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一十一章 剑丸

    “来得迟了,一会儿当自罚三杯。”

    余慈大步走来,先给何清、甘诗真两人见礼,又招呼宝德师兄,最后向四面团团一揖,算是见过。

    绝壁城诸宗修士自史嵩以下,都是起身招呼,列席的外来修士,凡是知道余慈身份的,也都起来见礼。这么一堆人起来,那些弄不清情况的,也纷纷起立,宴席上一下子喧嚷许多,带起了好大的场面。

    “咦……”甘诗真没想到余慈这么受欢迎,一时间颇是惊讶。

    何清神色不动,伸手轻抚山孤头顶,让大家伙先出厅去,然后才轻声道:“你这师侄,修为不怎地,借势用力的手段甚是了得,有几分狐假虎威的本事,瞧,在座的倒有六七成被他唬住了。”

    听族姨如此言语,甘诗真垂眸低笑。但心内颇不以为然,敢以通神修为,直面鬼兽以及百多妖魔的年青人,又能以“狐假虎威”论之?

    余慈招呼一圈,这才把视线投向主位上的碧潮。那位身姿娇小却雍容大量的女修正执壶斟酒,汩汩响声里,轻笑道:“余仙长虽迟来,却带来三分滋味,酒便不罚了,只请仙长补上这杯。”

    女修亲执酒爵,笑吟吟地端起来,离席走到余慈身边。席上忽地一静,余慈心中微动,目光极快地自史嵩、董剡乃至伊辛和尚三个宗主脸上扫过。这些人当然知道,碧潮端来这一杯酒意味着什么,不过看起来,他们对此都有所准备。

    这女人来了才几天,竟然将城中几个有切身利益人物的关节都打通了。

    “比手腕,那赤阴真能羞愧至死吧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思至此处,哈哈一笑,接过酒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不知是谁开了个头,满席哄然叫好。

    此后碧潮又行主人之责,为余慈和沈婉引见。两边都有些意外,余慈是奇怪来人竟不是预想中的周有德,沈婉则是没想到,初见周有德所说的“余仙长”,竟然是这么一副模样。

    两边都在调整心思,嘴上只是客套性地寒喧两句,便各自归座。余慈坐在了宝德下首,和另一边的沈婉斜斜相对。

    坐定之后,余慈便笑:“本以为这回周管事要重返绝壁城,不想是沈管事当面……周管事一向可好?”

    沈婉看他一眼,道:“周管事已于月前离世。”

    一言既出,席上只要知道周有德是何许人的,都为之愕然。

    余慈正要举杯向沈婉致意,闻言举起的杯子停在半空,惊道:“怎的?”

    沈婉语气平静:“周管事自贵地去后,一行人至中部跃马湖附近,遭盗匪袭击,商队上下三十五人,无一生还。”

    “盗匪?”

    余慈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半晌,他放下杯子,想到当初周有德一行临到绝壁城之前,也是碰上了打劫的盗匪,弄得十分狼狈。照理说,吃了那样一个亏,他们无论如何都要谨慎一些,怎么回头便是这般结果?

    他定了定神,问道:“可知是何人所为?”

    “是做惯了这行的老手,下手狠绝,未留痕迹。本阁也是在事发后多日,才得知此消息,至今没有寻到线索。”

    沈婉神色如常,只是眸光冰冷。她说到此处,席上诸修士才有些明白,为何这位沈管事之前态度颇为冷硬。因惨事而迁怒之举,虽没什么道理,但合乎人情,谁也说不出什么来。

    余慈又是沉默。

    那沈婉却忽地展颜一笑:“货物贵贱,人命存亡,总是相对相生。我们这些行商,或有福旺运来,赚得盆丰盂满的时候,也有不走运,赔上钱财性命的时候。我们也是习惯了,此事不用再提。”

    她说得倒是洒脱,可与前面的态度相比对,谁也不信她是真的看开了。沈婉也不给人们细思的空当,接下来便笑道:“余仙长既然到了,不妨看看本阁携来的这些宝物如何?”

    余慈与她目光一对,见她眸光湛然,自有一股傲气,摆明了不会接受那些虚礼,便点点头,不再多言。但此时,另一件要紧事便摆在他眼前:

    管事换了,前面那些约定,又该如何?

    心思一动,他身上疲累感觉一下子涌上。。其实他从天裂谷一路赶来,路上虽有鱼龙代步,却因为一件事,始终没有闲着,此刻面上不显,实则已是疲累欲死,坐在位上,几乎站不起身,受心事一冲,感觉愈发强烈。

    正想着,剑吟声再度鸣响,冷彻楼台广室。刚刚那一道匹练绕空而走,在各席围成的空地上连兜了几个圈子,寒意森森,随之扩散开来。

    在座的除余慈外,起码都是还丹修士。那匹练绕空虽快,也被诸人看个清楚。当下便有人叫道:

    “剑丸!”

