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二十七章 图穷

    面对众人目光,伊辛和尚语气和缓:“这地宫,原是属于白日府的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言语,周围十几二十多号人,倒有一大半,脸上写着“不信”二字。

    伊辛和尚视若无睹,缓缓道:

    “其实是自贫僧立寺之日起,这地宫便已存在。乃是那金焕初到绝壁城,惨淡经营之际所建,后来白日府势力,此地也就是半废弃状态。对此一寺僧众一无所知,直到后来白日府通过此地宫监视寺中动静,才顺藤摸瓜,发现此地宫所在。”

    稍顿,他又道:“当时白日府如日中天,本寺难以寻个公道,便忍下这口气,花了一笔钱,将此地宫买下。又恐白日府熟知地宫布局,籍此对我寺不利,此后多年,屡经改造,与初时相比已是面目全非。且无庸讳言,这地宫中也有些本寺的隐秘之事,这里恕贫僧不再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听伊辛和尚说得有鼻子有眼,在场的虽未尽信,却也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史嵩回头,往高空中何清那边瞥了一眼,点头道:“若依大师的说法,白日府中应该有这方面的记载,我这便吩咐人去察验。至于这里,不妨由大师领着,带我们入内一观如何?

    伊辛和尚倒是一口答应:“清剿妖魔,乃是各宗份内事,净水坛自然不落人后。”

    随后他便指着露出的甬道说:“此地乃是个迷惑人的死胡同,内设机关,与地宫整体不通。我们不如到入口去,逐一搜检如何?”

    这个史嵩却是不能擅作主张,先看何清,见女修全无表示,又看余慈,这回终于有了回应。

    “兵贵神速,按部就班空耗时间,若妖魔还在其中,谁知它会不会趁此机会跑掉?”

    余慈冷冷说话,没给伊辛和尚一点儿面子。他这种态度,看在诸宗首脑眼中,马上就和近两日城中紧张气氛勾连起来,一时间看向伊辛和尚的眼神,又都有所变化。

    伊辛和尚却还能稳得住,他双手合什,和声道:“是贫僧想得不周,余仙长又是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直接下去就是,看看妖魔藏身处,会是个什么模样。先找到妖魔残留的线索,再以之为中心搜查不迟,至于这地宫内的机关禁制,便由伊辛大师安排,先都停了吧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露齿一笑,森然道:“反正绝壁城堂堂气象,已不是白日府在时模样。这些地宫暗室,以后也没什么用处!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心头都是一凛,伊辛和尚却展现出超常的心理素质,声音依旧平稳:“余仙长说得是。”

    定下方略,何清和甘诗真终于落下来。她们对余慈的安排都没提出意见,只是稍做分派,由何清打头,甘诗真压后,如此以两位步虚修士的能力,足以应付一切意外情况。

    在场修士十有七八懂得土遁之术,不过那些个随扈没必要下去,只有几个宗门首脑往下走,唯一例外的,只有玄阴教。那善姣或许是觉得自家实力不足,吩咐香奴跟着,对此,何清扫去一眼,视线略在香奴身上驻留,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伊辛和尚先期已经解除了周围的机关禁制,一行人直接下到二十丈深的地底,何清判定的妖魔曾经的藏身地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间颇宽敞的密室,封得严实,里面用具却是积灰甚厚,显然很长时间没人居住。不过在厚厚的积灰上,留下了非常清晰的印迹,印痕犹新。

    几个宗门首脑都是经验丰富之辈,一见到这些印迹,便都驻身不动,只有何清如羽毛般飘前,修长的身形没有带起一丝风,积灰上的痕迹也未受到任何影响。

    “妖魔的臭味。”

    何清冷冷说话,目光在室内巡逡,想要找出妖魔的移动轨迹。

    余慈对妖魔的研究远没有何清那么精深,也就不费那个脑子。不过这时候,他还是暗中向史嵩和胡丹使个眼色,让他们注意伊辛和尚的动作,那边也是心领神会。

    此时伊辛和尚依旧淡定,便如垒垒冰岩,连根眉毛都没动一下。但他越是如此,越让人觉得古怪:就算是清白无辜,在此人人怀疑的当口,难道他就没有一点儿“可能被冤枉”的觉悟吗?

    片刻,何清得出结论,妖魔确实在此潜伏了一小段时间,而且很巧妙地利用了附近的禁制,遮蔽它的信息。由此可以看出,这头妖魔不寻常,绝不是那种脑壳儿里塞着肌肉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“妖魔为天地戾气所生,凶暴嗜血为其本性,故而生出灵智比其他生灵都难得多。但一旦开悟,品阶便都是不凡。这头妖魔,起码是还丹修为……”

    何清手指在虚空中划出一道线,那正是妖魔从密室离开的轨迹:“它是用土遁,从侧壁出去……那里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伊辛和尚回答道:“应该是一条走廊。”

