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带路

    啸音震荡云雾虚空,不知惊起了多少谷中生灵。骚动从余慈立身处向外扩散,音波的冲击算不了什么,然而在神魂层面,从余慈“魂源”中迸发的冲击波纹,却扫过了整片虚空。

    冲击所及,周围所有生灵的“魂源”都在微微颤动。此时余慈就像是太阳,放射出极强的光和热,虽未造成什么伤害,但这一范围内的所有生灵都觉得不适应,嚎叫尖鸣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神魂层面的冲击似乎可以扩张到无限远处,余慈用一种肆无忌惮的态度,“扫视”周边的一切。他以为这种情况可以永远持续下去,可在此瞬间,他心中忽生寒意。

    “危险!”

    心中响起尖锐的警报。这一瞬间,无限扩张、无限膨胀的快感中,猛扎下一根冰冷的尖刺——那便是生死一线间,他发现危机、避开死亡的本能!

    余慈绝对相信他的本能,那是从千百次生与死的挣扎中淬炼出来的。以前无数次救了他的性命,并引导他走向胜利,以前如此,以后也必然如此!

    不需任何思考,先前散乱的念头一下子就有了重心,瞬间内聚到“尖刺”之上。

    “嘭”地一声响,一个无休止膨胀的“气球”炸开了。

    余慈愣住。

    啸声中断,所有的膨胀、扩张,在此时戛然而止,强劲的支配力更像是一个幻梦,在那瞬间破灭掉,

    因为那仅仅是建立在膨胀的空气中。当“尖刺”扎破了气球,唯一的载具就完蛋了,已被推到九天云外的理智重重回落,砸得他心口发疼。

    理智带来的是截然不同的认知,但未等余慈细细把握,更直截了当的信息从远方传递回来。

    那是刚才飞远的“小家伙”。

    通过殖入的神意星芒,一个极强的刺激出现在周边虚空中,并且没有任何犹豫地直飞过来。余慈知道,他刚才以啸音迫发的神魂冲击,令那人生出感应。

    来势好快!

    因为先前的失神,临发现此人已经有些晚了,余慈还未确认来者身份,那人便驾着香风,飘然而至:

    “余道友,多日不见,可无恙乎?”

    黑夜犹未过去,天裂谷中不见天光,喧嚣过后,还是一片黑暗。那人的到来,却让黑暗中闪亮莹光。

    夜风中,余慈先看到了两条长长的飘带,那是来人玉臂上轻缠的披帛。那人正是驭风而来,披帛如同两道流动的烟气,时而分张两翼,时而缭绕身躯,将柔美飘逸的感觉发挥到极致,令她身上披着的大袖宫衫,也洗去繁丽华艳,如云气托举,翩然若仙。

    此时,这仙姿动人的女子,正对他微笑。

    余慈愣了愣,却也因为这微笑,看清对方唇角那一颗极显风情的小痣,这才确认来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碧潮上师?”

    他真的惊讶起来。

    这位玄阴教新上任的领袖,其实给了余慈非常深刻的印象。不过大概是衣饰有变,原本的雍容华贵之外,更有仙气缭绕,便如那神仙妃子,令人见而忘餐。如此变化,让人没能在第一时间辨认出来。但既然有了认识,余慈便觉得,这打扮更适合她,非但没有冲淡其一贯的气度,反而更增亮色。

    很奇妙的,见到这样绝色的美人儿,余慈刚才乱糟糟的心思一下子沉淀下去,连带着身上的不适感也暂时压制。此时他真的像是从一场睡梦中醒来,清醒而理智。

    他似乎忘记了周围尚横尸三具,便像是一场最寻常的邂逅:“好巧,天裂谷广大无边,能在此遇到碧潮上师,也是有缘。”

    虚空中,碧潮缓缓降下,秀足接触地面,距离余慈也不过七八尺远。她虽气度雍容,然而身姿娇巧,此时便略仰起头,直视余慈眼睛笑道:

    “虽是有缘,却未必巧。余道友,我可是专门来找你呢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敝教有一事,需道友协助。说来话长,我们到车中一叙如何?”

    “车?”

