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眼睛(第二更)

    此时此刻,余慈的呼吸都带着血腥气,与流动在五脏六腑的气血混杂交换,以至每一次吞吐都似乎在摩擦生热,最终一呼一吸之间,四肢百骸仿佛要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血的刺激让人发狂,更似带给人无穷的力量。

    激战中的伏龙吼啸如雷,满身筋肉几乎要撑破衣物,举手投足都是真煞涌动,焚燃如火,烧灼空气,杀伤力惊人,冲击一浪高过一浪,余波所及,地面开裂,草木偃伏,整个山体都在颤动。

    换了平日,余慈早被这强绝的冲击撕碎,可如今,他以伪先天一气驱动半山蜃楼剑意,森森剑气纵横,竟在这真煞激流中,开辟一方空间。有时一剑刺出,伏龙真煞也难以抵挡,杀伤绝不逊色,而剑意之玄妙,对时机之把握,更在伏龙之上。

    余慈从未想过自己可以达到这处地步,而且他分明感觉到,他能够做得更好!

    他全身气血滚沸,蒸腾每一寸肌肉骨胳,从中抽取力量,再融入气血之中,进一步燃烧,余慈的身体已经变一个熔炉,炉心的温度在急速攀升,力量,暴烈的力量就是这样源源不断地抽出来,为其所用。

    随着温度的提升,力量的增幅也越来越快,战况也更加激烈,周边的血雾则愈发浓厚。蓦地,交战双方同声厉啸,激战猛地再上一个层级,此时的战斗已不是不死不休便能形容,而是双方都完全放弃了自身的防护,用最直接、最粗暴的方法,让那无穷尽的力量迸发出来。

    余慈胸口中拳,伏龙则被剑气绞碎了半片手掌,又是鲜血飞溅。

    胸口重拳的冲力及体,余慈倒飞出去。伏龙则举着只剩半个的右手,呆了一呆,忽地大声咆哮,闷着朝余慈的方向狂冲,随他冲势四野真煞俱动,在被真煞扭曲了的空气中,有凶兽猛禽的形象,时凝时散,每一次显现,都是带起一波让山体颤抖的大动荡。

    余慈刚翻身跳起,便觉得胸口难过,几乎无法呼吸,但充斥全身的精力仍没有半分衰减的迹象。他看着伏龙冲过来,正要挺剑迎上,身子忽地一震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身内的熔炉已经不满足于单纯肉身能量的供给,要把神魂力量也拖进来。这一下便是神魂动荡,别的也就罢了,但一直座落于记忆区间的、由巨量信息形成的“冰山”,也在此震荡中,有了反应。

    余慈猛然僵住,其实他还无法理解突然在脑中闪灭的信息,可这是一个思维的起点。使他的某些意识,忽地从先前的状态中跳出来,像是梦醒时分模糊的认知,慢慢变得清晰。

    伏龙咆哮着冲至,粗壮的身躯便如一座小山压过来。一息之前,余慈必然会持剑迎上,战个至死方休。可如今,脑子里某个模糊的念头一闪,却与外界某物建立了联系。

    黑线闪掠,斜刺里冲来,似要贯穿虚空。那是何清借给他的鱼龙“山孤”。

    鱼龙袭至,相距还有五十尺,忽地口吻大张,鲜红的口腔暴露在空气中,周边云雾似是遭遇了强劲的漩涡,扭成一圈旋转的雾流,投入其中。鱼龙杯口粗细的身躯,猛地膨胀十多倍,那一瞬间,真如同一只飞天巨蟒,涨得如水桶一般!

    余慈的念头更清晰了些,他身子一扭,贴着地面让开了伏龙冲击的正面。

    伏龙反应极快,跟着余慈转身。但在此刻,空气中震荡扫过。

    鱼龙算不得什么强大的生灵,不过却有一个“噬魂”的绝招。那冲击是从肉身发端,却作用于神魂,令人防不胜防,当时余慈便险了吃了“小家伙”的亏。如今,吃亏的轮到伏龙,而且,发招的鱼龙也换了品相更高,力量更强的山孤。

    神魂受到冲击,伏龙身子一僵,本能地往那边去看。这是个最愚蠢不过的反应,偏偏就出现在经验丰富的伏龙身上。

    愚蠢可以致命!

    此一瞬间,希光剑剥离了形影,化为一道精芒,在刺耳的摩擦声中,撕裂护体真煞,自伏龙粗壮的脖颈处斜贯而入。

    伏龙睁大眼睛,即使半山蜃楼剑气瞬间击穿了他的心脉,毁去他的反应中枢,可两百年精修苦炼的真煞依然具备反击的本能。然而就在此刻,被剑气和诛神刺折磨多时的经脉终于到了极限,远超出他正常水准的澎湃真煞也尽数反噬!

    锦衣下的身躯猛一个涨缩,伏龙七窍同时溅血,而致命的颈上伤口更是喷溅血雾,一切生机都随之流散。

    希光剑嗡声颤鸣,剖开了伏龙的喉咙,带起一溜血光。

    余慈盯着那飞溅的血珠,有些失神,血液的甜香沁入鼻端,他身内熔炉忽又变得火热。一股强劲的力量驱使着他,又是反手一剑,伏龙的光头飞起,血光再度喷溅,此时,其身躯才倒下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余慈心神略为安定。他晃晃脑袋,有些奇怪,但这不妨碍他做事。

    在伏龙残躯上扫了两眼,余慈很自然地将两枚储物指环拿下。一枚是伏龙的,另一枚是湖海散人的。将戒子在手中抛了抛,他这才想起一件事,扭过头,隔着狼籍的山地,那边褚妍仍蜷缩在地上。

    余慈走过去,盯着女修看,呼吸颇是粗重。

    褚妍半伏在地,勉力抬头,也朝余慈看来,但很快便扭头,似乎承受不住余慈灼热如焚的目光。

    这时候,余慈随手抛下希光剑,一手扣着她肩膀,把她往上提,另一只手则往她身上抓来。手法粗暴,外衫半边襟领都给扯坏,露出大片雪腻的胸肌。

    手指与肌肤接触,双方都是火热。

    褚妍依旧偏着头,将面容藏在发幕之后,只用敏感的肌肤感应对方的动作。

    余慈动作忽地一停。褚妍感觉到了这个节奏的变化,但还未等她反应过来,下颔一痛,已被余慈用手捏着,硬抬起来。

    面前男子竟是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心思,手指便如铁钳一般,扣着她两边面颊,指尖几乎要陷进肉里去。褚妍俏脸不可避免地扭曲,随后她的脸被强扭着正过来,和余慈的眼睛相对。

    “他还是个口味重的?”

    女修心中不免有些猜测,但下一瞬间,她便知道,先前一切都是错谬可笑。

    因为此时,她看到了余慈的眼睛。那里瞳仁似都不见,只有闪闪灭灭的电火烟云,仿佛是万里阴霾移到其中。

    被这对眸子盯上,女修呼吸骤停,全身上下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捆缚,转眼间,那眸中的异力便强行撕开了她的防护,猛撼神魂。

    褚妍娇躯剧颤,张了张嘴,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眼中异象只持续了瞬间,等褚妍从糟糕的情况中挣扎出来,再看到的便是一对明亮但仍属正常范围的眼睛,里面依然燃烧着火光。

    褚妍已经没力气去想别的,刚刚一次冲击,她仿佛是大病一场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余慈使了个手法,力道涌进喉咙,再往上顶,挤迫着她将舌头探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后面的情节比想象中难写太多,我要再想想,就先这样吧,勉强算两更。望大伙儿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