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沈婉

    游公权转眼过去,说话的那人,坐在碧潮右边,也是一位极具风姿的美人儿。

    从他这边看,那美人儿乌黑油亮的秀发盘结成髻,其上斜插三根长簪,簪子通体翠碧无瑕,其间错开角度,形成一个扇面,看上去颇是雅致。

    与头饰相对,女修衣着也甚是考究,着一件月白裙衫,并无其他纹饰,只在领边有一圈淡金绣纹,一条朱红丝绦轻束在腰上。又披一件外袍,通体藏青,上绣精致鸟兽花纹,想必出于巧匠之手,衣饰、色彩搭配得极是相谐。

    柔美裙衫显出她无限美好的曲线,而披着的华美外袍又有显贵之气,再加上她虽是跪坐在席上,腰背却挺得笔直,一对乌沉沉的眸子少有闪动,便是笑着,也是浅浅淡淡,自有一番端方气度,令人不敢轻侮。

    游公权知道,这便是席宴上另一位关键人物,随心阁派来举办易宝宴的商队首领,芳名沈婉,据说是当代阁主非常看重的年青一辈中的佼佼者,气派是极大的。

    在宴会开始前,他便听参加过上回易宝宴的胡丹开玩笑说:“这一位,比上回八面玲珑的周管事,可要生硬多了。”

    这边碧潮明眸流转,如水波潋滟,笑容里,在沈婉及席上几个重要人物脸上一扫,未及回应,那沈婉便摇头道:

    “看来,这次天翼楼夜宴,还算不得‘齐聚一堂’。上师那边不说,我这里也有预想中的人物,未曾见到……离尘宗的谢严仙长、余慈仙长,是不来参与此宴了么?”

    “离尘宗”三字一出,在座修士,不管知不知根底,齐齐把目光移转,挪到了主宾席上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巧了,今日席上,最显赫的几位,竟然都是女修。前面碧潮和沈婉不必说,如今众人视线聚集之处,也是两位女修端坐。

    感觉到众人投来的目光,长案后,那位看来温柔纤弱的女修垂眸不语,但她身边,眼下绝壁城地位最尊的那位,只是同样将目光扫过,席上众人的视线便退避不迭,天翼楼顶层一下子安静许多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!”

    游公权觉得眼睛如浸冰水,刺得头皮都是发冷,当下便缩了头。席上那二位,身份之尊贵,修为之高深,令席上人等只能仰望。尤其是那位何清仙长,素来不苟言笑,她能参加此次宴会,不免让人觉得意外。

    何清并非倨傲之人,目透威仪之余,也淡淡解释两句:

    “谢师兄肯定是无法分身,至于余慈,来或不来,只看他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沈婉对何清仍表现出尊重,在席上略一欠身,表示知道了。而此时宴席上,却响起嗡嗡的议论。

    游公权很是惊讶,他没想到那位与他同行两日的年青修士,在绝壁城中竟能有如此影响。他有一种感觉,碧潮上师将说未说的那人,也当是余慈无疑。

    此时,那边长案后,两位女修也在低声交流:“清姨,他到现在都没过来,是不是路上出了事?”

    “有山孤在,便是有事,他也可乘龙远走,全身而退。”

    何清语气平淡:“若他真是迫切想要那件东西,今晚必然要来的。若是来不到,那便是天意,也怨不得别人。”

    此时相邻席上,碧潮上师终于举杯祝酒,一饮而尽,大见豪气。何清的注意力都偏过去些许,对此人安定从容的姿态暗暗点头:大宗熏陶,确实不同凡响!

