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九十九章 躁动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诛神刺。

    伏龙中招之前,体外护体真煞波荡,外袍也亮起光芒,不是没有防备,可依然抵不过诛神刺“无物不破”的气芒,被异气攻入体内,伤了经脉。

    一击得手,褚妍却是非常清醒,知道二人之间还有难以逾越的差距在,当下幽魂般侧移,避过伏龙的反击,且迅速远离,等伏龙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,她已经远去一里之外,且距离还有拉开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贱人!”

    伏龙脸色铁青,却未追击。周身真煞激荡,脸色由青转红,再由红转白,几次变换中已将伤势压下,随即就是怒声巨吼。吼声里,空气中陡生波纹,瞬间漫过这里许空间,追及褚妍身后。

    理论上,还丹修士纯凭本身真煞,便可以触及方圆一里内的任何一个角落。这范围随着修士的修为高低和对修行的理解有所增减。伏龙在巅峰时期,真煞可充斥两里方圆,如今修为减损,控制范围也缩了三成,但在还丹初阶修士中,仍属佼佼者。

    褚妍却没想到他中了诛神刺后,恢复得如此之快。转眼冲击临体,女修娇躯轻颤,顶门却忽地腾起一条红光,便如同闭合的花蕾,初时不过拳头大小,却迎风便长,刹那间鲜花盛开,晶润光泽的花瓣绽开,牵起七道红光,呈弧形垂落,形成一个护体的光圈,将真煞冲击而成的波纹消融。

    “绮魂法莲……你就这点儿本事了!”

    伏龙嗔目大喝,整个身体都似乎膨胀了一圈儿,铁拳在胸前对撞,发出锵的一声响。褚妍仍未脱出他的真煞笼罩范围,此时便觉得体外真煞在拳头对撞的瞬间,变得锋利如刀,绮魂法莲的护体幽光便在此攻击下急剧磨损,眼见不支。

    这便是伏龙一贯的战斗方式,外面看似朴拙简单,其实以真煞的精妙变化攻敌。也只有他这样战斗意识高出本身修为的家伙,方能把真煞控制如臂使指,达成种种妙用。

    褚妍面色发白,情绪却还算冷静,她知道一时半会儿难以脱困,便一面催运绮魂法莲抵挡真煞冲击,一边沉声道:“伏龙,教主待你不满,你真要叛教吗!”

    伏龙也不急着强攻,诛神刺的影响还是有的,他必须先控制体内伤情,在回气之余,冷笑道:“叛教又如何?只要黄泉秘府到手,你们闻香教算什么东西?一群出来卖的婊子,让人占几回便宜就要人替你们卖命,还真当自己是圣姑法后了?”

    褚妍闻言玉容结霜,也不多言,纤手微颤,一幅红纱抖开,如雾般绕体流动。有丝丝气芒从中流出,渗入护体幽光,和褚妍周身元气结合。

    伏龙见状,反射性地捂住了小腹,可很快又松开,切齿笑道:“百灵化芒纱……这儿就等着你呢!”

    下一瞬间,他沉腰坐马,拿个势子,大气中立起狂飙。弥漫其中的真煞似乎找到了另一个中心,就在距褚妍不远处凝合内聚,剧烈摩擦以至滋滋乱响,一个隐约的轮廓转眼成形。

    女修看到,那竟是一头斑斓猛虎,纵然轮廓模糊,但颇具神韵,摇头摆尾时激荡大气,竟发出虎啸般的强音,撼人心魄。

    “化形十煞功!”

    褚妍知道,这才是伏龙压厢底的功夫,当日他与游公权纠缠,因为打的是群攻围杀的主意,伏龙留了这一手,却不想此时用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心中悸动。虽说直至此刻,她仍未有败相,甚至还占了点儿便宜。可她深知双方修为差距,从头到尾打的都是及早脱身的主意,而化形虎煞一出,这念头再不可遏制!可念头生的好不是时候,虎煞中本就有伏龙心念投注,她避让之心一生,便有感应,当下大气轰然爆鸣,虎煞已然扑击而上。

    虎煞一动,周遭便是风云变色,真煞翻涌如潮。如此手段,在真煞运用变化上,已是登堂入室,无谓的损耗几乎降到最低,一个扑击便等于是伏龙全身功力所聚,精气神灌注,自然锁定目标,褚妍除了硬挡,竟是再无别的办法!

    褚妍手臂一颤,半披身上的红纱罩落,莹莹光芒闪烁,细看去那分明就是千万气芒密布其上,自成规矩,不受外界真煞激荡的影响。

    化形虎煞与红纱一触,隔空操纵的伏龙便是闷哼一声。气机牵引无视距离远近,万千气芒已有诛神刺的雏形,轻易穿透真煞,要将那阴毒之力隔空送来。

    他猛地咬牙,化形虎煞陡然大亮,外围有一圈光波几乎凝成实质,急剧扩散。强绝的冲击轰然迸发,几乎与虎煞靠在一起的褚妍惊呼一声,被这股冲击扫了个正着,当下踉跄向后,气血翻腾。也在这冲击下,已经小了不只一圈的化形虎煞在刺耳的激啸声里,再度扑击,速度比刚才还要快上三分!

