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宝塔

    宴席上陡地一静,人们的视线齐齐转移。

    余慈眼神微冷,扭头去看就在他邻席的伊辛和尚,只见这和尚方脸上没什么表情,迎着众人惊讶或兴奋的目光,将一件小巧玲珑的七层宝塔,摆在桌上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焦点马上又移过去。只见案上那七层宝塔,高不过尺余,通体呈乌金色,似乎是以真实宝塔的模子制作,塔底层有门,自二层起,每层均开四门窗,塔边有莲叶钩饰。塔顶则是一个葫芦形状,下有莲花呈托,可细看去,那却是一群丑陋魔鬼群像拼接而成,虽精致,却也让人看得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伊辛和尚轻声道:“这件幻魔宝塔,乃是老衲早年得来,乃是西极世界,横行一时的妖僧‘鬼刹’以其独门‘浴佛功’加持,花费两百时间祭炼的法器,内里锁有三千阴魔,祭出可摄人神魂,又或布下‘十八阴魔转轮法阵’,困杀强敌,十分厉害。此物乃是‘一器一法’的祭炼法门,若换算成天罡地煞祭炼法,可相当于十二重天的上品法器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在席上诸修士惊叹之前,伊辛摇头补充道:“此宝与老衲本身法门不合,得来之后久未祭炼。使得灵气流失,如今略有下滑,怕已不足十二重天的水准了。但是其上种种祭纹法印齐全,老衲可以保证,若入手后以法门勤加祭炼,十年之内,此塔可再登十二重天无疑。”

    即便如此,也是相当了不起了。众修士纷纷赞叹,趁着宝塔摆在案上,都瞪大眼睛,多看几眼:曾经十二重天的法器啊,这里绝大部分人,一辈子都见不得一个。

    余慈与何清对视一眼,都有些意外。换了旁人,只当伊辛和尚是渴求那玄真凝虚丹,下了血本换取。可是二人不久之前,才刚刚论及此人的嫌疑,由不得他们不多想几层。

    但对余慈来说,现在最重要的还是玄真凝虚丹的归属。此时,人们的目光都集中到沈婉身上,在这种情况下,结果将由这位女商人一言而决!

    最初的惊讶过后,沈婉已经恢复了常态。她微微笑着,没有流露出任何倾向,只按着程序,将幻魔金塔拿来,仔细鉴定。由于宝塔是“一器一法”的祭炼模式,鉴定花了更长时间,不过几乎没有人觉得冗长,大部分人都兴致勃勃地等待着最终结果。对他们这些事不关己的修士来说,能在易宝宴最后看到这么一场热闹,已经是值回票价了。

    此时,余慈皱紧眉头,他手中仍握着底牌,可是现在,却不像以前那么有信心。他没有再去看何清的表情。毕竟,召开易宝宴的是随心阁,而非是三希堂。若是后者,凭借宗门与之常年的交易往来,何清肯定要比现在从容太多,而如今,寄望于她,还不如下定决心,搏上一搏!

    终于,沈婉悠悠开口:“这件幻魔宝塔,确实是难得的宝物。以品质论,几乎不比十二重天的法器逊色,其本身价值,已超过十八万如意钱!”

    席上立时便是一阵骚动,余慈心下一沉,脑子里走马灯般闪过他拥有的几件宝物。现在这种情况,只有一件东西能稳立于不败之地了,可将那东西拿出来,沈婉收不收且不说,更糟糕的怕是要后患无穷!

    伸手按着胸口,感觉着那里独特的温玉质感,余慈唇线下抿,却是瞬间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然而未等他开口,沈婉已经话意转折:“不过,伊辛大师应该知道,西方佛国的法门,与我们这边颇有些差异,想要驭使无碍,要耗费的精力着实不小。故而按照惯例,这等法器,价值要折去三成,而据大师所言,此物分明是一件邪器,这又要有所折耗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沈婉轻轻摇头:“这件幻魔宝塔,本阁只能开价十二到十三万如意钱,和余仙长的出价大致相同。可本阁有一项规矩,在所发之如意钱和法器同为交换之物,价值等同而有所冲突时,当以如意钱为上。故而,抱歉,若大师只出手这件幻魔金塔的话,仍不能换得灵丹。”

    席上骚动未绝,在座修士大都很是疑惑,甚至怀疑随心阁是不是有意讨好离尘宗。这是因为他们不明白如意钱对随心阁无以伦比的战略意义,不过几个当事人倒是都没有疑问。伊辛和尚方脸上依然平静,沉默半晌,却转向余慈道:

    “余仙长,这颗玄真凝虚丹,可否割爱?”