    余慈稍怔,随即便有所感应,举目望远,恰见一道光,破开黑暗云雾,在这边晕开。随着距离的接近,光束越来越集中,但没有正对他的脸,而是擦身而过,随后就是叮叮轻响。

    云雾中,两对步云兽似缓而急,踏雾而来,后面牵引一辆香车,燃烧着青白火焰的灯盏挂在一角,刚刚的光束便是从中射出来。

    这辆香车的外型余慈还非常熟悉。正是以前赤阴的座驾。碧潮来后,也是用这辆车,但什么时候,这车竟然能在无凭无依的虚空中行进了?

    看着登云踏雾如履平地的步云兽,余慈颇是困惑,更觉得碧潮的手段高深莫测。不过很快,他的注意力就发生了转移,因为他看到,车厢前的坐板上,一个漆黑的人影手持缰绳,默默坐着,若不看那不露半点儿皮肤的诡异打扮,这位便整一个车夫模样。

    碧潮伸手虚引:“余道友,请!”

    事到临头,余慈不再多想,一笑登车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

    天光已然大亮,余慈盘坐在榻上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整个香车车厢是由一座华美的拔步床改建而成,原本则是赤阴女仙最喜欢的步辇。车厢内从外到内,分有四层,每层均有回廊空间,可容人随侍其中。最内层才是主人歇息的床榻,此时则由余慈和碧潮分享。

    余慈坐得端正,旁边碧潮却是乏了,正斜倚床栏,瞌目小憩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女修不管摆出什么姿态,总是有一种从容不迫的味道,便是支颐小憩,也极是好看,可这未免也太不见外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,余慈目光灼灼,很大方地打量女修侧倚娇躯而显现出的优美/体态,心中想的却是别的事。

    昨夜碧潮的请求让他颇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碧潮是请他来带路的,要去的目的地,正是他当日苦战鬼兽的山峰。当然,碧潮不知道那里的情况,只是请他带着,去鬼兽栖身的巢穴,为此,她开出了一个让余慈难以拒绝的报酬。

    这报酬已经收在余慈怀中。

    那是一枚“如意玉牌”,旁的用处没有,却能够在随心阁中,兑现出五万如意钱。

    这是一笔堪称天文数字的款项,也正正击中余慈的要害。在寻觅鱼龙无功、约定日期将近的情况下,他不能放过任何换取那个延命宝物的机会。

    当然,姓诸的老头嘴巴漏风,他回去定然要好好计较一番!

    微微一笑,余慈依旧在打量身畔女修的身姿体态。

    坦白地说,他现在并不能做到心如止水。

    不过他更明白,这是一种病态。

    一夜过去,“熔炉”般的感觉依然存在,炉心燃着熊熊的火,为他提供永不衰竭、甚至不断提升的强劲动力。

    至于燃料,余慈还弄不清楚,却感觉到炽热的“熔炉”与他四肢百骸都紧密联系着,正因为如此,他的“动力”每强劲一分,心中不妥当的感觉就深重一分。

    这时余慈便知,那“焚玉香”的药力还没过去,人身“熔炉”,正是这毒香造成的结果。

    如果一直持续下去会怎样?

    余慈脑中忽地闪过一幅图象:

    一团炽烈的火焰在虚空中燃烧。便在其中,他的肉身焚化成灰,他的神魂则在挣扎哀嚎。

    是了,“熔炉”的燃料正是他自身。

    “熔炉”会先燃烧他体内一切潜力,这个阶段,他会感觉功力大进,自信心随之膨胀,无节制地使用远超出他极限的力量,使得“熔炉”的内压进一步增强,焚烧的速度也持续加快,至此尤不自觉,已是心魔生就。

    心魔会让人心欲望永远边际地膨胀,就像是一个“风箱”,鼓入空气,使“熔炉”更疯狂地燃烧,直至烧干他的潜力、焚化生机元气、直至他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褚妍的心思不可谓不毒,她以血为引,在余慈和伏龙的激战中放出焚玉香,激发二人潜力,不管最后是谁获胜,她都会以媚术相诱,利用阴阳交/媾,进一步催动毒香的效用,非但能致人于死地,甚至还能借“熔炉”鼎沸生机的机会,采补精气,大益修为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,那毒妇已经无边恐惧中,被他活活扼死在云中孤峰之上。只有她留下的这些麻烦,驻留在余慈体内,恋栈不去。

    确实是个麻烦,不过经过一夜深思,余慈觉得,他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。

    或者说,是一个意外的收获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车厢外,那个诡秘的黑衣人敲响了车厢外壁。

    目的地到了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明天检查,今天全天赶工,明天早上六点要到三十里外的指挥部……我恨官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