    叫出声来的,是无生剑门首领董剡。此人不论在何种场合,都是一副睡不足的模样,向来阴沉少语,这回却是失了态。

    先收了剑丸,沈婉往董剡处看了一眼,颔首道:“董门主法眼无差,这正是剑丸,且是由一柄绝世利剑烧化祭炼的。可惜第一任主人未竟全功便已辞世,剑丸火候未纯,没到意态圆融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摊开手掌,白玉似的手心里,搁着一件长仅一寸左右的小剑。此剑虽小,形制却全,便似一件精致的微雕。此时这小剑上正吞吐寒芒,丝丝有声,而且只几句话的功夫,沈婉手心里,竟是结了一层白霜。

    看到这异象,席上诸修士都是惊异。董剡早坐直了身子,一对眯眯眼瞪大,声音不自觉都高出一阶:“可否拿来一观?”

    沈婉微微一笑:“诸位传看无妨。”

    说着便将剑丸交给下首的史嵩,由此挨个细看。这才是真正交易宝物的模样,像刚才刚亮出披霞锦衣,便让碧潮换走,只是象征性地走个过场,论认真仔细,差得太远。

    史嵩和胡丹都没看得太久,很快便将剑丸传到董剡手里。在他那儿停留的时间最长,不过后面又快了许多,绕一圈过来,到余慈这里,也不过一刻钟。

    这期间,席上修士议论的都是有关剑丸的话题。即使余慈之前对什么剑丸、剑圆缺乏认识,凭着耳朵,再加上询问旁边的宝德师兄,也能大概了解一些。

    剑丸乃是此界一类非常奇妙的宝贝,性质介于剑器和法器之间,品相亦有高下之别。一般来说,打造剑丸有两种方法,一是直接打造成丸,以驭剑之法驱动,可化生剑芒,无坚不摧;二是寻一把上好剑器,以特殊法门烧化祭炼,将三尺长从小到大,化为龙眼大小一颗剑丸,所谓“化百炼钢为绕指柔”,当如是也。

    无论哪种方法,都要花大力气祭炼,大概是专修剑道的修士才有精力打造。但一旦练成,威力也极是可观,传说步虚级数的剑修里,有五六成都是用的剑丸,尤其是那些走“雾化”路子的,其间比例还要更高。

    此时在余慈手中的“剑丸”,其实是名不符实,倒像是一件精巧的饰物。余慈打量了两眼,随即便转给了上首的宝德,由宝德而至甘诗真手上。至此一圈儿差不多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旁人看他像是不以为意的样子,可余慈自己知道,此刻他眼角微微抽动,心中绝不平静:

    “这玩意儿,怎么与我那件,倒似一个模子刻出来的?”

    余慈想到的,正是他从颜道士手中得来的那柄小剑。也是寸许长短,形制俱全,只不过要比刚经手这把显得锋利些,而没有那触手生霜的异象。

    此时他听到甘诗真与何清说话,两位女修乃是席上修为最高之人,她们的意见,无疑是最重要的。其中甘诗真精修剑道,更有发言权:

    “此剑丸还差些许手尾,大约要再祭炼三五年功夫,方竟全功。不过最珍贵的是,剑丸中似乎封着祭炼此剑的前辈高人所遗留的一丝剑意,且是少有的附以五行元力的类型,冰气霜结,颇是可观。若能仔细参悟,所获当还在剑丸本身之上。”

    余慈只觉得颇长见识,又有一事不明,便先向宝德敬一杯酒,又问道:“如何知道剑丸中蕴着剑意?”

    宝德修行多年,论知识底子比余慈强出甚多,闻言举杯笑道:“通常是以神识内观,有一种鉴宝法门,专门致力于此。不过若是自身剑意有成,倒是容易了,以自家剑意渗入即可。剑丸内若没有旁的东西,自然是石沉大海,若是有了,又分两种情况:质性相符的,剑丸潜震,殷殷鸣啸;质性不符的,便要剑意碰撞,如金铁交鸣……”

    “锵!”

    长案之下,陡发金铁之声,宝德刚入口的一口美酒全喷出去,案上菜肴尽都遭殃。

    众修士目光齐刷刷望来。

    余慈也是愣了,但他反应极快,想到后面那件要紧之事,立下决断。也不遮掩,将手中那枚刚辩认出来的剑丸拍在案上,笑道:“若非沈管事提醒,我还不知,早先得来这玩意儿,竟然也是一件宝贝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他转向沈婉,哈哈笑道:“此剑丸与我剑意不合,今日怕也要出手。所得当分予沈管事一成,以表谢意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也许……也许我解放了?暂时还不敢确认,再过两天看看。哦哦哦,红票召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