    余慈此时已松了口气,却又去思索伊辛出价的原因,闻言一愕,但随后便坚决摇头:“这是我如今最要紧之物,不惜一切代价,也要到手的。”

    伊辛并不意外,也摇了摇头,显得有些遗憾,随后便将金塔收回。显然,他是不准备再竞价了。

    这时,很长时间都保持沉默的碧潮忽然开口:“伊辛大师还有意将宝塔出手么。”

    她突然对宝塔表现出兴趣,让人颇感意外,可伊辛和尚只道一声“回头再说吧”,便长身而起:“今日尽兴,宗门还有些事情,需早退一会儿,请诸位见谅!”

    说罢,他略一施礼,便携了徒弟,走下楼去。

    大部分人都觉得,伊辛和尚是不满这结果,愤而离席。倒是那证严,姿态从容,尚有闲和余慈打声招呼,才施施然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易宝宴也算是到了尾声,除了一些对沈婉案前宝物有强烈兴趣的修士之外,其他人多有去意。沈婉倒是不急不躁,按着程序,确认再无人出价,便笑道:

    “如此,这颗玄真凝虚丹,就归余仙长所有。预祝仙长修为精进,早日步虚域外,仙道有成。”

    余慈深吸口气,按住心中激涌的情绪,轻声谢过,终将那沉海匣接过来。不过半尺方匣,却有近百斤重,沉甸甸地压手,但他心中却似乎移去了千钧巨石,突地一轻。

    里面就是玄真凝虚丹了。这一颗堪比祭炼七十层法器的灵丹,其实就是一个希望、一条命。在见识过老道消沉若死的状态后,余慈分外理解此灵丹无以伦比的价值。

    余慈心中畅快,如今,他终于有这么一件东西,来回报于舟老道对他的爱护和看重。

    十三万如意钱,值得的。

    呃,这岂不成了何清所说的交易?

    突生的念头让余慈一愣,但很快便笑着将其挥去。计较这个,有什么意思?他与何清终究不是一类人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心思百变,对宴席上的变化,就不怎么关注了,像他这样的人还有不少。而沈婉也很理解人们的心情,很快便宣告易宝宴结束。至于剩下那些法器、丹药,有兴趣的尽可到下面一层交易。

    如此,今夜的宴席也可以结束了。对主持此宴的碧潮及玄阴教来说,已经完全达到了预期目的,从今夜起,绝壁城对玄阴教的限制便宣告终结,赤阴留下的烂摊子,终于给归拢起来。

    余慈对此早已不感兴趣,他只想着尽快回返,将此丹送到于舟手上。中间有那董剡,想来问价他手中的剑丸,他也没心情去理,只让他改日到丹崖上去,再商谈不迟。

    应付过几个城中头面人物,余慈正要离开,何清却叫住了他:

    “跟我来!”

    话里纯粹就是命令。余慈方一皱眉,却想到何清挖出本命灵物脊髓,换出灵丹的情形,没再多说,只向甘诗真和宝德打了个招呼,便跟着何清到观景台上。

    观景台上的云竹林被扫倒一片,此时罪魁祸首正神态萎靡,盘结一个“蛇阵”,缩在角落里。

    何清只往那里瞥了一眼,便让余慈往前来,她则伸手前指:“看那个。”

    楼外仍是朦朦细雨,山城灯火在水雾中散为团团光晕,在夜色中沉浮。循着何清指尖方向,余慈探头,凭着一双夜眼,见那边正是最早下楼的两个和尚:伊辛和证严。

    看位置,那二人大概是回他们宗门去吧。余慈以为自己明白了何清的意思,点头道:“仙长放心,弟子过两日便去和证严搭上线。此人性情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何清打断了他的话:“你可知,我为什么要你和他们打交道?”

    不等余慈回应,她便道:“你说过,去年和净水坛证德和尚冲突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证德和尚随后就在天裂谷失踪,同时失踪的还有卢明月的弟子卢全以及万灵门的许吉,当时引起了不小的风波。随后就是绝壁城诸宗在天裂谷僵持,还有你和白日府的冲突,接下来就是寒潮、动乱,最后是你一手主导了白日府灭门……”

    何清表现出了对信息的全面把握,显然她确确实实是做过功课的。就是最后那一句,让余慈觉得有些尴尬。说完这些,何清稍停,又道:

    “你在对宗门的汇报中,还提起过鬼兽和妖魔冲突之事。”

    余慈又应了声是。

    “这样,鬼兽与这场动乱也脱不开干系。假如将鬼兽的出现,以及当时你和证德冲突作为起点,将如今这易宝宴作为终点,里面可见的,就有八条线。”

    “线?”

    “从头到尾都参与其中,非常活跃,足够串联起来的,便是‘线’。鬼兽几次出没,算是一条线;那些妖魔鬼怪算是一条线,绝壁城五个宗门每个都是一条线;另外,你也是一条线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希望下星期能够攒点儿稿子,星期五出差,六天时间,转战四地,这就是考验我们祖国大地网吧普及情况的时候了!嗯,兄弟姐妹们在看此章的时候,应该已经是周一了,大伙儿不要客气,拿红票来砸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