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算计

    宝雁塔五层上,灯火照影,伊辛和尚容颜沉静无波,颂念的佛号似乎仍在塔中回荡。在他身前,证严和尚垂首端坐,气息微微,依然神智全无。

    不过在证严身前地板上,有一圈金光余波闪动毫芒,还没有消散干净,大气也还有些许波动。在此征兆彻底消失之前,混浊的声音终于传出来:

    “贼和尚,你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支利的声音近乎疯狂,它绝没有想到,伊辛和尚竟然会孤注一掷,做出这等事来:这厮难道忘了王上手中那份儿足令他驻世长生的秘法吗?

    和尚没和他过多纠缠,仅是淡然道:“支利大人不加体衅,陷贫僧于绝境,贫僧也只好借大人的魔躯一用,死里求生了……哞!”

    随他喝出真言,塔中一切异象尽都不见,连带着支利的嚣叫,也消失在虚空深处。伊辛和尚轻声一叹:“长生术虽好,总要有性命享用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!”

    冷澈嗓音由外传入。这一刻,塔外风铃声起,叮冬声才响了半截,便有嘶然风啸压过一切。轰地一声响,宝塔五层半边墙体粉碎,夜风灌入,内里掺着森森寒气,将塔中长明灯吹熄。

    伊辛和尚抬头平袖,只见夜空中,何清负手而立,眸光冰寒,刺面如针。

    与之同时,塔外夜空已被各类法器宝光照亮。何清的现身就是信号,早早等候的绝壁城其余三宗头面人物,像是史嵩、胡丹、董剡等,纷纷驭器到此,,分布宝塔周边。另有数十名通神修士,在外围引领人马,把满寺僧众彻底控制。

    如此场面,不啻于天罗地网,任何一个还丹修士见了,都要给压得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可是伊辛和尚不同,面对此等剧变,他所做的,就是向当头何清合什一礼:“何仙长明鉴,长生术固然要有性命去享用,然而非是名门大派弟子,不拿性命去搏,又如何能够收得?世事之绝情,天道之残酷,莫过于此。”

    “和尚是个明白人。”

    这是余慈在后面喃喃说了句,他是想到了早年的经历,惹来旁边甘诗真一瞥。余慈也回看一眼,想问个问题,不过嘴巴张了张,终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此时,宝雁塔外,几十道目光都盯在伊辛身上,至今仍有人对已经既定的事情表示震惊,但事实摆在眼前,他们也就没有必要多想,只需按照既定的安排,将此事了结在今夜!

    虽是今夜行动当之无愧的领袖,何清却完全没有假手于人的想法。她早以气机将伊辛和尚锁定,法天绝牢化于虚空之中,随时可以聚气成形,将目标拿住。而她也确实出手了,她是一以贯之的实证部理念,不讲虚文,结果才是第一位的。其他什么事,都可以留到擒住和尚之后再说!

    便在伊辛和尚感慨言语出口之后,宝雁塔猛地一晃,,只一瞬间,砖木搭建的塔身便绽开了无数裂纹,四面元气聚合,此时何清方冷笑道:

    “和尚,让我看看你的搏命之举。”

    伊辛和尚神色不变,双手在胸前结印,身外僧袍鼓涨,自他脚下,一团黑焰上卷,旋又舒展开来,如绽莲花。而“花瓣”之下,黑焰丝丝缕缕,如活蛇一般。模样十分诡异,然而人们见他容色如铸铁,面对何清这等步虚修士发出的强压,也未有稍移,不免觉得其心志强韧,由内而外,便如巨岩一般,难以撼动。

    “好个军荼利明王法,确是释教护法神通!”

    何清漫声一赞,法天绝牢则是轰然收紧,周边余慈等人,也觉得心口一抽,再看宝雁塔,已是崩溃在即,塔顶大块檐角剥落,外面雕刻装饰也纷纷碎裂,这七层宝塔,转眼就要崩溃掉。

    余慈目光一扫,见到伊辛身边的证严和尚,眉头便是微皱,但此时万万没有让何清停手的道理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刻,众人眼前金光大放,旋又有一层黑潮当空,平淹而至,与前面金光相合,生成一种极沉重的乌金颜色。仿佛是一面铁板,当头压下来!

    明知那是幻觉居多,可场中诸修士,还是忍不住提气相抗。这一下子,人们便纷纷发觉不对:

    “贼和尚禁锢了外界元气!”

    不知是谁叫出声来,只因这一瞬间,人们提气聚力时,外界元气的呼应明显停滞,在场的都是经验丰富之辈,立知缘由。可是禁锢周边元气,除了那些顶尖人物的顶尖修为,大都还是在预先布下禁制法阵才行,伊辛和尚哪来的机会?

