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 玄苍

    余慈开口便预支给沈婉一成所得,事实上以沈婉在随心阁的地位,也不会稀罕这点儿好处,可这却是一种姿态,算是余慈对随心阁的尊重。否则沈婉那边出售剑丸,他这边就拿出个几乎一模一样的来,未免有拆台的嫌疑。

    果然,沈婉闻言看他一眼,旋即微笑道:“余仙长说得哪里话来,易宝宴上,正该各方宝物互通有无,争奇斗艳,才算得好看。这般以宝引宝,乃是意外之喜,我可没面皮吃扣,坏了这段佳话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说,显然是余慈放出的姿态有了效用。之前略显倨傲的身姿有所收敛,口角生风,显出商人和气生财的本色。

    二人在这边客气,却有人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余仙长手上也有剑丸?确有出手之意?”

    董剡无疑是在座修士中,反应最快的那个。此时他脸上五官几乎要给撑开一圈,尤其是听到余慈有出手的意向之后,更是要放出光来。

    余慈冲他点点头,又看了眼沈婉,笑道:“这剑丸来得意外,还是先不要多说了吧,且看沈管事那颗剑丸出价几何?”

    此时,沈婉从碧潮手中接回剑丸,依旧放置在手心,却往甘诗真那边投注目光:

    “甘仙子眼光独到。据本阁明大师品鉴,此剑丸中封有一缕‘霜极秘剑’的剑意。这‘霜极秘剑’本是一劫之前,北地大宗‘冰川神宫’的镇派绝学之一,只因宗派恶了元始魔宗,被连根拔起,诸般玄阴秘技尽成绝响,只有这剑丸上的‘霜极秘剑’,或可见得当年几分风采……霜极剑丸,半成品,如意钱一万三千。”

    诸修士吐了口气,这价钱虽然惊人,但还算得上公道。

    炼制一颗剑丸,不管是直接成丸,又或是烧化祭炼,一般凡铁是肯定承受不住的,故而能成剑丸,其材质起码也是中品法器的水准,价值已是不菲,更不必说祭炼时所耗的心血。一万三千如意钱,大约相当于祭炼层次四十九层左右,恰是比上一件披霞短衣高了一格。

    这还是剑丸祭炼未成的价格,若是功行圆满,价格再涨一倍,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价格公道,最终的结果,也在众人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无生剑门的董剡以一件祭炼四十八层的“紫金摩天杖”并三千如意钱将剑丸换来。中间也有一位散修想出手,但看到那紫金摩天杖,便黯然收手。

    随着剑丸出手,沈婉身前长案前,又倚着一根通体发紫、环绕金线的竹杖。此杖放开来,可长及八尺,通体皆是符箓铭文,一口真煞喷上去,便能腾起数寸高的光焰,以秘法祭出攻敌,重逾山岳,又生潜劲,可震脱敌人浑身关节,十分神异。

    董剡精修剑道,少有借重外物,此物在其手中算是明珠暗投,拿出来换一颗剑丸,算是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不过,得了一颗剑丸,董剡分明还有些不知足,一对小眼精芒闪动,直往余慈这边窥看,若不是余慈有言在先,他此时早死缠上去,不达目的,暂不罢休了。

    剑丸的出现,乃是一个小高潮,调动起在座诸修士的心思,此后便是一发不可收拾。沈婉随后又拿出五件宝物,均是祭炼超过四十八层的法器,而五件都被换走,诸般宝物走马灯般轮换,让人看得目不瑕接。

    要知在修行界中,以天罡地煞之术祭炼法器,每六层是一个阶段,上下共计十八重天。每一重天,每一层次,都是无穷心血,故而每提升一重天,价值就要翻上一番。

    沈婉拿出来的这些七八重天的法器,已可说是还丹修士阶段的主流配备,自然颇受欢迎,再向上九重天、十重天的法器,便是稀罕许多,也不是随便哪个人就能换取的了。

    至于过了六十层,十重天往上的那些,便是步虚修士手中,也未必能攒得几件,且不说价值如何,真到了手里,又有几个人愿意拿出来换?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次易宝宴与上回比起来,实在要顺利太多。余慈摸着唇上生出的短髭,方一笑,心中又想起周有德的死讯,眉头便皱起来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楼下那层忽地哄然。之前也曾有过类似的情况,但这回明显不一样,修士们嘈杂的呼声一波连着一波,震得楼层都晃荡起来。

    旁边宝德便笑:“必然是下面出了好宝贝。”

    此时已有人匆匆上楼,应该是沈婉的下属,到她身边说了几句话,沈婉秀眉一扬,中止了进行中的交易,环顾席上诸修士,笑道:“此次易宝宴,倒是意外之喜不断。有人拿出一件异宝,规格甚高,下面无人出得起价,按着规矩,就要拿到楼上来,由诸位定夺……不过这一回,本阁也是能出价的呢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笑,在座除宝德、余慈之外,起码都是还丹境界的人物,一层楼板的间隔,还瞒不过他们。

    余慈刚刚分神思索,没注意楼下的变故,此时便有些迷糊。环顾四周,只见在座诸修士颇有些摩拳擦掌的意思,移目再看,上首席上,一直瞑目不语的何清,此时也睁开眼,眸中精芒如金蛇流灿,只一闪便又消寂。

    这一位也感兴趣?

