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一十六章 换丹

    有那么一刻,余慈甚至分辨不出宴席上翻起来的,究竟是惊叹声,还是嘘声。离尘宗、绝壁城几个势力的大佬还能把持得住,但在座的其他人,尤其是过程的散修们,已经大发议论,甚至高声置疑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这个价钱太离谱了!

    十二万如意钱,只一个零头,便稳立于前面交换法器价格的前三甲。

    史嵩深吸一口气,挺直了脊染,以丹田发声,瞬间将周围嘈杂的声音压下,同时也代表在座的修士,向沈婉提出置疑:“沈管事,这个价钱,莫不是说错了?”

    在之前那一波混乱中,沈婉颜色不变,至今亦是如此:“如意钱十二万,何错之有?”

    史嵩花白的眉毛几乎要纠缠在一起,盯着沈婉道:“沈管事,这玄真凝虚丹虽是天下少有的珍奇之物,但十二万的标价,怕是欠妥吧。这个价钱,几乎等同于一件祭炼七十层,接近十二重天的上品法器……”

    他稍稍迟疑,有些担心后面的话太冲,不过最后还是说了出来:“本人当年在东方游历时,也曾参与过‘穹苍法会’,见到过拍卖此类丹药的盛况。那时共有二十余人竞价,但最终结果,也不过换得一件祭炼六十余层的法器,约合七万如意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七十年前,三希堂的李无生大师手制的第七枚‘玄真凝虚丹’,换的是一对仅差一层,便可至十一重天的困龙双环。”沈婉微笑补充,如数家珍。似乎全没意识到,三希堂正是随心阁在修行界中西部最大的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见她这从容姿态,史嵩不免一窒。沈婉则续道:

    “史宗主有此误解,想必是忽略了这玄真凝虚丹,也有优劣之分,在丹道上,即是全效丹方和仿制丹方的差别。其中仿制丹方虽是炼制不易,修行界也有十家左右晓得,三希堂和本阁都在其中,若是采药顺利,大约十年八年便能出上一炉,约三两颗。此类丹药,可使初登步虚境界的修士,省上三年功夫;亦可使大限将至的还丹修士,寿延一纪。只是二次服用,效果减半,再服则无效。七万如意钱的价格,或有些虚高,却还是大致恰当的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匣中这一颗……”

    女商人纤细的手指在沉海匣上轻敲,发出“扑扑”的浊音。她的意思,在场的人都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依全效丹方所制的玄真凝虚丹,其内蕴的至粹‘玄真’,可使得步虚修士免十年之功,可令还丹修士寿延甲子,且前者累服无碍,后者也能服用两到三颗,效用才减半,至五颗方无效用。几乎是又一条完整性命。仅以此项论,十二万如意钱,并不为过。”

    环目一扫,将场中修士神情尽收眼底,沈婉又转过脸笑道:“何仙长,记得贵宗也得了那仿制丹方,想必对此有所了解。”

    何清微微颔首,忽然道:“能有全效丹方的,不外乎中部、东南、北地、西极这四处。你手中这颗,是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“何仙长请看。”

    沈婉令侍女托起沉海匣,送到何清席上。何清瞥她一眼,伸手接过,稍稍转动,便在匣子底部见到一块与沉海灵铁天然纹理迥然不同的印记,指尖碰触,内里独特的印痕脉络便清晰显现在心头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确实是正品。”

    在座修士闻之大都茫然,但何清才没有为人解答的意思,她只是沉吟片刻,将目光往余慈那边一转,又将沉海匣还了回去。

    沈婉接过,视线也在余慈那边稍事逗留,方按着匣子发话:

    “玄真凝虚丹,如意钱十二万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要在座修士出价了。可她开口之后,其他人却是面面相觑,无论之前怎么跃跃欲动,此时却也都成了哑巴。十二万如意钱,等同于七十层祭炼的上品法器。这里除了那两位大宗门的步虚仙长外,大部分人恐怕连见都没见过,又谈何交换?

    史嵩呆坐在席上,身边胡丹一直在看他,用目光催促他早下决心。他明白,这是师弟为他着想,要想换来玄真凝虚丹,为他延命。可是,这又能如何?

    七十层祭炼的法器他肯定是没有的,能考虑的只有那以多换少,以粗换精的法子。如果将万灵门多年收藏倾出一半,也能凑够十二万如意钱。可是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,他能拼凑出来,沈婉却完全能够以品质低下为由,拒绝交换。思来想去,大概要有两件十一重天、或者三到四件十重天祭炼水准的法器,才能将丹药换来。

    前者想也不必想,后者倾尽他和胡丹最顶级的收藏,大概只是勉强达标。但将那些法器都换出去了,胡丹怎么办?万灵门怎么办?

