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着手

    余慈打得一副好如意算盘,借着神魂震荡的机会,将神意星芒打进证严和尚脑宫,如果能分散其注意力,进行深一层殖入自然最好。

    前期非常顺利,根据“冰山信息”领悟出来的神魂震荡之法,乃是将自家阴神化为无形有质的震波,冲击神魂层面对方“魂源”所在,别开蹊径,余慈又使得突然,便是以史嵩的修为,在那一瞬间的功夫也觉得心神摇动,证严更是微微一眩,此时神意星芒已经穿透进去。“星光”照耀之下,和尚脑宫之内,明光大方,神魂状态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然后余慈便发起了呆。

    其实余慈不可能看到目标的神魂究竟“长什么样”,但神意星芒光耀之下,证严和尚的神魂状态却以某种独特的信息,反馈回余慈心头。

    习惯了“心内虚空”的物象、心象之辨,余慈很善长将抽象的信息形象化,此刻在他眼前,他似乎见到了,一片灰黯昏沉的天地,阴霾四合,使天地几乎要合拢在一起,而“视野”中的大地,却是四分五裂,死气沉沉,似是一片浩劫后的废墟。

    余慈通过神意星芒,见识过千百人的脑宫神魂,却从未有过类似的经历。

    这就是证严和尚的神魂状态?如此支离破碎,生机全无,他怎还能活着的?

    余慈神色微变,还好此时证严和尚正皱眉体会刚刚神魂震荡的问题,没注意到这边。便在此刻,随着和尚心意凝聚,这片神魂天地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在神魂更深层,有一股力量聚合。好像是厚重大地之下,沸腾的岩浆,非但挥发出巨大的能量,还生成一股惊人的吸力,使破裂的神魂向中央凝聚。眨眼功夫,四分五裂的“大地”,便有合拢的趋势。

    神意星芒依旧悬空照耀,证严和尚神魂力量发动,反而让他更好观察。

    如今他便确认了,虽然外表惨不忍睹,但证严和尚似乎拥有一个非常惊人的神魂内核,按照显识、隐识、元神的三层结构,似乎可以说明,其核心元神反常地强大,所以才能够将外围支离破碎的神魂外壳聚拢起来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会达成这一效果……

    仅就余慈那点儿修行知识来看,他记得佛门修行与玄门性命双修不同,有转世轮回一说。多有高僧大德,舍弃皮囊,步入轮回,只护得一颗真种子永放光明,倏乎十余世、百余世,塑炼金身,终得超脱。

    若强以玄门经义/解释之,那大概就是只在元神真性之上着手,一开便奔着阳神去的。

    可那些高僧大德转世轮回后,难道都是这么一副德性?

    元神修行,对刚刚阴神出窍的余慈来说,还是相当遥远的一件事。证严的这种情况,他也只能猜测,终究漫无边际。

    说又说回来,证严和尚如此状况,倒是更利于神意星芒寄生于此:“且将神意星芒寄下,看看情况再说!”

    时间紧迫,余慈心念一动,神意星芒直接穿透证严和尚支离破碎的神魂外层,在靠里面的位置,寻了一处角落,伸出“根须”,寄生上去。对此,证严和尚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将心念移转出来,余慈往二人脸上看,见他们终究没有发现自自己的手段,证严甚至还颇是赞叹所谓的震神之法,微微一笑,便和他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,慢慢走到山腰。这里是原白日府山门所在,在白日府覆亡时,连带着下方的小镇都损毁大半,现在这个是后来新盖起来的,只有一个牌坊还算显眼。送客到此已经全了礼数,证严知机告辞,但未等余慈二人说话,牌坊后突然转出一个人来。

    “证严师兄,住持见召,请你速回!”

    看穿着打扮,来人正是净水坛的和尚,透着些低辈弟子的谨慎,当然能看出他辈分的,还是那张像正常人的脸。

    净水坛和尚修为稍入门的,都有蛇类姿态,证严、证德均如是,像这样的和尚,净水坛足有百余人,且修为越是精深,越是肖似,这是让人非常奇怪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看起来小和尚在这里守了有一段时间了,脸上很有些如释重负的样子。

    证严和尚面对低辈弟子,气派也是很大的,闻言只是嗯了一声,是爱理不理的神气,那小和尚倒是见怪不怪,匆匆施了一礼,便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余慈笑对证严道:“既然是伊辛大师见召,便不耽搁你了。当日从屠独手里逃生,有大半都是靠着证严师傅事前提醒,这份恩义,我铭记在心,日后大家常来常往,切磋经义,岂不快哉?”

