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零一章 血战(第一更)

    伏龙见余慈跃起半空,脚下便是深渊,不由大笑,区区通神小辈,驭不得器,飞不上天,如此情境不死何待?

    “小辈死来!”

    笑声中,虚空立起狂飙,要吹卷着余慈远离山体,往无底深渊落下。

    然而紧接着他便看到,那人往这边瞥来一眼,脚下迈出,竟是如履平地,仿佛云雾中有一条大道,由他驰骋自如。

    伏龙的战斗经验非常丰富,稍一怔便醒悟过来:“这是神行符。”

    也在此时,他终于认出了余慈的身份:“那小子竟是离尘宗的!”

    连续几个意外,让伏龙不可避免地呆了呆。余慈便趁着这个空当,一举破开化形凶煞的围堵,重向山体投去。气机变化让伏龙惊觉,盯着余慈的背影,他呼吸变得粗重,光秃的脑袋上更是青筋暴起,下一刻,他就做出决断:

    便是离尘宗的,也一样杀了!黄泉秘府只能是我的,我的!

    伏龙发出一声暴吼,两个化形凶煞掉头发起冲击。此时余慈还未能脚踏实地,在空中,无论神行符怎样神妙,比之还丹修士的驭器飞行,都有一段遥不可及的距离,最重要的是,此符蹈空踏虚的效力是有限的!

    “崩崩”两声响,化形凶煞没有击中余慈,而是撞在下方山体上,土石飞溅如雨,每一道都堪比强弓硬弩,更厉害的是这两击正中这半边山体的着力点上,这边崩缺,连带着大片石壁都为之开裂,立时引发山崩。

    在余慈这边,看起来几乎就是整座山都倾颓倒下,如此大范围的山崩,根本就无法躲闪,山壁的阴影转眼将他埋了进去,随后便是彻底崩解,漫天尘烟把黑夜变得更加混浊。

    看着余慈被山崩的乱石砸下,伏龙咧嘴而笑。

    这个离尘宗的弟子虽然只是通神境界,可一身功夫非常扎实,奇功秘技也层出不穷,战力极强。若不是他上来便用化形十煞功全力压制,又迫得此人身悬虚空,恐怕还没法这么容易收拾掉。

    “这些大宗门的弟子当真可恼,唔,不知道能不能扒出些好处?当然,先要把事情处理周全才好。”

    伏龙经验丰富,纵然是下狠手要杀人灭口,也要做得天衣无缝。下手时,他便想到好几个毁尸灭迹,或是误导追查之人的主意,山崩只是第一步……

    他终于从高空落下,也不忘朝山上褚妍处扫一眼。黑暗中,女修蜷着身子,正颇是惶惑地望过来。她似乎受了刚刚山崩的波及,此刻口角溢出血丝,双手合握在胸口,看上去状态比之前还要糟糕。

    伏龙却是很喜欢女修这模样:“这女人,回头必要好好炮制……”

    念头未绝,他心头便是一紧,猛回头,却见翻滚的尘烟中,一个人影在飞溅的碎石中几次借力,电射而上,转眼破开云雾,竟是往他这边冲过来。伏龙当即倒抽一口凉气:难道说,这家伙竟是借坠落的岩石发力,飞转挪移而上?

    疑惑间,两人目光遥对,他只觉得那年轻人的眸子冷澈冰寒,竟是没有半点儿因为死里逃生而应有的情感波动!

    此子可怕!

    伏龙心生寒意,这余慈既得大宗门根基之精纯厚重,又有千锤百炼的心性修为,绝非是那些娇生惯养的毛头小子可比。如此人物,无论在什么情况下,都是最难缠的那一类,他在修行界摸爬滚打两百多年,又如何不知其中的厉害?

    “今日便要斩草除根,否则日后便没我的活路了!”

    伏龙咬牙,瞬间把余慈提到生死大敌的级数。正要全力发动,但紧接着他的眼珠子已凸了出来: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曾经还丹上阶的修为,使伏龙至今还保持着一些金丹“虚空悬照,映彻大千”的敏锐感应,这也是他赖以超越同侪的倚仗之一。此时,感应便牵着他的视线,往余慈后面看,入目的却是一道黑芒长线!

    黑线贯空,千尺距离一掠而过。那边,余慈突地跳起,落下时恰是黑线经过之时,随后便是全无先兆地加速。

    即使伏龙先有所感应,可那速度已经完全超出他的反应极限,一眨眼,森寒剑气已经与他的护体真煞正面冲撞,哧哧几声短促浊音,护体真煞剧烈动荡,伏龙裸露在外的皮肤都是冷森森的,汗毛为之倒竖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伏龙的反应才变为现实。化形凶煞由实转虚,凭空移来,在半空中交错而过,真煞激撞,一道强劲龙卷在他体外轰然生就,随后就是“嘶啦”一声响,声如裂帛,余慈的剑芒终于撕裂护体真煞,化为千丝万缕,如同无数犀利的尖针,透入体内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伏龙狂喷鲜血,剑气所及,脆弱的肺部已被搅得一团糟,之所以没有丧命,却是化形凶煞形成的龙卷狂飙将剑气消损小半,也击伤了那离尘宗的小辈。余慈也吐血飞退,两人同时下落,几乎不分先后,摔在山上灌木乱石之中。

    几乎在撞地的刹那,余慈便弹射起来。

    真煞轰击,导致他内脏有些移位,可他不能耽搁,刚刚他已经错过一次机会了!