    接下来她注意到,身边甘诗真侧过脸去,看着碧潮,有些走神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这位族侄女还在想余慈的事,一转念又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位碧潮上师,似乎有些面善……”

    甘诗真轻声回应。以她们的步虚修为,无需刻意发力,体外元气便在一定范围内,形成相对独立的界域,不虑音波发散。然而或许是注视太久,碧潮略有感应,恰于此时回眸,俏脸上笑盈盈的,很有礼貌地颔首示意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宴席的主导权已交给了沈婉。

    这位随心阁的管事,在几句客套话之后,正式拉开了易宝宴的序幕。在此之前,楼下三层,已经响起时断时续的彩声,气氛慢慢变得热烈。至于游公权,早打定了“陪太子读书”的想法,不管下面彩声如何,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案几中央围成的空地上,一缕烟气冒出来。

    “平地起烟树,旁枝接宝光。”

    游公权游历天下时,见过不少类似的手法,已是见怪不怪。但烟气的曲折变化,还是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烟气渐渐成形,却是一株矮矮的小树。轮廓完成后又开枝散叶,生成几根烟气缭绕的枝桠。这些枝桠在“树干”上旋转游动,彼此交错变化,一时看不清数目。上面烟气堆积,生成承物的托盘,缭绕的烟气半遮半掩,将上面的宝贝盖住。

    游公权知道,一般而言,这烟树上有多少根枝桠,便有多少个宝贝待售。此刻看来,随心阁这回,颇下功夫。

    微笑间,沈婉目光扫过全场:“数月前,敝号也曾在此地,举行过一次易宝宴席,可惜当时遭逢意外,颇是遗憾。如今,敝号重回此地,接续上回未竟之事,务必与诸位同道,互通有无,以至圆满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倒真有些不服气呢……”胡丹在席上轻笑,旁边史嵩嗯了一声,神色不动。

    沈婉轻拍手掌,宝树上烟气破开,显出一件叠放整齐的衣物。观其形制,或许是一件女性用的披肩。

    “披霞短衣,如意钱七千。”

    一时满席哄然,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,抵得上祭炼四十五六层的法器了。

    沈婉坐得极稳,并不解释,只看席上诸人的眼光如何。

    主位上,碧潮眸光一闪,便笑道:“难得贵阁费心,这件披肩,是用织霞针法制作的吧。如此针法,辅以四十以上的祭炼层数,透注真煞,漫天霞光,可惑敌耳目,可隐匿身形,亦可借上面的飞霞纵光之术远遁,虽是少有杀伤,却是一护身的好宝贝……尤其对我们这些喜用幻法之人,最是适用不过。”

    她环目一扫,点头笑道:“若是诸位不介意,这件霞衣便由我取了吧。以此物换取可好?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取出一个玉瓶,递了过去。沈婉接过来,稍一摩挲,才打开瓶盖,轻轻一嗅,旋又合上,便满意地道:

    “东海毒龙香,也只有贵教或是飞魂海城,才有这般上品。”

    她这般只是稍启瓶盖,天翼楼顶层便是满室生香,更有一团红光在人们眼前乱闪,奇妙之处,令人咋舌。

    这桩买卖就算成了。不过在座诸人都知道,这次象征意义更多一些,毕竟这次随心阁来此重开易宝宴,乃是碧潮使的力,自然也要先行捧场,鼓动气氛。

    沈婉随手将封着毒龙香的玉瓶放在案上,这也是易宝宴的规矩。主家换取的任何宝贝都可以再行换出,直至宴席终结。接着又是击掌声,第二层云气开启。

    诸修士睁大眼睛,要看清宝物模样。但下一瞬间,寒芒骤起,众人眼中都是一凉,只见一道匹练绕室而飞,嗡嗡颤鸣,飞掠激起的气流掠过脸颊,虽破不开护体罡煞,可汗毛亦为之倒竖。

    一时满室凛然。

    沈婉微微一笑,正要说话,侧旁窗格在轰响中开了一个洞,一条长影便从中蹿进来,游动不休。偌大的厅堂,突然塞进这么一个大家伙,也显得狭小不少。

    甘诗真讶道:“山孤?”

    那破窗而入的,正是何清的本命灵物,鱼龙“山孤”。诸修士看到这天地间少有的灵物,正发愣的时候,又有人朗声说话:

    “我来迟了么?”

    伴着话音,一个人影不从正门过,而是穿过云竹园,从观景平台上大步走出。

    来人大概是多日不曾梳洗,衣衫褴缕,面上胡茬多生。然而笑语间疏朗明快,气度非凡。

    一时满席哄然,有好事的便叫:“是余仙长来了。”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网速不给力,也不知道过点了没有?阿弥托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