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 拷问

    “喂,在哪儿呢?”女修轻声呼唤,希望湖海散人能有回应。

    只可惜,除了山风呼啸,再无其他声音。

    女修仍不死心,面上似嗔似喜,声音则腻若蜜糖,能渗到人的心窍里:“死人,究竟死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嗓音有种勾魂摄魄的力量,飘悠悠就荡出数里,入得耳中,勾得人心头有股冲动,想要发言相和。然而用出此招,山间仍无半点儿回应,而且,周围区域,慢慢腾起一层轻雾,逐渐加重。

    这雾气不但限制人的视野,而且混乱人的感应。女修多看了两眼,便隐约觉得周围地势都有所改变,一时竟分不清东西南北。

    褚妍终于色变。

    数十里外,余慈看妖精打架正看得憋闷,见此意外,一时心怀大畅,拍腿大笑。刚才他就发现,湖海散人在搜索时做了不少小动作,似有图谋,眼下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有神意星芒驻魂,没有人比他更了解湖海散人的去向。

    湖海散人准备的很是周全,他借岩石打个掩护,毫不迟疑,裸着身子跳下山崖,半途就从储物指环里拿出备用衣物,那是一套夜行衣。草草穿上,刹那间他的气息就潜隐下去,低弱至无。能达到这种效果,余慈看出来,除了屏息之外,那夜行衣应该也不是凡品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停当,湖海散人竟是没有走远,而就是藏身在山中一个半人高的岩洞中,距离褚妍的直线距离只有一里不到。女修先后两次呼唤都传到那里,第二次的时候,那家伙已经有些忍不住,张嘴想说话,却在挺身时撞了脑袋,一下子醒悟,咬破舌尖,方抵挡住对方的诱惑。同时也取出阵盘,用起最擅长的能力。

    之前他借搜索之机,巧妙布下了一个迷魂阵势,眼下便是发挥作用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迷雾起后,湖海散人也想着趁机离开,但犹豫了一下,还是留在原地,大概是抱着“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”之类的心思。

    余慈愈发觉得有趣,只是湖海散人这个视角还是有限,他心中动念,与远方一个用惯了的“探子”生出联系,很快,一直在他外围游荡的鱼龙无声无息地潜过去。

    此鱼龙非彼鱼龙。不是何清暂借给他的“山孤”,而是余慈本人的宠物“小家伙”。当初他被鬼兽带往天裂谷,忘了下指令让小家伙跟上,由此失散了一时间,等他回到移山云舟码头,才又重逢,这次也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条被他吸尽天龙真形之气的可怜虫,早被他调教为出色的探子,此刻藏身于雾气中,无息无息地欺近,将山间女修纳入其视角,供余慈观赏。

    褚妍几次呼唤无果,又被阵势所困,她终于确认一件事:湖海散人逃了!

    她俏脸上青红交错,又是尴尬又是愤怒。她心思深沉,又演得一手好戏,绝对是个不简单的人物,可当她自信控制一切,玩弄湖海散人于股掌间的时候,那色胚的还击到了。

    女修仍不知道自己哪里露了破绽,又或者湖海散人只是单纯地要把她撇开——无论是哪种,对她来说都如同一记耳光扇在脸上!

    褚妍披衣立在夜风中,掌指攫住衣角,直至指节发白。

    末了,她终于能控制住情绪,走到刚才二人荒唐之地,将自家衣物一件件穿上。凭借这个,她慢慢地让心思冷静下来,等装束停当,她唇边竟现出极妖艳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这女人真不简单哪!”

    余慈感慨之时,女修启唇发啸,那啸声与前面腻音相类,都是似若无力,却荡出极远的距离。很快,十余里外,便有人以啸声回应。

    大气排空激荡,响应女修那人来势好快,真煞扫过虚空,迷魂阵势一阵波荡,几乎要给冲散,人影闪处,一个光头锦衣的大汉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这是伏龙吧。

    余慈对此人印象不深,还是联系起褚妍才回想起来。可印象是一回事儿,来人的实力则是另一回事儿。伏龙原本有还丹上阶的修为,虽然被大方羽士破功,导致修为暴跌两个层次,但经验、意识都摆在那儿,实力远较一般的还丹初阶修士来得厉害。

    此二人明显是搭档,这关系余慈早在褚妍蒙面抢夺湖海散人的时候便看破了,这回只是又一次证明罢了。

    余慈以为女修会让伏龙帮忙搜索,伏龙本人也是这么认为的,但女修却说:“你帮我护法。”

    伏龙摸着光头,有些困惑,但依然遵令而行。

    看着这情形,余慈认为二人应该是属于某个组织,而且内部纪律严明,否则很难想象伏龙这样的还丹修士会听从通神修士的命令,不打半点儿折扣。

    正想象的时候,褚妍彻底解开已经散乱的发髻,披散头发。她脸上仍残留着欢好后的绯红余韵,然而站在那里,发丝随风飘动,渐渐遮蔽脸面,气息便极是阴冷诡谲,目光透过发幕,从身前摆放的几样东西上扫过。