    若不是他也是头一回以步虚修士的速度发剑,发力慢了半拍,刚刚那一剑便能将伏龙穿心而过。但现在也不晚,此时此刻,伏龙已经彻底被他拉到了由剑所称量的天平上,一线贯生死,何其公平!

    另一边,伏龙也从地上跳起。此时他再无还丹修士的风范,光头上蒙着一层灰土,锦衣也当胸裂开,露出沾血的胸毛黑肉。他双目赤红,却是咧开大嘴,露出沾血的牙齿,便如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。

    “离尘宗的小辈……”

    他仰天咆哮,真煞轰然爆发,刹时间云雾乱搅,飞沙走石,一里方圆的大气闷浊得让人无法呼吸。尘烟中,两头化形凶煞再度成形,却又融在飞扬的沙尘中,若隐若现,凶厉之气,则猛增十倍。

    金丹悬照的感应下,余慈的气息的便如黑夜的火光那般明显,引得伏龙真煞倾泄而去,那处山体承载不住强大的压力,发出濒临崩溃的呻吟。

    如此杀法,完全以势压人,那小辈又该如何应付?

    伏龙想笑,但笑到嘴边,却是又一波涌上来的鲜血。

    这既是剑创,也是刚刚诛神刺留下的暗伤。没有人比他更明白,褚妍所发的诛神刺虽是个速成的外道法门,被他嘲讽为“名过其实”,但其阴毒的特性并未改变。攻入体内之后,仍是伤损经脉,且试图脱开他的封堵,直接杀伤还丹定鼎的要害。

    若在受伤之初,他能够及时修养,三五天的功夫大概也就差不多养好了。可如今,旧伤未愈,又添新伤。那小辈走的竟是剑意雾化的路子,剑气精纯不说,性质更隐与诛神刺相类,两相攻伐,这伤势竟有复发的趋势。

    绝不能再给那小辈一点儿机会!

    心念至此,他的脸色却是变了,那离尘宗的小辈,在哪里?

    漫天尘烟狂飙中,余慈身形微微前倾,脚下步幅不大,但频率极快,如此奔行数丈,忽地侧移,让过一波呼啸的真煞锋刃,又在地上一滚,接续上几次纵跃,灵动如猴,忽又全无先兆地翻倒,贴地滑退,妖异如鬼魅。

    便在此过程中,他的气息越来越弱,几近于无。

    在此刻,息光遁法已经被他发挥到极致。他看似在真煞激流中狼狈躲闪,但每一次躲闪,都是按着息光遁法的势子,形成一股对内的压力,在一点点封闭自身气息的同时,也逐分逐毫地积蓄力量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轻灵,然而那感觉却是愈发地厚重,厚重到让他的内脏都有些吃不消的地步。他有一种感觉,如果他再不及时将这股积蓄的力量挥发出去,他很有可能会给挤得肚破肠流,或者干脆轰地一声,爆成漫天碎肉。

    手中希光剑透过一层寒气,像是一个引子,勾动那沉凝到极限的巨力,如同蓄势的巨弩。化形凶煞已经失去了对他的感应,前方,伏龙的气息便是他唯一的目标。

    便在此刻,伏龙真煞二度爆发!

    强劲的冲击不留任何死角,将方圆里许范围洗了一遍!余慈身形受震,方一平整气息,身上却是一烫,猛抬头,前方有人影破开尘烟,周身真煞缭绕,像是裹着一层灼灼火光,冲击而上。

    此人不是伏龙,又是谁来?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也不知伏龙是第几次发出类似的吼叫,但没有一次比现在这样,更具备暴虐凶戾的气息。

    喝声贯穿耳鼓,余慈身形再震,希光剑却似有了灵性,迎着伏龙的拳头,正面迎上!只一闪,双方齐齐溅血,伏龙脸颊中剑,余慈则被拳锋撕开了肩上的皮肉。

    当那血光在眼前闪耀,两人的眼珠瞬间也被涂染上同样的颜色。

    得手的喜悦和受创的痛楚同时到来,在心头交汇撞击,如同在心脏上猛击一拳,强劲的冲击挤迫血液,喷出心室,遍及全身。这一刻,血气直贯天灵,灼热的感觉漫过所有神经。

    两人齐齐发出厉啸,身形没有退开,反而再次贴近。

    剑光拳锋在数尺方圆交错,正是最凶险的近身相搏。然而双方都无任何退缩。

    短短数息时间,肩头、胸口、面颊、四肢、小腹……无数伤口在两人身上撕裂,一波又一波的血光绽开,随即被真煞催发,生成一圈稀薄的血雾。

    血的味道,竟是以前从未体验过的甜香!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其实更的有点儿晚,不过只要继续就好,晚上还有一章,兄弟姐妹们用红票砸过来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