    嘿地一笑,史嵩闭上眼睛,什么都不再去管。

    他临到尽头的人生,刚刚亮起一道光,又熄灭掉了。苍天弄人,不外如是!

    厅内还是一片静寂,但接下来“咯咯”两声响,似乎有人把什么东西抛在案上,然后便是朗声说话:“这两块牌子,可还抵价么?”

    这是余慈的话音。史嵩闻声张目,只见余慈身前案上,搁着两块不怎么起眼的玉牌,其中有块显露字迹的一面朝上,上面有“如意”二字。

    “如意玉牌?”沈婉讶然出声,这却是出乎她的意料了。

    余慈将那两块牌子交给侍女递去,沈婉将其接过,稍做打量,却往旁边瞥了一眼,疑道:“碧潮上师,这牌子……”

    碧潮也不说话,只笑吟吟地点头确认。沈婉又看她几眼,玉牌显示的数额也就罢了,可这牌子的来历,却让她十分诧异,眼前的碧潮上师,似乎很是低调,在罗刹教中也没有什么名气,可这手笔,这心胸,可是非同凡响哪!

    能在随心阁拥有这般支取额度的修士,整个罗刹教,也就那么几个……

    沈婉摇摇头,不再多想,究根问底,可不是商人的本份。至于另外一块如意玉牌,却是来自大通行,上面也有授权的钤记,经查实无误。

    “两块如意玉牌,十万如意钱。”

    满座都是倒抽凉气的声音。这还是今日头一回有人用如意钱来换取宝物,且一出手就是如此庞大的数字,只这两个牌子,已经可以把前面那些宝贝扫掉一半有多!

    谁都知余慈盯着这颗玄真凝虚丹,可在此之前,却谁也没想到他身上竟揣着如此巨额的财富。一时间,众修士的目光便齐刷刷地盯过来。

    余慈端坐案后,迎着诸多修士不可思议的眼神,心情依旧冷静:“十万如意钱是个大数目,但还不够。”

    这其实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期。他在事前推演的时候,也很难想象,十万如意钱,竟还不能买下一件延命之宝。想当初,诸老交给他那块如意玉牌的时候,可是信誓旦旦,说绝无问题。但现在,分明还有两万的差额!

    还好,他这段时间没没夜,拼尽全力,就是为了应对这样的意外情况。他已将神识探入储物指环,准备将那件东西拿出来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他心中一动,侧过脸来。何清正看着他,两人视线一对,女修便微微点头。且不只是何清,旁边的甘诗真也似乎是想通了什么,俏脸上一片凝重,视线在何清与他之前转了两圈,挺直腰身,正要说话,何清的手掌已按在她肩上。

    此时沈婉正在摇头:“这里只有十万如意钱,余仙长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窗外呼地一声,一条长影从观景台上直撞进来,细长的尾巴抽倒了十多根云竹,令室内一片狼籍。但没有人表示不满,因为撞进来的,乃是何清仙长的本命灵物,鱼龙“山孤”。

    何清伸手揽过这条巨蟒似的灵物,在人们都是莫名其妙之际,细长的尾指忽地直插进山孤背脊几近两个指节。

    山孤长躯大大地震动一记,随后便再是微微抽搐,出奇地没有发狂。何清便在此时抽出手指,一道灰白的浆液随指头溅射出,被她早准备好的玉瓶接着。

    “鱼龙脊髓,又抵多少?”

    沈婉怔了怔,又缓缓点头:“以何仙长鱼龙的品相,且又是本命灵物,日夜浸淫这鱼龙脊髓,足值三万之数……只不过这么一来,这条鱼龙甲子之内,未必能恢复过来。”

    何清淡淡道:“已经做了,何需多言。”

    余慈看着这一幕,还有些发怔,沈婉却是笑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心情相当不错。为那瓶鱼龙脊髓,也为手中两块如意玉牌。

    随心阁发行如意钱,又用种种方式回收如意钱,看起来是自打自脸,其实里面涉及到资源整合、关系调动等种种变化,好处可说是数也数不清。每一次回收,都会让随心阁的影响力得到提升,只这两个玉牌,便能让沈婉在阁中首脑的眼前,大大露一回脸。

    更不用提,放出这枚玄真凝虚丹,正可让急缺此类丹药的离尘宗,有借此研究的机会,也等于是受随心阁一个大大的人情,日后随心阁在中西部与三希堂的竞争,也许便不会那么被动。

    如此一箭数鸟,沈婉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“这样,若无旁人出价,这颗玄真凝虚丹,便……”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一人忽地开口,打断沈婉的发言,语气轻淡和顺:“老衲这一件幻魔金塔,可抵得过这颗丹丸么?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好累,加班写材料,脑子快不够用了……我现在越来越像怨妇,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