    伏龙和褚妍同时吐血。前者是因为强行催动真煞强攻,被气芒的阴毒之力趁虚而入,再伤经脉;而后者则是被虎煞正面击中,绮魂法莲结成的护体幽光只是稍挡锋锐,便给撕裂,凌厉的真煞凝成模糊虎爪,拍在她胸腹之间,当下五脏六腑都移了位,周身元气乱成一团,重重跌落在地后,只能蜷缩身子,在地上抽搐,没有昏去都是幸运的。

    因元气纷乱,绮魂法莲又化为一道光芒,没入顶门,一时半会儿绝对运使不出。至于百灵化芒纱更是脱了手,红光黯淡,缓缓飘落。半途,便给一只手抓着。

    伏龙走上前来,脸色糟糕,却是露出笑容。他俯视着地面上的女修,伸脚重重踩在女修小腹上,又发力碾动。褚妍发出细细的呻吟,伏龙听来,却觉得煞是动听。

    他将红纱举在眼前打量,因女修将此纱贴身放置,此时还沾染着香气,勾人魂魄。伏龙不由深吸两口,颇是享受,嘴里却讥笑道:

    “你们闻香教实力平平,宝贝倒真是不少。可惜我早就探出你的底细,你凭这东西狐假虎威,凝成所谓诛神刺,却名过于实,唬人可以,可无视实力差别,妄想越阶制胜,不过是白日做梦吧!”

    褚妍早是花容惨淡,只尽力蜷起身子,抓住伏龙的脚腕,可手上全然无力,除了呻吟,半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伏龙盯着她,脚下又重重发力,看着女修低哼呻吟,心下大快,连身上的伤势都暂时遗忘掉了。不过他还记得更要紧的事物,当下弯腰,从女修手里夺下那枚来自湖海散人身上的储物指环,举在眼前,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可笑音未绝,他忽地一惊,喝道:“什么人,出来!”

    伏龙真煞弥漫周边,一切生灵入此范围,都要留下痕迹,为其所感知。先前是因为他注意力都放在褚妍身上,有所忽略,等到局面缓和,便再瞒不过他。

    比他声音还快的,是旁边化形虎煞的扑击。然而虎煞固然威猛,扑击对象的速度却是超出常理,只一闪便在百尺开外,再闪便化为一道黑线,直入云雾虚空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念头才动,伏龙已做出反应,他反手给女修下了禁制,又从袖中飞出一件铁如意,转化乌光,裹着他飞天而起,追击上去。他看出来了,那飞离的生灵虽不是什么修士,可目的性极强,恐怕是有人在后操控。如此他得到玄灵引的消息,便有泄露的风险,他又怎能轻易放过?

    伏龙这边飞离,山上便暂时恢复安静,只有两具蜷曲的身体显露在稀薄的云气中。一具已经渐渐凉透,另一具则还在抽搐呻吟。

    等余慈驾驭山孤,到此处时,看到的就是这般景象。

    小小一个调虎离山的计策,暂时将伏龙引开,余慈便趁着这个空隙,来到事发地。走到褚妍旁边,女修仍按着小腹,此时呻吟声已停,却化为细细喘息,带着痛苦的颤音,煞惹人怜。

    似乎是有所感觉,女修艰难地抬起脸,此刻她看余慈的面容,明眸中先有惊讶,随后便是希望的闪光。她伸出手,像是之前抓伏龙地样,扣着余慈的脚腕,脸上则有求恳之意:

    “仙长救我!”

    女修的声音微弱得像猫儿一样。余慈没有说话,只是盯着她,眼中光芒闪烁。此时在他心中,有一种极稀罕的躁动之气冲击灵台,却没有冲昏他的头脑,从某个层面讲,甚至是让他的思维愈发地清晰。

    所以,他沉声道:“你若再做戏,我可替伏龙出手一回。”

    空气中突地一静,呻吟或者喘息的声音都是消寂,女修苍白的脸上有些失神,接着便以贝齿紧咬唇瓣,片刻犹豫后,轻声回应:“离尘宗修士,也要趁人之危么?”

    余慈露出笑容,心口躁动之气却是愈发地翻涌不定:“伏龙马上回来,你的时间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褚妍闭上眼睛,旋又睁开:“仙长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*********

    苦难的日子快过去吧!越是临到结束,越是痛苦!希望没把情绪带到书里来……呃,应该没有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