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星屑

    妖魔栖身的山洞很符合他那些怪物的印象,

    曲折、阴暗、腐臭等等词汇似乎就是专门为这种地方造出来的一样。

    余慈只是站在距离山洞入口最近的拐角处,往里边扫了几眼,便觉得很不舒服。他不免很佩服那位碧潮上师,深入其中,实在需要不小的勇气。

    在他所立之处不远,就是光源所在。

    余慈目光投过去,先看到的却是一头妖魔。在光源的照射下,能够清楚地看到对方身高不过四尺,看上去十分瘦小,不过看到它漆黑的皮肤和尖锐狭长的前肢,余慈便判断,这应该是一个十分善于在黑暗中给出致命一击的阴险家伙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,这头妖魔已经尸横就地。一眼看去,浑身上下见不到一点儿伤痕。余慈用脚尖将这家伙挑翻过来,露出一张扭曲的丑脸,那脸上还残余着一点儿诡异的兴奋表情。

    妖魔死了没多久,余慈判断,这妖魔大概是藏身洞内,见碧潮入洞想出手偷袭,却被女修瞬间斩杀。余慈在洞口外车上,可说近在咫尺,却一点儿没有发觉,女修出手的干脆利落,和余慈所追求的目标颇有几分相似,说实在的,他颇有点些羡慕。

    余慈终于把视线移到吸引他前来的光源上面。

    光源核心的形状就像是一块路边的石子,比指甲盖儿还要小一点儿,发出的光芒虽然熟悉,却是很难形容。余慈想了想,终于找到一个比较确切的表述:

    那就像是夜空中星辰的闪光。

    仔细看这个“石子”,余慈觉得这更像是一个碎片,或者说是碎屑更准确些。余慈在上面看到了一圈不规则的裂口,似乎是被一种巨大的力量将某个完整的物件打碎,由此崩溅出来的残余。

    看了这么久,他愈发觉得这玩意儿眼熟了。

    将碎屑拈起来,余慈想了想,反将神识投入自己的储物指环中。他想到那熟悉的感觉从何而来了。储物指环里,有一个给他同样感觉的东西。那也是一块碎屑,散发的光芒与拈在手中这颗并无差别。

    余慈记得,指环中的碎屑,正是他在那个崩坍山峰的“豁口”中发现的。当时,这颗“石子”也在发光,那光芒与满洞窟燃烧的血焰迥然不同,而那也正是余慈拾起它的理由。

    把两颗碎屑放在手心,看着它们星辰般的闪光,余慈有些失神。这闪光似乎有着妖异的魔力,一方面吸引着他的眼球,另一方面,则是勾动了某个奇妙的机关。余慈分明感觉到,一股极微弱的力量从他毛孔中透出来,从碎屑上抹过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已经不陌生了。

    余慈肯定自己身上必然吸取了那两位大神通之士的一点儿气息残余。造成这一切的原因,除了“冰山”信息的涌入,还有他同化天龙真形之气的缘故。

    这种气息残余,便如同一把钥匙,对开发出那两位遗留物件的价值,有不可替代的作用。上回驱动钩索丝绦是这样,这回依然如此。余慈甚至能够判断出,这碎屑应是属于和钩索丝绦的前主人相对的那一位。

    掌心里,碎屑的光芒变得黯淡许多,不过在它们之间,却似乎产生了一种微妙的联系,就像两块磁铁那样,挨得极近,可相对的两边磁极来回转换,相吸又相斥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这种联系并不只限于他的掌心,而是延伸出去,触及洞穴更深入的目标。

    只是稍一思索,余慈就顺着这联系的指引,朝洞穴深处行去。现在他暂时控制住了内心的躁动,不过欲望总比以前来得强烈一些,况且,前面的物件,与一位站在此界最顶端的大神通之士密切相关,就算在他最冷静的时候,怕也很难对此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洞穴里非常安静,里面没有活的妖魔,露面的都是死透了的,也不见碧潮的影子,因而余慈一路畅通无阻,而且很快就发现了目标。

    那是在一个单独辟出的石室中,和洞穴其他地方有些不同,这里有过刻意的布置,里面甚至还有一把石头雕成的椅子,上面铺着厚厚兽皮,看似粗糙却很舒适,这里应该是妖魔首领之一居住的地方,只是随着主人在月前被杀,这里就闲置下来。

