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 魔踪

    从神魂层面突然跳转进入现实世界,让余慈稍稍有些不适应,他靠着栏杆,眨了眨眼睛,才缓过来。此时映入他眼帘的,却是极熟悉的温婉秀丽的面容。

    “甘师叔?”余慈忙挺起身子,至于站立则是不必了。甘诗真不在意这个,余慈也很难用对长辈的态度对待这位纤秀柔弱的女子。

    “打扰你了,在练功吗?”

    甘诗真抿唇一笑,却没有坐下的意思。这回余慈是真坐不住了,起身笑道:“神游物外而已。”

    如此回应,余慈也在奇怪,为什么甘诗真会来找他。这段时间,女修一直在丹崖独辟的静室中闭关,稳固现有境界,只出于礼貌,在中间参加了玄阴教和随心阁组织的夜宴。

    余慈曾听何清说起过,这位纤弱可人的师叔会随同宗门人马,一同登临九天外域,也在那里告别,在孤寂无边的空间中,继续自己的修行,直至回返四明宗。这里有个特殊名目,便叫“读万卷书、行万里路”,是四明宗培养他们顶尖人才的试炼。

    可以想见,在女修回归之后,其在四明宗的地位,必然会有一个大幅度的攀升,成为宗门未来千年的中坚人物之一。

    对此,余慈既佩服,又羡慕,当然,还有无尽的向往。

    两人并排而立,余慈要比女修高出整个头。若是在二人初识之际,余慈大概只能看到女修丝绸般的发幕——甘诗真是不习惯仰起脸和人讲话的。不过此时,以二人共患难的经历,女修却是非常自然地仰起脸,轻声道:

    “城外有些异常,清姨的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异常?是伊辛和尚有什么马脚露出来了?”

    余慈知道,何清不会将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这边,她应该有着一记甚至多记后手,才算正理。所以,若是别的方向出现成果,余慈是一点儿都不会惊讶。

    哪知甘诗真却是摇头:“是清姨的法天绝牢有所感应……城外有妖魔流窜。”

    “妖魔?”

    这个是真的出乎余慈预料之外,也让他不解,有何清镇守在此,寻常妖魔鬼怪,翻掌间即可灭杀,哪还用专门通知他?

    要知道,在何清接手绝壁城之后,便将身上最厉害的法器,即“法天绝牢”祭出。此物用以攻敌时,可抽取十里方圆的天地元气,锁杀敌手,威力极大,而何清此次用的是它的防御之法:

    那枚金环可以充做广大范围内,天地元气的运转中枢。在它的控制下,方圆数十城范围的天地元气,便给编织成一个巨大的蜘蛛网,某些特定的目标,如果碰到这张“网”上,其存在会立刻反馈到中枢,并引发“法天绝牢”的强劲冲击。

    这等法器,某种意义上,相当于“五方通灵符”的加强版,甚至有些照神铜鉴的效用,可以借助天地元气的流动变化,收集远方信息,只是不比照神图的详细,可它攻防一体,借天地之威发动雷霆一击,又远比照神图霸道得多。

    余慈曾问过何清这件法器的祭炼水平。其结果让他无语:法天绝牢是离尘宗眼下辈份最长的方祖师亲手祭炼之物,后赐给何清。其地煞炼数已七十二层圆满,天罡炼数则是十八层,也就是说祭炼层数达到惊人的九十层,即十五重天的水准,在离尘宗是能排进前十位的上品法器,便是在通玄界,也是无价之宝。

    在余慈所见的法器之中,也只有当初慕容轻烟手中的“大洞七变五方真形符”,历经两劫时间,几代人努力,才勉强在祭炼层数上超过,但以实战论,威力还要瞠乎其后。有此件法器在手,何清的战力已经直追真人修士,当日能锁禁真人阳神,迫得对方爆体自绝,并不出奇,那些小妖,又算得什么?

    “小小妖魔,心念一动也就灭杀了,却拖到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挠挠头:“妖魔在哪儿?”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余慈是从天空直达目的地的,携他前来的自然就是甘诗真。

    何清似乎打定主意让自家侄女帮忙,作为仅次于何清的强大战力,甘诗真性情温和,并不计较什么,有她在此,各类事项安排起来,要容易得多。说句不敬的话,和甘诗真在天裂谷那段时间,余慈便觉得,这样的同伴,用起来实在是顺手得很。

    从高空俯瞰下去,绝壁城南郊河道,便如一道白炼,横穿丛林,自十里坡倾泄而下,成为壮观的大瀑布,激流飞湍,汇入灞河。南郊大概是绝壁城周边环境最复杂的地方,山脉丛林,河道峡谷,交错纵横,春夏时节,物种丰富,灵气充沛,实在是个好去处。

    不过,随着净水坛在南城开宗建寺,这里几乎便成了和尚们的后花园。寻常人误入其间,一去不回的绝不在少数,在城中居民口耳相传中,这甚至就是净水坛的恶人们杀生害命之后的抛尸之所。或许是用尸体做肥料的缘故,几十年下来,南郊丛林倒是越发地丰茂起来。

    余慈抵达此处的时候,何清正孤悬空中,负手而立,眼神则在丛林中巡逡。

    “妖魔在哪儿?”这是余慈来后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何清瞥他一眼:“妖魔在哪儿且不去管,你承诺的事情,办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有些消息等着证实。”

    余慈一语双关,也不知道何清能理解多少。说罢,他也学何清,拿眼睛在丛林中扫动,看是否能找到妖魔的踪迹。

    这回答轻描淡写,何清自然是不太满意的。不过现在她现在另有要求,也不再求全责备,只是指了个方向:“地下,约有二十丈左右,曾经有妖魔驻留,如今已经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余慈奇道:“逃掉了?”

    何清没有立刻回答。事实上,法天绝牢并非是专门侦测目标的法器,因为她觉得妖魔来得蹊跷,为了避免打草惊蛇,没有立刻引动“法天绝牢”的反击,只是大致把握方位,想顺藤摸瓜一回。可是那妖魔的滑溜超出估计,或许是有所感应,形迹越来越隐秘,终于在半个时辰前,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“此妖魔非是那些只懂得杀戮的蠢材可比。应该有着相当的理智或是灵觉,又或兼而有之。若是后者,便很有可能是血狱鬼府的高等妖魔,这类妖物,天裂谷动乱期间,宗门能擒杀的也是少数,我前面是托大了。”

    女修仍是讲求实际的,并不因为自己的失误而忌讳什么,而且,她确实有着新发现:

    “在追索期间,我发现妖魔曾在地下找到过两三个藏身处,藏匿极深。若非法天绝牢控制元气流动极其精微,说不定还要被它瞒过。这些藏身处,不是临时开辟出来,而是早就存在……我已叫来城内各宗首脑,要问个清楚明白。”

    余慈心领神会,此时何清应是怀疑妖魔和城中某个势力有关,甚至更明确地说,是和南城的净水坛有关。叫来各宗首脑询问,看似打草惊蛇,但结合前面层层进逼的效果,或许另有奇效。

    看他若有所思,何清问了一声:“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余慈最初是没有什么别的想法,但经何清这么一问,忽有一个念头跳出来。

    这不正是洗脱形象的好机会?

    他吸了口气,点头道:“何仙长想的已是周全,弟子别无补充。不过,就妖魔踪迹一事,弟子还想试试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捏住了袖中清凉的铜镜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大概要等过了这个星期,才能调整过来吧。网线依旧断,难道是到期了,无线网卡延迟得厉害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