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三十一章 压制

    伊辛和尚确实想走了,他的话音越来越低、越来越远,也越来越缥缈不定,显然正在远去,而且动用了很诡异的遁法,遮蔽他的行踪。

    余慈抬头看幻魔金塔,看起来毒和尚是放弃一件上品法器,为自己赢得脱身的机会……行事之果断,确实不同凡响。

    “甘仙长!”

    这是胡丹急促的嗓音。这般情况下,人们总是会顺着阶级往下找,以实力论资排辈,何清被困住,主事的自然就是甘诗真。平常极超然的余慈,此时倒要给略去。

    纤弱女修闻声看去一眼,又扭回头,没有任何表示。

    胡丹正愕然之际,一直虚悬于半空的何清,睁开了眼睛。旋即一记厉啸声起,如银瓶迸裂,那一瞬间,仿佛有千重百叠的力量扭合在啸音之中,轰然炸开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一圈极淡极细的波纹以何清为中心,四面扩散,一闪即消。这是因为啸音有着极强的针对性,自然消散极少,侥是如此,外围余慈等人,脑中也轰地一声响,似乎被人扭着脖子猛晃脑袋,眩晕欲呕,再看旁边景物都有了重影儿。

    他只隐约听到甘诗真说了一句:“大裂空咒!”

    是咒术……

    余慈按着额头,慢慢从音波的冲击下缓过来。他所见这几位离尘宗的仙长,谢严和于舟擅长使剑、解严在符法上造诣深厚,至于何清,则毫无疑问精于咒术。修行界的咒术系统拥有庞大的结构和众多分支,但其最根本的施法手段,毫无疑问就是咒音!

    咒音如刀,挟着凌厉威煞之气,划空而过。

    上方乌金光芒已然中分,裂开长痕。不过细若发丝,但已经足够了。十八阴魔转轮法阵再难隔绝何清与外界元气的联系,而且一个失控,便是连锁反应。

    何清抿唇止啸,眸光冰冷,在那长痕上一扫,黑夜中蓦有一道流光,自天外飞来,瞬间跨越十里虚空,如流星般斜坠而下。周边修士耳中只闻得哧声长鸣,便见流光穿透而入,原本覆盖头顶乌金光芒以可以目见的幅度撕裂、崩解。

    这像是某个征兆,幻魔金塔顶部,那由妖魔异形拼接而成的莲台微微震动,忽地自发尖锐之声,同时接二连三的雾气飞流,在虚空中显化为巨大的虚影,仿佛真有强绝妖魔现于人间,撼人心魄。

    然而,在那道天外飞来的流光面前,这些虚影,却似乎空有其表。流光一闪而过,放射的强芒照射之下,妖魔虚影瞬间灰飞烟灭,崩散之干脆,像是事先排演好的闹剧!

    可是,周围余慈等人,却没有一个敢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流光魔影撞击之时,他们耳边响动的便是一声声震耳欲聋的气爆,边上天地元气几乎滚沸,狂飙四面吹卷,将刚才宝雁塔废墟上的石块砖瓦吹得满天飞舞,直抛出数百尺外。

    便在这混乱的爆响中,忽有“咔”一声,随即乌金光剧盛。

    董剡失声叫道:“撞上了!”

    流光与幻魔金塔正面碰撞!

    那一瞬间,金塔外层,一道扭曲裂痕急速延伸,转眼就蔓延到塔身底座。一层阴灰浓雾便从缝隙中喷出来,因其浓度过高,喷涌时摩擦相激,便如一圈同色的火焰,烧得大气吱吱作响。

    “阴魔邪气外溢……准备!”

    史嵩大吼下令,要周围的手下尽力控制。他没想到何清竟然真动了手,一时只觉得胸口发堵,这类失控的阴魔,无法对他这样的还丹修士造成威胁,可是若真是爆开了,流出一两成去,那阴邪之气弥漫,诱发人之贪嗔诸魔念,怕不搅得满城大乱,比妖魔杀进来,也差不到哪里去了!

