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 杀戮

    为了详细探知伊辛的手段,余慈干脆寻了十多个和尚,用神意星芒投射了,忍着多视角的眩晕,多方比较。如此这般,伊辛的手段没弄明白,他却发现,证严和尚那支离破碎的神魂状态,在净水坛僧众里,也是顶古怪的一个。

    除了证严之外,其余和尚的神魂结构明显属于正常范畴,包括同属于通神修士的那位。余慈挠了挠头,也许他应该仔细地察一察,可惜现在实在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此时殖入的星芒又往证严神魂深处探了一截,按这个进度,也许再过十天八天,他会探知到证严更深层的意识。心念在其中转了一圈儿,确认没有别的变化,余慈便准备退出,然而在此刻,星芒照耀之下,因封禁而静寂的神魂深处,却有某种思绪流动,恍若深谷中潺潺流动的小溪。

    醒了?

    余慈将心念移出,却见证严依旧在昏迷之中,并无虚假——总不会是做梦吧?

    外面的情况由不得余慈继续思考,

    周围修士忽地一阵骚动,余慈回头去看,只见远方荒野之上,燃烧的黑炎升腾,在夜空中化为一团隐透光亮的火云,火云漫卷,范围不断扩大,转眼前竟然要压到众人头顶。

    人们看得真切,缝隙中,除了那深沉颜色的火焰,还有更夺目的金光渗出来。初时点滴如沙,很快连成一片,强烈的光线对比,生出一种极宏大的视觉冲击,直捣在人心口。

    伊辛和尚分明将气势做大了,此时天地之间,几乎充塞着此人的气息,裹得余慈呼吸不畅。甚至吃火云金光一照,他便觉得那是伊辛淡漠的目光射下来,浑身都不得劲。

    “让和尚从容蓄势……何清究竟在做什么啊!”

    余慈忍不住抱怨一句,当然甘诗真就在身边,他也只是腹诽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,也许是怨念太重,火云金光下,一直不作为的何清忽地纵声长啸,咒音随之迸发,掀起了开战以后,最强劲的反击。

    “锵”地一声震鸣,似乎是有人振剑作啸,但声音则要厚重得多。音波入耳,余慈恍惚间便觉得,云层之上,有一柄大得超出常理的巨剑,隔空挥动,剑刃劈风,掀起百里狂飙。

    漫天火云猛地震荡,厚重的云层给撕开了一道长及十余里的大缝,金光倾泄而下,却很快在咒音冲击下扭曲起来。云缝撕裂一道还不够,与上一道平行,相隔数里,火云再度中分,这一回云层中透出的金光甚至给挥得散了!

    紧连二击的呼啸声挤压在一起,沉闷如雷,然而接下来,第三度冲击又至,高空啸音陡转尖锐,余波袭下,也刮人耳膜!

    全无悬念的,火云三度中分,巨大的“创口”已经合不拢了,三条裂缝之间的云气,更是散乱如絮,其间金光更是黯淡下去。

    “以咒法行剑,清姨这一手云峰三断,便是第一流的剑修使来,也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甘诗真轻声赞叹,但很快又蹙起眉峰,只因为开裂的云层深处,刺目金光便如水落高峡,急湍而下,瞬间将裂缝充斥,光芒较最初时还要来得强烈,照得数十里方圆亮如白昼,绝壁城的居民想来又要过一个惶惶不安的夜晚了。

    伴着金光而来的,是澎湃的气浪,当头而来的重压,一瞬间便把所有驭器飞天的还丹修士压回地面,同时还有“哗”地一声响,刚才寺中逃过一劫的几间屋子给拍平在地上,不只是寺庙,连带着更远处的民居,也是如此,只此一波,便不知有多少人稀里糊涂地死去。

    余慈听到甘诗真轻呀了一声:“这样的交战,要往天上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蓦地断绝。此刻,下面的人们都看到了,云层裂隙的金光下,显出一个模糊的影子,但转眼变得巨大,也更为清晰。

    随后金光中燃起了火,几根略显细长的影子分枝在烈焰金光中曲伸两下,像是手臂的样子。

    由此再看,头部、身躯的轮廓就很明显了。然而那尺寸未免太大了些,一丈?三丈?十丈?还是百丈?