    以余慈此时的身份,绝壁城各宗修士无论哪个听到,都要大为振奋,可证严和尚反映只是咧嘴一笑,说不出古怪的神气。

    余慈微愕,不觉得自己说错了话,证严则是转瞬又恢复了正常,丑脸上神情从容,仿佛刚刚只是面皮抽风,谦虚两句,又向二人施了一礼,就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一且看起来都很正常,可刚才一瞬间和尚的神情变化,却给余慈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,且越是回想越觉得古怪,他还怀疑是自己的错觉,又问史嵩,这个极老辣的人物默然半晌,道:“证严身为净水坛弟子首席,貌似脾气古怪,实则极有分寸,在绝壁城年青一辈,也是一等一的人物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没有再说,但余慈完全可以理解。他点点头,觉得以证严的能力,不至于出现如此清晰的神情变化,为他和史嵩所察知。脑子转了几圈儿,忽然想起一事:“证严和伊辛关系如何?”

    史嵩想了想:“不曾听闻详细,只是证严和其师傅,性格差异甚大。证严阴阳怪气,有时嬉笑油滑,但对同门师弟管束甚严,动辙打杀;伊辛和尚沉默寡言,对门下弟子却从无管束,净水坛的恶名,一大半都来自他的放纵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师徒倒是古怪。”

    余慈漫声回应,脑子里面想的则是在天裂谷时,通过照神图看到的一幕:当时伊辛和尚隔空暂寄魂于证严身上,与玄阴教明蓝交谈。事后,证严极其愤恨,而明蓝还用拍脸的方式安慰他,给余慈留下极深的印象。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余慈猛然发现,他前面的思维似乎走进了误区,他其实没有必要按着何清的思路,从证严到伊辛、再到“出手理由”之类。因为他掌握着一条何清仍未察觉,又或者察觉了却仍未肯定的线索……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“请通传,离尘宗余仙长到。”

    车夫中气充沛的嗓音足能穿过两重院落,引得幽求宫外那些敬香的信众纷纷投来视线,更在幽求宫前殿激起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下一刻便有前殿执事匆匆出来,趋车前拜见。余慈掀帘而出,从车上下来,也不愿浪费时间,摆摆手,便自往里面去:

    “碧潮上师可在。”

    余慈的行为也恁不拘小节,前殿执事正想着用什么规矩迎候,见此也不必再伤脑筋了。但面对前几个月,只用几句话便能扼住教门咽喉的厉害人物,执事不可避免有些紧张,姣好的脸上竟然沁了薄薄一层汗,只轻声道:

    “上师不在宫中,由明蓝法师暂代宗主事宜。”

    “哦?不在家?明法师何在?”

    前殿执事正要说话,前面已经有内侍迎上来,施礼后道:“明法师不良于行,请余仙长入内相见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余慈仍记得明蓝在谢严、何清等人面前,从容不迫,令人莫测其深的模样。怎么几个月不见,就“不良于行”了?

    此时距丹崖上的家宴结束不过一个时辰,余慈的行事堪称风风火火。

    他此来幽求宫,目的也是明确:他要玄阴教给一个答案!

    犹记得当日何清剖析天裂谷动乱的八条线索,最后两条是净水坛和余慈,而倒数第三条,便是玄阴教,对其评价,只是“操线傀儡”几字,含糊得很。

    可余慈却知道:玄阴教,或者干脆说它背后的罗刹教,虽然不是天裂谷动乱的罪魁祸首,却非常清楚以净水坛为代表的神秘势力的一举一动。双方的关系非常复杂,似乎是有合作关系,可又彼此拆台,奇怪得紧。

    余慈正是要从此处下手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脑袋还是昏昏沉沉,只能说接下来努力更新了,现在连已经断更几天我都有点迷糊……一场大梦做过来,我原来还在这个世界上。不知所云,望乞见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