    “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也按照妖魔的移动方式,到了隔壁,果然如伊辛和尚所说,这是一条走廊,略有弧度。这时不用何清解说,众人也看到了走廊上妖魔狂奔时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被“法天绝牢”探知后,妖魔显然非常紧张,没有掩饰自家形迹的意思。当然,这么做也没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沿着走廊走出一段距离,妖魔留下的痕迹消失了。何清这回很快就有答案:妖魔重新使出土遁之术,从侧面移走,从此便开始无定向的挪移。当时应该是何清运使法天绝牢搜索的最频繁的时候,妖魔必须穷尽一切办法,才能从那天罗地网中逃脱。

    此时,众人前方就是走廊尽头,那里安着一个铁门。何清视线扫过,也没说什么,正往前走,这时,伊辛和尚却突然开口道:

    “诸位请稍等。”

    在人们目光盯视下,伊辛柔声说:“再往前,就是本寺经常使用的地域,那里禁制机关更多,有许多都是从里面无法关闭的。诸位虽然是修为深湛,就算触发机关也不会伤到,但搅得地宫一片狼籍,也是不美。且待贫僧通知外间弟子,将里面禁制关闭,再搜索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一来一回,时间短不了吧。其间走了妖魔,又该怎样?”

    阴森森开口的是董剡,落井下石的人从来都不会少。对玄阴教时如此,净水坛这里也一样。

    “倒也用不了太长时间。”伊辛和尚淡淡应声,目光却看向何清。

    何清面无表情,只是摆摆手,让伊辛去做,见她的态度,董剡讪讪停口。

    只有余慈、史嵩这样了解内情的人才知道,何清这种态度,其实就是让伊辛多做多说,从中窥得破绽。

    伊辛和尚向何清施了一礼,走到队伍前列,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法,前面走廊尽头的门户突然大开,两个应是地宫看守的和尚分明给吓了一跳,齐齐扭头,只是两个和尚那边有灯光照明,走廊这里却一团漆黑,光线对比强烈,让他们一时看不清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时,伊辛和尚拿出一颗照明用的大珠,借着这点儿光芒,外间的和尚才看清来人,慌忙行礼,但见到后面走廓里黑压压的一片,一时都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这边修士都是眼明心亮之辈,看到走廊内外的对比,便知道前面伊辛和尚所说的情况,至少有七八成是真。

    伊辛和尚也不耽搁,随便叫了一人,让他去上面,给寺中的证严和尚传话,让他关闭地宫一应禁制机关。那弟子匆匆去了,没半刻钟,人们便听到地宫中隐隐震荡,稍一感应,便知周围禁制已给关了大半,剩下那些,是和主体无关的独立布置,有伊辛和尚在,也无需担心它们添乱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众人并非是呆站着,而是在地宫中缓步而行。这片时常使用的区域,也不会有什么禁制,大伙儿倒很好奇,地宫中和尚们的生活状态。

    余慈更关注的还是伊辛和尚本人,不过此时这个冷静的家伙再不发一言,只跟在旁边,倒是刚刚留下的看守弟子,目光游移,两股战战,模样极是惶恐。

    他越是这样,越说明这里有问题。余慈还没细查,便已经有了答案——前方何清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法,轰一声响,左侧整面石墙都塌了下来,连串尖叫和怒骂声起,但很快便像是给割了喉咙,齐齐断去。

    余慈往那边看,在纷扬的尘烟后,影影绰绰不知有多少人。一个个灰头土脸也就罢了,更荒唐的是大半都光着身子,且是男女都有,前者均光头留疤,分明是受了戒的和尚。

    此时,里面被惊住的人们,终于有反应过来的,忽有女子挣开了前面和尚的钳制,哭叫着往这边扑过来。一个领头,满室嚎啕声起,令人惨不忍闻。

    扑来的女子早早被善姣拦着,玄阴教应付凡俗女子还是颇有手段,不过眼下也不用询问,这般情形,便是傻子也知道是什么玩意儿。

    何清回眸,冷冷盯视旁边的伊辛。难得和尚依然神色平静,只是双手合什,颂念佛号,倒是宝相庄严。

    “继续找!”

    何清平淡开口,当先转身,也在此瞬间,里面七八个和尚齐齐倒仆,躺倒一地,气息断绝。那些哭叫的女子也都给震住,满室为之一静,

    何清可以不管,不过余慈可要有主动扫尾的觉悟,他与史嵩商量几句,便召唤远处地面上的随扈下来几个处理此事,直接把净水坛的人马当成空气。

    伊辛和尚并无他话,默默伸手,为众人指引方向。

    余慈看着这和尚,摇摇头,心中颇是佩服。他走出两步,听着耳边嘤嘤哭声,眉头皱了皱。当年在双仙教时,依稀也见过这般境况。

    对了,还要防着这群和尚破罐子破摔才是。

    他心念一动,又放出神意星芒,寄在这里各人脑宫中,这样若有意外,他也能及时反应。

    再走两步,他心头猛地一跳,寒意笼上心头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困死了,差点儿一睡不醒。没有双休……有红票没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