    因为距离和光线的问题,地面上的人们很难把握确切的大小。不过那影子却是越来越清晰,余慈看到,多达八条长臂,或箕张,或结印,或握法/轮、或持金刚杵,环绕身外,其表情则是狰狞凶恶的嗔怒之相,巨大的头颅上佩戴髑髅冠,烈焰金光下,显出三团暗影。

    那是三只眼睛,因其神光内蕴,相对于烈焰金光,反而像是三个黑窟窿。可是正有一种如有实质的波纹从中发散,弥漫在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“军荼利明王金身法相……伊辛竟然还能凝成金身!”

    “锵”地一声响,甘诗真短剑出鞘,不自觉地紧抿住唇角,秀美的面庞上终于有了所谓“严峻”的模样。

    余慈连打了几个寒颤,这无关胆气,而是不可逾越的位阶差距之下,身心的本能反应。但反应也仅此而已,经过记忆区间“冰山”的洗礼,余慈对类似的精神威压已经有极强的抗力,他如此,别人却没这个能耐。环目再看,周围能站着的通神修士,早只剩他一个,那些还丹修士,脸上也绝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这是甘诗真第二次说类似的话了,她用剑指了一个方向,大概与远方战场成一个斜角。余慈知道不是逞英雄的时候,一口应了,让史嵩带着人照办,他则俯身,挟起证严和尚,也准备后撤。可接下来却见甘诗真没有动身的意思,惊问道:

    “甘师叔?”

    “我留在这儿。清姨全力迎敌,再无法从法天绝牢分力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纤弱女修轻声说话,却没有可商榷的余地,余慈一愣,旋又明白过来,扭过头,只见宝雁塔废墟上,原被浑厚元气牢牢锁住的幻魔金塔及其流出的阴灰雾霾,已再度活跃起来,外层的元气坚牢被一层层蚀去,看上去随时都会崩溃掉。

    余慈倒抽一口凉气,之前他完全没想到这边的连锁反应。若是元气坚牢毁掉,“三千阴魔”流散,绝壁城百万居民恐再无噍类……

    仓促间尚未想出个章程,旁边甘诗真忽地心生感应,刚一抬头,脸色刷地白了。

    余慈慢了一步,刚扭头,胸腹间已被人揽住,硬生生发力,带着他和证严和尚向侧方飞掠,一闪便是数十丈开外。

    因为是倒退着飞掠,余慈恰可看到刚才立身处的情形。

    一道金光,一道粗有十丈、高接云端、几乎是擎天柱一样的金光,化为弥天盖地的手印,无声无息压下。只一瞬间,宝雁塔的废墟、周边庭院、邻近的殿堂、封锁的地宫,当然,也包括上空悬浮的元气坚牢,灰飞烟灭。然后才是滔天的冲击巨浪,大地眨眼间就成了一锅稀汤,土石砖瓦尽化齑粉,在无穷尽的冲击催动下,地面像海浪一般起伏,中央附近的高下落差超过十丈!

    还没走远的诸宗修士瞬间给吹成了滚地葫芦,有些运气糟糕的,更是直接被冲击巨浪吞没,尸骨无存。时间仓促,宝雁塔废墟附近那四十几个昏迷中的和尚,能给带出去的,十中无一。但相较于稍后的冲击,简直不值一提!

    海浪式的冲击一直延伸到十里开外,强劲余波更是广及百里——地震了!是波及全城的大地震!绝壁城地动山摇,几十万民居瞬间倒塌了一半,其余的也在余震中瑟瑟发抖,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。

    包括余慈在内,所有人都傻了。轰隆隆的震鸣声已经压倒了一切,但就是这样,人们似乎也能听到城内瞬间拔高的哭号!遥隔数里,人们口鼻间便似乎充满了血腥气。

    “你个王八蛋!”余慈直接爆了粗口,但骂声刚出去,便给刮而来的狂风吹散了,况且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骂谁。

    “要来了!”

    轻细的嗓音穿透狂风,进入耳中。余慈愕然扭头,却见甘诗真的神情平静得超乎想象,只是眉峰蹙刻的痕迹,便如刀斧劈砍的一般。

    “三千阴魔流散,添上城中十万冤魂,他是要屠城……我知道他是谁了!”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大事件收尾中,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……我弄这么复杂干嘛?兄弟姐妹们只要记得,一时的描述未必是真的,就可以了。当然,要是能送几张月初红票,鄙人更加感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