    视线在室内一扫,余慈能够肯定,在他来之前,碧潮应该已经光顾过这里,还有过一番搜索,还好,他的目标没有引起女修的注意。

    余慈在石室四面墙壁上发现了它们。这些会发光的碎屑被当成了夜明珠来使用。此时就嵌在石壁上,发出的光照亮整个石室。

    很难理解妖魔是怎么收集到这些碎屑的,不过余慈可以肯定,没有残余的气息作引子,这些妖魔并没有发现碎屑的奇妙之处,他是准备将这些统统笑纳了。

    花了点儿时间将它们取出来,这样,余慈手里就有了七颗这样的碎屑。

    七颗“星屑”——这是余慈认为的最适合的名称,放在他手心里,形状不一,大小不同,但最大的也不过相当于一颗玉米粒。它们挨得极近,但细看去,彼此之间又有一道缝隙存在。

    余慈曾试图将它们拼接起来,但还是失败了。它们终究只是碎屑而已,也许数十年前,它们曾经是某件惊天动地的法宝的组成部分,但如今,想要恢复原貌,对余慈来说,实在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    “这些玩意儿有什么用?”余慈微微晃动手掌,让七颗星屑在掌心滚动,又永远隔着一点儿距离,心中一时没有个章程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石室外脚步声响起。在此之前,余慈和来人都确认了彼此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碧潮上师,可有收获么?”

    “算是有一些。”碧潮笑着飘入室内,似是脚不沾地一般,颜色素淡的披帛如清气缭绕,不染微尘,一点儿都看不出之前击杀多个妖魔的凌厉手段。

    进来石室,女修便朝余慈掌心看去。也不怪她如此,只因七颗星屑光辉交映,实是最醒目不过,若是她视若不见,才真叫虚伪。女修笑容里带着些好奇的成份: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这里发现的一点儿小玩意儿,看着卖相不俗,却还不知道该怎么用呢。”

    除了隐瞒一点儿不可为外人道的要素外,余慈相当坦白。对碧潮乃至她后面的玄阴教、罗刹教,余慈仍报有极重的戒心,但这并不妨碍他对女修个人的评价。

    前面一段时间,碧潮从容大气的行事风格,让余慈很有启发,有些时候,信任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地积累起来。

    碧潮果然没有什么贪欲,只在仔细打量之后,道:“这像是辰光石一类的材质,里面还掺着别的东西,并非天然生成,或许是哪件器物的碎片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对星屑的来历判断倒是颇为相似,而且碧潮的知识远比余慈丰富得多,说话间她拈起一颗星屑,在指尖搓磨两下,点头道:“看它们如此细碎,想恢复原貌已不可能了,但处置好的话,可以作为符阵运转的关键节点化入法器之中,大大提升法器的品质,有很大的机会成为上品。”

    余慈点点头,算是了解。

    法器品质有上下之分,虽然世所公认,其关键的因素在于祭炼的层次高低。不过法器的先天品质,某种意义上说,却是决定性的。

    一件粗制滥造的作品,和一件精心打造的杰作相比,便是祭炼得再用心,仍旧很难跨越等阶的差距,更不用提祭炼所虚耗的光阴,那绝不是人们能轻易消费起的。

    有这七颗星屑,余慈几乎就等于握住一件上品法器的归属,这样的价值,不可谓不珍贵。而这一切,和这些星屑本身的来历相比,似乎还显得有些逊色。

    这回余慈算是赚到了。他也一笑,将星屑收起,称谢道:“多谢上师指点。”

    碧潮在洞穴的事情已经做完,二人便说笑着往外走。余慈又询问了些辰光石的信息,对星屑又多了些了解。一路上又见到那几具妖魔尸身,他便顺口问一句,玩笑的意思居多:

    “后面还要带路么?”

    “要的。”

    碧潮轻掠鬓发,唇角小痣在微笑中愈发生动起来:“一些小丑在做蠢事,虽然已被余道友打乱了计划,但看起来已经有些痕迹留下了。现在要做的,就是将这些痕迹抹掉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余慈有些好奇,但没有多问,只笑道:“那现在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刚才抓了个活口,问出一个位置,说是在这座山上。什么围攻之地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了解。”

    要说围攻之地,不正是那些妖魔围堵甘诗真的地方么?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我在等待解脱日的到来,下星期,下星期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