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零八章 甬道

    说话间已到了洞外,香奴仍在车上静静等待。

    不过接下来这点儿路程,也没有再上车的必要,碧潮和余慈一起漫步而行,香奴则将几匹能够腾云驾雾的步云兽拿捏得服服贴贴,以更小于前面两人的步幅,慢慢跟着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,绕着山峰转了半圈儿,便是当日的战场。

    走了这一路,余慈忽然发现他之前误会了一件事:“我本以为,碧潮上师是对鬼兽感兴趣,原来是针对这些妖魔。贵教真是消息灵通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至今都不清楚那些妖魔的来历,更不说那些家伙的目的。但看起来,碧潮已是胸有成竹,可要知道她在昨日之前,连这群妖魔在哪儿,都要让余慈带路,真是古怪。

    “鬼兽已是神主弃宠,再做什么,都与本教无关。至于消息之类,吾等教门,总有一些特殊的渠道。”

    “教门的渠道?是贵教神主的神谕吗?”

    余慈把他一知半解的认知拿出来,惹得碧潮发笑:“余道友终究不是我教门中人,对我等教众与神主的关系,怕是有些误会了。其实只要举个例子,便可知晓:道友虽未真个出家入道,也算是玄门中人,不知可曾听过道尊的训谕?是否听说过身边的师长朋友有类似的经历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碧潮向着天空拱手,虽还是笑着,但态度却是认真而端庄:

    “四面八方,古往今来,那几位真正开宗立教的神主,与我等凡俗,早已是天人之别。便如佛祖道尊,先天地而生,独立不改,超脱万劫,说句冒犯的话,已是超越一切具象之物,对大数人而言,只是‘符号’而已。以凡俗之心臆想其神通,有何意义?意图与之沟通,又是何其荒唐?”

    是这样吗?

    余慈觉得很有道理,不过这与他先前接触到的信息还有些出入。至少他知道,罗刹教所供奉的神主,并不是一个抽象的符号,而是确确实实曾现身于世间,甚至在那血狱鬼府中,有另一个让人闻之色变的身份。

    罗刹鬼王,这个血狱鬼府最具力量的王者之一,绝不只是传说而已。

    似乎是感觉到他的心思,碧潮补充道:

    “当然,神主之间亦有差别。不排除有某位大人对人世进行比较频繁的影响,甚至对人世的某一个体,生出超乎寻常的兴趣,甚至是宠爱。教门中,有将此称为天眷神恩的。

    余慈咧嘴笑道:“便是‘福星’一类?”

    碧潮微微摇头:“那未必是福……也许,那不过是一只宠物而已”

    余慈一愣回眸,在此之前,碧潮如同一位满腹珠玑的饱学之士,将有关神主的知识和传说娓娓道来,让他大涨见识。可这一瞬间,那两瓣润泽的朱唇间,流出来的却是明显的讥嘲字句。

    那就像是一根鞭子,对着某个目标狠抽一记。余慈只能确认,那“目标”并不是他,当然,也不会是女修所敬奉的神主。

    因为女修言语中,无关道德,只是在陈述某件事实。

    气氛变得很古怪,余慈嘿地笑了一声:“就像鬼兽那样?”

    碧潮微笑颔首,并不多言,但这无异于默认。

    余慈更确信了,那位罗刹教的无上神主,其神通广大或许只能让人们仰望,可一个评价大概也要始终与之相伴:

    那位……肯定是邪神吧!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三人一车,终于踏足当日的战场。

    这里山石崩摧,地面上处处可见巨大的裂纹,还有当日留下的妖魔残躯,只是如今已被附近活跃的野兽啃咬得只剩一些散碎的骨头。

    碧潮先前所说的逼问妖魔之事,当非虚语,自从进入这片地界后,女修只是稍微观察一下地形,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方向。

    这时余慈忽然发现,他之前的问题,已在不知不觉中被女修引开了。他是听到了不少关于神主的知识,但他还是没搞清楚,女修那灵通的消息渠道究竟来自何方。

    摇摇头,将这个问题放过去,余慈将面目全非的战场和自己的记忆相比对,确认那边应该是甘诗真被困十日期间,所处之地的附近。现在他终于明白,为什么那些妖魔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了,原来女修恰恰占了它们的“工地”。

