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 发掘

    手指碰触镜面的那一刻起,余慈神意运化,通过宝镜,放射出一溜星芒,约有十来颗上下,散射四方。很快寻觅到周边适合寄存的生灵,随即打开相应的视角。其分布得非常均衡,整体范围约在方圆十里以内,余慈便利用这些生灵,将这片丛林分割成大致均匀的几块。

    照神图已经消失几个月了,余慈从不适应到主动寻找方法,慢慢地也找出几条路子。眼下便是他为了解决散乱的视角,特意分划的区域。

    第二波神意星芒喷射而出,至此,身边的何清与甘诗真还都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散乱的视角的没有层次,但余慈为它们预设了层次,使之稍微有点儿规律可循,也更利于观察。

    皱起眉头感应半晌,神意星芒覆盖范围内,确实没有妖魔的影踪,这也在余慈意料之中。他本就没想着能顺利锁定妖魔,如此做法,只是借机将自家的铜镜亮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何清拿他的照神铜鉴说事儿,很是讽刺了一通,余慈当时给抓着软肋,以至哑口无言,颇没面子,如今亮出宝镜,有知过则改的意思,也有昭示心迹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有意让何清明白,心思全无遮掩,果然惹来女修一瞥:“这就是你那能够远观敌情的宝贝?”

    余慈点头,初次将宝镜现出人前,感觉其实也没有那么难受,心头反而陡然轻松下来。照神铜鉴似乎感应到他的心情,散发出朦朦青光。

    “人器呼应,若有节拍。这件法器的祭炼,是一器一法么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知其来历?”

    余慈只能摇头。

    何清嗯了一声:“观其样式,颇有古意,只是布局残缺,可惜了……回头有空,在山上查查资料吧,说不定能将其补全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女修便瞑目不语,应该是操控法天绝牢,再度搜索妖魔踪迹去了。倒是余慈愣了半晌,这就完了?甚至连入手细看都没有,隔空扫了眼,就算了结,比他想象的实在简单太多!

    余慈甚至有些失落……这宝镜在何清这类人眼中,难道就如此不值一提?

    他以前偷偷摸摸、贴身秘藏的行径,又算什么?

    余慈苦笑自嘲,然而同时他也觉得,自家的心境又开阔许多。

    此时,绝壁城四个宗门的首脑,逐一到来。最先来的史嵩和胡丹这对师兄弟,他们控制下的万灵门,已经完全倒向离尘宗,甘为附庸,何清则以信任作为回报,他们两个,是绝壁城诸势力中,仅有的两个知道何清大概心思的修士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无生剑门的董剡,此人这段时间不理俗务,埋头闭关,抓紧时间祭炼在易宝宴上新得的法器,尤其是那枚剑丸,此时已有几分火候,功行也有进步,现身人前时,便觉得他气息吞吐都寒芒烁烁,气机森然。不过,此人仍对余慈手中那枚剑刃念念不忘,只可惜余慈这几日事忙,也暂无出手的打算,将他晾在了一边。

    然后才轮到南城的东道主伊辛和尚,此人展现出一贯的沉稳冷漠。便是这几日糟糕的局面,也不能变其颜色,与人见面时,一切均如既往。但越是如此,才越让人感觉到他的诡异莫测。

    至于玄阴教,碧潮外出未归,明蓝不良于行,只能让教中名义上与明蓝齐名的护法仙师善姣前来。不过,其人虽是个貌美少妇,却还不如她身后一身黑袍裹体的影子来得醒目。

    “香奴?”

    余慈一眼就认出来,善姣旁边,正是碧潮多次携同来同去的车夫香奴。看来这次碧潮出来,没有再乘坐她那辆奢华香车。

    四宗首脑,有的带着随扈,加起来有十人左右,除香奴外,都无法驭器飞空,只能停在下面丛林中。此时已围成一个散落的圆圈,将之前何清所指的曾经的妖魔藏身处,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妖魔之前就藏在这里?”

    史嵩空袖飘飘,居高临下,仔细打量下方丛林。

    “是在二十丈的地下。”

    余慈轻声补充,同时回头去看何清,他感觉着,眼下时机也差不多了。何清暂时还没有反应,只与甘诗真并排虚悬空中,看几个宗门首脑发言。

    史嵩也瞥去一眼,转而又和余慈交谈:“气机感应总是感应,不如眼见为实。余仙长,我们将这里挖开如何?”

    余慈慢慢点头,二十丈的深度,对常人来说,能挖个一年半载,但对在场的修士而言,只是出力大小而已。之前他听何清说,妖魔的藏身处乃是早有准备,也觉得好奇。在这城外荒郊中,又哪来的藏身之所?

    他视线转向伊辛,这和尚方脸上全无变化,看不出端倪,但这时候,也未免稳重得过份。

    请示过何清,余慈便让下面的随扈们出手。其实天空中几个还丹、步虚修士,任何一人出手,效率都要远胜,可是一方面是自恃身份,另一方面,何清也预先提示过:

    “下面有人工开凿的痕迹,尽量留存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一层层地剖开好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刚才放射神意星芒的时候,已经通过地下生灵,对里面的浅层结构有了大致的了解。便让甘诗真放他下去,指挥着随扈们,按前面的印象将土层翻起。

    他身份特殊,这一下去,几个首脑也不好意思旁观,也都落下去。其中胡丹和董剡更是直接来到他身边。

    胡丹不说,董剡本来是很阴沉的一个人,但此时受余慈手中那枚剑丸的诱惑,没话也要找话说,以图尽快和余慈攀上交情,将剑丸入手。

    余慈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两人说话,同时指挥着各宗修士,分开了最上面的土层,约在两丈深的地底,是一个凿穿的甬道。

    几个首脑围在上方打量,后由史嵩道:“确实是人工打通的没错,看起来已经废弃了,不过,若工*是达到二十丈深度,这里就可能是一段迷障,给下面打掩护,或者布置机关。”

    董剡嘿地一笑,双目倏睁,一道剑芒凭空射出,直插入甬道之内,斜贯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刻,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,剑芒过处,除了土石阻隔之外,还有一层相对薄弱的力量障碍,与剑芒碰触,在甬道深处,甚至跳耀着火花。

    史嵩笑眯眯地道:“董门主炼化剑丸后,一手无生剑,越发神妙莫测了!”

    “试试手罢了,炼化还早。”董剡颇有自知之明,也不偏题,用下巴点了点下方甬道:“禁法仍在,如何?”

    史嵩已在无形中成了诸宗的发言人,在挖出的大坑边看了会儿,方道:“诸位,我看这下面禁法反应,似乎近期还有人保养。工程深度从两丈到二十丈,面积也不会小,且这里水层甚浅,在此位置动工,应该费了不少心思。”

    他话中条理清晰,慢慢推进:“这么一个大工程,能建造且维护的,无外乎这几家……诸位可有什么消息?说实话,我们万灵门给赶出绝壁城多年,想在城边儿上弄出这么一个工程,且时常维护,还是力有不逮。”

    董剡也在撇清:“门中满打满算二十个人,那剑可挖不得土。”

    玄阴教的善姣在几个首脑中间,难有什么发言权,只是摇头:“本教不知。”

    至于理由,一时也说不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最后是伊辛和尚,他还没说话,一旁胡丹便抢先一步问道:“这样一个工程,又在南郊,大师难道一点儿风声也未听闻?”

    伊辛垂眸,似是打量翻开的土层甬道,又似瞑目养神,让人捉摸不透。半晌,才轻声回应:

    “这地宫,我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精力不济,还好明天(呃,已经是今天了)是星期天,久违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