    “塔项!”

    这回是甘诗真轻喝,声音虽不大,却是醒人神志。余慈猛抬头,只见宝雁塔顶上,随着大块檐角瓦片脱落,终于显露出一件尺余高的物件,乍看是塔尖,却放射出乌金光芒,沉沉而下,如轮如盖,遮蔽方圆百丈空间,直接把周围修为最高几人罩在下面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幻魔金塔?”

    余慈还记得这件堪与玄真凝虚丹比价的宝物,尤其是记得伊辛和尚曾说此塔曾是祭炼十二重天的上品法器,却因久未祭炼,品质略有下降——实在是一派胡言!若真如伊辛所说,现在这情形又算什么?

    “嗡”地一声长鸣,宝雁塔终于承受不住内外力量的冲击,轰声坍塌,证严和尚瞬间给埋在瓦砾堆下,不知死活,伊辛和尚却是脚下黑炎莲花并蛇影托举,稳立虚空之中,而他头顶数丈之遥,便是同样悬空的幻魔金塔。塔身上依然放射乌金光芒,遮蔽百丈万圆,之前去捆缚他的法天绝牢之力,却不知为何,消散于无形。

    何清依旧冷静,以神意运化,不过数息时间已将周边情形了解了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不管伊辛前面如何欺诳,头顶那幻魔金塔的力量确是出乎意料。竟然能够暂时切断她和外界元气的联系,以此方式,挫消法天绝牢的力量。但和尚的手段若仅此而已,未免看轻了她多年修行!

    正待动手,她秀眉微蹙,前面伊辛和尚的身形,竟是如一个泡沫般,砰声碎裂,归于虚无。只有那幻魔金塔,孤悬高空,遍洒光芒。何清想扭头转身,但才一动念,却是硬生生止住,想了想,她在人们惊讶的目光下,瞑目不语。

    余慈讶然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有法阵运转于无形……”

    甘诗真的嗓音更轻,开始想要上前,但前移数尺,又停下来:“阴邪之气出入于有形无形之间,衍化万端,却蓄势未发,最好暂时不要触动为上。”

    余慈之前完全没感觉到阴邪之气的存在,经甘诗真提醒,便眯起眼睛,运起观魂法眼,正要看个清楚,异变陡生。

    便在乌金光芒中,丝丝缕缕的阴灰之气泛起,嘶嘶的声响也弥漫虚空,便如同万蛇攒动,落在耳中,让人心烦意乱。另外一侧,史嵩环目一扫,眼神陡地凝住:

    “阴魔化形,小心!”

    这一声喊,立时引得周围几个还丹修士发力,要将迫近的阴魔击杀。

    “停手!”

    余慈和甘诗真同时制止。甘诗真是修为精湛,不惧魔侵,而余慈则是凭着观魂法眼以及还真紫烟暖玉,未受迷惑,而且还顺势看到了更深层的变化,便由他警醒道:“这里发力,受力的是何仙长,这宝塔邪门儿!”

    史嵩等人都是瞠目,再看虚空中瞑目不动的何清,果然见到她身外衣裙几不可察地涨缩两回,消去了冲击而去的力量。也亏得是她,换个人说不定便要死在自家人手里!

    “原来这幻魔金塔这么好用的。”

    伊辛和尚的声音忽然响起,说的话却是莫名其妙,但很快人们就听明白了:“确实要感谢支利,它在血狱鬼府中,也是步虚级别的妖魔。差与何仙长仿佛。虽是入我修行界,实力受损,不过那一身精血皮肉总还在,以之为祭,这‘幻魔宝塔’虽与我法门不合,总算能暂用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和尚当然不是好心为人们解释,此时他形影俱无,只有声音流动在人们耳边:“十八阴魔转轮法阵,乃是那鬼刹和尚毕生心血所聚,衍化十八绝地苦狱。即使法门不全,困住何仙长一时三刻,总还是可以的。只望仙长不要强行破阵,否则毁去此塔,塔中收藏的三千阴魔势必倾泄而出,散落四方。那时这绝壁城中百万平民,便是它们最好的食料!”

    “好个毒和尚!”

    余慈呸了一声,他也知道,伊辛所言未可全信,不过所谓“三千阴魔”之事,他觉得未必是假。不管何清在不在乎城中百姓,可既然她身负护持绝壁城百万黎民的责任,此时便不可能冒险行事。

    伊辛和尚这一手,确实是抓住了何清的软肋。

    暂时困住了这边修为最高的何清,伊辛和尚想要脱身,难度降低何止十倍?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潇洒一点,切换,上传成功!结果五分钟后回头有敏感词囧,幸好是不指望全勤,否则还不吐血……吼吼,有红票没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