    那里有湖海散人的衣物、残留的毛发、包括之前激情后的遗留物,难得女修还能收集得来。在以目光数遍巡视之后,咒音响起,女修瀑布般的长发无风自动,中间似是摩擦生电,闪动幽绿的细芒。情景妖异到极点。

    偶尔发幕掀起,可见到女修脸色苍白,显然耗力甚巨,末了她伸手,这几样东西便在她指尖之下,依次点燃。当灰烬在山风中飞散之际,一声惨嘶贯过云雾山峰,轰传而来。

    虽是相隔数十里,但透过小家伙和湖海散人两边同时感应,余慈还是捕捉到虚空中穿行过去的波动变化,其运行轨迹晦暗不明,可深藏于其中的某些运转细节,却给余慈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类似的东西,他以前似乎接触过?

    神魂的激烈跳荡,让寄魂于其上的神意星芒都受到影响,余慈一时很难把握详细的情况,只是隐约感觉到,宿主已经快要疯掉了,已经顾不得掩饰身形,在那狭小的洞窟内连撞几下,想用自残的方式来抵挡身上的痛苦。最终还是撑不住,从藏身的洞穴爬出来,跌跌撞撞地往山下逃命,

    便在此时,褚妍朱唇开启,发出一记无声的嘶喊。

    奔逃中的湖海散人眼球上翻,整个地露出眼白,额头上暴涨的血管令人触目惊心,脚下同是一乱,竟从山路上翻落下去,摔了个头破血流,最后趴在荆棘丛中,昏昏沉沉,在痛苦中挣命。

    “好霸道的咒法。”余慈看得心头微寒。他还没认出这咒法的路数,不过见此情况,已是打定主意,以后碰到类似的事,定要万分小心,决不能重蹈湖海散人的覆辙。

    阵势失了操控,威力便已骤减,不一刻,湖海散人摔落之地,褚妍和伏龙便联袂而来。

    盯着湖海散人狼狈的身形,女修唇边笑意微微。她仍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岔子,但她马上就有答案了。

    看着褚妍二人走近,湖海散人挣扎着想逃走,但在地上挣动两下,还是抵不过让他发疯的痛楚,只能骂道:“贱人,贱人!”

    他一直在重复这两个字,可这除了彰显出他的恐惧之外,再没有别的作用。女修仍然走到这里,手指轻轻抚上他的脸,俏脸上浮现出妖艳的笑容:

    “湖海哥哥能否告知,你是怎么发现奴的破绽呢?自然,还有更重要的一条:不妨仔细复述一遍,令兄灵犀散人告诉你的玄灵引的下落,奴可是迷惑了大半年时间,憋闷得难受呢!”

    湖海散人的眼睛因为痛苦凸出来,却又死死盯着褚妍,依旧重复那两个字:“贱人,贱人……”

    褚妍毫不动气,声音甚至愈发轻柔:

    “请湖海哥哥放心,虽然你我撕破了脸面,可往日恩情还在。奴必会让您欲仙欲死,尝遍世间最刺激的滋味。便是肉身崩溃也无妨,前段时间,奴刚学会了圈禁神魂之术,大可将哥哥的神魂锁拿回去,由此道高人,再行炮制,可好么?”

    湖海散人眼中的血丝几乎要撑爆眼球,但从此刻起,他连说话的力气也被剥夺掉!

    漫漫长夜过去,女修笑着收回手,看着已经蜷缩如婴孩儿般大小的湖海散人,心满意足地吁出香气:“湖海哥哥果然是那一等一的人物,奴还从未见过能将教门秘传的‘搜髓百零八手’尽都承接下来的人物呢。”

    伏龙在后面站了一夜,此时终于消停片刻,眼皮却是乱蹦。什么“一等一”!那湖海散人早要告饶,褚妍却视若不见,直到将那百零八手统统使了一遍,才算罢休。此时湖海散人早就神智崩溃,便连他亲娘的亵衣颜色都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压下心中寒气,伏龙睁大眼睛,看着女修从湖海散人手上拿下储物指环,举在眼前。

    破除上面禁制的法子,湖海散人早嚎叫了不知几百遍,不但褚妍听到了,伏龙也记得真切无比。

    据湖海散人的说辞,其实他早几天就找到了玄灵引,并将其收到储物指环里。后面这些时日的苦寻,只不过是为了摆脱褚妍二人,设下的迷阵而已。不知道褚妍怎么想,伏龙已是信了。

    他不认为世上有能在“搜髓百零八手”的炮制下,还能隐瞒事情的人物。

    至少,湖海散人不成!

    他维持着呼吸节奏不变,缓缓探手,褚妍粉颈便在前方,只要稍一使力……

    下腹陡地一痛,似有无数根芒刺穿入,将内脏搅得一团糟。

    伏龙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,已探出的手爪发力,但还是击了个空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把断更扼杀在萌芽状态。不知道拆迁那边是怎么安排的,个人感觉,最艰苦的时间过去了,但愿如此……苦求红票安慰。