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二十一章 透灵

    余慈倒没史嵩师兄弟想象得那么心机深沉,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,原因无他,只“底气充足”四字而已。他大概是绝壁城中,除净水坛、玄阴教两家当事人外,最知根底的一位。何清的要求对他来说,全无难度,自然也就挥洒自如。

    至于他拿出百芒化灵纱,亦是同理——若无细纱本身,史嵩等人便是有法门也徒负呼呼。退一万步讲,就是百灵化芒纱本身,对余慈来说,也只是一项引子,他真正的目的,并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史嵩等人不知究里,对余慈心胸甚是赞佩。见他们的模样,余慈心中暗笑:“所谓心胸宽广,格局阔大,不外如是……”

    在前日被何清讥刺一通之后,他对“格局”二字,很是敏感,闻言又是感慨,又是自嘲。不过话又说回来,何清讽刺他敝帚自珍,恐怕也是拿高了标准,若他身上真有几件祭炼七八重天上品法器,保准比现在还要大方。

    说到底,心胸格局,还是要有相应的实力搭衬,否则不过是空放大言,又或是打肿脸充胖子,从一个极端滑到另一个极端。此间玄妙,还要仔细把握。

    他在这边感慨,其他人做的也是同样的事,只目标不同:“虽是外道,制成此纱的也必然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。至少需要通晓法门,才能将传说中艰深无比的诛神刺,简化为这等模样。”

    证严在旁啧啧赞叹,细长的手指探出,在细纱上慢慢移动,体会上面花纹的妙处:“这宝纱,余仙长是从哪里得来?若按着易宝宴上的价位,这件祭炼两重天的法器,我愿开价五千如意钱,或是祭炼四十层的法器来换。”

    史嵩师兄弟此时也回过神来,由胡丹笑道:“证严师傅打得好算盘,要我说,这法门本身也就罢了,真能持此纱在手,期以十年八载,仔细研究,未尝不能略窥那诛神刺的门径,实是不世出的宝贝!”

    他本是抱着出言挤兑的念头,制造话题,但说到这儿,心中却是一动,史嵩比他反应还快,立时便道:“若余仙长有意出手,敝门中三件祭炼达九重天的法器,可由仙长任选一件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笑着摆手:“算了,我这儿入手也没多久,都没暖热呢。”

    “耶?这纱巾鱼刺哥哥是从哪儿弄来的?”

    自余慈拿出百灵化芒纱之后,小九便左看右看,除了颜色略有遗憾之外,倒是颇为喜欢上面的花纹,此时看她的模样,似乎有要求史嵩、胡丹为她购置一条的想法。

    余慈失笑:“这个‘弄’字可圈可点……”

    他只这么一提,却没有解释。小九有些懵懂,不过其他人却都明白过来,这幅红纱,来路想必不是你情我愿的买卖之类。

    他们当然不会在小姑娘面前刹风景,便都转移话题。此时安排的酒菜都上来了,也就是几样小菜,看上去倒是颇具匠心,小九这时便有了任务,是在一旁侍酒,证严和尚也不忌荤腥,边喝边聊,其间话题总在修行、见闻上打转,对涉及绝壁城事务的问题一概不论。

    一席酒吃下来,也算宾主尽欢。

    不过这里面,史嵩、胡丹这对师兄弟,表现得兴趣盎然的同时,却是都有些莫名其妙。他们安排这顿宴席,是为了便于余慈在证严身上打开突破口的,可看眼下的情况,余慈倒像是真把“正事”给忘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二人越来越疑惑的时候,旁边执壶的小九,打了个呵欠,然后便止不住,又连打几个,看起来两眼迷朦,眼帘便似有千斤重,时时都要睡过去的样子。

    余慈注意到这情形,眉头皱了皱。他知道,这是神魂受创未愈的表征。

    来绝壁城之前那几天,他已经知道想寻找第二条品相上乘的鱼龙,已经是不可能的事,便将精力都放在配合诸老的研究上。以此获得诸老高达五万如意钱额度的“赞助”。

    诸老虽然脾气暴躁,但在神魂研究上,却是此界少有的权威。余慈在他身边,耳熏目染,对神魂本源的了解,已非昔日可比。他作了个让人噤声的手势,轻声招呼:“小九?”

