四九重劫,都会刷掉一大批数千年来纵横寰宇的大修士,但与之同时,修行界又是有活力的,从来都是各类奇人层出不穷,后浪推前浪是最常见的现象。

    此一劫以来,在东方修行界,有叶缤、允星、陆素华等一批新锐强者,光芒四射,其耀眼处几乎遮蔽了老辈的成就。与之同时,相隔一道天裂谷,在西方修行界,东方修士习惯称为“无边佛国”的广袤世界中,似乎也出了几位了不起的人物,只因相隔遥远,少有往来,而少为东方人所知。

    不过,其中仍有例外。尤其是里面有一个人,非但在无边佛国闯下了极大的名头,百年前还跨谷东来,将其凶名传到了东方修行界。

    “……以军荼利明王法成就金身,随即投身魔道,每过一地,杀人盈城,尸横遍野,其本来法号已无人可知,只称呼他为:血僧屠灵!”

    或许是情绪,也或许是飞扬沙尘的干扰,甘诗真的嗓音有些沙哑:“血僧在无边佛国弄得天怒人怨,不得以东来避祸,却在抵达东方未久,就失了形迹,人多传言他是恶贯满盈,却不想是隐姓埋名,藏在这绝壁城中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能确认是他?”

    “军荼利明王法是一条,将这门释教护法神通,修炼到金身法相地步的并不多见。此外就是这狠毒手段……”

    女修微微摇头:“与妖魔勾结,举手屠杀以万计的平民,丝毫不忌讳杀劫临头,这样的肆无忌惮的屠夫,修行界没几个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尖锐的嘶啸声接着冲击巨浪的轰鸣响起来,声音发自掀起的尘烟大潮深处,那不仅仅是音波,还带着撼动神魂的咒力。甘诗真修为高深,余慈则是化入天龙真形之气,都不惧它,可附近几个还丹修士,却一个个都是面色难看。甘诗真反应极快,低呼道:

    “是阴极魔咒,小心阴魔附身……”

    “丝”地一记破空之音,女修剑气运化,在虚空中划出十余道分布清晰的轨迹,形成剑纹阵列,以之归拢大气震荡,消减咒音的伤害,同时她还不忘朝余慈这边看一眼,见余慈神色不变,才放了心。

    余慈知她心思,咧嘴笑道:“我体质特殊,可免疫大部分神魂冲击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甘诗真倒是想起来了,点了点头,神情却还是相当严峻。作为步虚修士,她的感应范围、精细程度都要超过余慈一截。她已感觉到,伊辛和尚的一记大手印,决非是单纯的泄愤之举……

    但没来得及细说,她眉头便是一动,没有任何迟疑,手上短剑紫气氤氲,剑芒突刺,扎入土层超过三丈。地面猛地抖动,随后就是一声呼啸,便是隔着厚厚的土层,也是尖厉不类人声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甘诗真一击得手,剑芒嗡声外展,裹着余慈,包括他手中的证严和尚斜飞出去。余慈也将希光剑持在手中,问一声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成形阴魔,裹血肉而生。”

    甘诗真的回答很简单,余慈没有听明白。但紧接着,尘烟大潮中,便有十几个巨大的影子显现。透过烟尘,能够看到那影子类似于人形,但许多位置却是扭曲得不成模样,身外似乎是蒸腾着烟雾,又像是燃着火,同时,还有浓郁的血腥气,伴着热风吹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用血肉拼接的傀儡!”

    附近的史嵩大声叫喊,万灵门在这方面颇有些造诣,自然是一眼就看出来:“伊辛必是早有准备,地下藏着炼就的血肉傀儡,使阴魔附身,便可由虚转实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尘烟中那十几个巨大的影子已经动了起来,初时动作还有些窒涩,但几步跨出,速度就不可思议地飙升,顺着冲击巨浪的余波,分散到这片废墟的各个角落。

    中间有董剡和胡丹反应得快,剑芒阴火齐出,却也只是将两个血肉傀儡迟滞一线,没有造成任何影响。至于修为最高的甘诗真,反而没有出手。这么一来,眼下的形势,倒是由那个几血肉傀儡,隐然将余慈一行包围住,观其站位也别有玄机。

    冲击巨浪的终于有消散的迹象,诸宗修士已经不自觉地聚拢在甘诗真周围,指望她拿出个章程。

    甘诗真则没有理会地面上的变化,她很清楚重点所在——血肉傀儡不算什么,决定性的因素还在上面!她将视线投向空中。因为飞扬的烟尘遮挡,空中的烈焰金光似乎也黯淡了些,而军荼利明王金身,更是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不过天空中的战斗,只会更加地激烈——从那边传来的强劲跳跃的律动,正以某种独特的方式传导过来。女修敏锐地感觉到,她的气血流动因此而加速了一成,至于其他人,感应没有这么敏锐,可受到的影响,甚至是“伤害”则要远超过她。

    这正是真人修士发挥到相当程度之后,生成的“界域”现象,对交战双方影响不大,但对观众则是杀伤力极强——围观真人级数的争战,本就是极危险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何清虽是托大玩火,但她有法天绝牢傍身,发挥出的战斗力绝对比得上真人那一级数。说起来,甘诗真最担心的还是余慈。除了那些已经东倒西歪的通神修士,便数他的修为最弱,对远方传导过来的“律动”,抵抗力也就最差。她回过头,果然余慈正伸手按着胸口,似乎已经感觉到不适。

    “怎样?”

    关切地询问一声,甘诗真去摸余慈的脉搏。但刚伸出手,她就发现异常:余慈的呼吸节奏与平常不太一样,不是那种急促的样子,而是缓急交错,看起来没有规律,但甘诗真这般修为,却能看出,余慈分明是针对上空的律动压力,自发地调整气血运行速度,以减少压力带来的伤害。当然,纯凭呼吸也做不到这一点,余慈还要通过按心口的方式,加以助力。

    “这是最高段的调息术吧……离尘宗连这个都教?”

    甘诗真又惊又喜,她自然明白,这可不只是调息术高段的问题,还对余慈的感应精细程度,提出了近乎苛刻的要求。否则一个感应错误,说不定就要弄巧成拙,伤了自己。

    余慈最初是应付得颇为紧拘,对甘诗真的关切无法及时回应,过了片刻,才缓过点儿劲,冲她一笑:“没事儿,就是头皮有点儿紧……”

    说得轻松,其实他也明白,这回是托脑子里“冰山”的福。若非是从中多次感受到两位大神通之士遥空对冲的大场面、大气魄,神魂对此类波动也非常敏感,由此引动气血交换,他恐怕就是被那“律动”重创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此刻,他和甘诗真算是先知先觉了,史嵩等人全被眼前的血肉傀儡牵住心神,对更大的威胁懵然不知。现在首先就要解决这个问题,否则说不定才一动手,这边史嵩等人便受压力律动的影响,运岔了气,以至屈死当场。

    他和甘诗真达成共识,那边史嵩也有所得:“方圆五里地面上,已经排出了阵势。傀儡就位,总计十八头,三千阴魔以之为中心,运转如轮,这大概就是伊辛所言‘十八阴魔转轮法阵’的真面目吧。”

    甘诗真嗯了声,正要给几人示警,却忽地一怔。旁边余慈抬起头,此刻,天空中的“律动”,忽然生出变化:

    “有人加入……”

    便在余慈喃喃说话时,一颗逆向的流星放射出明亮光芒,穿透沙尘,迎着天空中本无人能干预的战场,疾速突进,转眼便撞了上去!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越来越觉得,写得太谨慎了……这段情节过去后,也许要换换脑子。唔,放纵一下好不好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