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 星光

    从何清语气判断,她话中自有深意。

    余慈估摸着,去除伊辛和尚本人,在座修士中,能够理解何清话外之音的,满打满算,也只有两三人而已。碧潮算一个,证严和尚可能算一个,最后一个,就是余慈自己。

    也因为如此,余慈更觉得惊讶:离尘宗对局势的把握,已经深入到这种地步了?

    如今天裂谷动乱余波未平,何清在绝壁城,也是接替谢严,维护城中百万居民的身家性命。以她的身份,问出这句话,等于是离尘宗这个中西部巨擘,将怀疑的目光,投射到伊辛身上去。

    此时,何清与伊辛和尚只隔一席,距离充其量不过两丈许,这种情况下加以议论,想必是通过某种手段隔绝了话音才是。

    余慈很机敏地没有回头,以防止惊动伊辛和尚,脑子里则是转得飞快。表现在外,他只是稍稍思索一下,便回应道:“弟子曾向于观主和解师叔提起过,去年秋天碰到的一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和净水坛证德和尚冲突的那回?”

    余慈没想到连这个她都知道,忙点头应是。他其实没有正面回应,可是通过这件事,却很清楚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何清微微颔首,仍未回头,只道:“你有心就好,易宝宴后,先不必急着回去,且与证严打几回交道。”

    余慈心领神会。

    从甘诗真手里拿回剑丸,余慈回到座位上。他仍不明白,离尘宗对局面的把握为什么突然有了如此大的突破,但他知道,自己已经重新进入到“巨人”交战的战圈里。与上回不同的是,他如今不在“巨人”脚边,而是爬到了一方“巨人”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和证严打交道……这倒和余慈以前的想法不谋而合。但话又说回来,按何清方才所言,这是否算是一个交易?

    余慈不喜欢这种说法。

    与何清交流的时候,易宝宴上又进行了两个宝物的交易,此时宴会已经临近尾声。余慈从伊辛和证严的问题中回神,随即就面临一个更现实的问题:眼看着易宝宴就要结束了,那延命之宝,怎么还不见踪影?难道说沈婉会在易宝宴后和他私下交易?

    想了想,余慈心中摇头。若是周有德仍在,或许有可能,但沈婉此女,对他乃至绝壁城诸宗分明有迁怒之意,怕是不会对他特别照顾。

    正想着,他已听到沈婉的话音:“这是本阁今日拿出来的最后一件宝物。”

    余慈心头一跳,抬头去看。

    此时,沈婉案前,各类交换来的宝物琳琅满目,宝光灼灼。这些宝物将在宴会后,象征性地在下面三层轮流展示一遍,若有修士属意于某件,会再行交换,直到完全停止流通为止,以此达到互通有无的目的。但在此刻,沈婉却很随意地将案上几件小巧而贵重的法器、丹药清开,腾出一个空间来。

    随后,她从储物指环里取出一个黑沉沉的金属匣子,端端正正地摆在案上。

    也许里面的物件没有脆弱到这种地步,可沈婉的举动,却是成功勾起了所有人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余慈便看到,何清便如上回对玄苍戒那样,盯着案子上那件金属匣子,目光灼灼。不过接下来,她却往这边瞥来一眼,神色颇是古怪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沉海灵铁吧。”

    宝德眯起眼睛,看着金属匣子上面的天然纹理,努力回忆从书上得来的知识:“这种质料要在万丈深的海底才能找到,坚比金钢,又要有三昧真火烧锻,才能塑形。只是此物性质滞涩不通,完全阻隔元气流动,是没法用来打造法器的,用来隔绝灵气,使之难以散失,倒是正好。要我说,这里应该存放着灵药仙丹之类。”

    恰在此时,沈婉微笑道:“这件沉海匣中,放着一枚丹丸。”

    余慈闻言对宝德竖起大拇指,宝德稳重,只是微笑。这时沈婉又道:“由于此丹药挥发极快,必须时时以沉海灵铁隔绝,所以展示时间有限,仅两息而已,望诸位海涵。”

    她越是这么说,众人的心思便给钓得越高,而接下来,场面越发地奇怪。在沈婉的示意下,旁边侍立的美婢纷纷吹熄了照明用的烛火,也遮住了同样作用的夜明珠,楼层光线骤暗,只有案前那几十件宝物散发出朦朦的彩光。