    小姑娘的反应明显慢了一怕,等她迷迷糊糊抬起头,还以为余慈要她倒酒,嗯声中走过来。余慈却拿走了她手中的酒壶,顺手一指点在她眉头,小姑娘“唔”了一声,倒进他怀里去。

    迎上史嵩和胡丹不解的目光,余慈道:“我前些日子在移山云舟码头,和大通行的诸老相处了一段时日,学了些安神定魂的法子,对小九的伤势,虽不知效用如何,可总也没有坏处,史门主……”

    史嵩喜道:“可是诸兴大师?”

    余慈还是头一回听到诸老的名字,他以前一直以为,那个秃头老儿,便是叫“诸老”来着,失笑之余,也点头承认。

    史嵩愈发欢喜,忙道:“如此便烦劳余仙长了!”

    嘴上这么说,他心里却是另一个念头:便是余慈治不好,经他这条线,也能辗转求到诸老那边去。小九也还罢了,伤势早晚都能痊愈,那成荣对自己忠心耿耿,神魂伤势比小九要严重十倍,修养了半年时间也不见好转,若是那位诸老能出手,?

    正想着,眼前忽地亮起紫芒,映得人眼前一花,随即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史嵩方一愣,便看到余慈吁气停手,其间做了什么,全然不知。

    胡丹从头到尾都盯着余慈的动作,只见到余慈指缝间漏出深紫光芒,如一层水雾,渗入小九发际。但这代表什么,却是完全不明白,只好问道:“余仙长,小九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刚刚做了医治,但效果如何,还是看醒来后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余慈面上淡定,心里其实也没谱。他哪懂得治愈神魂的办法?刚刚只是从还真紫烟暖玉中,提出一缕氤氲紫气,借其灵效,为小九滋补元气,洗涤神魂。

    如此手法,倒真的是从诸老那里学来。经过那位秃头大师的研究,余慈心口这块还真紫烟暖玉,也能用一些手段激发功能,纵然比不过万象宗千年传承的圆熟,总算不再只有被动防护之效。

    来之前,诸老便信誓旦旦地保证,寻常神魂创伤,以氤氲紫气修补,功效通神,余慈姑且信之。

    小九已经进入沉睡状态,余慈想了想,干脆催运袖中照神铜鉴,将一颗神意星芒打进小姑娘脑宫,这并非是借小九的视角刺探情报,而是借着神意星芒照耀脑宫,感通神魂的功能,观察小姑娘的神魂状态,这手法却是余慈自己琢磨的。

    结果让人颇为满意,氤氲紫气到处,小九神魂显得非常安稳,至少看不到明显的创伤,感应强度也有所提升。

    这般结果,已经足够让史嵩和胡丹感激不迭,他们也在心里盘算,是不是让余慈给成荣也依法泡制一番。

    此时小九虽是睡得香甜,却也不能在四面临风的水榭停留,余慈干脆提议,这场家宴到此为止,证严也是同意。见是余慈发话,史嵩和胡丹也没有拒绝的理由,客套两句,便由胡丹抱着小九,先往住处送去,史嵩则送二人离开。

    余慈的住所也在丹崖上,只有证严还住在城南寺庙里,其实也就是余、史二人送他一个。路上,史嵩仍是感谢连声,而证严则对余慈的手法更感兴趣:

    “余仙长施法时,周身气机变化不大,是用的法器?”

    对证德的利眼,余慈并不吃惊,不过在还真紫烟暖玉之事上,余慈可不会过份大方——过了头便真成傻子了!便顾左右而言他:“还是诸老的手法奇妙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,在小九脑宫内的神意星芒,出自宝镜预设的机能,想要进一步深入脑宫,撷取信息,余慈却不能任它胡来,心念一动,便将其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神意星芒发射容易,回收却是麻烦。余慈几乎从未正式回收过这玩意儿,此次也是一样,只想找个生灵甩过去,只要不刻意深殖神魂之中,过上六个时辰,便会自动消散。

    可临到头来,他却是心中一动。要说浪费也是浪费,不如做个尝试也好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他便对史嵩和证严笑道:“要说诸老,对神魂研究的造诣之精深,恐怕已是天下独步……”

    他帮着诸老吹嘘两句,同时也做好了准备,神意星芒蓄势待发,他则伸出一根手指:“诸老曾研究过一种震荡神魂之法,对敌时颇为有效,我在那几日,倒是偷学了来……瞧!”

    他手上装模做样,掐了个印诀,却是以之为掩护,开启从“冰山信息”上学来的震荡神魂之术,在史嵩和证严那边一扫。

    细微的震荡中,神意星芒无声无息探进去,直没入证严尖长的脑袋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明天晚上的火车,更新应该会在下午,如果下午没更,呃,那就真的凶多吉少了。无量天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