    像是一场餐后的漫步,碧潮与余慈并肩在走一片狼籍的荒地上。这里原本也是草木丰茂的地域,不过连续的战斗灭绝了周边几乎所有的生机,大片泥土岩石裸露,看上去刺眼得很。

    碧潮停了下来,前面就是这片相对平坦地面的尽头。因为月前那场战斗,陡立的崖壁崩缺了小半,从这边还能看到一具零落的妖魔残躯。

    稍微打量四周,也不见作势,她一侧的崖壁就崩开了,余慈距她近在咫尺,却根本没看到她是怎么发力的。山壁崩塌,深藏其中的目标也显露真容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余慈颇为困惑。此时呈现在他眼前的影像,有些超出常识。那是一片黝暗的环形虚空,乍看像一团悬浮的黑雾,大概只有人的脑袋大小,不过黑雾中央,却有中空的感觉。余慈就在想,如果把手伸进去,这团“黑雾”大概能够毫不费力地吞掉整条手臂。

    女修轻声道:“一条单向甬道,未完成的那种。”

    “甬道?通向……血狱鬼府?”

    余慈敏捷的思维让碧潮很是赞赏,她点头笑道:“不错,如果消息正确,这条甬道应该是通往血狱鬼府中,大梵妖王的黑魔法坛之上。只是还欠缺一个环节,使甬道并未真正打通。”

    听到那个前所未闻的“大梵妖王”的名号,余慈有些好奇,但他不愿再更深地涉足到这个领域,虽然碧潮看起来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此时他忽然想到,其实他见过类似的东西,甚至比这个还要来得巨大。那便是造成天裂谷动乱的两界甬道,眼前这黑洞洞的虚空区域,确实有点儿那味道,但还是逊色太多。

    他眨眨眼,道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毁掉,不过,在毁掉之前,总要有所警示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女修伸出一只手,长袖滑落,露出如同美玉雕刻的手臂。纤纤五指在虚空中画了一个简单的符纹,有一股力量在其中蓄积。

    余慈不自觉眯起眼睛,他记忆区间还横着一座信息“冰山”,其中有一半都来自于眼前女修所敬奉的那位。正因为如此,女修以其教中特有的法门调运元气,描画符纹的时候,余慈心中颇有触动,

    所以,接下来碧潮将手臂伸入黑雾,激发符纹的时候,余慈便有感应。

    他的心念似乎顺着甬道,向无限远处延伸。他不知道实际的距离是怎样的,但反馈回来的感觉,却像是走进一条复杂的迷宫中,进行全无意义的绕圈儿,永远达到终点的可能!

    还好,很快,难以想象的澎湃力量将“迷宫”强行轰开,余慈的心念被包裹在激涌的狂流中,一下子便冲开了阻碍,触碰到一个无比广阔的天地。

    但这感觉也只是一闪而逝。冲击造成的乱流打破了甬道的暂时平衡状态,正如碧潮所说的那样,甬道在开启的瞬间,便给毁掉了!不过这瞬间的时机,还是足够让碧潮扔下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好像动静不小……感觉到此为止。唯一能确认的是,单向甬道彻底完蛋!

    碧潮则从容抽回手,冲余慈一笑:

    “大功告成,多谢余道友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。”

    余慈淡淡回应。说到底,二人也只是做一个交易,没什么谢不谢的。真正让余慈感到异样的是,之前心念触及那打开随即毁灭甬道的冲击时,那里面蕴含的力量,似乎远远超出他对女修的估计……

    便在这时,碧潮向他辞行,干脆利落之余,微笑始终相伴。临去前,她问了一声:

    “四月初五已是不远,何不同行?”

    余慈摇头回应:“这边仍有要紧事……”

    碧潮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。但要想捕获具备“贯鳞顶角”品相的鱼龙,又谈何容易。她想了想,轻声道:“恕我交浅言深,以道友目前的状态,似乎不太适合再奔波劳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尽人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余慈轻描淡写,但话意坚定,难以移易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坚持就是胜利,不要倒在终点线上……求红票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