    席上微有一阵骚动,不过在座的修士哪个都有一对夜眼,所以很快就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明知这是噱头,可这桥段却是最有效的。一些修士心中,便如猫抓一般,而这般独特的前奏,再加上沈婉之前的说明,也让有些见多识广的,猜出一二。

    在诸修士似明非明的空当,长案之后,宝光之中,沈婉忽地璨然一笑,有些人还赞叹于她的美貌动人,女商人手中的沉海匣已经打开了。

    一蓬银星飞溅。

    长案前,诸多宝物光芒,其实不比这蓬银星逊色,可它们却没有后者强劲的冲击力道。刚一启匣,就喷射而出,直冲屋顶,在那里爆散成点点星光。人们不自觉仰头去看,只见黑暗的楼层空间中,星光一时尚未熄灭,在黑暗中载浮载沉,竟像极了晴夜里,横过天际的星河。

    然后人们才嗅到一股药香,可与这星光璀璨的美景相比,就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咯”地一声响,沉海匣合上,然后烛火珠光尽都亮起,星光漫天的的异象也消逝一空。诸修士愣了刹那,忽有人怪叫一声:

    “玄真凝虚丹!”

    “哄”地一声,那是十多位还丹修士的齐声惊叹,似乎让天翼楼也晃了一晃。此时此刻,沈婉跟前几十件法器异宝虽还是宝光灼灼,但在众修士眼中,却已全无颜色。只有那件黑沉沉的金属匣子,才是他们目光的焦点,而目光里蕴着的火力,恨不能将这沉海匣烧得化了。

    其实没人看到那丹药究竟是什么样子,可那“气冲星河”的异象,却又是最好的招牌!

    那点点浮沉的不是星光,而是丹药那喷薄而出的至粹灵气啊!

    余慈也被星光异象所慑,惊叹于天下竟然还有这样的丹药。可听到玄真凝虚丹的名称,又有些茫然。此时他修行知识欠缺的毛病已经是尽显无疑,还好,他身边有一位宝德师兄。不过此时宝德正在走神,余慈唤了两声,才醒觉过来,而这时候,便连邻席上的何清与甘诗真,都闻声侧目。

    余慈干咳一声,问道:“宝德师兄,这丹药……”

    宝德知道余慈的意思,不过这时候他忽然口拙,嗯嗯啊啊半天,还是没说出个一二三来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余慈心中一动,抬起头,恰迎上沈婉直视的目光。这位不怎么和善的女商人神色如常,将纤手按在沉海匣上,淡淡道:

    “匣中大概是天底下唯一一种用药不为君臣佐使,激发药力,而是为了封锁灵气,闭固形体之用的丹药了……此间丹药,乃是顶级丹师以偷天之法,于九天外域中,封入的一点至粹‘玄真’,可显真性、炼真煞、淬真形,助人破障归真。众所周知,初入步虚境界的道友服了,便可免去与那到那九天外域吸纳‘玄真’时,和域外天魔厮杀之苦,轻松稳固境界,乃至更进一层。自然,服下此丹,亦可稳固根本、夺盗生机,以增寿元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她语气似有加重,然后她终于从余慈处移开视线,在席间诸修士的脸上一扫,语音转为沉肃:

    “如此重宝,本应在五年一度的‘穹苍法会’上,公开拍卖,以定归属。然而尊重周管事遗愿,我将它携来,在易宝宴上、在诸位眼前展示,若有意者,尽可出价。”

    余慈脸上一动,沈婉早等着他,目光移转过来:“余仙长,你与周管事有约在先,可本阁的规矩,却也不能逾越。想必周管事在天有灵,亦当如是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谁都知道刚才余慈所说,盯着沈婉手中的宝物,究竟是指哪件了。沈婉一语抹掉余慈占先的优势,在座修士倒有大半暗中叫好。

    眼下和换玄苍戒时不同:玄苍戒用途狭窄,非大宗、强者不能为之,大部分人没有必要冒着风险,去撞大运;可玄真凝虚丹却是此界还丹、步虚两境界的修士打破头争夺之物——有此仙丹,几乎就和修为精进、境界提升挂了勾,又有谁能不眼红?

    此时莫说别人,就是断臂重伤,几乎意冷心灰的史嵩,都眸光闪闪,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沈婉环顾四周,将众人神情尽收眼底,她微微一笑,终于报价:

    “玄真凝虚丹,如意钱,十二万!”

    一语既出,全场哗然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刚出虎口,又进狼窝。现在是季度总结时期,然后会有一段长达一星期的出差时间……兄弟姐妹们,给一些能让我支撑下去的勇气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