    然而他吼声的尾音,却被更强烈的声音压下去了。

    夜空中陡起雷音,在修士们看来,那是周边天地元气在一股强绝力量的驱动下,轰然内聚。

    刚刚毁塔的流光当空一绕,化为一道光环,嗡嗡转动,并有向内收缩的趋势。与之相应的,周边天地元气仿佛是大海中央猛地陷落一块,引得周边海水扭成漩涡,向下沉降,附近所有的物件都陷进这个漩涡里,向中心倾扑!

    “是法天绝牢!”

    余慈数月前见过一回,对那光环印象极深。他一直都怀疑,“法天绝牢”的本体,是不是就是一枚圆环。但他也想不了太多,耳边连声轰响,这是寺中的建筑承受不住内聚的力量,在天地元气绞杀下,一波波倒下,占地数十亩的净水坛寺庙,像是遭了一场地震,顷刻间夷为平地,尘烟飞扬,寺里的和尚一个个狼狈不堪,包括控制他们的各宗修士,也不好过。

    更靠近中心的位置,余慈、史嵩等人的身子也不由自主地往前倾,在他们的感觉中,前面就是万丈深渊,有意后退,可身体便像是被无形的手揪着,挣脱不得。

    “何仙长……”余慈想提醒何清莫要伤了自己人,可以真煞催发的吼声才一出口,便给扯得支离破碎,本人反而落得狼狈。便在此时,耳畔嘶声轻啸,和风似的剑气抹过,转眼在周围布下一个圈,隔绝了中央恐怖的漩涡及塌陷力量。

    他回头去看,咧嘴道:“多谢甘师叔!”

    女修对他浅浅一笑:“清姨这一手霸道了些,却是护得周全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上面虚空中的变化,已经有了一个雏形。幻魔金塔上的裂纹仍在延伸扩散,腾起的阴灰雾气咕噜噜如滚如沸,却再也脱不出方圆丈许范围。由法天绝牢驱动方圆数里元气,形成了这样一个完全密封的空间,甚至有继续收缩的趋势。

    幻魔金塔咯咯作响,似乎随时都可能被法天绝牢内聚的力量彻底挤碎!

    一手造成这种局面的何清,却看也不看一眼,只是伸出右手,五指舒张,随即合握。大气中轰声巨响,掺着一声闷哼,近十里外的夜空中,一个人影在高速飞掠中撞上了一堵巨墙,未等他消卸力道,强绝的反震便直掼入体,将他震飞回去。

    回震之势未止,这边何清又伸出一根手指,随意抹画两下,破空声骤起,大气中陡现出七八道长痕,贯穿虚空,同时也贯穿了人影肢体,撕裂皮肉,挥溅血液。

    手指又自合握,夜空中强芒爆闪,似是五雷正/法,却是元气剧烈摩擦生就的“雷锤”,当头砸下,将人影轰入地下数尺深。地面随即反常地鼓起,似乎有恐怖的力量随时都要喷发出来,而这期间,无数闷爆在里面炸响,使得鼓起的地面不断变形,终至爆裂!

    然而强绝的力量不往上走,偏向下去,闷震声中,地面瞬间塌陷出一个径不过八尺,然而深有数丈的大洞,一眼望不见底。方圆里许的地面,却是给震得酥了,无数裂纹蔓延,夜风吹过,春日湿润的泥土翻卷如沙尘一般。

    余慈凭借着照神铜鉴还有一点儿神魂感应,勉强能“看”到远方的情形,此时不免呲牙吸气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何清的战斗方式。

    那是以法天绝牢为运转枢机,使雄浑无比的天地元气,变成她手里的软泥,想怎么捏,就怎么捏。而且,她还按咒法将散乱元气排列组合,生成强绝杀招,在操控范围内,几乎没有任何延迟,一旦发动便是狂风暴雨一般,绝不给人任何喘息之机!

    不过,他能感觉到,何清仍有保留。

    何清仍不管寺庙废墟上,封着三千阴魔的元气球,径直飞到十里外,天地元气激烈震荡的战场,盯着那里刚刚出现的深坑,久久不语。刚刚被轰得全无还手之力的伊辛和尚,则是气息全无。

    余慈这边,由胡丹和善姣在原地照看着破裂的幻魔金塔,其余人等也赶过来。恰听到长时间沉默之后,何清第一句话:

    “卢明月是你的同伙……”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现在是何清时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