    正奇怪的时候,楼梯上脚步声起,有两个人走了上来。余慈转眼一看,心下不由大奇,两个人他竟然都认得。这也就罢了,可是谁来告诉他:

    “这两个人是怎么凑一块儿去的?”

    此时不只是余慈,席上诸修士都把目光汇于二人身上。这十多位还丹修士的眼神又哪是容易消受的,等二人来到席间空地上,当前那人的身体已经如抖筛子一般,眼看着就要跪到地上去。

    见这人如此不堪,众人都觉得没趣,各自收敛气息,如此来人才缓了口气,战战兢兢地说话:“小的范佬,拜见诸位仙长。”

    来人不过四十余岁年纪,却是未老先衰,一副小老头的模样,正是游公权那个猎团中的小贩范佬,余慈曾和他打过交道。此人想换取余慈驯养的载人大鸟,被余慈婉拒。却不想他在易宝宴上,造成这般轰动。

    与范佬的怯弱相比,与他一起上来的那位,就要从容太多,面对这些绝壁城内外的头面人物,只合什道:“净水坛证严拜见。”

    余慈唔了一声,证严和尚他要更熟悉,当初在天裂谷着实打了几回交道。而且当日证严和尚昏迷在谷中,还是他给背上了上去,救其一命。当时,余慈是想从中探知净水坛背后的阴私勾当,却不想自那日后,证严和尚便再无音讯,直至今日,才又相见。

    与证严打了个对眼,两人都是点头一笑。与前段时日相比,证严和尚别的没有变化,只有皮肤呈淡金色,看上去质感十足,似乎是修炼了某种秘法,一呼一吸之间,元气吞吐,修为极见深厚,比先前高出不少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这厮是闭关去了?

    余慈正想着,那边证严和尚已经代范佬描述事情的缘由。

    事实其实很简单,范佬借游公权之力登上三层,其实就是想找个好主顾,交换一件他想到的宝物。至于他本人拿出来的,自然就是那枚空间甚大的储物指环。

    若只是如此,不管交易成不成,都无所谓。偏偏有人看出来了,范佬手中那枚指环,来历非凡,便想投机取巧,用低价购入,范佬不知究里,傻乎乎要换的时候,旁边证严和尚也看出端倪,毒蛇一般的舌头发挥作用,将想贪便宜的那人刺得几乎暴走,那指环的来历,自然也就遮掩不住。

    “玄苍戒?”

    席上诸人都在思索这玄苍戒的来历。余慈铁定没听过类似的名头,只能又问宝德,可宝德也不是万事通,只好将问题又转到上面去。

    “玄苍戒,应该是一件不入品的异宝吧。”

    甘诗真是听过此宝来历的,轻声为二人解答:“玄苍戒也是储物指环的一种,可却有一桩异处,便是内里芥子空间极其稳定,轻易不会损毁,偏又涉及虚空中极微妙的特质,对一些精通神意念力之道的修士来说,可以用它作为一个凭依之处,在那无尽虚空中寻觅诸般小千世界。

    “若能在其中寻到特别有价值的,便能标识记号,通过指环内的空间,建立向导座标……若是运气好,说不定会找到前人遗留在诸多小千世界中的秘府洞天,也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这个解释,余慈听得似明非明,不过那秘府洞天,他却是听明白了,不由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其实秘府洞天究竟有怎样的价值,他并不清楚,但只要想想,一个黄泉秘府,便让湖海散人、伏龙、褚妍等苦苦追索,且似乎在远方闹起了好大风波,其价值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若这个指环里,有那个什么标识,便顺藤摸瓜,找到秘府洞天?”

    甘诗真微微颔首,又补充道:“便是没有标识,有此戒在手,只要有一位精通佛门小转轮无相念法,或者玄门大罗天虚空神念之术等念力法门的人物,亦可大增搜寻到秘府洞天的机会。故而此物虽没有什么攻防之能,也无法祭炼,依然可称为是一件异宝,价值不在那些祭炼四五十层的法器之下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慢慢地调整吧,今后时间安排可能会有变化。长出口气,辛苦的日子或许结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