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百章 欲望

    褚妍也是从那回抢人之后,才知道余慈的身份,了解不深,摸不清余慈的心性,此时便很是被动,话中有些垂首认命的味儿。

    余慈居高临下,平声道:“当日救走湖海散人的就是你吧。我要知道,那诛神刺是怎么回事?百灵化芒纱你又是怎么运用的?”

    竟是百灵化芒纱?褚妍颇感意外,余慈提起这百灵化芒纱当然是件了不起的法器,但相较于玄灵引以及由此引出的黄泉秘府,其价值相差实不可以道里计。从问话中她知道,余慈应是一直隐身在侧,将她和伏龙的对话尽收耳中,不存在不明究竟的问题,又怎会辨不明轻重?

    怕是“循序渐进”吧。

    褚妍也是聪明人,知道此时绝不能迟疑,立时道:

    “好叫道长得知,奴家使的诛神刺,便是从百灵化芒纱中得来。纱上有灭杀百种生灵,集其怨气,以轻纱为中介,转化为诛神刺的法门。由前辈高人以秘法织于纱上,用天罡地煞之法祭炼四层之后,便可显现。”

    她极是配合,很快便将与之相关的用法诀要都说了一遍,又回答了余慈问出的与之相关的几个问题,以保证其真实性。

    她说话时,就见余慈目光灼灼,刺在身上便是滚烫。她见多了类似的目光,不免就想:

    “这人原来也不过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心中忽地一松。在褚妍看来,也许余慈手段心计都有可观之处,也能分得出轻重,但这人只要对她的身子感兴趣,便不再是无懈可击。人的贪欲无穷,得寸进尺是人之常情,她的机会便在其中了。

    虽说还被禁制着,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,但说话时,褚妍却是很巧妙地微侧过脸,让呼吸变得重一些,带起轻微的鼻音,显得神色黯然,似乎是认了命,又对自身的未知命运感到恐惧,颇为符合她如今的境况,显得真实可信,又颇能激起强势男性的欲望——将如此尤物娇娃,操控于股掌之上,生死由心,如此诱惑,几人能挡?

    她感觉到,余慈的视线更灼热几分。

    可在此时,远方峡谷云雾开裂,伏龙在怒啸声里,驭器归来。

    隔着还有数里,那边已经是真煞激荡,化形十煞功全力运转,此次化形的却是一只猛禽,样子依稀是一头大雕,击翅搏云,怒拍雾浪,轰然而来。

    伏龙显是怒极,也提着心思,绝不能让玄灵引的消息泄露出去,故而也不管来人是谁,便直接动手,无疑就是要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观其来势,褚妍凄呼一声:

    “余仙长!”

    话里满是求恳之意,无外乎是将希望寄托之类。此时不用作态,女修的身体便微微颤抖,她心底默祷:“无生法母在上,务必让这二人战上一场,弟子性命便在其中了!”

    或许她信奉的神祗听到了她的祷告之音,在她身边,余慈半步未退,而且紧握手中剑器,凌厉战意迎着咆哮而来的真煞冲击,便如大潮之水,一浪高过一浪。

    以通神境界迎战还丹修士,余慈真像是被热血冲昏了头脑。但事实上,他的头脑是冷静的,心中那股子躁动之气,不是抹消他的理智,而是滋养他的欲望,让埋藏在心底的那些想法,十倍百倍地放大,在鼓动着他,也让他更了解内心的实际:

    “诛神刺的性质,对我有大用,无论如何都要习得!那百灵化芒纱被伏龙夺走,眼下正好夺回来。

    “玄灵引牵扯的黄泉秘府,似乎是个极要紧的所在,价值不可估量,又岂能放过?

    “我这数月以来,辛苦磨炼剑技,不就是为了无视阶差,剑斩强敌?如今不就是个好机会?”

    几个想法合在一处,反而没了那些纷杂之意,只有一个纯粹至极的念头主导一切:

    “便与这伏龙厮杀一场!”

    念动剑应,手中“希光”剑出鞘数分,锵声鸣响。

    此剑是他离开绝壁城时,由万灵门送来的,不是什么有名的仙剑神兵,只是暂时拿来代替已经蒸发的纯阳符剑,作为防身之用。他也不用管是什么剑,只要他的手握住剑柄,常年在生死之间磨炼的剑技,便会给他最强烈的信心、最坚强的意志。

    伏龙已经逼近两里之内,真煞触及此地,大气中尖啸声刺人耳鼓,那化形凶煞敛翅冲击,只一闪便到眼前,真煞波涌,凌厉如刀,将周边空气斩得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余慈却已不见,再现时,已经是十丈开外。

    “土遁?”伏龙在虚空中看得真切,却是冷笑,“小辈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下一刻,山体上真煞冲击猛地提升一个层级,使周边天地元气纷乱到极点。在这种情况下,没有还丹以上的修为,想要强行土遁,十人里有九人是个死字!

    至此犹自不足,他心念再动,化形雕煞一转,长翅挥击,便有狂风大作。而在这混乱的大气中,又有真煞凝聚化形,吼声与风声化为一处,虽是形体模糊,但那巨大虎形依旧撼动人心,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双煞齐出,大气便发出一声呻吟。余慈也闷哼一声,终于被卷缠的真煞漩流撕裂皮肉,鲜血溅出。

    那“化形十煞功”也是一门颇别致的功法,其最高境界乃是“十煞齐出,摩云接日”的大神通,不过那也太过遥远,以伏龙之能,大概一辈子也无法达到那般境界。

    在他全盛期,勉可做到四煞齐出,以之结成四象杀阵,在北地闯出不小的名头。但被那大方羽士重创后,他修为受损,此时只能唤出两煞,什么杀阵也不必想了,但对上一个通神修士,还不是手到擒来?

    不过,余慈显然有不同意见:

    好机会,确实是好机会!

    抵挡伏龙化形凶煞多时,余慈将息光遁法各势变化用到极致,在真煞漩流中接连移位躲闪,点点鲜血飞溅,甚是狼狈,可他却是愈发地肯定这一点。

    他可以肯定:就算那诛神刺品质不佳,但被连着击中两回,伏龙状态也是大不如前,且又被玄灵引冲昏头,灵智蒙昧,十成功夫,此时能发挥六成便已不错。

    相对应的,他还能肯定:自从他在移山云舟码头周边磨炼剑技以来,颇有成就,天裂谷一行,修为精进,屡有所得,几经积蓄,此时毫无疑问是在巅峰。

    两相对照,二人之间,也只有一个境界上的大差距……

    这才是他剑技的价值!

    雕煞俯冲,虎煞扑杀,掀动的真煞冲击如刀刃飞旋,撕裂大气。余慈已经给迫到山体边缘,且在真煞漩流前立身不稳,一声吼啸,竟是拔步跃出,身形悬空!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黎明前的黑暗……明日两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