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零四章 快感

    余慈阴神稳定,而在连线的另一端,却是一波又一波剧烈的震荡。湖海散人急切地倾述:

    “那个混蛋,他骗了我!”

    湖海散人认为那是所有一切的罪魁祸首,连折磨得他求生不能、求死不得的褚妍都要靠边站!其实这可怜的家伙现在已经神智全无,那边显现的只是刻骨的怨毒,只不过怨毒的源头多少有些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那个混蛋?

    余慈居高临下,注视着这股怨念的激荡冲击。

    虽然是一种双向感应,湖海人却根本不可能对他造成威胁。在他眼中,神意连线的另一端,就像是一只癫狂的蚂蚁,在它的层面或许很危险,但对余慈来说,全无意义。

    这种心态非常微妙,也非常美妙。

    对湖海散人的怨念,他有些不明白,疑惑的意念通过神意连线,清晰地传递到另一端衰弱的神魂之上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技巧,但称之为技巧又不太准确,余慈只是很自然地模仿脑海中某位大神通之士一以贯之的态度:就是以此刻居高临下的地位起步,用高高在上,以至无可违逆的意志,作用在那微弱可怜的神魂之火上。

    下一刻,湖海散人的神魂之火几乎就要熄灭了!

    神魂之火根本无法抵御的威压像是山岳般压下。这里的威压涉及到某个极为玄妙的层次,余慈只是模仿,但对另一端的虚弱神魂来说,已经过份强大。

    仿佛是琉璃破碎的声响,那神魂层面,湖海散人最后那点儿出身于原始本能的防护砰声破碎。此时的神魂之火,便如同被暴风掀翻顶棚的破屋子,对它来说,余慈阴神便如同天上高悬的太阳,将光芒投入其中,照亮每一个阴私角落。

    湖海散人仅有的本能发出痛苦的嚎叫,

    在防护被破开的刹那,湖海散人的神魂便遭受了最致命的打击,尤其是余慈阴神透过来的“光芒”,在照亮一切的同时,也毁灭一切,同时大把攫取只属于他意识最深层的信息。

    当然,由于手法的粗暴,大部分信息都毁灭掉了,只有那些和“欺骗”、“秘府”、“玄灵引”等相关的东西部分保留下来。如果余慈愿意,他会立刻了解这方面的信息,但此刻,他的兴趣却转移到湖海散人神魂本体上。

    他发现,湖海散人如今痛苦状态很有意思,那是他一手造成的!

    源自于他阴神的威压,完全控制了连线另一端的神魂之火,如同在指尖捻动一只小小的爬虫,只要稍稍加力,就能让那边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事实上,另一端的神魂之火早已承受不住,开始了不可逆转的崩溃过程。纵然湖海散人神智全无,也能感觉到死亡的正式来临。但出奇的是,神魂之火中仅有的那点儿本能,并没有对即将把它彻底抹杀的余慈表现出任何仇恨之类的负面反应,在它根本无可抵御的强大力量面前,它有的只是卑微和服从。

    随后,余慈只是心念微动,那虚弱的神魂就如同蒸发的露珠,再无半点儿痕迹,与之相对应,湖海散人也就此湮灭!

    余慈微瞑双目,深深吸了一口或许还残留着怨念的空气,感觉很好。他的心脏有力地跳动,似乎在欢呼雀跃。刚刚因褚妍而起躁动再次喷发出来,不过这一回,它不再乱无头绪,而是紧紧地抓住目标,一刻不放。

    要其生便生,要其死便死!那无上的掌控力啊,竟是美妙如斯!

    这美妙的感觉蒸腾,慢慢注入心室,掀起了新一波的躁动。

    如此感觉,真想再回味一下。

    余慈的视线重新盯在褚妍身上。

    女修此时显得非常狼狈,她离原来匍匐倒地的位置,差了约十余尺,似乎是试图挣扎着逃开,但那注定是徒劳无功。褚妍是个聪明人,她也明白不可能逃出余慈的掌握,但她仍这么做了,余慈非常清楚她的目的——褚妍仍在诱惑他,

    褚妍正用弱者绝望的姿态激起他狂暴的欲望,就像她前面做的那样。

    明知如此,余慈却发现他非常享受这一切,他大步走上去,踩住了女修纤细的小腿。褚妍瑟缩一下,丰柔的身躯似若无力般软倒在地。现在,褚妍是他的了。只要他愿意,他可以用一切手段炮制这个女人,而这个精擅媚术的尤物,会用心迎合他,只为了乞求那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然而余慈只是扼住了她纤细的脖颈,把她提起来。

    女修眼中带着恐惧,余慈则侥有兴味。

    对着手中美丽的女人,他忽然发现,满足肉身欲望实在没什么,他本能够获取远超其上的收获,就像是对着湖海散人的神魂之火那样。

    “真美啊……”余慈感慨之余,缓缓发力。

    褚妍似乎有些明白了。女修开始恐惧,开始奋力挣扎,只是她的挣扎与众不同。她没有寄望于能够脱开余慈铁钳一样的手掌,而是用尽一切媚术,展现她的美丽。那美丽与恐惧混染在一起,在黑夜中最绚烂的烟花。

    而绽放的华美之后,就是无边的绝望。

    余慈闭上眼睛,并非是他不忍心观看这一过程,而是在用另一种方式,尽情欣赏和攫取神魂层面,女修的“魂源”闪动着璀璨的光芒,

    她在这最后的时候,将一切光和热都放射出来,只求能够打动余慈的心,让事情回到正常的轨道上。她会卑微地求饶、会哀哀痛哭、会使尽一切解数,给余慈最销魂蚀骨的记忆,使得这个男人无法再离开她,最终饶过她的性命。

    然而,余慈不需要。

    欲望依然在膨胀,余慈随着膨胀的幅度,慢慢加重力道。

    他闭着的眼睛之前出现了色彩,那是生死间最最绚烂的颜色,更重要的,是由他一手控制,随着他的心念绽开的颜色。

    无尽的快感奔涌咆哮,余慈的身体在发颤,这快感有着无穷的魔力,瞬间贯穿全身,让他整个身子都往外胀,几乎要在那瞬间炸开了!

    危险,却是无以伦比的享受!

    余慈再也控制不住,仰天长啸。

    在他手中,褚妍娇柔的身子软软垂下,生机灵气被迅速吞噬,直至成为一具空洞的尸身,滑落地上。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貌似有点儿写变态了……后面的一定要再仔细考虑,今天就这些了。我知道这两天更新得很不正常,不过正在岔口上,由不得不谨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